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追杀
    格吉尔的执着,让云芃惊叹,竟然为了寻找风云机甲,耗费了近百年的时间,同时云芃也是心中冰凉,格吉尔毫无顾忌的将这些隐秘之事告诉他,摆明了不会放他逃生。

     “地图上的那片区域在夜光山岭,那里是各种猛兽的乐园!”

     云芃刚说完这话,就被猛地揪住衣领拽到格吉尔身前。

     他直视着云芃的眼睛,冰冷的说:“夜光山岭这么有名的地方,我早就探查过了一遍,根本就没有与地图相符合的地方,看来你是想体验一下我的各种小工具了。”

     云芃并没有慌张,镇定自若的说:“如果那个地方真的这么容易寻找,还会到现在都没有发现风云机甲残骸吗?”

     格吉尔想想也是,放手,思索的询问:“那个地方另有玄机?”

     夜光山岭以生长着大量夜光草闻名,远远望去,整座山岭就象一个巨大会发光的湖泊,宛若天上银河,荡漾层层银色涟漪。而且那里还生活着一种拳头大小的荧光鸟,在如墨的夜幕下,几百上千只的荧光鸟聚拢在一块飞翔,如同一团流火在空中飘荡,美丽异常。

     可惜,夜光山岭还生活着大量凶猛的巨蜥、晶蟒、山熊、野狼等猛兽,不是一般的人可以靠近的。

     “你肯定知道,夜光山岭内部洞穴密布,相互勾连,像迷宫一样,也是动物生活的乐园。我曾经侥幸进去过一次,糊里糊涂的深入到里面,结果看到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那里的地形与立体地图非常的相似。”云芃慢慢解释道。

     想想那一次的经历,云芃还是有些心惊肉跳。

     那年他十三岁,为躲避一名血族的追杀,和银发巨狼逃到夜光山岭附近。好不容易摆脱了追杀,银发巨狼忽然看到一只娇小的银发母狼,结果是银发巨狼发疯般的追。

     巨狼追母狼,云芃追巨狼,兜兜转转,不知不觉中就深入了夜光山岭,来到了那处神秘地下空间。巨狼与它的小娇妻亲密相处了三天,自觉完成了传宗接代使命的它,毫不留恋的与云芃开启了返回之旅。

     来时没有什么阻碍,回程可是步步惊心,云芃可以说是一步一个血脚印,差不多死了十次,才从那个龙潭虎穴中,带着巨狼冲了出来。

     回到家的银发巨狼,就没了精气神,一直陪着林轻寒在餐馆里,再也没有出去过,最终老死在云芃的怀中。

     格吉尔靠近云芃耳边,轻轻的说:“我这一次信你,如果发现你欺骗了我,你将会享受到每天不重样的热情招待,直到我厌倦了为止!”

     云芃恨恨的走到前面,思索可能的脱身之计。在先前玩命的逃跑途中,他把所有的东西都扔进了奇点空间,现在身上唯一的武器就是那柄龙刺。

     使用异能如影随形,突然靠近刺杀?云芃有些怀疑,这柄龙刺能不能刺进他的身体,就是能的话,那时元气耗尽的他,估计也挡不住格吉尔的临死反击。

     思来想去,云芃觉得最可行的就是在夜光山岭,格吉尔与那里无穷无尽的猛兽搏斗之时,他借机逃走或反击。

     格吉尔在知道了目的地之后,就不再用云芃带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昼伏夜行,在荒原上高速奔行,云芃在后面死命的追赶。

     不过云芃越跑越感觉不对劲,格吉尔还是以惯常的速度前进,但是增加了路线变化,在广阔的荒原上四处转折迂回。

     这日清晨,格吉尔、云芃在一处风化的石林中停了下来,云芃开始烤制在路途中宰杀的一只黄羊。

     格吉尔坐在一旁,面色沉重,心事重重。

     两天之前,随着距离目的地越来越接近,他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好象有一双眼睛在暗中盯着自己。他觉察到异状后,开始试图摆脱,但两天过去,那若有若无的监视感觉始终没有断过。

     作为一个野外探险专家,三等伯爵,格吉尔自认在在山地和野外地形下,他是一个很不错的强手。此次,在他有意为之的情况下,对方还能丝毫不露行迹,这个追踪者不但肯定是一个行家,有很大可能性连天赋也是隐匿跟踪方面的。

     对方是谁?来意为何?难道是他的那几个老对手?格吉尔可不想上百年的孜孜追求,在最后时刻被人摘了果实,为别人做了嫁衣。无论如何,必须在进入目的地之前,把这个麻烦解决掉!格吉尔暗暗下了决定。

     吃完烤制的羊肉,云芃在旁边开始搭制一个简易帐篷,供格吉尔休息。

     忽然之间,响起一声巨响,如重炮轰鸣,一团红芒直袭坐在一块石板上闭目休息的格吉尔。

     然而在红芒临身的瞬间,格吉尔身影诡异消失,下一刻,他手中提着云芃在几十米外的半空中再次出现,身形正在徐徐下降。

     两人原本所在的位置,随即掀起惊天动地的爆炸,石块、泥土四处飞溅,整个石林瞬间化作了齑粉。

     几百米外,出现了一个彪悍的狼人,简单的皮甲包裹着完美的身躯,如铁板的肌肉,充满爆炸性的力量。在他的手中,是一把古朴粗犷的长枪,此时枪口再次浮现一片红晕光纹,格吉尔的汗毛几乎都竖了起来!

     他随手把云芃一扔,然后纵身向狼人扑去,几百米的距离,临空飞渡,瞬息而至,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柄短剑,刺向狼人的胸口。

     狼人的枪口却吐出一道凝聚不散的黑色光芒,化为光剑,猛地向格吉尔身上斩过!

     格吉尔的身影却再次消失,狼人视线中骤然失去他的行踪,也不惊慌,更不急于转头搜寻,长枪光剑划出一道环形剑光,将全身护在其中。

     当的一声,格吉尔短剑在长枪上斩了一记,然后一个侧翻,身体轻飘飘地,恍若没有重量随风飘荡的落叶,飘向一块巨石。但他落脚之时,那块巨石却突然崩碎。

     狼人双脚也深陷土中,争斗的余波全部传入地面,在身前犁出两道长长沟壑。

     这记对拼的结果,显然大出双方意料。两人注视着对手,眼中冷芒闪动,杀气流溢。

     几百米之外,目睹这此景的云芃,却是张大了嘴巴,看似轻飘飘的一次对拼,竟然蕴含着如此强大的力量。

     这次全力交手,双方对彼此战力已有了解。血族以速度身法见长,格吉尔更是将之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刹那间的爆发已经近乎瞬移。

     然而狼人的速度也不差多少,他们长于近身肉搏,速度就是其中相当重要的一环,在力量和身体强悍程度上更是超过血族。

     双方各有优势,若是不动用底牌,短时间内难分高下。

     刚才一交手,格吉尔就察觉到,对方的修为虽然没有达到伯爵,但是想要胜过对手,不付出一些代价是不可能的。但在这个关键时刻,他十分不愿意受伤。

     但是如果对方的目的是杀他,那他也不得不拼一下。

     格吉尔双眼杀意涌动,道:“你是哪个部落的,因何跟踪追杀我?”

     狼人的银色长发无风自扬,说:“我接受了人族的一个任务,来追杀跟着你的那个人类!”

     格吉尔就是一怔,继而哈哈大笑,说:“什么时候擎苍大陆的狼人堕落到如此地步,竟然要接受到人类的雇佣,部落的传统和脸面都被你丢到一旁了吗?”

     狼人难得的脸色一红,喝道:“你应该不是擎苍大陆的血族吧?为了让部落的同胞不受冻挨饿,别说接受雇佣杀人,就是为人族当保镖,我都愿意干。”

     格吉尔就是一愣,随即脸色一黯,在擎苍大陆的这段时日,他对血族和狼人的生存状况也是有所了解。血族在擎苍大陆的几个聚居区,也就幽暗山脉的血族,生活的好一些,没有灾害天气的侵袭,借助山脉的丰富资源,生活的不算太过困苦。

     其他几个聚集区的血族,也就是勉强度日而已。

     当然,格吉尔这个勉强度日的标准,是根据暮色大陆的标准来的。如果以擎苍大陆人族的标准,那些勉强度日的血族生活,还是非常奢侈的。

     但擎苍大陆的狼人们生活,却是真真正正的困苦。

     人口众多,部落的产出却是有限,偶尔一年遭遇的灾害天气多了一些,不少部落就会出现饥荒的情况。以前还可以去掳掠人类,抓捕人类当食物。但人类统一为擎苍帝国后,在交界地带布置了重兵,掳掠就变成了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格吉尔收起短剑,束起声线,传音道:“这个人类现在对我有大用,我不能交给你!他会跟着我去一个地方,事成之后,你也明白的。所以,你可以去跟你的雇主交代,你完成了他的任务!”

     狼人思忖了一会儿,感觉他没有把握打败格吉尔,便轻轻的点点头,说:“我需要他身上的一个物件!”

     “这个简单!”

     格吉尔随手一招,云芃便不由自主的飞了到他的身前,笑着说:“你很不错啊,居然有人花大价钱,雇佣狼人族高手来追杀你!你很幸运,遇到了我,否则你是没有可能逃脱追杀的。”

     他上下打量云芃一番后,随手取下他腰间的龙刺,扔给了狼人。

     狼人接过龙刺,纵身跃出,瞬息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