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婚礼
    天色刚刚暗下去,云芃就开始尝到了任人摆布的傀儡是个什么滋味。一件件名目繁多,做工精细的衣服往身上套。更为可怕的是,一层层他根本弄不明白的东西往脸上涂,本就很白的脸庞,现在更是白的惨绝人寰。

     云芃抗议无效,反对无效,直接就被布鲁诺和黑格尔给镇压了。打扮完毕的云芃才知道,婚礼仪式才算正式开始。尽管宾客稀少,还个个不怀好意,但婚礼繁琐的仪式还是分毫不差的进行。

     云芃简直被人摆布得有些麻木了,脸上的表情都是僵的,黑格尔吩咐他干什么就干什么,持续到午夜十二点,所有宾客都齐聚在城堡的小礼堂中,进行最重要的一项仪式,宣誓签约婚书。

     忽然之间,云芃没有半点生气的眼睛,骤然变得明亮,所有的心神,立时被出现在小礼堂门口的那个高挑的身影,给夺去了。

     羽曦挽着布鲁诺的胳膊,出现在小礼堂的门口。

     她身穿一袭红色露肩长裙,美丽的锁骨若隐若现,长长的裙摆拖在红色地毯上,上面缀满星星点点的钻石,恍如无数美丽的晨露。衣料是极为光滑的丝绸,贴出凹凸有致的曲线,头发编成样式华丽复杂的长辫,雍容华贵。

     在朦胧灯光的照耀下,羽曦那精致无可挑剔的容颜,让所有宾客感到窒息,仿佛是坠入人间的神女,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缓缓向云芃走来。

     直到羽曦走到身边,两人并排站在血族始祖的雕像下,被羽曦的小脚给轻轻的碾压一下,云芃才从迷醉中清醒过来。

     黑格尔那如催眠般的声音,这才清晰的传入云芃的耳朵,“在婚约即将缔成时,若有任何人反对他们缔结婚约,请马上提出……”

     “我反对!”

     “我反对!”

     云芃心中一咯噔,他就知道婚礼不会顺利的进行下去。他和一脸冷峻的羽曦一起转身,就见小礼堂中站起两个人,正是希尔多和冒名青年,而他们两人也正眼含杀气的相互对视。

     “像羽曦这么漂亮的女人,在这片区域只有我希尔多才能配的上。菲利克斯小子,还有你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也叫菲利克斯的家伙,都没有资格染指我的女人。”

     希尔多如鹰一样的锐眼,扫视着礼堂中的所有人,最终把目光投注在羽曦身上,像熔岩一样炽热,霸道的说:“羽曦,你以后就是我唯一的女人了。你我回去之后,我就把城堡的其他女人全都打发走,以后我独宠你一人!”

     “笑话,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贫瘠之地,粗鲁无礼的混蛋而已!我是真正的菲利克斯,暮色大陆霍利尔子爵唯一存活的血脉后裔,羽曦,站在你身边的是一个冒牌货。”

     还没等云芃、布鲁诺等人开口,冒名青年抢先出声,又接着自得的说:“我在暮色大陆已经经营了一个不小的势力,这次来就是带着羽曦你,回暮色大陆的。在暮色大陆,你将会获得比这里优异十倍百倍的修炼条件!”

     “哈哈……”

     希尔多狂笑不已,震的所有人都头晕耳鸣,云芃趁机握住了羽曦凉凉软软的手,好运气,没有被甩开!

     “小子,在擎苍大陆你这一套是行不通的,有命回暮色大陆再嘚瑟吧!”

     希尔多目光转向一旁的布鲁诺,恶狠狠的说:“布鲁诺,你同意的话,接下来我跟羽曦小姐继续举行婚礼!不同意的话,我把羽曦小姐抢走!敢阻拦的话,杀!”

     话语间,希尔多散发出血色光芒笼罩在整个小礼堂中,云芃就感觉到身上压力越来越沉重,元气流转渐渐变得迟滞,呼吸都开始感到困难,身上压力重得让他几乎听到了关节处的咔嚓咔嚓声,他握着羽曦的手也是越来越紧。

     大厅中的一些人开始承受不住这个压力,一个接一个的瘫软在座位上或地上。

     “放肆!”

     站在云芃和羽曦身后,一直默不作声的黑格尔忽然开口出声,随着他的开口,云芃身上压力突然一空。他顿时如鱼入水,忍不住长出一口气。

     黑格尔的修为气息猛然攀升,瞬间就突破了子爵大关,二等子爵,一等子爵,然而他的气息毫不停留,气势一路冲上伯爵,竟还在攀升,直到一等伯爵才停止。

     与此同时,希尔多的血气光芒猛然间受到压制,剧烈收缩,最后只剩下薄薄一层,勉强覆盖在体表,他的脸色却胀的通红,显然是在强撑着一口气,否则就连这最后一点血气,也会被压入体内。

     云芃惊的差点掉了下巴,一直以来,布鲁诺对待希尔多、冒名青年的威胁不是那种如临大敌般的重视,他就猜想或许有底牌。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底牌竟然是黑格尔。

     黑格尔脸上的皱纹深得如同荒原沟壑,这老态龙钟的模样,云芃唯恐他睡一觉就再也醒不来,没想到他竟然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同时,云芃有些后怕不已,幸亏先前没有头脑一发热逃走!有这么一个高手坐镇,他根本就没有一丝成功逃走的可能。

     云芃只是惊讶和少许后怕,希尔多、冒名青年、汉威等人就是惊骇莫名了。

     在幽暗山脉,伯爵级别的修炼者不说横着走,那也算是数得上的绝顶高手,没有想到,在幽暗山脉的边缘,在这个不起眼的小小男爵城堡,竟然隐藏着这么一位。

     一时之间,所有人悔的肠子都青了。尤其是希尔多,冒名青年两人,一种绝望的情绪开始在心中滋生。

     布鲁诺摆摆手,等候在小礼堂外面的几位骑士走了进来,开始给希尔多、冒名青年、汉威等人扣上元能镣铐。这种特制元能镣铐可以禁锢修为,带上它之后,身体就会变得虚弱无比,连普通人都不如。

     所有人都没有反抗,任由骑士戴上镣铐,他们知道反抗也是徒劳,只会被灭杀当场。

     “婚礼继续,你们安心的观礼做见证吧!”

     黑格尔又恢复了生命之火随时可能熄灭的模样,缓缓道:“羽曦?莫卡维,你是否愿意嫁给菲利克斯?冯?霍利尔为妻子,无论顺境,逆境,生死相随?”

     “我愿意!”

     听到这句话,云芃莫名的产生了一些激动,他也是一个有妻子的人了。

     “我愿意!”

     他还没等黑格尔询问的话语落地,立刻脱口而出。

     随后两人共同宣读了结婚誓言,并交换了结婚戒指,戒指印刻着莫卡维氏族标志,一朵含苞欲放的玫瑰,用暮色大陆特有的贵重金属黑金制作的戒指。

     最后一项,是在一张鎏金制作的厚重婚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云芃苦练近一个月的字没有白费,菲利克斯、冯、霍利尔三个单词,写的那是行云流水、俊洒飘逸。

     要求一向苛刻的黑格尔,也是不由自主的微微颌首。

     鬼使神差的云芃见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又拿起笔在他的签名后面,写下三个工工整整的汉字“林云芃”。

     站在他一侧的羽曦就是一愣,不过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表示。

     至此,婚礼仪式算是结束,两人被送到装饰一新,精致无比的新房。

     刚走进新房,云芃就钻进了浴室,脸上涂抹的东西让他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快速洗刷完的云芃,换了一身事先放在浴室中的睡衣,推开浴室门出来,听到羽曦呢喃似的声音,“母亲,我嫁人了!他还算可以,不会欺负我,您放心吧!”

     他微微一怔,略微加重了脚步声,就见羽曦也换好了一身便服坐在了床边,头发也解开了,随意的披散在肩上,此时的她安安静静的,没有了冷傲,多了一种宁静温柔的美。第一次看到如此的羽曦,云芃有些陶醉!

     “你以前的名字叫林云芃?”羽曦打破了房间的安静!

     “嗯!这是我以前的名字!”

     云芃顺势也坐到床边,掏出挂在脖子上的暖玉长命锁,靠近羽曦道:“我是一个孤儿,不知因何原因,父母把我抛在了荒原,当时我身上就戴着这个长命锁。锁片上刻着‘云芃’两字,林是我养父的姓氏。这个长命锁从我十岁开始,差不多就一直带着。我养父希望我,将来有一日,能通过这个长命锁找到亲生父母。”

     羽曦接过长命锁摩挲了一下,有些同情的说:“现在你是圣血一族了,再也不可能回人族那边了。”

     羽曦一抬头,竟然发现云芃在不知不觉中又靠近了一些,再进一步就要相互依偎了,脸色顿时一沉,声音也冰冷了下来,“菲利克斯,你应该明白,我们的婚姻是迫不得已的举动吧?当然,现在你已经是我的丈夫,我也会尽一个妻子的义务,但肯定不会是现在!”

     云芃讪讪一笑,挪开了少许,有些疑惑的问:“以黑格尔的实力,横扫那些求亲的势力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为什么你还要选择和我结婚呢?”

     羽曦微微叹了一口气,轻轻的道:“在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突然冒出这么一个高手,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大势力,这里不正常啊!我的血脉就是公爵、亲王都会心动,黑格尔能震慑子爵、伯爵,事情闹大了,后续还会有侯爵等等级更高的强者,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把冲突限制在可控制的范围内。”

     “再说,我终归会嫁人!我的情况,是不可能嫁到外面的,所以就便宜你了。”

     “便宜你了!”

     这是云芃第二次听到这句话,勾起了他不太愉快的回忆,也让他心中不太舒服,他似乎成了别人无奈的最后选择。

     他往床上一躺,没好气的说:“我睡了!今晚好累!”

     羽曦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有些生气,也没在意,拿起床上的枕头,躺在了房间里的沙发上。

     两人这几天也被折腾狠了,总算把婚礼熬过去的他们,很快就陷入了沉睡。

     苍茫的夜色中,一艘浮空战舰正从云层中钻出,飞跃山峰缓缓飞来。

     这浮空战舰,长达五六十米,最宽处有三十米,像一条横着浮在空中的扁鱼,通体黑色,在空空缓缓飞过,竟然一点噪音都没有。在战舰的左舷,印着一个大大的“江”字,这是隶属于擎苍帝国的战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