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抛弃你
    虽然说是玩笑,但宁薇却是有些笑不出来。因为司马明说的确实是实话,自己太不了解他了,即使是结婚了好几年。不是自己没有机会,而是自己不愿意,从来都是心里住着一个南宫飞,一点不愿意了解眼前的这个人。

     宁薇突然有种舍近求远的感觉。

     不知不觉间,两个人聊着聊着就到达了他们的母校。

     “看,那件包子铺还在,我正好没吃早饭,咱们去尝尝。”宁薇惊呼道。

     “哈哈,这格调不错,开车劳斯莱斯来路边吃包子。”司马宇调笑着,下了车,和宁薇一起走到包子铺里。

     “老板,四笼包子,两份米粥,把醋拿过来。”司马明对老板说道。

     “好嘞!”老板吆喝着,不一会就把司马明点的东西端了过来。

     宁薇再次有些小感动,司马明还是记得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和搭配,一点没有错。

     包子上了桌,宁薇便猛烈地开动起来,毕竟现在她没吃早饭,又很怀恋这里的包子。

     “味道还是一样的香,但是这里面的肉……”

     “少了很多是吧,很正常,现在这个国家太**了,物价上涨的厉害,小商贩们也是没有办法。”司马明解释。

     “唉,真是,我有个注意,你现在不是没有工作吗,你看你把这家包子铺的秘方买下来,投资开店怎么样?”宁薇为自己的小注意惊喜不已。

     “哈哈哈,”司马明大笑,然后说道:“这主意是挺有创意的,回头我再考虑一下它的可行性,说不定真的可以赚大钱!”

     “相信我,这个主意肯定可靠,你回头就去找人策划一下,看看能开多少分店,开在什么地方。”

     “好,就这么定了。”虽然两人说的信誓旦旦,但其实不过是一句玩笑话罢了。

     吃完了早餐,两人又开车进校园。

     本来门口的门卫还是不让进的,但是司马明的一个电话打到校长那里,门卫立刻毕恭毕敬的请司马明和宁薇进去,差点就没叫爹妈了。

     “没想到你还有校长的电话啊?”宁薇惊讶的问。

     司马明回答:“上学那会儿,我当了一段时间学生会会长,然后便没当了。你知道我之后去忙什么了吗?”

     宁薇睁大了眼睛:“不知道。”

     司马明回答:“校长让我给他办事,校长很是相信我,和你结婚之后,我还来看过他几次。”

     “没想到你还是个念旧的人,我可是一次都没来过。”宁薇说道。

     虽然现在到处都是污染严重,但唯有一个地方,一直都是绿树丛荫,干净祥和的,这个地方就是大学。

     不得不承认,大学真是一个适合谈恋爱的地方。

     “你和南宫飞是在大三的时候认识的吧?”司马明突然问道。

     “是啊,他当时是在隔壁的重点大学,但他整天游手好闲,不去上课。他听说我们学校美女多,就开车来我们学校逛。南宫飞自以为英俊潇洒,有车有钱,此次一行,定能钓到美女……”

     宁薇话还没说到,话就被司马明打断:“然后就把你钓到手了?”

     “你讨厌,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嘛,哪会那么简单就被打勾搭上!”宁薇轻拍了司马明一巴掌,司马明哈哈大笑。

     宁薇继续说道:“他确实是来找我搭讪,说是去图书馆,找不到路。我当时看他那样,就觉得烦,典型的富家子弟,骄奢淫逸,嚣张跋扈,自然不想搭理他。但是南宫飞路跟着她,说我不礼貌什么的,我便想整整他。”宁薇顿了顿。

     “之后呢?”司马明问。

     “我把他带到了女浴室的后门,说这是图书馆的后门,进去之后,见门就进,就可以了。”

     “他听了?”

     “没有立刻就进,之后他找我要电话号码,说是一会请我吃饭,报答我的带路之恩。我瞥了她一眼,就给了他你的号码。”

     “哦,我想起来了,怪不得有次有个男的突然打电话给我,一上来就开骂,原来是你惹的祸。”

     “哈哈,抱歉啦,我当时只是随意给了个号码,你们之后没发生什么事吧?”

     “没,他一听是男的声音,就立马挂了。”

     “哈哈哈,之后他还是找到我了,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找到的,反正就是找到了。我在图书馆里看书,她突然就出现在我面前,然后拿着十几封情书和几束玫瑰,放在我面前,坏笑的看着我。”

     “他是要追你?没有找你的麻烦?”司马明问道。

     “非也!那情书和玫瑰,是别的女人送给他的,他闯进了女浴室之后,便立刻知道被骗了,然后飞也似的逃窜出来,之后那些被看到的女人,就嚷着要他负责,并且先上了鲜花和情书。”

     “这真够扯淡的,还有这种好事!”司马明惊讶道。

     宁薇深表同感,说道:“是啊,我没想到他那么受女孩子欢迎。虽然他不是我们学校的,但竟然我们学校的好多女生都知道他,而且都把他当成了白马王子。晚上我会宿舍的时候,我们宿舍的女生都在讨论那个南宫飞。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哎,听说南宫飞跑进我们学校的女浴室去了’‘什么!真后悔我今天没听你的去洗澡’……,总之,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哈哈,你以为他会被甩几巴掌,然后被那些女生的男朋友暴揍一顿?”

     “是啊,好在他没有跟那些女生说是我把他带进去的,不然挨揍的恐怕就是我了!”

     “哈哈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你和他的事情,南宫飞果然是比我会哄女人。那他到底是怎么把你追到手的呢?”司马明有些后悔,当时他已经对宁薇喜欢的紧了,但是他觉得宁薇身边没有个入得了宁薇法眼的男生,所以也就没急着出手,没想到还是被别的学校的男人给追走了。

     司马明有些感叹,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啊,就像此刻,南宫飞无力顾及薇薇,而此刻局势尽在自己手中。这都是命运的安排!

     回忆

     有时候觉得,想得到而又得不到的,才是最珍贵的。但事实上,自己现在所拥有的,才是最珍贵的。人们往往在得不到的时候,拼命去追求。等得到了,却不再花心思。

     南宫飞坐到了宁薇的身旁的椅子上,双脚翘在桌子上,就这样坏笑着看着宁薇。

     “这位同学,麻烦你把脚放下去,你这样影响我看书。”宁薇说完,继续看书。

     “这些花和情书都是送个你的。”南宫飞继续说道。

     宁薇有些惊讶,问道:“你是谁啊?”

     南宫飞闻言,差点吐血。哥好歹也长得玉树凌风,英俊潇洒,怎么今天怎么早上还耍了我一回,晚上就不记得了吗?

     没办法,南宫飞只好提醒宁薇道:“我就是今天早上被你带进女生浴室的那个人。”

     “哦哦,我想起来了。哈哈,怎么样?”宁薇想起了这个人,心想这家伙肯定被扇了几巴掌。

     “虽然我很讨厌这些事情,但是我想结果……额,看你的表情,应该是出乎你的预料。这些情书和鲜花,都是被我看了身体的女生给我的,我觉得这功劳是你的,所以把这些东西带来,还你。”

     “你有病!”宁薇说完,就立马收拾东西,回宿舍去。

     南宫飞在身后喊道:“宁薇,我记着了,这个仇我会还给你的。”

     宁薇也没管他,快步离开,她可不想成为这图书馆的焦点。

     回到宿舍之后,宁薇便放下书,开始洗刷睡觉,顺便和室友们聊聊天。

     “哎,宁薇,你听说了吗,交大的才子南宫飞误闯了我们学校女浴池了!”宁薇的室友李丹问道。

     阮烟在一旁,放下手中的一本小说,也参与了话题,说道:“薇薇才不像你们这些花痴女一样八卦呢,估计薇薇连南宫飞是谁都不知道!”

     “南宫飞是谁啊?”宁薇果然是不知道南宫飞是谁。

     “南宫飞你都不认识,他可是南宫家的次子,交大最有名最有魅力的大才子啊!”李丹惊讶道。

     宁薇回答:“我不知道。”

     但是宁薇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误闯女浴池……

     “原来他就是南宫飞啊,色狼一个……”宁薇小声嘀咕了句。

     “烟烟,今天真该听你的,我们一起去洗澡就好了,这样南宫飞就能看到我妙曼的身材了……”李丹挺了挺胸,娇气似的说道。

     阮烟和宁薇不禁后脑勺冒汗,同时冒了句:“花痴!”

     “他有那么好吗?”宁薇也起了好奇心。

     李丹回答:“当然!我随便列举几个吧,体育方面,他是他们学校的篮球队、足球队、羽毛球队、散打队等的核心人物。”

     “那他为什么不当队长?”

     “做队长要管事,他不愿管。文艺方面,他是校报的总编,也发表了不少文章,都是文辞犀利,语言优美,也算是文艺小青年了。”

     “哎,这个好,和我志同道合。”阮烟在一旁说道。

     “最最关键的是,他长得好帅哦,简直帅爆了!”李丹举起小拳头,放在胸口,简直花痴到了极点。

     糟了,要是他真的这么厉害,要是真的像刚才说的,他要找我报仇,我岂不是死定了。宁薇在心里想着。

     “薇薇,怎么了?”阮烟见宁薇发呆,问道。

     宁薇惊醒过来,回答道:“没事,只是学习有些累了。我睡觉了,你们也好好休息吧。”

     第二天,宁薇照常去上课。

     虽然南宫飞说要找她报仇,她也有些后怕,但自己无愧于心,不就耍了他一会嘛,难不成他会叫人绑架了自己?

     宁薇刚这么想着,几个带着墨镜的黑衣人就朝她走了过来。

     “宁小姐,我们少爷有请。”黑衣男人对宁薇说道。

     “你们少爷谁啊?”宁薇问。

     “南宫家的二公子,南宫飞。”

     宁薇顿时感觉不妙,回答道:“不……不行,我要去上课,这节课是导员的,不能逃。”宁微说话已经有些颤抖了,说完之后,便想着绕开这些讨厌的人,但立马就被两双手铁钳似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臂,怎么也挣脱不开。

     “啊——,救命啊——,绑架了——”宁薇拼命的喊着,有些路上的人想来英雄救美,皆是被那些人瞪了回去。有的人打电话报警,但一听是两个带着墨镜的中年大叔,都懒得再理会这些学生,因为南宫飞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让警局不要管。

     宁薇一路大叫,结果最后被绑到了学校门口的一家包子铺。

     此刻包子铺里面只有一人——南宫飞!

     两个保镖放下了宁薇,便走出了门,让她和南宫飞单独相处。

     “请坐吧,早上不吃早饭可不好。这家包子店前几天新开的,我尝过,味道特别好,想邀你一起尝尝。”南宫飞对宁薇说道。

     宁薇有些不解,也很生气,她朝着南宫飞吼道:“你到底想干嘛?要杀要刮随你便,我知道你们南宫家财大势大,但别想用任何方法侮辱我。”

     南宫飞苦笑:“我就是想请你吃顿早饭,哪里有侮辱你!”

     “呸,哪有你这样请人吃饭的!”宁薇瞥了瞥在门前站着的两个人。

     南宫飞会意,便招呼那两人进来,说道:“你们两,给宁小姐磕头认错。”

     南宫飞说完,那两人还真的准备就磕头,宁薇连忙拦住他们,说道:“算了算了,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但是我不明白了,我昨天刷了你,你还请我吃早饭是什么意思?而且还有这种强迫人的方式!”

     “我这样做是想告诉你,我如果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别想着去报警或者找校长解决,他们都毫无办法。我要你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

     “什么处境?”

     “呵呵,你现在就是我砧板上的一块肉,任我宰割。”南宫飞笑的像一个恶魔。

     “你……,我不过就是和你开了个玩笑,你怎么就这样……你这个人真是……”

     “真是什么?”

     “真是……真是个……恶魔!”宁薇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好词,也就用恶魔这个词来代替。

     “恶魔?哈哈,这个词好,我喜欢,我就是恶魔,而且我告诉你,你的男朋友,从今天起,就是我这个恶魔了!”

     “额呸,我恋爱又不是你说了算,你说你是我男朋友你就是啊,我不承认。”宁薇撅着嘴说道。

     “你不承认也没用,我说是就是。薇薇,说了这么多,我都饿了,那现在请和你的男朋友一次吃早饭吧。我先动筷子了啊。”南宫飞说完,便夹了一个小笼包子塞嘴里,还一边不停的说好吃。

     “快吃啊!”南宫飞又夹了个放在宁薇的碗里。

     宁薇心绪百般,确实是饿了,但是宁薇也是有脾气的人,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范。

     “哼,谁会跟你一起吃!老板,打包带走!”

     南宫飞木讷的看着宁薇将几笼包子全部带走了。

     “下午我有场球赛,我过来接你,准备好鲜花和热吻。”南宫飞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宁薇理也不理,心想你的球赛管我什么事,司马明的球赛我都不去看,干嘛要去看你的球赛。

     回到教室,正好碰见向外飞奔的阮烟。

     阮烟看见宁薇,立刻紧张的抓住她的手臂,问道:“宁薇,你没事吧?”

     “我?我能有什么事?”

     “听班上的同学说你被绑架了,我赶紧去找你。”

     “呵呵,没事,闹着玩呢!”为了让阮烟放心,宁薇只能这么说,同时心里也很感动,也就是阮烟愿意不辞危险,敢去“救”她了。

     到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宁薇和阮烟还在教室上课,就收到南宫飞的短信:我在你们教室外面,赶紧出来。

     宁薇没有理他,心想我还上着课呢,就算我同意看你球赛,也得等下课呢!!况且我又没说要去看你的比赛!

     但随即,宁薇又收到一条短信:我知道你在教室,你让希望我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你拉出来,还是自己出来。

     宁薇有些害怕了,她知道南宫飞绝对能干得出来这种事,而且没人敢拦她,到时出丑的还不是自己。宁薇把短信给阮烟看了看,阮烟想了想,便拉起宁薇,对正讲的津津有味的高数老师说道:“老师,宁薇肚子不舒服,我陪她去医院。”

     宁薇反应也够快的,立马捂着肚子,装作肚子疼。

     因为平时宁薇表现不错,成绩也很好,所以高数老师立马相信了,还嘱咐了一番,让她好好养病,别带病上课。

     这话听的班上一些男生龇牙咧嘴,都心想我怎么没这待遇,上次拉肚子请假请了半天请不到,怎么人家就可以直接走啊,还带走了一个。

     “你终于肯出来了啊?”南宫飞坐在车子上,对从教室出来的宁薇和阮烟说道。

     宁薇气不打一处来,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哪样啊?”南宫飞调笑着。

     阮烟代替宁薇回答:“一点不考虑别人感受,嚣张跋扈,肆意妄为!”

     “阮小姐此言差矣,我已经考虑了薇薇的感受,我知道他很生气,这已经算是考虑的吧。至于嚣张跋扈,我更希望你用霸气侧漏这个词。至于肆意妄为吗,也不对,我肆意,却并非妄为。”

     “切,强词夺理。懒得和你玩文字游戏。”阮烟也是无话可说。

     “那就别说了,上车!”

     软烟和宁薇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行动。

     “怎么,你们都出宿舍了,还不愿跟我去看比赛,位置都给你们安排好了。”

     “走吧,反正也没啥损失,说不定还能有个艳遇啥的。”阮烟说道,宁薇点头,两人便上了南宫飞的贼船。

     到达了比赛现场,南宫飞先是让一个学弟带她们两去找座位,而他自己便跑去换球服,准备上场。

     坐下之后,即使是宁薇,也是有些佩服南宫飞的体贴和周到了。她和阮烟两人的座位,可以清楚的看到球场上的一举一动,而且周围并不拥挤,甚至还托人给她们准备了水和零食!

     等了十几分钟后,篮球赛终于开始了。

     南宫飞一出现,便立刻迎来了无数女生的惊呼,掌声,还有无数男生的唏嘘。当然也就是趁着人多的时候唏嘘一下,当面或者在他视野里,都是不敢有任何非议的。

     “你说这南宫飞是不是看上你了?”阮烟对宁薇说道。

     “不可能吧,哪有耍人耍出个这么优秀的男朋友。”宁薇说道。

     阮烟道:“也许是你身上的什么优秀的品质吸引了他,不然他没事找你来看球赛干嘛,还是非来不可!”

     “我觉得……嗯,应该是想借此来玩过,也有可能是先给我们点甜头尝尝,然后再抽我们一巴掌,别人也不会有什么非议。”

     “我觉得……嗯,是你想多了,他就是要追你!”

     宁薇大为惊讶,并且直呼不公:“老天啊,为什么我会被这样一个人缠上,哪有这样追女孩子的!”

     比赛人员已经到齐,时间也是四点整,裁判宣布比赛开始。

     首先是争球,南宫飞和对面的一个高个子争球。如果但是从个头来看的,对面起码比南宫飞高一个头,争球无疑是对面拿球。

     但是就在争球的那一幕,就足以亮瞎全场人的狗眼了,几乎大个子还没起跳,他已经把球抱住了。

     这是怎样的反应和弹跳力!

     紧接着是随后,南宫飞一人带球,左穿右带,直接一个三步就将球扣紧了篮筐。

     “哗……”在场一片掌声,女生的尖叫更是不绝于耳,对面的球员都看得有些呆了。

     而就在这万众瞩目的时刻,南宫飞像宁薇她们这边看来,然后还递了一个飞吻,这可是让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现在目光不是聚集在南宫飞身上,而是聚集在南宫飞飞吻所投向的地方。

     迎着这么多火热的目光,宁薇的脸立马就红了。

     坐在宁薇前面一个长得满脸麻子的女生自恋的以为飞吻是给她的,不断的做羞涩装,还哎呀哎呀的,惹得最近的几个男生直打嗝。

     接着就是双方开始拉锯战,很明显对面意识到要看住南宫飞才有机会赢,所以他们硬是排了两个防守队员死死地盯着南宫飞。

     纵使这样,南宫飞也得了不少分,对面已经越打越感觉不对劲,似乎中了他们的计谋了。

     第二场,对面调整战术,不再防守南宫飞,而是全力狙击其他队员,让南宫飞拿球的机会都没有。

     但这方案也只是一开始有点作用,之后南宫飞跟打了鸡血似的,自己篮板、抢球之后在投篮,一气呵成。

     球赛结束后。

     “你们在这等我,我回去洗个澡换件衣服,我们去吃晚饭。”南宫飞对着两位美女说道。

     “不行,我们晚上要上自习!”

     “我跟你说,自习是没事可做的人才去自习的,你男朋友既然要你陪他吃饭,你就从了吧。”南宫飞说道。

     最后,宁薇还是被强迫与南宫飞一起吃饭饭,阮烟在一旁当电灯泡,南宫飞也不说什么。

     可以说,阮烟是看着南宫飞将宁薇追到手的,所以她对宁薇和南宫飞之间的感情,是非常珍重的。

     从南宫飞追宁薇的过程中,也可以看出,南宫飞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就这样强迫着宁薇几个月后,宁薇也对南宫飞放低了警惕,已经把他当做朋友了,或者说已经对他有些好感了。现在南宫飞已经没有必要强迫宁薇和自己一起吃饭或者参加什么活动了,只要南宫飞说一声,宁薇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来,南宫飞也不去勉强。

     终于在半年后,南宫飞向宁薇表白,那场面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宁薇早上才刚睡醒,便先是收到一束百合。

     宁薇和喜欢百合,这让她一早起来就心情舒畅,同时也猜到这是南宫飞送他的。现在全校都知道南宫飞在追她,恐怕也没有其他人敢做这样的事情了。

     接着是上课,黑板上,桌子上,都是些表达的话。中午南宫飞再次邀请宁薇单独吃饭,红酒,小提琴手,九十九朵玫瑰,异常浪漫,但南宫飞还没有把话说通,最后的表白是在晚上。

     自宁薇从图书馆回来的路上,周围的宿舍楼的灯光全是一箭穿心,看的宁薇也是有些痴了。

     走到宿舍楼底,宁薇便看见南宫飞如白马王子般站在那里,站在“心”状蜡烛的中心,手里拿着她最喜欢的百合。

     宁薇喜欢百合的事情,是阮烟透露给南宫飞的,阮烟此刻已经希望宁薇可以和南宫飞做男女朋友了。一开始阮烟还举得南宫飞是那种花花公子,只是想玩玩宁薇之后便抛之不顾,但几个月相处下来,阮烟改变了看法。这个南宫飞就像是没有缺点一样,和他相处一点感觉不到富家子弟的那种优越感,只是有时候有些霸道,但即使是霸道也是体贴人。

     南宫飞把准备好的台词念了一遍,三分文艺,三分真情,三分浪漫,把周围看热闹的人都感动的稀里哗啦。

     最后,语毕,周围天空烟花瞬间遍布,美得惊人。

     任何女人被这样的表白,都是没法拒绝的吧。

     宁薇答应了,周围想起了掌声和口哨,就像此刻,宁薇和司马明在这里,又看到了男生在楼下向女生表白,总是能带来那么多人的祝福……

     车祸

     司马明带着宁薇在学校逛了一圈之后,确实是让宁薇想起了不少事情,但并不是和他相关,相反大部分是南宫飞的回忆。

     “如果当初是我先追你的话,你的心会不会在我这,而非南宫飞。”司马明面带笑意的问。

     宁薇觉得司马明不过是个假设,便也不在意,回答道:“有可能,如果你先是把我追到手的话,我肯定不会去招惹别的男人了!呵呵!”

     “呵呵,看来真的是先入为主啊,呵呵。”司马明笑,笑的是那样的苦,宁薇都能看出一二分。

     南宫飞和宁薇恋爱时,已经是大三了,这个男女朋友,也就维持了一年的时间吧,便分开了。

     倒不是两人之间出现矛盾,或者发现相互都不合适,而是他们都彼此相爱,而且都是太为对方考虑了,所以才会演化出宁薇嫁给了司马明,而非南宫飞。

     毕业庆典之后,宁薇无意中听到南宫飞和他父亲的对话,用手机。

     当然,宁薇是不可能听到南宫飞他父亲在电话里说什么的,只是凭借南宫飞话的,可以揣测一二。

     在毕业典礼上,宁薇见南宫飞不见了,便去找他,在一个角落里,听到了南宫飞的声音。

     “喂,爸,什么事?”

     “也就是说,要我在继承南宫家和现在的生活之间,做一个选择?”

     “我不会出国留学的,一留学就是四五年,我不要把我在这里的感情放在这里。我不愿冒这个险!”

     “就算你把我赶出家门,我还是不愿去。父亲,请相信我,我有能力将南宫家的产业发展壮大的,根本不需要什么留学。”

     “董事会说我没有业绩?不服?那是他们的事情,只要父亲你相信我,便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宁薇听完之后,便立刻躲开,防止被南宫飞看见。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南宫飞的父亲要他接管南宫家的产业,南宫履年青时笑傲商场,你争我多,想年老时图个清静。但是懂事会对这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并不看好,说是现在大学生到处都是,好高骛远又不思进取,根本不堪重任。

     又不知道是谁提议,说董事会需要个思想自由,眼界宽广的人来领导,南宫家的大公子南宫越在日本留学,可以继承大任。

     南宫履知道南宫越不是那块料,但是懂事会一起推荐让大公子继承而非南宫飞,所以南宫履才会想着,让南宫飞去美国留学,拿回硕士学位,这边面子上就比南宫越的好看的多,董事会也不会再说什么。

     南宫飞自然知道事情的轻重,受父亲的影响,他早已把南宫家的产业看的比自己的命都重要,但是他现在真的舍不得,舍不得宁薇。

     一时气话,他立马拒绝了父亲的要求,即使是父亲以不认这个儿子威胁,他还是说要留下来。

     宁薇并不知道事情有多么的严重,所以并没有多么在意,直到南宫飞的父亲来找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软磨硬泡,软硬兼施,才把宁薇说得犹豫了起来。

     宁薇想了一晚上,没有睡觉,最后决定放弃自己这谈了不过一年之久的恋爱,转而和司马明闪婚,反正自己也不反感司马明。

     南宫飞伤心至极,正好也有了赴美留学的理由。

     他这一走,便是三年,南宫飞轻松的拿到了硕士学位,也继承了南宫家的产业,但终究心里还是放不下宁薇。

     而宁薇也是如此,本来宁薇觉得不过是年轻时的一时冲动,没想到宁薇终究是放不下南宫飞,宁薇结婚后很是后悔,因为她发现她真的没办法再爱上其他人。她这样做,不过是同时伤了司马明和南宫飞,还有自己。

     好在司马明知道自己不爱他,放弃了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宁薇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司马明。

     到底司马明有多爱自己,宁薇真的不敢想象,因为她只要一想,就简直无地自容。

     自己骗了他的婚姻,他知道,但依旧是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而且,从来也都是尊重自己的感情,不要求她任何事情。而就在南宫飞回来的时候,他竟然为了成全自己,放弃了自己的婚姻。

     “明,对不起……”回来的路上,宁薇突然说道。

     “恩?怎么突然这么说?”回来的时候,是司马明开着车。

     宁薇低着头,说道:“我一直都……好像是在抛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