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篝火
    “你,命运之子?”

     林轻寒轻轻的翻了一个白眼,好笑着说:“你聪慧异常,过目过耳不忘,十岁就成为一级战兵修炼者,这个年龄就有如此修为,在曙光大陆也算是一个小天才,更何况是完全没有依赖任何修炼药剂和其他修炼设施的辅助,可见你的修炼天赋极好,不是超等,也至少是一等!但你这种修炼进度,在曙光大陆也不算是顶尖,距离命运之子想来也是很遥远的!”

     “当时那位术士取了你的几点鲜血,演算了一下,竟然发现你的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一片混沌,无法推演,也无法看出你的修炼天赋水平!他断定你的命运被某位术士大能施展天机干扰之术给遮蔽了,尽管看不清你的命运,但他也说,你绝对不是人族的命运之子!”

     他郑重的说:“术士大能无论在那个种族都是身份尊崇的存在,竟然出手为你遮蔽天机,这是我们断定你出身非凡的重要原因之一!云芃,在你的实力不够强大之前,不要轻易去寻找你的亲生父母。你出身非凡,都流落到如此地步,这说明你父母的敌人也是异常的强大!”

     见云芃郑重的点头,放下些许担心的林轻寒又感叹了一声,自语道:“我们一共派出了二十个精锐小队潜入擎苍大陆,寻找命运之子,我们这队明显是遭遇到了血族的阻击,希望其他的某支小队能完成任务,顺利找到那个命运之子!”

     “父亲,不用担心!既然是命运之子,肯定就不会夭折,不然就不是命运之子了。”

     云芃小声的劝慰着,又接着问:“那个天机术士是谁啊,算起来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林轻寒轻轻的摇摇头,说:“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命运之子也可能会死去!他叫夜星哲,出身曙光大陆的夜氏家族。这个家族在天衍术流派中赫赫有名,夜家的周天衍天诀有衍天算地测吉凶之能。”

     “他曾告诉我,推衍是站在命运的河流中获取未来的零碎片段,而现在的每一项选择都会对未来的走向产生影响,当推衍结果出来之后,命运的河流就已经发生改变!推衍结果只能是作为参考,因为未来是变化无常的,有无数种可能,哪种可能最终实现,取决于现在的每一个选择!所以,命运之子也可能会死!”

     “所以,我也可能是命运之子!”云芃小声的嘀咕道。

     林轻寒微笑着抚摸他的小脑袋,说:“你的未来取决于你现在的每一个决定!当你的实力足够强大,可以决定几万人,上百万乃至整个人族的命运时,你就是命运之子了!现在,你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好好修炼,多多准备食物,做好长途跋涉的准备。”

     “经过这几年的观察,一个月后是最适宜我们出行的日子,那时出现灾害性天气的可能性最小。如果我们能够顺利的找到这片大陆上的人族聚居点,就有可能找到回到曙光大陆的途径或方法!”

     “你要想成为命运之子,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活着找到人族聚居点!”

     云芃狠狠的点点头,说:“父亲,我会努力的,我们一定能够成功!”

     一个半月之后,毒辣的阳光炙烤着荒原,天空中没有一丝凉风,地面上只有长着尖刺的耐旱耐热植物,还在顽强的展示着绿色。

     一个皮肤黝黑的疲惫少年,还有一只银狼,从被热气蒸腾扭曲的画面中走来,少年和银狼身上都拖着一根皮绳,拖拉着一架简易的木质四轮小平板车在稳步前进。少年身上的皮甲已经是破烂不堪,明显是被野兽的利爪给撕破的!

     平板车上,铺着几十张野兽皮毛,林轻寒端坐在皮毛上面。

     他舔了舔发裂的嘴唇,拿起身前干瘪的水袋晃了一晃,脸色愈发沉重。他们已经比较顺利向南出行了半个月,走了少说有三四百千米,还是没有见到一个人影,虽说晒好的肉干还有不少,但是水却快没有了!

     忧愁的林轻寒忽然发现停了下来,抬头一看,平板车停在峭壁边上,眼前是一条东西方向的干枯河道,宽约上百米,两边是几十米高的峭壁。河道底部颇为平坦,绿色也比荒原浓郁了许多。

     “父亲,我们是沿着河道走,还是跨过河道继续往南?”站在一旁的云芃小声的问。

     林轻寒想了一下,说:“沿着河道走,人类聚居点必须建在有水的地方,干涸的河道附近最可能找到水!云芃,我们的水也快没有了,没有水,这样的天气,我们支撑不了三天!”

     “父亲,水的问题您不用担心!”

     自信的云芃拉着平板车沿着峭壁走了几百米,找到一处坡缓的地方,他们小心翼翼的下到河道底部。云芃并没有立刻拉着平板车沿着平坦的河道前进,而是在附近转了一圈,然后抽出腰间匕首在一堆硬刺植物旁刨了起来。

     足足刨了三四米深,云芃才刨出了七八块人头大小的肥大根茎。他抱着这些根茎,来到平板车,取出一个干瘪的水袋,双手开始用力挤压根茎。现在云芃的力气,一拳就可以打碎十公分厚的石板,挤压植物根茎自然是小菜一碟。

     令林轻寒惊讶的是,这一块根茎竟然能挤压出一碗水。

     “在一次打猎时,我发现一只大蜥蜴刨这种植物的根茎吃。打死那只蜥蜴后,好奇之下,我也吃了几口这个根茎,竟然含有很多水,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解渴是没有问题的!”

     云芃一边解释,一边挤压根茎。随后他又在附近找到几丛这样的植物,直到把水挤满两个水袋,才开始出发。沿着平坦许多的河道,他们一直行进到月上中天才开始宿营休息。

     白天热的恨不得让人把皮肤扒掉,晚上却异常冷飕飕,这时平板车上的野兽皮毛发挥了的作用。疲劳不堪的云芃钻进温暖的皮毛里,刚想闭上眼睛,陡然间把眼睛睁的大大,不敢置信的他,擦了擦眼睛,仔细看了几眼确认不是幻觉之后,推了推身边的林轻寒。

     “父亲,您看那边,是不是篝火的火光?”

     林轻寒立刻直起身体,顺着云芃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三四千米外有淡淡的红光升起,还不时闪出几个火星。

     “是……是篝火!”

     林轻寒激动的喊出了声,随即他捂住了自己的嘴,平复了一下心情,严肃的说:“云芃,现在的擎苍大陆不仅生活着人类,还生活着血族和狼人,这个篝火不一定就是人类点燃的。而且,即使是人类,现在擎苍大陆奉行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他们对我们不一定是友好的!”

     云芃小声的说:“父亲,我明白的!我先悄悄的过去看看情况,不打扰他们!”

     “好,万事小心,千万不要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林轻寒的小声的叮嘱道!

     云芃整理了一下皮甲,查看一下腰间的两把匕首,沿着河道,灵敏的朝着篝火潜行!

     他完全按照林轻寒所教的,还有他在猎杀野兽时所得到的经验,收敛气息,借助各种地形前行,并尽可能少地留下痕迹。

     他借着夜色和地形的掩护,开始向篝火处靠近。林轻寒告诉过他,血族和狼人都有很好的夜视能力,越靠近,云芃越是小心谨慎。

     沿着河床转过一个弯,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上百米处是一团火光冲天的篝火,围绕着它取暖的是十几个年轻的男人和女人,只是他们精神萎靡不振,手上还戴着镣铐,而在他们的身后,站着四道裹在黑袍中的身影。

     看着黑色身影身上散发着的淡淡血色光华,云芃猝然一惊,竟然是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