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遇袭
    云芃顿时感觉到几股凛凛杀机锁定了他,似乎只要他回答不妥,被会被无情的撕扯成碎片!他现在却无惧这种空洞的威胁,段希河已死,只有他一人熟悉荒原,沈梦若等人想要平安顺利的回去,必须靠他带路。

     现在这个时段,在荒原上就是没有黑风暴,能看到太阳的天数也稀少的很,对于他们这些不熟悉荒原情况的外人,空有实力是没用的,照样迷路。

     “沈小姐,我可以试试看!”

     云芃没有正面回答,慢慢解开绑缚身体的安全带!

     沈梦若脸色愈发阴沉,胸脯起伏加剧,双目一瞪,就要出言呵斥,却被身边的九长老轻轻触碰了一下后,不再言语!

     云芃把段希河的尸体移开,坐到驾驶位上,透过厚重的玻璃车窗,看向漆黑的外面。他的双眼中闪过一道微不可察的红色光芒,视线透过浓密的尘土,直达六七米!这是云芃的一个秘密,具有不下于血族和狼人的黑暗视觉,这也是他能在黑风暴中穿行的凭借之一!

     云芃闭眼回忆了一下,开始麻利的启动装甲车!

     装甲车猛地窜了出去,又嘎吱一声骤停!面对着沈梦若想要吃人的目光,云芃尴尬的小声道歉:“抱歉,抱歉!第一次驾驶车辆,不熟!”。

     他再次启动装甲车,磕磕绊绊的行驶了一会儿后,行进越发平稳,速度也逐步提了上来。

     转了一大圈的车辆,再次停下,云芃脸色难看的说:“沈小姐,我已经确定了我们的方位!我们现在的位置,距离狼人丘陵比出发时更远了一些,实际上,只要我们再往东北方向行进一百多千米,就到血族聚居的山脉了!”

     “什么!”

     沈梦若双目喷火,看着已经变成尸体的段希河,恨不得把他复活,再杀一次,在黑风暴颠簸行进了十几个小时,反而南辕北辙的远离了目的地,让她如何不愤怒!

     她咬着牙说:“林云芃,用最快的速度行进,不用担心能源问题!这次出来,我们元晶带的充足!”

     装甲车已经行进了四个多小时,虽然依然颠簸晃动,却没有再翻跟头,一次也没有,遇到装甲车实在跨不过的沟壑,九长老便亲自出手,把装甲车给扛过去。

     沈梦若看着全神贯注驾驶车辆的云芃,暗暗点头,知道她小看了云芃,过去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让狂风掀翻装甲车,这可不是单单用运气就能解释的。现在她心中产生了一些后悔,如果当时不是因为有以策万全的想法,雇佣段希河,而是完全信任云芃,或许现在已经找到锋牙部落,抢到了那个东西!

     想到这一点,沈梦若再次打量云芃,在车内不算明亮的灯光辉映下,云芃的侧脸轮廓棱角鲜明,如果不是黑了点,皮肤粗粝了一些,这个云芃也算是一个英俊小生,长的挺也好看的,沈梦若在心中默默做出了评价!

     忽然之间,一道黑影在云芃的视线中一闪而没,就在他以为是自己眼花时,顿时感觉身体翻腾,狂风拂面,碎石击身,耳边响起爆喝、怒吼声!

     惊醒过来的云芃,惊骇的发现,装甲车已经被纵向一劈两断,断面光滑无比。

     狂风卷起的半截装甲车终于砸在了地上,不再翻滚,看着紧挨着身体的光滑剖面,云芃的冷汗唰的流淌不停,心脏不由自主的剧烈跳动,他身体一用力,捆缚身体的安全带崩碎。

     恢复自由的云芃愕然发现,坐在他身后的那一排五名黑衣人,都已经不见踪影,同时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显然是有人受了伤!

     云芃解开绑在车椅后背的背包,拿着夜刺长枪,隐入了黑风暴中。

     “小姐,你有没有受伤?”

     另外半截装甲车,两名侍卫把明显受到惊吓的沈梦若解救出来。脸色苍白的她紧紧拽着一名侍卫的身体,才能在狂风中站稳。刚暴露在狂风尘爆中的她,剧烈的咳嗽了几声,扫视了一圈,有些颤栗的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姐,我们受到了血族攻击,敌人明显中有堪比战将级别的子爵强者!九长老和其他侍卫正在迎敌!”被她拽住胳臂的侍卫大声的嘶喊。

     沈梦若举目四望,身边是一片黑暗,耳边全是风啸声,哪里看的到半点人影!

     “林云芃呢,那个家伙在哪里?”她发现另外半截车体消失不见,忽然想起了这个小人物,急忙问道!

     两名侍卫俱是摇头不语,手中紧紧握着匕首,摆出一副近身搏杀的架势,警惕万分的看着四周!在视距只有两三米的黑风暴中,发现敌人时已经是近在眼前,这个距离,用枪远远不如用冷兵器合适。

     而且,血族有一种深埋在骨子里的孤傲清高,见一向被他们视为家畜的他们如此,大多数不会用元能枪偷袭,而是选择公平决战!

     果然,两个裹在黑袍中的血族从黑暗中挤了出来,手持细长华丽的长剑,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两名侍卫对望一眼,各自选择一个对手,凶猛的扑了上去,双双消失在尘沙中。

     沈梦若只得躲在半截装甲车中,牢牢的抱着车椅,才能不被狂风吹走,但却躲不开风中砂砾碎石的击打,身上开始出现一道道血痕!

     忽然,沈梦若察觉到,身体如针刺般持续不断的疼痛忽然消失了,转头一瞧,就见一位俊美的血族青年站在了她的身前,挡住了风沙!

     血族青年伸手沾了一点她的血,放到嘴里尝了尝,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

     “好甜美的处子之血,虽然没有什么力量,但在这讨厌的黑风暴中,品尝到这样的美食,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吧!”

     他靠近沈梦若,脸上露出妖冶的笑容,说:“人族小妞,你能成为本少爷的美食,也是你的荣幸。再过不久,我就会娶莫卡维氏族的羽曦,从此这片区域都将是我的领地!”

     心情舒畅的血族青年,嘴中慢慢伸出了两根吸血獠牙,沈梦若绝望的闭上了眼晴。

     砰的一声轻响,这个声音在呼啸的风声中根本就不起眼,很容易被忽略过去,但这名血族青年显然是战斗经验丰富之辈,对这个声音特别的敏感,这是元能枪的声音。

     在枪响之际,他立刻闪身侧移躲避。

     而开枪之人对血族的躲避习惯似乎有充分的了解,闪避到新位置的血族青年,就见一点刺眼银色闪光在不断放大,这是银色的光芒。

     血族最痛恨银色,因为银能够给他们带来致命的伤害。

     一颗闪烁着银色亮光的元能银弹,已经近在咫尺,无从躲避!

     轰的一声,元能银弹在血族青年胸口部位炸开,爆炸的巨大能量把他撞得退了几步,在他的胸口位置出现了一个血洞,隐约可见跳动不停的心脏,伤口还在冒出嗤嗤白烟,血肉焦黑,就象被强酸烧过一样。

     受创的血族青年在中弹瞬间,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凄厉的声音压过了风啸声,远远传开。

     云芃加速靠近,咆哮短枪在手,一口气连轰十几枪,每一枪都轰在了血族青年的脸上!

     但可惜的是,短枪里装填的都是普通的火药子弹,杀伤力不足,虽然子弹都嵌在了血族青年的脸上,但没能击穿骨头,侥幸有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右眼,子弹也是卡在了眼窝里。

     虽然如此,但巨大的冲击力仍撞得血族青年不断后退,惨叫不已!

     云芃合身扑上,将掺有秘银打造的短刀刺入他裸露的心脏,一刀贯穿,然后迅速后退,防止他有什么临死反击手段。

     这名血族青年发出凄厉的长号,挣扎了一会,终于还是一头栽倒。

     云芃来不及检视战果,来到沈梦若附近,把她横腰抱起,狂奔而去,消失在黑风暴中。

     沈梦若陡然失去平衡,身体一僵,随即开始剧烈的扭动。

     云芃怒火上涌,想也没想,直接狠狠了给了她一巴掌,喝道:“想死,我就把你留下!”

     她顿时脸红如血,一双眼睛如喷火般瞪着云芃,不过身体却软了下来,不再乱动。

     嗅到从云芃身上传来的强烈男子气息,沈梦若忽然感觉脸上发烫的狠,扬起的头慢慢埋在胸前。长这么大,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和男人亲密接触,心脏开始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惶惶跳动,刚才那一巴掌疼痛的地方也传来了异样酥麻的感觉!

     云芃每一下踏地都留下一个深深的足迹,借助变幻无常的风力,瞬间掠过几十米,跳进了一条两米多深的沟壑!

     一条黑色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死去的血族青年旁边。

     这是一位中年血族,他死死地盯着血族青年的尸体,面容已经完全扭曲,四处搜寻杀手的线索,可什么痕迹都让如刀的狂风给吹走了。

     一无所得的他,双眼通红,仰天发出一声锐啸,“无论你是谁,我一定会抓住你,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地狱!”

     声音如雷鸣爆响,滚滚而去,在荒野上轰鸣!

     “还是你先下地狱吧!”

     九长老分开漫天的尘爆,缓缓走向中年血族,吹到他身边的狂风,好像被一道无形屏障阻拦,连他身上的长袍都吹拂不动。

     中年血族恨恨的看了九长老一眼,抱着年轻血族的身体,腾空而起,如一缕烟雾般从九长老眼前消失融进了黑风暴中。

     九长老没有追赶,虽然他的实力略胜过那名血族,但是速度却远远不及,而且在黑风暴中,很容易迷路,如果刚才不是那人的嚎叫指引,九长老根本就追丢了他。

     看着空无一人,只剩下半截的装甲车,九长老眉头紧锁,可现在的他却毫无办法,只能留在原地静等黑风暴结束,在这样的情况下四处找人,很可能就是把自己也搭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