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恋爱中的人
    司马宇说道:“人生这样长有需要什么事都这样认真吗?”

     阮烟说道:“就是因为人生这样长才不能什么事都马马虎虎了事,尤其是爱情,我不想做心妍的替身,对不起这样的事情我帮不了你,陪你喝酒就可以,或者我永远都做你忠实的听众。”

     司马宇说道:“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没有一点的喜欢我吗?”

     阮烟说道:“我也很认真的回答你,我没有,而且我跟你认识也不是很久,根本就不会说到喜欢的话题上来,你今天晚上是怎么了,始终都是问我这样的情况?”事实上就算我是喜欢你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司马宇说道:“没有,我只不过是好奇而已,你竟然不喜欢我,以前我的女朋友,和我说了1个多小时我们就发展都上床的地步了,而且你,我真的以为你在装单纯呢?”

     阮烟用警惕的眼眼神看着他说道:“你不会在打什么外主意吧,我告诉你,你最好就不要乱来,要不然的话我一定会把你打得斯巴烂的。”

     司马宇说道:“放心吧,我是不会勉强要你和我上床的。”

     阮烟说道:“你还说。”

     司马宇说道:“好好,我不说了,告诉我你睡那件房间。”

     阮烟说道:“你要干什么?”

     司马宇说道:“很累了,我今天晚上就不想走了,我就在这里睡了,明天才叫我的工人把我的行李带过来。”

     阮烟说道:“慢着,我什么说你可以住在这里了。”

     司马宇说道:“对了,不是和你说的,是宁薇跟我说了我什么时候都可以搬进来住的,要是你有意见的话就去问她,别再烦我。”

     阮烟说道:“你这个无赖,竟然会用宁薇姐来压我。”

     司马宇说道:“这里有2000块,就不用找了,你把房子收拾好吧,我先睡了,明天我还要上班呢,晚安!”

     阮烟拿他没办法,于是就拨打了宁薇的电话,就问道:“宁薇你为什么给那个司马宇进来住啊,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的威胁的,我一个女孩子家你放一个男人进来住,要是我有什么事你过意的去吗?”

     宁薇说道:“大小姐现在都几点了,你还给我打电话就问这样的一个情况,是不是他搞你了。”

     阮烟说道:“不是的,目前还没有。”

     宁薇说道:“没有就行了,你还担心些什么?”

     阮烟说道:“我担心些什么,小姐,你有没有搞错啊,我是个女孩子,还是清清白白的女孩子,你这样做是有损我的清誉的,我不管了,你要帮我搞定。”

     宁薇说道:“烟烟你乖了,他家现在要搞装修所以他才来在这里暂住而已,你在忍忍就是了,毕竟这间房子是他弟弟的。”

     阮烟说道:“可是你都和他弟弟离婚了,这房子就是你的了。”

     宁薇说道:“说是这样说,可是这房子对他们来说是很有纪念价值的,不瞒你说了,我还打算就要把房子买给司马宇了,所以以后他就是你的房东了。”

     阮烟说道:“不会吧,这样大的事情你干嘛不和我说清楚啊。”

     宁薇说道:“你还意思说呢?这几天我都找你好几天了,你这人死去那了,电话也不回。”

     阮烟说道:“那么我的电话坏了,我也要出去办事,所以家里的电话我就没听到了。”

     宁薇说道:“没听到,可是我给你留言了,我还跟你说了,司马宇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好了,现在你就在这里对我兴师问罪,真是的。”

     阮烟说道:“什么嘛?那人家的稿子要赶着写嘛,一时就忘记了听留言。”

     宁薇说道:“好了,现在终于都真相大白了,我的委屈终于都可以洗干净了,不用给别人骂了。”

     阮烟说道:“宁薇姐,你别这样嘛?真的没别的方法吗,我真的要跟他住。”

     宁薇说道:“你怕什么?只不过是和他暂住而已,放心吧,我已经警告过他了,他是不会对你乱来的,我了解他的人,他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他不是一个流氓,事实上他是一个很好的男人,要是你们喜欢的话这个是一个机会。”

     阮烟说道:“免了,他这种人我才吃不起呢?”

     宁薇说道:“怎么了,我听你的语气像是酸溜溜似的,你是不是喜欢上了人家?”

     阮烟说道:“你在胡说什么废话,我有什么可能喜欢他。”

     宁薇说道:“你不老实,和你这样多年朋友了,对着我还不说实话是吧,你这样晚打电话来,搞得我现在睡不着了还这样大声的骂我,现在我就给你个赎罪的机会,快说。”

     阮烟说道:“有这样严重吗?你要我说什么啊?”

     宁薇说道:“还给我装呢?快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喜欢上他了。”

     阮烟说道:“唉……真是怕你了,你等等,我回房才跟你说好了。”阮烟看看周围,发现司马宇已经睡了,所以就很快的溜进房间里。

     宁薇说道:“怎么了,怕他听到吗?”

     阮烟说道:“你知道就好了,还说得这样知道。”

     宁薇说道:“就凭你这句话我敢打赌你一定是对他有意思是吧。”

     阮烟说道:“是啊,什么也瞒不过你,你厉害什么也被你说中了。”

     宁薇说道:“真的,你真的是喜欢上他了。”

     阮烟说道:“是啊,你也不用这样大声吧,让人知道了怎么办?”

     宁薇说道:“怕什么,这又不是见不了人的,他也不在我这里,要小声也是你小声,关我什么事?”

     阮烟说道:“好了,反正我现在说不过你,可是你不要说给任何人听,姐夫也行。”

     宁薇说道:“有这样严重吗?你们有不是见不到人的。”

     阮烟说道:“我不管,反正你就是不能说,要是你说的话我就和你绝交,再也不理你。”

     宁薇说道:“好好,我怕你了,我不说就是了,看你说得这样严重,听得我也害怕,那你现在可以告诉你什么时候在什么的情况下喜欢上他的吧。”

     阮烟说道:“事实上是来得很快,是在今天早上。”

     宁薇说道:“不会吧,你这样快就喜欢上人家了。”

     阮烟说道:“我怎么知道,我也不想的,可是这感觉要来的我也挡不住啊,要是可以的话我也希望那个人不是他。”

     宁薇说道:“为什么,他有什么不好吗?”

     阮烟说道:“不是他不好,就是因为他太痴心了。”

     宁薇说道:“不会吧,痴心也不好,那你想要花心的。”

     阮烟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是说他心理面只有他的前女友,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这种男人是很恐怖的你知道吗?你爱他,可是他却不爱,但也不拒绝你的爱,这样的男人是很伤人的,所以我现在是很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现在你还安排了他住在我这里,你这真的是在要了我的命你知道吗?”

     宁薇说道:“哦,怪不得你这样紧张了,原来你是怕自己情不自禁的爱上他。”

     阮烟说道:“你现在知道就好了,那你现在肯帮我的忙吧。”

     宁薇说道:“可是你这样会很为难我的,我已经答应了他了。”

     阮烟说道:“可是你可以找个借口拒绝他的,你这样聪明一定可以想到的是吗?”

     宁薇说道:“好姐妹,你这样会让我为难的,知道吗?不是我不想帮你,是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阮烟说道:“你是不是这样见死不救啊,你是不是要毁了我的下半子辈子幸福你才开心啊。”

     宁薇说道:“有你说得这样严重的吗?”

     阮烟说道:“为什么没有,我告诉你,要是我未来我要是失恋了,是不是你赔偿我呢?”

     宁薇说道:“有这样长远吗?或者他就是你的真命天子呢,他就是你今生的最爱,为什么你就不去试一下,为什么要拒绝呢?人总不能始终都是逆天而行的嘛!要是他真的是你的缘分的话就算我今天把你们给分开了,难保也有一天你们不会在一起的。”

     阮烟说道:“真的有这样的一天才算吧,要是我和他在一起的话一定会受很多的苦的,你没听见过一句话叫做江上易改本性难移吗?他是这样的人,就很难为了一个人而改变,我不想做一个他隐姓埋名的女人,我要做的是他惟一的女人,你知道吗?”

     宁薇说道:“这我知道的,谁不希望能有这样的男人呢,可是事实往往就是不能如愿的,很多人有必须要接受命运的。”

     阮烟说道:“可是我就是一个不相信命运的人,要是没有结果的话我宁愿就不要,一个女人最惨就是一颗真心错付了。”

     宁薇说道:“但这个是不是自己想多了,或者他根本就是和你一样的心思呢?”

     阮烟说道:“不会的了,他都已经说得很清楚的了,他心里面只有心妍一人,所以请不要对他轻易地动情,他自己喝了酒是这样说的,我没有说谎。”

     宁薇说道:“这该死的司马宇想干什么?难道他想一辈子都一个人吗?可是既然你是喜欢他的,为什么不和他说清楚?这已经不是面子不面子的情况,难道你想一辈子都带着这个遗憾吗?就算是没有结果也不要让自己后悔啊。”

     阮烟说道:“说是容易,要是我跟他说的,他一定是不会拒绝的,而且还是会答应,可是他的这不是爱你知道吗?”

     宁薇说道:“我知道你一向对爱情都是很认真的,可是你不去试一下,你怎么就知道这段就是你要追求的爱情呢?你就当是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被人一个机会,爱情它不能告诉你说,它就是你的真爱,可是你就怎么做,爱情是要尝试的你知道吗?任何事情都不能不劳而获的,包括爱情,你现在年轻难道你输不起吗?失恋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这总比在这里守株待兔的好,我是过来人,我知道你在害怕些什么,也知道你为什么不肯踏出第一步,可是这些都是没有人能帮到你的,只有你自己。”

     阮烟说道:“难道我真的要跟他坦白吗?”

     宁薇说道:“这当然了,看来你今天晚上都是睡不着的了,你还是一个人想想我说的话吧,你的面子重要,还是你的爱情重要。”

     阮烟说道:“啊!!你要睡了吗?你不陪我了?”

     宁薇说道:“小姐,我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你乖啊,我要睡了,你自己慢慢消化一下我今天晚上对你说的话,就这样了,拜拜。”说完就挂了电话。

     阮烟说道:“用得着这样吗?好歹我也是受感情困惑啊,救命是,究竟谁可以救救我。”

     醒来后的上官梦

     阮烟刚喊玩,便把手机扔到一边,呈“大”字趟在床上。

     “砰!”

     房门被一脚踹开,司马宇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表情慌张的问:“怎么了?”

     突然的声音吓得阮烟一咕噜从床上坐起来,看着一脸恍惚的司马宇先是迷茫了一下,之后反应过来,又丧气似的躺在床上,什么话也不说了。

     司马宇走到床边,把手贴在了阮烟的额头,试了试温度。

     “体温正常啊,到底怎么了?我好像听到你喊救命了。”司马宇说。

     “没事,没事,真的!你……你把我房门给踹坏了,要是你晚上图谋不轨,我怎么办?”

     司马宇莞尔一笑,说道:“看你还能扯皮,应该是没什么事。那我继续回去睡觉?”

     司马宇说完并没有走,而是看着阮烟。而阮烟也是睁着大眼睛看着阮烟,疑惑的问:“为什么,要用疑问的口气?”

     “你要是想让我睡着,我随时可以以身相许的。”司马宇一本正经的说。

     说实话,司马宇这小子长得确实祸国殃民,年龄不大已经是事业有成,而且还这么体贴,对任何一个女生来说,这样的男人可以算是完美了吧,要是真的可以在这里把他给睡了……

     “额,呸!”阮烟没有继续幻想,甚至是被自己突然的花痴给吓着了,怎么能有这种好色的想法!

     “滚!”阮烟抱起枕头,想司马宇丢去,司马宇躲开,哈哈大笑的跑开,离开时还不忘把坏了的门关上。

     一向乐观的烟烟,此刻也是矛盾、犹豫了。

     第二天,正午时分,宁薇便接到医院的通知,说是上官梦醒过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宁薇立马就收拾东西,打的去了医院。

     来到医院,只见病床上躺着一个虚弱不堪的女孩,脸色苍白,让人看了不免生怜悯之情。

     “吱——”病房的门被打开。

     上官梦知道有人来进来,立马侧过头去,用被褥擦了擦眼泪。

     “你醒啦。”阮烟走进来,一边说着,一边将刚买的百合花放在床头的花瓶里。阮烟并没有看到上官梦在哭泣。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百合?”上官梦虽然记恨着宁薇,但是此刻虚弱的她,情感脆弱的她,已经提不起精神去撒泼了。

     宁薇莞尔,说道:“我并不知道你喜欢,但是我和阮烟的喜欢,想着既然是来看望你的,自然要买点东西。我还买了水果,我给你削个苹果吧。”

     “哼,来看我?你会那么好心?恐怕是来问你妹妹的下落吧!如果现在我告诉你你妹妹的下落,你恐怕巴不得我死!”

     “对,我是来问我妹妹的下落的,但是我并不希望你死。相反,我希望你能幸福快乐的活着。”

     “口是心非!你会那么好心?”

     “不是我好心,而是你是我妹妹!”

     听到宁薇这么一说,上官梦又有些想哭,好在自己早已哭够了,能够很好的把握自己的眼泪,不然在这里被宁薇看到了,还不丢死人了。

     “你走吧,我不知道你妹妹在哪!”上官梦把头侧到一边。

     “你真的不知道?”宁薇并不相信上官梦的话,听之前她说的,是她妈妈把自己的妹妹带走的,上官梦既然知道有这事,肯定知道自己妹妹的下落,此刻不说恐怕是因为还恨着自己的父亲,为自己这么多年受的委屈不平。

     “不知道。”上官梦继续平静的说。

     “好吧,你既然不愿意说,我暂时就不问了吧。但是我想问问,这些年你和你妈妈是怎么过的?”

     “管你什么事!”上官梦几乎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喊出了这一句话。

     宁薇被这一吼下了一跳,但随即继续平静的回答:“当然管我的事,因为你是我妹妹!”

     “我才不是你妹妹!”刚说完这句,上官梦的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那个男人抛弃了我们母女,让我无依无靠,被同学欺负,看着我妈妈天天以泪洗面,而你们却幸福快乐的生活着,这不公平!这不公平!我才不是你妹妹!呜呜……”

     宁薇看到上官梦如此,眼泪也是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她是自己的妹妹,虽然她想害自己,但那能怪一个从小就被灌输了报仇心理的小女孩嘛!她依旧是自己的妹妹!

     想到这,宁薇细细的看着眼前这个哭的稀里哗啦的女孩,她和自己是如此的想想,大大的眼睛,嘴唇一样细软如沙,脸蛋有微微的泛红。

     宁薇抱住了躺在床上的上官梦,两个女孩就这样,哭着,抱着。等两个人都哭累了,便一起睡了去。

     上官梦一直再睡觉,也是被宁薇压着,睡得不舒服,所以比宁薇先醒来。她见宁薇依旧睡着,是如此的平静,脸上还有明显的泪痕,头发乱糟糟的,好不狼狈。

     看到这,上官梦竟仍不住笑了出来,这连她自己的难以相信。

     “我这是怎么了?这个人是我的仇人啊,是她和她的母亲害我一直孤单至今,她是我的敌人,我怎么……”上官梦心中犹豫着。

     想到这,上官梦的目光移向了削苹果的水果刀,是的,虽然她现在还很虚弱,但是拿着一把水果刀来结束眼前这个毫无防备的女孩性命,还是易如反掌的。

     上官梦稍稍移动了身子,轻易的将水果刀拿到手。

     刀子向宁薇快速的刺去,却是在快要成功的时候突然停下。

     “铿……”最终上官梦还是没有下得了手,刀子落到了地上,惊醒了睡着的宁薇。

     宁薇慢慢的抬起头,揉了揉哭肿了的眼睛,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望去,发现竟然是水果刀,宁薇立刻想到是上官梦想要杀自己,便惊讶的看向上官梦。

     只见上官梦再次痛苦,嘴里嘟嚷着:“妈,对不起,我下不了手……”

     上官梦哭了一阵,又继续说道:“我可以告诉你妹妹的消息,但是我告诉你之后,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宁薇问。

     上官梦吸了吸鼻子,继续说道:“告诉你你妹妹的下落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不准在出现在我的视线了,我看见了你和你妹妹就觉得可恶。能不能答应我这个条件?”

     本来宁薇会觉得上官梦会开出让她觉得痛心的条件,但是没想到她竟然会开出这种条件。这算什么条件!这不是让自己更加的轻松的事情吗,能算是条件吗!与其说这是条件,到不如说这是告诉自己妹妹下落的额外赠品。

     宁薇觉得可行,便点了点头。

     “我妈妈把你妹妹带走之后,只是把她关在房间了,并没有伤害她。当时我妈妈并没有看着她,只是吓了吓她就离开了。可能是你妹妹觉得我妈妈不像是好人,就自己翻窗户跑出去了。我妈妈并没有想要伤害她的意思,只是想借此要挟你父亲给自己一些补偿,她以为你妹妹是跑回家了,所以并没有去找她。所以,我真的不知道你妹妹的下落。”

     “那你怎么会有我妹妹的项链?”

     “这是我妈妈给我的,她说这本来就是应该给我的东西,只是你父亲给了你妹妹。你如果想要的话,我给你也行,我要这个东西,也只是徒增一些怨恨。”

     “不,你妈妈说的对,这是你的东西,你留着吧,算是你妈妈给你的纪念品。”宁薇想了想,又继续问:“也就是说,我现在没有任何希望找到我妹妹了吗?”

     “我妈妈让人绑走你妹妹的时候,好像在背上留下了一道‘v’字形伤痕。但是过了这么多年,可能伤疤已经不在了。我劝你还是不要去找你妹妹了,人海茫茫,几乎不可能找到。找说了,找到了又能怎样,她能给你带来什么?”

     “她是我妹妹,我一定要找到她,即使只有一点点希望。”

     “好了,我已经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了,请你立刻消失,别忘了之前答应我的条件。”

     “知道了,我会听你的,不再出现在你面前,也会让我男友撤销对你的诉讼。”说完,宁薇走出了病房。

     同居生活

     “你回来了啊?”

     阮烟刚打开门,就听见一个男子的声音。无疑,这个人就是司马宇。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阮烟一边换拖鞋,一边问。

     司马宇回答道:“不是我回来的早,是你回来的太晚了。吃晚饭了没有?”

     是的,这些日子还真是挺晚的。现在不仅要写剧本,还得给宁薇打理打理酒吧,调酒师上官梦又出了那些事情,真是麻烦事情一块来了。

     “没吃,怎么,想请我吃饭?”阮烟回答。

     “在下不才,年少时曾在我父亲手里学的一招半式,今天还请阮小姐品尝品尝,看看我荒废多年的厨艺如今是否还能入得了口。”司马宇微笑着回答。

     阮烟听了十分惊讶,心想你不会是特地等我回来尝尝你的手艺的吧!你一个公司的大老板,手下那么多员工你不管,敞个心思来等我回来品尝你的手艺,你安的什么心思!

     “你不会一直在等我吧?现在已经凌晨一点多了……”阮烟明知故问。

     司马宇没有回答,而是微笑着给阮烟拉开了凳子,又给阮烟递上碗筷,十分绅士。

     “你到底安的什么心?”阮烟说着,加了块青菜放嘴里,品尝了一下,连连点头。

     “恩,味道不错,看在你为我准备这么丰盛的晚餐的份上,说吧,有什么请求,我尽量满足你。”阮烟继续不停的往嘴里夹菜。

     “呵呵,哪里有什么事情。只不过是想尽一下地主之谊。”

     地主之谊?

     阮烟听了差点没噎着,确实,此刻她是租客,眼前的这位大爷才是房东。但是她自己是一直觉得自己才是房主,他不过是横空插进来的一个路人甲,没想到今天到是被他反客为主,把自己逼到了这个份上。

     不行,在这么下去,还不是要被他给强迫要了自己。不行,绝对不行!

     “我得做点事情,让他知道,我才是这个房子的主人!”阮烟想着,便放下筷子,对司马宇说道:“你觉得这个房子还需要些什么,我在金鼎百货大楼那边有朋友,可以给我优惠,我去买来填充一下。”

     “不用,那个金鼎就是我朋友的,你要是想要什么,直接跟我说一声,钱都不用。”司马宇笑着说。

     阮烟觉得不行,得换个办法:“其实我做菜做的比你好吃。”

     “真的?”

     “当然!就说这个西红柿炒鸡蛋嘛,你的西红柿不够新鲜,鸡蛋不是土鸡蛋,作料搭配也不完美。明天你要是有空,就去给我买四五个新鲜的鸡蛋,再买上几个土鸡蛋,要记着,一定是母鸡刚生下来的,晚上我回来早点,你等着,我做给你看看!”阮烟说的信誓旦旦,差点把自己都说信了,其实她根本就不会做菜。

     “母鸡刚生下来的?这东西我怎么去弄?”

     “我可不管,我就是想做菜,我就是想用新鲜鸡蛋做菜,怎么样?”。哈哈,难道了吧!看你还得瑟,表情那么欠揍!

     “好,行,我明天给你弄来,但说好了,你给我做饭!”

     “额……”此时阮烟已经无话可说了,反倒是一阵沉默。

     司马宇见阮烟表情不高兴,便问:“怎么了,刚刚还一副猫见老鼠的样子,怎么突然成老鼠见着猫了?”

     “你才老鼠见着猫呢!我只是不习惯你对我这么好!”

     “呵呵,习惯这种事情,只要经历的事情多了,也就是习惯了。你先适应适应,慢慢就习惯了。就像鲁迅说的,这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走成路了,这是一样的道理。”

     “你对我这么好,难道你是想追我?”

     “对。”司马宇好不避讳。

     “你不是说你放不下你以前的爱吗?为什么现在还想着追求别人?哼,男人的话都不能信,狗改不了吃屎!”阮烟故意把话说的难听,其实她也不知道此刻的言行为何会如此。她自己不是心里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叫司马宇的男人了嘛!为什么她还要言不由衷。

     司马宇也不生气,而是淡淡的解释说:“你别一棒子打死一堆行吗?我哪里说谎了!我已经想通了,我的确是放不下对她的爱,但是我也不能拒绝,此刻我对你的感觉。我爱她,但是她已经不在我身边,而且因为我害死了她父亲,我们也不可能在一起。我不能因为执着于一个虚幻的未来而抛弃了眼前的美好,这样不是耽误了自己,也耽误了别人了吗!”

     “谁……谁让你耽误了!”阮烟知道司马宇说的是自己,不禁有些羞红。

     司马宇握住了阮烟的手,阮烟的脸上更红了,却又不想挣脱,怕失去这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我知道你一直在寻找正真正的爱情,你也知道我能给你,但是你害怕,我能理解。但是请相信我,我会对你好,给你一辈子的幸福!做我女朋友了吧,烟烟。”

     “我……我……”阮烟此刻矛盾之极,脑子一片混乱,就像司马宇说的,既害怕这陌生的感觉,又对它充满希望。

     见到阮烟还是如此犹豫不决,司马宇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这个决定也顺利的让他成为阮烟的男朋友——他深深的吻住了阮烟。

     阮烟当时就懵了,未经恋爱过的她,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她使劲的推着司马宇,但一个小女人的力气怎么可能有男人的力气她,她只得屈服,并且享受……

     生活就是如此,既然反抗不了,就只得自欺欺人,乐在其中了。

     “什么?司马宇强吻了你?”小天地酒吧里,宁薇对着阮烟惊呼道,顿时几个客人像她们这边看过来。

     “嘘——,小声点!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这家伙怎么这样,我还以为他是正人君子,竟然干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我去找他算账!”宁薇说着就站了起来,还真的是打算去找司马宇算账,阮烟立刻拉住了她。

     “其实……其实也不算是强吻。”

     “哦,原来是你自愿的啊!嘻嘻,哈哈,太好了,我家的烟烟终于谈恋爱了!”

     “呵呵。”阮烟想到司马宇,想起初吻的感觉,也忍不住想要傻笑。

     宁薇看见阮烟的样子,不禁想要调戏她:“看看你现在的傻样,真是恋爱中的人啊!是不是他现在说什么你都听,他把你卖了你还帮他数钱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