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个渣,敢让我穿越!
    当他从画卷冲出时,花童子已不知去向。

     他曾经试着找过花童子,走遍了灵山,越过了天山,漫游在祥云间,依旧不得知她的去向。

     有人说,她画笔有限,只可救治九十九种生灵,而她的最后一笔最已用去,楚云肖是她所画的第一百只妖怪。

     其后,她会得到什么样的惩罚,无人得知。

     他得知了这一消息后,还深深的懊恼,寻她百年,无花童子音讯,他隐匿于天山,却不知道百年后,天山被开垦为城中城。

     百年前烟云薄的天山,一夕扫平,当他睁眼重见光日之时,体内七颗灵珠有了反应,那花童子在他身上留下的七颗泪,被他修炼成运用自如的蛇灵珠。

     而他的妖力,也大增百倍,爬出蛇洞,巧遇苏茵茵在树头下来回晃悠,闲得无事提笔画龙。

     茵茵听后,怔愣的望了他几眼,随后,又斜着目光,睨了睨旁边的荷花。

     “你怎么就断定我是花童子,若我不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是不是就放我回二十一世纪啊。”

     她朝他阴笑一番,而她是无神论者,她才不信会有什么百年转世之说。

     只是,她忘了她此刻身处妖界呢?

     “为了证明你是花童子,那本王只好把你抛入荷花池,瞧瞧那荷花会否为你合上,化成你手中的画笔喽。”

     楚云肖一脸邪气的笑,那微微上扬的眉犀利的狠,只是在茵茵面前却生得几分柔,他卷袖口的手松开。

     手掌对地,掌间发出暗绿的光,抬起,掌对着茵茵的脸,茵茵还未叫声“不……”他妖力动作,掌中的绿光幻化成金色。

     金色的气流如柱体,射向茵茵的胸口,茵茵双手护到胸前,抬脚,还没踢出去,她整个人被楚云肖掌内的气体给打出去。

     她如天外飞仙,紫衣飘飘,千丝万缕银发,缠绕与身,她张开双臂淡紫色的眸注视着那离她越来越远的亭中妖。

     却看,她身体的周围萦绕飞旋着发亮的气流,在她的腰间快速转动,把她带到荷花锏,荷叶上。

     她身姿瞬间缩小,娇人立在荷叶上,耳旁响起那楚云肖的声音。

     “茵茵,你坐在荷叶间,闭上眼睛不要睁开。”语毕,楚云肖伸手,那尖尖细细的手指舞动着。

     六颗灵珠在他指间幻化成一体,一颗如泪状的珠体被他反握在手,他眼眸暗发红光,自身的气体让本就轻盈的白色素衣长袍飘飘如雪纷飞。

     他把泪状珠体扔入池中,那水荡出了一圈一圈的涟漪,一波晕开又自起一波,而那涟漪圈圈慢慢的往荷花间旋绕而去。

     似是荷花不停的吸取清湖里的水,慢慢的仿佛要把湖里的水吸干。

     楚云肖剑眉蹙起,观看着那水,那荷花,那荷叶,为何合上的不是荷花,而是荷叶纷纷自闭。

     他赶紧挥手掌中妖气发出迷幻的光影,把扔入水里的泪状珠体唤回,落入他掌中时,又变成了六颗灵珠。

     他银发飘过荷叶间,发丝缠卷茵茵的腰,把她拉回了亭子。

     她晃然睁开眼,自己又回到了亭内,还被他囚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