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通话记录
    既然宁薇都这么说了,南宫飞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他现在一无所有,有的只是宁薇对她的感情。既然宁薇都已经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他已经豁出去了。

     干!

     南宫飞此刻斗志昂扬,宁薇似乎又看见那个孤傲一世,放荡不羁的南宫飞了。

     南宫飞先是让宁薇回去,然后便叫来了刘律师。

     刘律师被交代了一些事情,便急匆匆的走了。

     现在司马明刚夺得了南宫家的产业,似乎有些大意了。但也许,这只是司马明的欲擒故纵,如果一点后路都不留给南宫飞,这场游戏还有什么意思!

     几天后,法庭开席,将对南宫飞的案件进行审理。因为南宫家也是赫赫有名的家族,所以南宫飞的案件,自然很受关注,不少记者媒体都过来了。

     可以说,这场法庭的判决,是绝对公正公平公开的。

     人员到齐,法官便宣布开庭。

     刘律师首先发言:“法官大人,我觉得被告南宫飞,并非是其父母的杀人凶手,他是被嫁祸的。疑点有四:第一,南宫家的家庭关系一直和睦,南宫飞没有理由杀害其父母。第二,从南宫飞的父亲南宫履的伤口来看,是被刀子一刀刀刮死的,其刀法娴熟有序,南宫飞并未受到过如此训练,所以他是做不到这样的事情的。第三,南宫履的舌头曾咬断过,我想他是想自杀,但是却被药物制止了,我想一个儿子要杀他的父亲,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吧。第四,虽然凶器上有南宫飞的指纹,但是我想南宫飞先生还不至于蠢到在自己家里杀了父母,还留下指纹让人指证吧。”

     对方律师辩护:“作为警方的辩护律师,我自然为良心而辩护。对于刘律师的几个疑点,我个人可以解释。第一,凶手的心思你永远不会理解,南宫飞是没有理由杀害其父母,但那只是我们普通人的理由,南宫飞或许是心理变态,只是图一是乐趣,或者是一时冲动。这个大家如果看过电影《完美杀手》就能理解了。第二,南宫飞虽然没练过刀法,但是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只要想学一门技术,足不出户就可以学习。第三,这点和第一条是同样的道理。第四,最危险的做法往往是最安全的,或许被告就是想借此来为自己脱罪。现在,法官大人,请允许我问被告几个问题。”

     “问吧。”

     对面的律师走到南宫飞旁边,问道:“请问七月十二日,也就是你父母死去的那天晚上,你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情?可有人证物证?”

     七月十二日的夜晚,因为南宫飞已经调查到司马明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所以他便去找私家侦探,去跟踪司马明。这本是不该说的事情,但是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他只得如实相告。

     “我去了一家叫‘传世’的私人诊所,我找到了一个叫李阳的私人侦探。”

     “你找他做什么?”

     “帮我去跟踪一个人。”

     “跟踪谁?”

     “现任南宫家的董事长,司马明。”

     “你找人跟踪他做什么?”

     “前些日子附近学校发生的那起凶杀案,我怀疑是司马明的杰作,所以,我找人跟踪他,希望能找到一些证据。”

     “你可否知道,你这样做是违法的。”

     “知道。”

     “明明知道,还去做,这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当然,我们现在说的是另一起谋杀案,这事先放一放。法官大人,我请求召见那个私家侦探,看被告人所说的是否属实。”

     过了一会儿时间,那个私家侦探被带进的法庭,坐在证人席上。

     对面律师开始发问了:“你是私家侦探?”

     “是的。”

     “那请问,你在七月十二日的晚上十点至十一点,你在干什么?”

     “我在跟踪南宫家的二公子,南宫飞,就是被告席上坐的那位。”

     听那家伙这么一说,观众席上的宁薇,被告席上的南宫飞,律师席上的刘律师,都是惊讶的看向那个私家侦探。

     “也就是说,被告说让你去跟踪司马明是假,而事实是你跟踪被告,那么,你为何要跟中被告。”

     “是司马明让我跟踪被告的。事情恰恰相反,并不是南宫先生让我跟踪司马明,而是司马明让我跟踪南宫先生。”

     “你跟踪南宫先后,是否看见什么异常的东西。”

     “没有,在案发当天,我只跟踪到他回家,便没继续了。”

     “你的意思是说,在七月十二日的晚上,南宫飞回家了?”对方律师问道。

     “是的,但是之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很好,法官大人,我的问题问完了。”

     刘律师知道事情不妙,之前说好要作证人的,怎么突然反悔了。看来此人肯定是被收买了,但是公堂之上,没有证据不能瞎说。

     “法官大人,我也有几个问题问证人。”

     “请问。”

     “请问这位侦探先生,你说你跟踪被告,看见被告进入别墅的,那请问,南宫家的别墅是什么样子的?”

     “额……很大,有泳池……”

     “法官大人,证人明显是在说谎,含糊其辞,所以我认为,他的证词无效!”

     “我反对!”对面的律师喊道。

     “反对无效,证人的供词不能作为证词。”

     南宫飞朝着刘律师点头微笑,刘律师也是点头回应。

     但是如果没有了这个证人,那谁又能证明南宫飞那天晚上不在南宫家的别墅里呢!

     “被告人,如果你没有证据证明你有不在场证据,那么本法院将宣告你的罪行。”

     “等等,还有一个证据,只是这个证据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到这里来。”刘律师道。

     “这是法院,请不要说一些奇怪的话,如果有证据就拿出来,没有就是没有……”

     法官的话还没有说完,门被打开,一个高挑英俊的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的长相和南宫飞是如此的相近,但是却显得更加成熟稳重,目光也是更加的深邃。

     “证人来了!”刘律师激动异常。

     此刻,倒是一直没有变色的司马明有些惊讶了。眼前的这个人是谁?他不应该出现在这场司马明安排的剧本里面啊。

     “你是?”法官问。

     “我是南宫飞的哥哥,南宫羽。我可以证明我弟弟不在场。”南宫羽道。

     “有何证据?”

     “当时我弟弟和在外国的我视频聊天,他并没有回到家中。我这里有一份我们的聊天视频,上面记录了时间。”南宫羽说着,便将怀中的一盘光碟交给了法官。

     陪审团和法官观看的一下,确实是七月十二日晚上的视频记录。如此一来,南宫飞必然无罪释放。

     “也罢,至少让你挣扎几下,你越是强大,出乎我的意料,我就越是兴奋!”司马明心道。

     果然,法院判定南宫飞无罪释放,但是宁薇并没有去拥抱南宫飞,假装还生着他的气。

     司马明自以为对宁薇了如指掌,此刻却也没看出她的心思。可能是一时疏忽,太过在意南宫飞的表情和行动,所以才会疏忽宁薇吧。南宫飞在整个审判过程中,可是一眼都没看过宁薇,这让他相信,南宫飞真的不在意宁薇了。

     “哥,好久不见!”南宫飞一出法院,便和等在门外的哥哥相拥起来。

     “父亲和老妈都死了?”南宫羽问,倒是看不出有多么伤心。

     “谁干的?”南宫羽表情不变,却是可以从眼神里看出一股杀意。

     “我想,应该就是夺走南宫家族产业的人,司马明!”

     “司马明……,哼,我会让他还回来的!连本带利!”

     南宫飞的哥哥南宫羽在接到刘律师给他的电话后,便立刻飞回了国内。

     南宫羽从十八岁开始,便一直在美国,他读了硕士学位之后,便开始白手起家,拒绝父亲的一切帮助和保护。

     如今已经十几年过去,他从没回来过,这一次,若不是听弟弟说有危险,他还是不会回来的,即使是父母死去,他也不一定回来参加他们的葬礼。

     他回来,只是为了这个弟弟,一直深爱着的弟弟。

     南宫飞出看管所之后,便开始着手父亲母亲的葬礼。虽说现在南宫飞家的产业是由司马明接管,但是南宫飞自身,还是有不少存款的。况且他的哥哥现在回来了,父母的葬礼,自然要隆重一些。

     葬礼那天,很多认识的人都来参加葬礼,包括上官贺等一些老臣。

     南宫飞虽然顾及面子不和这些人计较,但是南宫羽就不同了,他可是听说了父亲在死之前见过这些人,而且也是他们为难了南宫飞。

     “上官叔叔,好久不见啊,你怎么也来参加我父亲的葬礼?”

     “我是你父亲多年的好友,现在他去世了,我自然礼应参加他的葬礼。”上官贺回答,但是有些底气不足。

     南宫羽大怒,完全不顾尊长的情面:“上官贺,你还敢自称是我父亲多年的好友!我父亲的死,我估计和你脱不了干系!”

     上官贺被突然这么一顿教唆,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经哑口无言。

     南宫羽继续说道:“哼,你不用解释什么,你对南宫家所做的一切,就是最好的解释。我南宫羽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反正这次和谋害南宫家的以及谋害我父亲的人,统统都不会有好下场!”

     南宫飞在一旁是听到哥哥和上官贺的对话的,只是不知道哥哥在美国这些年,到底在做些什么,这份狂傲自己也是不及。

     “哥,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树敌太多?”南宫飞问他哥哥。

     “哼,这种人,做不靠谱的盟友比做明里的敌人更具有威胁性,树敌太多?这样正好,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

     “哥,你在美国一直做什么生意?”南宫飞问。

     “毒品。”

     “……”南宫飞对于哥哥的坦白无话可说。

     随后南宫飞又和南宫羽谈了一些关于这些年公司的事情,以及最近所发生的一切,包括他和宁薇的感情和司马明的纠葛,一点不漏的告诉了南宫羽。

     “没想到,这个司马明倒是挺厉害的,完全把你玩弄于鼓掌之间。”

     “是啊,我知道缺少什么,所以才叫你来。你继承了父亲的性格,做什么事都是未达目的不择手段,而我做不到。而对付司马明,若是做不到这点,也只有被他玩弄于鼓掌了。”南宫飞说道。

     就在这时,一个带着墨镜的家伙走到了南宫羽的身边,然后在他耳边说了句悄悄话,之后便离开。

     “怎么了?”南宫飞问。

     “我派人去把司马明绑了,但是只是干掉了他的几个保镖,被他给逃走了。”

     看,这就是兄弟两人不同的做事方法,南宫飞怎么也不会想出这样简单粗暴的方法。而南宫羽就可以,而且雷厉风行。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南宫飞问道。

     “弟弟,你跟你哥哥这么谦虚干嘛,我还不知道你。”南宫羽笑着说道。

     南宫飞和南宫羽相视而笑,他们都知道此刻最该做什么。

     黄警官,他是白道权利的象征,要是能把他拉入自己的阵营,无疑是削弱了司马明的力量,也是大大的增加的己方的实力。

     “我去找市长谈谈,他和南宫家有些交情,他的一句话就能让黄世昌这个警长像狗一样听话。黄世昌那边就交给我,我想你现在应该还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总之,小心点,我可以对司马明做那样的事情,那么司马明肯定可以派人去绑你,我会派两个兄弟便衣跟着你。”

     “不,哥,你可能忽略了一点。你还是不了解司马明这个人,你派人去抓他,失败了,他立马就会做出反应。而根据司马明的思维,他肯定猜到我们回去找黄世昌。我想现在,你肯定已经被人盯上了。”南宫飞分析说。

     南宫羽不屑一顾,说道:“被人盯上了又怎样,他能找些什么人来威胁我?”

     “哥,别大意,你要知道,他现在是南宫家产业的董事长,手里的资金可不是一般的多。据我估计,他并不是想要得到南宫家的财产,而是有其他的目的。也就是说,南宫家的财产,他可以肆无忌惮的挥洒。如果他一个天文数字的价格买你的命,恐怕连你的手下也会动心。”

     南宫羽微微思考了下,点了点头回答说:“恩,你说的很对。那你有什么建议?”

     “根据之前所有的事情来看,司马明并不想杀我,而是想要玩我,夺走我的一切。这一点我可以利用,所以,由我去见市长,而你则是故意抛头露面,大张旗鼓的忙公司的事情,吸引司马明的注意力。”

     “好,就这么办!”南宫羽赞同。

     就在这时,南宫飞接到一个电话,是司马明的。

     “南宫飞,没想到你哥哥还是个狠角色,一回来就想要我的命啊!”电话那边司马明说道。

     南宫飞调笑:“只不过可惜,被你给跑了。”

     “哈哈,我没那么容易就死。你哥哥喜欢玩硬的,我就陪他玩硬的。他回来正好,对你们南宫家的复仇,本来只有你一个还觉得不过瘾,又来了个哥哥,省去了我找他的时间。”

     “复仇?我们南宫家和你们司马家到底有何仇恨?”南宫飞不解,一直都不知道司马明到底想干什么,这次似乎能问到结果。

     “五年前,你父亲设计害死我父亲,父债子还。”

     “你想要我们怎么还?你杀了那么多人,直接找人杀了我们兄弟两就是,也不在乎多这两个。”

     “哈,简单的杀掉你们多没意思。我品味没那么低!告诉你哥哥,我要跟他玩个游戏。”

     “什么游戏?”

     “他不是喜欢来硬的嘛,咱们就来场硬碰硬,约个地方,打一场。”

     南宫飞早就开了扩音,南宫羽一直能听到声音。

     “好!”南宫羽大声叫好,“说,什么地方,什么时间,带多少人!”

     “爽快!不同的人就得有不同的游戏方式!百洞山,时间就是立刻去,各自带四十人,武器随意,看你能弄到什么。如何?”

     “好!怕你是孙子!”

     司马明挂了电话,南宫羽立刻打电话,叫人准备。

     南宫飞有些担心,说道:“哥,司马明是故意激你呢,你这样去太危险了。说不定他早就在那埋伏好了,而且,他本人也不一定会在那里出现。”

     “我知道,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么大的阵势,他肯定花了不少心思。而且距离我找人抓他的时间不长,他没有时间做埋伏。至于他本人在不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能吸引他的注意力,你正好趁此机会去找市长。我会派个心腹和你一起,蝎子,跟着我弟弟,记住,不管用什么方式,要让市长把黄世昌拉我们这边。”

     南宫羽旁边的那个俄罗斯人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只是眼角的刀疤让人有些心惊胆战。

     十分钟后,南宫羽带着四十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他一直是做毒品和枪支贩卖的,武器对他来说,可以很轻松的弄来。而这带的四十人,都是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绝对不会为了钱而出卖他。

     在南宫羽出发后,那个代号叫蝎子的便和南宫飞从后门离开,避开司马明的耳目,去找市长谈话。

     市长的保镖将蝎子身上的刀子和枪没收,又搜了司马明一遍,才让他们去见市长。

     即使这样,市长还是很不放心,身边还有两个带着枪的保镖。

     “小飞,多年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啊?”市长一见面,便开始寒暄。

     “陆伯伯,我这次来,是有事相求的。”南宫飞开门见山。

     “说吧,什么事,要是陆伯伯能帮上的,肯定帮你。”

     “我父亲去世了。”

     “什么!怎么死的?”

     “您还不知道吗?”

     “不知道,我和南宫履很久没联系了,你这次突然造访,我也是惊讶不已。”

     “他是被人害死的,我知道是谁,但是没有证据。他现在拥有南宫家的产业,可以贿赂市内的任何一个警官。市局长黄世昌,应该就是受了他的贿赂,帮他办事。”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所以还请陆伯伯帮个忙,给黄警官个提醒,让他帮我们南宫家。我哥哥现在正在用黑道的手段和凶手较量,只要让黄警官向着我南宫家,我就能打赢这场仗。”

     市长吸了口烟,眼神变的锐利起来,继而慢吞吞的说道:“我和你父亲年轻时在一起相互扶持了不少,如今我也是快要下岗的人了,你们两家相互争斗,我在这横空插一脚,恐怕会有危险吧?”

     “陆伯伯,你是我父亲多年的好友,你不能见死不救吧?”

     “当然不会,只不过我需要一些保证。”

     “行!一千万,怎么样?就当是给您的养老费。”

     “不不不,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我帮南宫家还不是应该的!但是我不拿东西吧,也不合适,要不这样吧,我帮你这一把,你回头肯定能拿回南宫家的产业,到时你给我百分之二的股份,怎么样?”

     南宫飞心道:“真是狮子大开口,这个百分之二可是比一千万多的多了,你倒是想的挺好。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南宫飞笑道:“好,成交!”

     南宫羽到达了指定的地点的一个工厂里,和未知人士大干了一场,死伤几个弟兄,全歼对面。南宫羽数了数,四十个刚好,没有司马明的尸体,这样也在预料之内。

     “上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请立刻器械投降。”屋外想起了喇叭声,还有警铃声。

     “老大,现在怎么办?”一个手下问。

     “别慌,我们先看看外面有多少人,再做决定。”南宫羽说道。

     “再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如果还不开门投降的话,我们将强行突进去,到时格杀勿论!”这是黄警官的声音,这司马明果然是计中有计,还留了第二手。

     一个手下去门外看了看,只见门外警察把四周围得水泄不通,天空中的直升机呼呼作响。

     “老大,我们恐怕跑不掉了。”

     “怎么办?”已经有些人急了,虽说生死对他们来说已经看得轻了,但是这样毫无意义的被碾压,真是死得不值。

     “嘟嘟嘟……”南宫羽的手机响了,是南宫飞的电话。

     “哥,市长那边的事我已经办妥了。”南宫飞说道。

     “恩,很好。”

     “队长,我们该怎么办?”又有人问了。

     “别急,我们只要在这等着,他们马上就走了。”南宫羽说道。

     司马明站在黄世昌的旁边,微笑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虽然说高价请来的四十人被完爆出乎他的预料,但是他早就想好了第二手。竟然敢来找我麻烦,在我想杀你弟弟之前,先把你给玩死!

     “嘟嘟嘟……”这次是黄警官的电话。

     黄警官露出不赖烦的脸色,他只要抓住这次枪法的歹徒,就可以从司马明那里拿到不少的钱,所以他不想有人此刻来打搅他的雅兴。但是看到手机上显示的人名,黄警官立马就改了表情。

     “喂,陆市长,您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啊?”黄世昌恭维道。

     “南宫家的人跟我认识,是我的朋友,你别为难他们兄弟。我现在跟你说,你现在就是和他们一党的,你要讨好他们。要是他们在我面前说了一点你的坏话,你的警长位子就让给别人吧。”

     “额……这是为什么?怎么您突然……”

     “我已经说了,他们父亲是我兄弟!话就到这,你看着办!”陆市长说完话,便立马挂了电话,只剩下吃了黄连似的黄世昌。

     “告诉兄弟们,全员撤退。”黄警官对身边的一个手下说。

     “队长,怎么……”

     “别问为什么!到底你是老大还是我是老大!”

     “是,我这就通知去。”那个警员满脸郁闷的走开。

     旁边的司马明不明白了,有些急了。

     “黄警官,这是什么意思?这到嘴的鸭子,就这么让他飞了?”

     黄世昌也是老油条了,自然是知道市长的意思,既然和南宫家一伙,那意思就是说和司马明是敌人了。既然现在敌我分明,对他也没必要客气了,反正今天从他那儿肯定拿不到钱了。

     “我高兴,我就像想撤退,怎么了?这到嘴的鸭子,我就是不愿意吃,怎么了?”

     “你……”司马明哑口无言,看黄世昌的态度,也是知道了一些原因。肯定是刚才的那个电话,让黄世昌改变态度的。

     众多警察已经退去,他司马明也得趁此机会离开,要是被南宫羽看见了,自己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混蛋,黄世昌到底怎么了?是什么让他改变注意的,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没有他的支持,可就麻烦了!”司马明心道。

     南宫飞已经感觉到,自己已经开始有和司马明抗衡的资本了。

     几分钟后,南宫羽这边。

     “老大,他们果然离开了。”一个手下高兴的对南宫羽说。

     南宫羽笑道:“相信你们老大我,我什么时候坑过你们。这场仗打得不错,按人头算,一个人头一百万,另外受伤的补助相应的钱,死的那个弟兄,给他们家人汇五百万。”

     得到赏金,兄弟们都是非常高兴,都喊着去喝酒。

     “可以喝酒,但是只能有一半人,另一半还得保护我弟弟和我,这之后还可能有事情发生。我不能把你们这些精英都调开,必须有人清醒着!”

     “是队长,我们分批去喝酒!”

     “恩,就这样,我就不去了,你们分配二十个过去喝,剩下的跟我回去。”南宫飞带着一群人离开,分道扬镳。

     虽然司马明现在对南宫家是步步紧逼,但是他一直没耽误一件事情,陪宁薇。

     司马明只要一有时间,便找宁薇一起吃饭,看电影。司马明知道,自己是真心喜欢宁薇的,他一直享受折磨人的乐趣,但是他从来没想过要伤害宁薇。

     在宁薇打了南宫飞那一巴掌的时候,别提司马明有多么的开心了。似乎他又感觉到了希望,感觉到宁薇的心有可能会倒向他这里。甚至司马明想着,要是宁薇能爱上自己,什么复仇,什么杀人快感,都可以不要。

     但是,他一直努力着,却已经感觉不到宁薇对他有想法。

     该怎么做,才能彻底的抓住宁薇的心,是司马明一直思考的问题。

     在设计抓南宫羽的计划失败后,司马明便邀请宁薇出来吃晚饭,算是约会吧,至少司马明是这么认为的。

     “薇薇,你还爱着南宫飞吗?”司马明突然问道。

     宁薇顿了一下,没有回答,反而是问司马明:“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司马明回答:“没有,我感觉你最近好像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并没有享受和我在一起的乐趣,我哪里惹你讨厌了吗?”

     宁薇笑,微微的摇头:“不,不是你的问题。是我自己,暂时对你没什么感觉吧,我想渐渐就会有的。”

     宁薇是一个女流之辈,自知处事的经验和方式都不如南宫飞,她想帮南宫飞,但是无从下手。现在她能做的,便是尽量的拖住司马明的一些时间。

     “不,爱情这种事情,不能勉强,也没有培养一说。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宁薇,我知道我得不到你的心,但是我就是……就是舍不得放手,你明白吗,薇薇?”司马明道。

     “我明白你的心情,给我一段时间,让我忘了南宫飞以前对我的好,行吗?”

     “我不勉强你,你要是想见他的话,我随时都可以陪在你身边。”

     “给我一段时间就好,一些日子就好。”

     “恩。赶紧吃吧,吃完了咱们去看部电影,最近挺忙的,南宫家的产业还真是不好打理,我可不想让懂事会的人说些什么。”

     司马明已经请宁薇去董事会听过一次会议,司马明在会议上说明自己要禅让董事长的位置给南宫飞,但是遭到董事会的一致拒绝。

     在表面上,司马明体现给宁薇的,真是一个善良能干的好男人。若不是宁薇已经决定相信南宫飞,她肯定会相信这一点的。

     “看电影没啥意思,咱们去游乐园吧。”宁薇说道。

     “好,依你,咱们去游乐园。”

     司马明虽然和宁薇在一起是一个人,但是他身边都是有便衣保护着他的,甚至远处还有个职业杀手,拿着狙击枪注视着他身边的每一个敌人。

     在和宁薇看完电影后,司马明又是送宁薇回家了。

     夜,已经降临。

     漆黑的夜晚,是该做点事情来打破这样的宁静,否则就太无趣了。

     司马明从今晚和宁薇的相处中,突然感觉一件不对劲的事情。他突然意识到,或许宁薇已经知道他私底下做的那些事情,但是,她并没有揭穿,而是正好利用了这点。

     司马明开始分析了:

     设想,如果宁薇知道了自己干的那些事情,那么她会怎么做?

     揭穿自己,然后回到南宫飞的身边?这样做自己肯定得不偿失,自己肯定不会改过,而且会利用宁薇去威胁南宫飞,这样南宫飞就更加束手无策了。

     所以,她最好的做法就是假装不知道自己的事情,然后再跟我接触,一方面会分开我的心思,一方面也可以从我这里打探到不少情报。

     想到这里,虽然说这些分析很对,也符合进来宁薇那言不由衷,事事做作的眼神。但是,司马明还是有点不相信他的宁薇会这么做。

     所以,他找人去调查了一下宁薇最近的通话记录,果然,他收到了令他痛心的消息。宁薇几乎每天都与南宫飞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