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所谓大神
    :

     先来说说这个陈八仙。

     八仙,说白了就是那八个抬棺材的人,当然这是他身为作者的名字,他本人不知道叫什么,书里面说叫陈九,我估计他是瞎编的,因为现在的大神都喜欢瞎编,编情节,编故事,让后让一群脑残粉掏钱看他们编故事。

     对于这一点他们乐此不彼,因为读者喜欢,所以他们就养成了一个不好的习惯,胡编乱造,没一个愿意说实话。

     这跟我有本质上的区别,因为我就喜欢说实话。

     说这陈八仙,我敢说他的真名绝对不叫陈九,因为他如果真的敢叫这个名字,我就敢说他是个土鳖。

     不可否认的是,他的书写的不错,《抬棺匠》这本书值得一看,顾名思义就是给死人抬棺材,这原本就是一个不足以道哉的小众题材,可是在他手中赋予生命,不管是内容和剧情都没的说,因此他一书成名。

     当然,他的水平跟我是比不了的,他只是取了读者视角的巧罢了,而我是真的被自己的书吓死的,高下立判。

     我研究过这家伙,他肯定研究过抬棺材这件事,所以才写的如此精彩,不得不说,他是低级趣味的恶俗之人,跟我有天壤之别。

     就是因为他的这本书,我才入了灵异的坑,才会因为写书把自己吓死。

     总之一个字,我恨他!

     根据规则,我想弄死他的话,只能让他去书中世界抬棺材。

     湖南衡阳,抬棺匠陈八仙的老家,这个该死的倒霉催活该找不到真爱的丧门星,就是在这里出的名,并且发了家。

     我决定让他给我抬一次棺材。

     没办法,我是很想拿几个白金大神开开刀,什么马铃薯,西红柿,三少爷等等......

     但是,很可惜,我的能力是把他们搞到作品世界,然后想办法弄死他们,但是我觉得还是个先拿罪魁祸首开刀,方能解心中之恨。

     好吧,真相是,我觉得这家伙实力弱,相对好欺负,毕竟是个太棺材的,虽然学了诸葛亮的半本手札,什么六丁六甲之术,但是说到底还是个半吊子,我有信心弄死他。

     我先去市里的最大的棺材铺,跟老板打听了一下陈八仙,人家当然知道这个家伙,说起他陈八仙,他恨得牙痒痒,一副马上就要跟我撕币的模样,搞了半天他以为我是陈八仙的朋友。

     我一问缘由,果然不出我之所料。

     因为最近两年,这倒霉催的崛起,在十里八乡出了名,然而他并不满足单独于此行业,竟然搞起了连锁,谁家有个人死狗亡的他都要去给人家抬棺材,而且价格高昂。

     听说过给狗抬棺材吗?这种笑掉大牙的事情他就干过,据说最近抬了一只藏獒,养狗的是个有钱人,据说是个房地产开发商。

     ****八辈祖宗,临死之前我都买不起一个二十层以上鸟笼子,他竟然为他的狗安了一个大坟头,该死的开发商,地皮都被这群人糟蹋了。

     回归正题。

     这个陈八仙,最近更是不满足现状的替人家一手操办整个流程,就连棺材在哪买,买谁家的他都要过问。

     结果就是,很多生意都到了他亲戚家,让一些原本一些买卖不错的棺材铺受到打压,颇为凄凉。

     可以说,这家伙现在在死人行当,可谓是一手遮天,管都管不了。

     告别了棺材铺的老板,我找到了陈八仙在城里新买的房子,郊区,两层小楼,一宅一院,好不大气,这跟他书里面说的根本就不是一码事。

     看来这家伙在我这又多了一条罪状“装b”

     此时天色依然渐渐的暗了下来,透过院子,我看到二楼其中一间的房子中正亮着灯,我毫不客气的敲响了他家的大门。

     “哐哐哐....”

     好一会,大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美女,身上就穿着一件黑色吊带,透过衣服的凹凸轮廓我能分辨出,这美女没有穿内衣。

     “卧槽!”来的正是时候啊,看来我运气不错。

     “你找谁?”美女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我,也还算客气。

     “我找陈八仙,有个丧事需要他去操办。”我的视线在美女身上来回转动。

     “进来吧。”美女脸上有些微微的不快。

     “美女,你是?”我故意问道。

     “我叫乔伊丝。”美女的声音不咸不淡。

     “卧槽,又被这乌龟骗了,怎么和书里说的不一样,不是说不喜欢人家吗?

     该死的虚伪做作假爷们,表里不一,书里大男子气概,私底下一点都不检点。天刚黑,就已经滚床单完毕,估计也是个三十秒的速射男。”

     不一会,我见到了传闻中的陈八仙。

     大为惊讶的是,这家伙完全跟他书中的自己不一样,别说长得帅了,简直是侮辱了这个字。

     我只能这样形容他“鹰钩鼻子三角眼,水牛下巴吊梢眉,鲫鱼的眼珠,鲶鱼的嘴,外加一脸麻子青春痘。”

     可是他书中却说自己很帅!原来是自我的yy。

     我如今终于明白大神们为啥能崛起了.....

     一个字“不要脸”

     两个字“坚持不要脸。”

     “你就是陈八仙?”我故意问道。

     “你是谁?”陈八仙看我的眼神有些不善,因为他发现我的视线一直在乔伊丝身上走来走去。

     “我叫苍穹,听说你棺材抬的不错,有个活要你去操办,就是不知道你本事如何。”

     我看过这家伙的书,知道这货是个什么个性,所以我上来就拿话挤兑他。

     “哼...”

     陈八仙冷哼一声,鲶鱼嘴一撇:“我陈八仙可不是浪得虚名的骗子,我的足迹已遍大江南北,别的不说,抬过的棺材不下百口,阴棺,阳棺,悬棺,二次棺,哪种不是难抬的棺材。”

     说这话的时候,陈八仙三角眼之内闪烁出一丝得意洋洋。

     “那就好,只要你能够抬的了我这几口棺材,价钱不是问题,一百万怎么样?”我微笑着说道,眼睛依旧停留在乔伊丝的身上,这大美女着实味道十足!

     “一百万?”陈八仙双眼一亮,脸上的表情就像他的死鱼眼一样,一个转动就变成了和蔼可亲的微笑,献媚讨好之意十足。

     看来果然是爱财如命,这一点跟书记是一样的。

     想到这里,我也懒得和这家伙在磨嘴皮子,直截了当的说道:“具体的时间和地点我会打电话告诉你,等到了地方,我先给你五十万定金,事情办妥之后,再给五十万。”

     陈八仙脸上顿时就绽放出一朵大大的菊花,喜笑颜开的将我送出了家门。

     “你小心一些,这个陈八仙身上有淡淡的紫气,应该跟修炼了那半本手札有关,别到时候弄不死他,还暴露了你鬼魂身份,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我能不能想起他办法?”我问道

     “不能,他们只能死在自身的职业中。这是规矩,也是法则,法则之下早已注定,无法更改。”

     “操蛋的法则!这样以来,想搞死大神那得后年马月呀!”我不禁骂道。

     “衰币样,活该你被自己吓死。”007回复了一句。

     “我,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撕币你.。”

     “就你,等上十亿年,你也追不上我的尾巴。”

     “艹,就你嚣张,有本事你给老子等着。”我不能输了气势,我发现这器灵就他么一个逗逼。

     “你还是想想办法,怎么让陈八仙死在抬棺材的路上吧。”007一副嘲讽的口气。

     “怕个毛,我要造个牛逼哄哄的死亡仪式,让他好好的抬棺材,我要活活的吓死他”我豪情万丈的说道,因为我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你拿什么造?你那少的可怜的两点能量值,谁便来只野狗就能撕了你!”007说道

     “呃。。。。那你怎么办?”

     “办法不是没有,就看你怎么运作了。”

     “什么办法?”我双眼不禁微微一亮。

     “我吧这个城市的信息链接到你的大脑,你自己看吧。”光脑说道。

     脑海之中跟过电一般的有电闪雷鸣和无数的画面闪过,让我一阵晕眩。

     等回复正常的时候,脑海里多了很多信息,都是一些本市最近几天的死亡事件,当然也是要办理丧事的人。

     我在脑海之中反复琢磨着,渐渐的一个诡异死亡时间引了我的注意。

     话说,城里刚好有了一件离奇死亡事件,死者是一家人,两个大人,两个小孩,一家人死的有些莫名其妙,因为他们都死自己的家里,妻子的尸体都被火焰给烧焦了已经没有了人形。

     “就是它了。”

     “汪汪.......”

     突然,街道上传来一声狗叫,我那眼睛一瞧,一只体型巨大的黑色野狗,正站在电线杆下,满眼绿光的看着我,那样子似乎马上就要扑上来。

     “我艹,007你个乌鸦嘴........你肯定是故意的,老子早晚弄死你。”

     我边怒骂着007,边撒开脚丫子,没命的逃像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