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十章:打断狗腿
    三十章

     被子弹击中胸口,这两个倒霉的家伙脸实力都没来得及展现就被斩落马下。

     这两个人的死让原本沸沸扬扬的酒楼之内顿时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着倒底死亡的两个武魂殿的人员,满脸的震惊和不敢置信。

     那样子就像是看见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老板,你惹了大祸了!”拉斯维加斯的嗓音有些微微的走形,干涩之余带着浓浓的不安和害怕。

     我这才想起来,斗罗大陆上,武魂殿是一个地位尊高任何人也不敢冒犯的存在,但是这关我什么事?我就是来打酱油的,弄死多少与我无关。

     我又不是本地人!

     “你俩走吧,这件事与你们没有关系,我一个人扛着就行了。”我毫不在意的微微一笑。

     凯诺和拉斯维加斯都是微微一愣,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我知道他们的矛盾,身为平民,在这块大陆之上毫无地位,得罪武魂殿等到他们是残酷的未来,所以我让他们离开。

     “老板,你救了我们的命,我凯诺誓死追随你。”凯诺咬牙站起来。

     凯诺的表现不禁让我微微一愣,看来这家伙是有血性的,懂得知恩图报,这样的人在穷人之中很常见。

     “我听凯诺大哥的”拉斯维加斯毫不犹豫的就站到了看凯诺的身边。

     “不行,咱两之间得活着一个,不然谁照顾你我的父母,你赶紧离开。”凯诺一把推开拉斯维加斯。

     “我不走。”

     “快走。”凯诺的眼睛红了,狠狠的推了一把莱斯维加斯,将他推的一个趔趄。

     “我就不走。”莱斯维加斯突然变的执拗起来。

     “我让你滚,你没听见吗?”凯诺咆哮着,气的浑身发抖。

     拉斯维加斯胸膛起伏着,紧紧的盯着凯诺,不再说话。

     “你,你气死我了,我没你这兄弟。”凯诺突然之间变得狂暴起来。

     拉斯维加斯依旧没有说话,眼神越来越倔强,隐隐的有愤怒的情绪。

     所有人看着他们,许多人的眼中露出不忍和同情,也有人幸灾乐祸,我看见了凯诺之前的两个同学,诺顿和风震,他们面无表情的站在人群中,就像是没有看见一样。

     “行了,行了,两个大老爷们,搞得肉不肉嘛,既然都不走就留下来吧,咱们谁都不用怕,我看着武魂殿有多么嚣张,怕他的毛,有什么事我担着。”我不耐烦的打断了两人的相互怄气,最见不得这种场面了。

     “你担着,你担的起吗?”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酒楼外面突然之间来了一群人,都是白色的衣服,和刚在死的两个一样打扮。

     人群在这群人经过的时候,自居的散开,让出一条道路来。

     领头的是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和包怀孕有几分相像,径直的走到了酒楼里面,站在楼下仰头看着我门,脸色阴沉的就像破鞋底一样。

     “爹!”包怀孕见到来人,惊喜的大叫一声,转身就像向外走去。

     “我让你走了吗?再走一步,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断你的腿。”我冷冷的说道。

     宝怀孕显然是害怕我,不敢在再动了,不过也没有刚刚那战战兢兢,明显是因为有老爹撑腰。

     “我爹是武魂殿的外门执事,整个诺丁城谁不给面子,不是你能够得罪的起的,识相的现在就将下面的魂导器留下,我可以既往不咎。”包怀孕显然还抱着幻想。

     “piu”

     我晃了一下手中的史密斯m500,吓唬了一下宝怀孕,这家伙身子一缩顿时就闭嘴了。

     “怂蛋!”

     “大胆,我乃武魂殿外门执事包劲栋,你等平明竟敢以下犯上,不怕我武魂殿的威严吗?”

     “噗.....”

     “你叫啥,包进洞,你儿子叫包怀孕,你家是开妓院的?还是专门祸害妇女的?”我他么实在是服了,这父子两的名字是在是太奇葩了。

     “哈哈......老板你真坏,笑死我了!”陈智听我这么一说,顿时就忍不住大笑起来,酒楼中的人群也有许多人忍不住笑了起来,,更多的人却是强忍住不敢出声,但是却憋的脸红。

     包劲栋的脸色瞬间就绿了,似乎是要滴出水银,咬牙切齿的道:“你找死,来人.....”

     “你敢动一下试试,我马上就打断你儿子的狗腿。”我大喝一声,枪口对准了鲍怀孕的膝盖。

     “哼,你敢,给我上,杀了这小子,他杀了武魂殿的人,已经是死罪难逃。”包劲栋直接就下达了命令。

     “卧槽,这么横,真以为老子跟你闹着玩?”

     我毫不犹豫的就扣动了扳机。

     “啪”

     枪声响了,宝怀孕的身子应声而倒,一条狗腿从膝盖处被打的粉碎,下包怀孕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他看着自己的短腿,愣住了,知道鲜血喷泉一样的涌出来,他才嗷嗷的惨叫起来。

     “嘶.....”

     一阵齐齐的抽冷子的声音,无数双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地上的宝怀孕,一脸的的震撼。

     “怀孕!”包劲栋一声惊呼,浑身魂力鼓动就要冲过来。

     “站住。”我淡淡的身影就像定身术一样的定住了包劲栋,漆黑的枪口指着宝怀孕的脑袋,而陈智的枪口则对准了包劲栋。

     包劲栋此刻显然是知道我手中这小小的左轮的厉害,他不甘站住了,不过脸色却狰狞到了极致,一白二黄一紫四个魂环在身上不断的起伏着,原来这家伙竟然是个魂尊。

     “你想怎么样?”包劲栋的声音冷的能冰冻全世界。

     “怎么样?你说怎么样?你想打架的话,我随时奉陪,不过我先得将真相公布一下。”

     我指着包怀孕对陈智说道:“看着他,谁要敢乱动,直接打爆他的脑袋。”

     “是,老板。”陈智一点都不显得害怕,冷静的不要不要的,看来混社会的就是不一样,一般人早就吓尿了。

     “007,把咱们那套丹麦皇冠拿出来。”我对007说道。

     “你又有什么鬼主意?”007疑惑的问道。

     “你懂个屁,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咱们想要在诺丁城明目张胆的的待下去,首先要获得群众的支持。”

     “我看你能怎么闹。”007幸灾乐祸的道。

     下一刻,两个一米多高的音响出现在我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