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有客
    第二天夜幕降临,云芃刚来到餐厅,羽曦就站了起来,斜睨了他一眼,道:“父亲,看到某人,恶心的我就没胃口了,我回房间了。”

     经过云芃身边时,羽曦捂住精致小巧的鼻翼,扬着小下巴,一脸嫌弃的说:“你洗了几遍澡啊,怎么还有奇怪的味道?是不是昨晚浸泡的太久腌入味了?”

     “你!”

     云芃气的就想给她一拳,羽曦却一步就掠出了餐厅,在餐厅门口露出脑袋,道:“菲利克斯,我正式通知你,我们的比试暂时告一段落!等我有兴趣了,再和你比试!”

     坐在餐桌主位的布鲁诺,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两人,也不言语。

     本打算在练武场好好出口恶气的云芃,只能郁闷的坐在餐桌旁,眼前的食物成了他发泄的对象。城堡的厨师知道他的饭量大,每次都是按照五人份的食量给他准备三餐。云芃吃光他的那份,还顺便把羽曦基本未动的早餐也消灭了。

     早餐结束后,云芃再次被布鲁诺带到了书房,向他讲述周边的血族势力。

     在地域范围内距离男爵领地比较近,且偶尔有过联系的势力,共有六个子爵领地,十一个男爵领地。其中希尔多子爵、诺威尔子爵、汉威子爵是实力最大的三个子爵领。不过,诺威尔子爵已然身死,他的后裔、领地和子民前段时间被希尔多子爵,还有接壤的几个势力瓜分。

     而汉威子爵则是昨晚过来找麻烦的贝尔的父亲,希尔多子爵是一等子爵,在这块区域修为最高,而且残忍好色,为所有势力所不喜。

     云芃就是眉头紧皱,果然是红颜祸水,因为羽曦的缘故,男爵直接就把周围实力最强的三个子爵都给招惹了。

     布鲁诺却傲然的说:“我们都算是古老的十三氏族的后裔,但是他们的血脉斑驳不纯,姓氏更是连带十三氏族古老姓氏的资格都没有。菲利克斯,我们是莫卡维氏族的直系血裔,虽然他们的实力超过我们,但是在血脉等级和地位尊贵上,他们是远远低于我们的。这一点,你要牢记!”

     云芃听了却不以为然,现在擎苍大陆,强者为尊,谁的拳头大谁就有话语权,估计也就是血族这样喜欢固守传统的一些老不死,还在以血统出身论贵贱。

     “除了这几个势力外,幽暗山脉深处还有一些更强大的势力,基本上与我们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在幽暗山脉的最深处,有一处可怕的禁地,禁止任何圣血族人随意踏入,就是伯爵以上级别的强者也是进则必死!估计你一辈子也没有机会,深入到那里,知道那里有一处禁地,做到心中有数就可以了!”

     说完这些势力之后,布鲁诺谈兴大发,开始讲述羽曦的童年趣事,云芃硬着头皮,假装很有兴趣的听着。

     “大人,亚岱尔男爵来访!”

     大救星黑格尔来了,通报有客到。

     布鲁诺就是一皱眉头,“我与亚岱尔男爵已经有数年没有打过交道了,真是奇怪!黑格尔,把他们领到客厅,我一会儿就到!”

     云芃跟在布鲁诺身后,一起来到会客室,就见室内已经坐着一位面容清隽的老人。

     他一头银发梳理得一丝不苟,一身简服,几乎没什么修饰。然而经过黑格尔强化教育的云芃,却可以看出,这身衣服的布料不仅上乘,剪裁也绝对出自大师手笔,每个细节都无可挑剔。恐怕光是这身衣服,就价值上百金币了。

     这身穿着打扮,就把布鲁诺甩出了好远!

     在老人身后,还站着一个英俊的年轻血族,看向云芃的眼光颇有些不善。

     云芃也敏锐地从他身上感受到淡淡敌意,甚至还有些隐约杀机。他有些心知肚明,又是羽曦的无双容貌惹得祸。

     布鲁诺与来访的亚岱尔男爵相互客气寒暄了几句,亚岱尔男爵沉吟一下,道:“我这次专程而来,是因为阁下女儿的大婚之事,有一桩要事,需要与阁下密谈,不知可否方便?”

     布鲁诺一怔,立刻同意,不仅挥手退却了房间服侍的人,还在亚岱尔男爵的示意下,连云芃也被赶出了房间。会客室内仅留下布鲁诺、黑格尔、亚岱尔,还有他带来的年轻人四人。

     难得没人管束的云芃,趁机来到城堡前面的花地放松。

     徜徉在月色、绿树、花香中的云芃,突然发现,比起大风不断,尘土漫天的荒原白石小镇,这里确实不错,在这样的青山绿海环绕的古老城堡中过一辈子,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只可惜这里没有他的亲人,只可惜他是人族,现在与城堡血族的和睦相处,是建立流沙之上,一旦他的秘密被发现,就是他的死期到了。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锐鸣,云芃猛然转身,一颗小石子擦身而过,就见穿着一身紫色修身长裙的羽曦,就站在不远处,人比花娇,正看着他。

     “臭小子,陪我去一个地方!”

     不等云芃回复,羽曦转身就走,他只得捏捏鼻子跟了上去。

     来到城堡后面的稀疏山林中,羽曦走到一棵几人合抱粗细的大树前站住,她一个纵跃就踏上十多米高的横生枝条,再借力上跃。

     月光从绿荫的缝隙间洒下来,落在一晃而过的羽曦身上,旋即就和她掠过的枝条一道,被远远甩在身后,几个闪身,她就灵敏的窜升进了上百米高的大树树冠中。

     云芃抬头一看,有一个小树屋在浓密的树叶中若隐若现。他疾奔两步,踏在树身上如履平地般,也快速来到树冠中的小树屋前。

     “脱鞋!”

     云芃闷闷的把皮靴脱掉,走进小树屋!

     只有六七个平米的空间,布置的却格外精致典雅,地板上铺着厚厚的皮毛,房间内摆设着各种女孩子喜欢的玩具和装饰品,房间内还弥散着淡淡的清幽香味,羽曦抱着双腿坐在地板上,透过窗户看着远方的风景。

     云芃径直坐到羽曦的身边,见她没有反对,又悄悄的向她靠近了一些,淡淡好闻的体香让他有些陶醉,云芃又情不自禁的再想靠近,刚悄悄抬起屁股,见羽曦脸色一沉,他又悻悻的坐到原地,打岔说:“今晚的月色很美啊!”

     羽曦幽幽的说:“这个小树屋是我母亲,在我小的时候和我一起搭建的。在我想母亲的时候,心情好的时候,心情不好的时候,我都会来到这里。”

     “菲利克斯,你想念你的亲人吗?”

     透过树屋的窗户,可以俯瞰整幢城堡,还可以看到远方美丽的风景,满眼的苍茫绿色,确实是一个心旷神怡的好地方。很少看到这样风景的云芃,顿时被迷住了,没怎么注意到羽曦的问话。

     见没有回应,羽曦转眼一看,云芃正在失神中,不是沉迷于她的美貌,而是沉迷中外面的风景,顿时恼了,喝道:“菲利克斯!”

     “啊,哦!你刚才问的是什么?”惊醒过来的云芃一脸迷糊的问。

     “我难道长的不美吗?为什么你每次看到我,脸上也没有任何迷醉的表情?第一面见面时,你甚至躲过了我的偷袭。你是不是取向不正常?”

     羽曦彻底怒了,化身凶狠的小老虎,朝云芃露出了锋锐的牙齿。

     云芃身体后仰,本能的护住了自己的前胸,解释道:“我取向很正常的,你也很美!”

     仿佛简单的解释不能说明问题,他又追加了一句,“你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孩,没有之一!”

     羽曦心情好了一点,看到云芃的姿势,噗嗤一笑,说:“放下手臂,难道我还能非礼你不成!那你怎么能免疫我的美貌和诱惑呢?”

     尴尬的云芃,饶了饶头,不自信的说:“我是在荒原长大的,十岁之前,一直和父亲,还有一头银狼生活在一起,那时每天想着就是怎么捕猎到食物,不饿肚子。十岁之后来到荒原上的白石小镇,当起了荒原猎人。”

     “在荒原上生存,杀戮抢夺是习空见惯,没有朋友,只有利益,实力是第一位。只有实力足够了,才能得到或护住想要的东西。见过不少实力弱小的女人因为长得出色,过的反而比普通女人更加悲惨。而过的好的漂亮女人,则是无所不用其极,心思更加狠辣。”

     说到这,云芃想起了沈梦若,心中莫名的一痛,很快就被他遮掩了过去,继续道:“我父亲常告诫我,这个世道,实力弱小时,不要招惹漂亮女人,她会给你招灾引祸;实力强大时,不要沉迷于漂亮女人,她们可能会另有目的。或许我的经历,还有父亲的教导,让我认为,漂亮女人都是招惹不得的!”

     羽曦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刚才云芃脸上一闪而逝的伤痛,也没有瞒过她的感知,饶有兴趣的继续追问:“你是不是吃过漂亮女人的亏了?”

     “没!这怎么可能!”云芃十分坚决的否认。

     “我不信!你敢发誓吗?”

     “这有什么不敢的,我当然敢发誓了,我要是……”

     “小姐,少爷,大人有请,急事!”

     正当云芃准备发誓时,从大树底下传出一名城堡骑士的呼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