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爱上了他
    “所以那时候我就发誓,未来长大了不管有多艰辛我也要回我所失去的东西,我要让他试着没有了最亲的人,后来我找机会认识了心妍,很快我们的爱情就到了要谈婚论嫁的时候,她爸爸也很相信我,本来为了报仇的人是不应该动真感情的,可是我最终都对心妍动了真情,我曾经有想过让所有的事情都过去,不再想报仇的事情,可以这样平平静静的和心妍简容易单的生活,可是事情最终都被心妍的爸爸知道了,他不会放过我,还想找人杀我幸好那时候我被警察给救了,要不然的话死的人是我。”

     “后来心妍的爸爸被警方的人捉了,而我也将他当年害我爸爸的证据交给了警方,他坐牢了,可是第三天他就因为自杀而死了,心妍对于他爸爸对我家所做的伤害无法原谅自己,也无法原谅是我亲手将她爸爸送进牢狱里,逼死了他,一下子让她失去两个最重要的人,让她从幸福的小女人变成了现在这样,所以她选择了离开,我曾经问她会不会回来,她说不知道,可是如果她回来了和我也是没有结果的,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从什么时候结束的,所有很多人都以为她是因为变了心才离开我的,今天是我最不开心的一天,因为她昨天在坐飞机去美国的时候遇到了飞机爆炸,她死了,带着她这样多年的遗憾死了,而且还是客死异乡。”

     “昨天晚上我问自己,我是不是做错了,因为报仇害了一个自己最爱的女人,为了报仇我出卖了自己的感情,是我害死她的,这样多年来等她回来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可是以后她都不会回来了,忽然没有了这一种习惯,让我以后的日子怎么过,阮烟说得我对,我是一直都在逃避现实,逃避自己的感情,要是我不去逃避,愿意承认自己的感情心妍她今天就不会死了,为什么我没有努力的去补偿过,为什么,竟让它成为了一种永远的遗憾。”

     阮烟终于都知道为什么他今天表情是这样不好了,原来是因为他的最爱的人死了,我还这样凶的骂他,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真是离谱。可是这也不能怪我的,谁叫他什么也不说吗?不对啊,如果换了你发生了这种事情,会到处跟人家说嘛?他不肯和别人说都是情有可原的,难怪他这个人会这样,原来小时候是发生这样多的事情,她就不知道了,钱真的这样重要吗?为什么为了钱可以毁了别人本来就很幸福的家庭,这样的钱赚回来了用了也不会放心的,这不就因果循环,拿了别的东西迟早都是要还的,而且还是要付出更多的价格,包括自己的最亲的人,仇恨可真是害人不浅,他的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评论,可是我很清楚的是,他利用了心妍的感情就是他的不对,欠他的人是她的父亲,而不是她,现在他们两父女都死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心中的仇恨消了没有,有没有开心些,仇恨会让人失去理智,也会失去自己,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可是我希望这些事情不再发生在他的身上,希望他能够快的振作起来。

     于是她便给司马宇留言说道:“你好,我是幸运小公主,我知道你今天发生了一件不开心的事情,可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就不要再难过了,生活还是要继续的,不要因为这样就对自己自暴自弃。”

     司马宇回应了她说道:“我知道你早上看我的东西。”

     阮烟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司马宇说道:“没关系,是我自己打开了电脑没关,为什么要走,不是说要签约的吗?”

     阮烟说道:“我已经把和合同给签了,是你的秘书给我的。”

     司马宇说道:“我说你为什么不等我回来,你不想知道我现在怎么样了吗?”

     阮烟说道:“我知道你的表情不好,所以就不想打扰你了,你一定想一个人静一下。”

     司马宇说道:“你不是经常说自己是对爱情很了解的吗?你开解我一下。”

     阮烟说道:“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司马宇说道:“出来陪我喝杯东西把。”

     阮烟说道:“都这样晚了去那?”

     司马宇说道:“我想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说说话。”

     阮烟说道:“哦,我倒是知道有一个地方适合你。”

     司马宇问道:“是哪里?”

     阮烟说道:“你来接我吧,我带路就是了,我怕你像上次一样要我打的过来。”

     司马宇说道:“这样记仇,上次我是和你开玩笑的。”

     阮烟说道:“反正我不管,你来接我吧,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

     司马宇说道:“好,那我今天晚上就来负荆请罪了,我五分钟到。”

     阮烟说道:“这样快?”

     司马宇说道:“五分钟还快,你要搞什么?”

     阮烟说道:“我还洗澡呢?”

     司马宇说道:“算了吧,回来了才洗澡吧,你这样紧张做什么,难道你想……”

     阮烟说道:“想你个头,你在打什么歪主意?”

     司马宇说道:“没有啊,我只不过是问问而已,你也不用这样紧张的。”

     阮烟说道:“不跟你说了,来了就给我打电话。”

     司马宇说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不用这样麻烦的。”

     阮烟说道:“什么方法?”

     司马宇说道:“就是在你家吧。

     阮烟说道:“不可以。”

     司马宇说道:“为什么不可以?”

     阮烟说道:“因为你实在是太危险了。”

     司马宇说道:“不要这样看我吧,我不会因为借自己失恋而对你做什么的。”

     阮烟说道:“反正就不可以,让别人知道我三更半夜把一个男人带来了,以后我还用结婚的。”

     司马宇说道:“到时候你要是没有人要的话,最多我就吃亏些,把你给取了。”

     阮烟说道:“你要取我也不会嫁你呢!”

     司马宇说道:“为什么,我很差吗?”

     阮烟说道:“你不是差,算了,以后才跟你说吧,不跟你说了,你到了就打电话吧。”

     司马宇说道:“为什么连你也这样对我呢?”

     阮烟说道:“这不管我的事啊,我也没有义务的,我也是帮你的。”

     司马宇说道:“好,我就看你等一下要带我去哪里?”

     阮烟说道:“你放心,我能带你去的,一定是个好地方,不会让你失望的。”

     司马宇说道:“好,我姑且就相信你一次。”

     阮烟说道:“什么叫姑且信我一次,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司马宇说道:“哈哈,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好了,你快一点准备吧,我很快就会到的了。”

     阮烟说道:“好的。”

     阮烟说道:“还好,刚才差点就心软了,也不知为什么自己这样紧张做什么?跟他只不过是朋友而且,为什么自己这样在意呢?应该不会有事的,我对所有的朋友都是一样的了,难道我对他们都有非分之想?不想了,还是快一点看看今天晚上穿什么好,不隆重,也不平凡的,可是很难。”

     最后她挑了黑色的连衣裙,上身着一件蓝色的外套,紫罗兰的高跟鞋,梳了一个好看的头饰。

     很快司马宇便到了了他以往熟悉的房子,他开了门进去,这时候阮烟还没有出来,司马宇说道:“还没好,换件衣服而已需要这样久吗?女人真是麻烦,这里一直都没有变,还是和以前的一样,弟弟的风格可真是一生都不变的,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国外过得好吗?”

     这时候阮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杀出来了,她便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司马宇说道:“废话,当然是走进来的了,难道是飞进来的吗?”

     阮烟说道:“我是说是谁给你进来的?”

     司马宇说道:“阮小姐,你问的真可爱,这里是我弟弟以前住的地方,当然是我也有钥匙了。”

     阮烟说道:“不会吧,你还有这里的钥匙。”

     司马宇说道:“当然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阮烟说道:“那我以后一个人住岂不是很危险,不可以,请将你的钥匙叫出来,已保我的人身安全。”

     司马宇说道:“你有没有搞错啊,这房子是我的,你要我把房子的钥匙交出来,这合理吗?”

     阮烟说道:“哦,是吗?可是宁薇姐跟你弟弟离婚的时候,你弟弟已经把这件房子给了她,现在应该说是这房子是宁薇姐的,她有权把房子任何人,包括我,所以我是这里的唯一租客,你要把钥匙还给我。”

     司马宇说道:“说得对她有权利租给任何一个人,你行,我也行。”

     阮烟说道:“你什么?”

     司马宇说道:“你耳朵失聪了,我是说,我已经向宁薇说明了以后我就住在这里,我已经给了一年的租金了,难道你想叫她毁约不成?”

     阮烟说道:“为什么呢?你为什么一定要和我争呢,你一个人住一间大房子不好吗?一个人多自在啊,两个人住总会有矛盾发生的,而且我们又不熟,要是这样住在一起的话很容易会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的,我就没有什么所谓是吧,你就不同了,你是堂堂的大总裁,要是被别人说了对你的影响就不好了。”

     司马宇说道:“放心吧,我对这样一向都是不在意的,而且你也说得对,一个人住的确不好,有时候一个人呆在一间这样大的房子里很是无聊的,想找一个人聊天也不可以,现在就好了,起码无聊的时候我可以找你聊天啊。”

     阮烟说道:“司马先生你这个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你这样多朋友竟然么有人和你聊天?”

     司马宇说道:“是啊,你说得没错。,我是有很多的朋友,可是他们都是酒肉的朋友,是不能说心事的,他们的目的就是钱,他们不是朋友,只不过是互相赚钱的搭档而已。”

     阮烟说道:“为什么你们男人要这样复杂,朋友就是朋友,还分什么酒肉朋友,真是难搞。”

     司马宇说道:“所以说我很羡慕你们女人,始终都是这样容易的满足,不对啊,现在很多女人都不必男人差,思想还很厉害,还是你单纯。”

     阮烟不满意的说道:“别人说要是被一个人赞单纯,说明她是白痴。”

     司马宇说道:“说得有理,我也有同感,哈哈。”

     阮烟说道:“司马先生你今天晚上来是找我吵架的,还是要喝酒的?”

     司马宇说道:“当然是喝酒了。”

     阮烟说道:“那还不走。”

     司马宇问道:“走去哪?”

     阮烟说道:“当然是喝酒了。”

     司马宇说道:“不用走了,就在这里吧,这很方便。”

     阮烟说道:“这里不可以,坐在你这样一个危险的人物在我岂不是很危险?”

     司马宇说道:“你?算了吧,我对你没兴趣。”

     阮烟说道:“你什么意思?我真的有这样差吗?”

     司马宇说道:“不是你差,是你不适合我,你也不是能玩得起的女人,我知道你对爱情是很认真的,可是很对不起,我不是一个认真的人,所以我是不会碰你的,我才不想自找麻烦呢?”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不知道是有心暗示些什么还是无心的,可是听者就有意,不知道为什么阮烟心里就有一丝的不快,也对别人都已经说得这样清楚了,她不是他要找的人,还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阮烟说道:“既然你能把话说得这样清楚就好了,希望你能守答应,不要借酒行凶。”

     司马宇说道:“拜托这样的事哪有借酒行凶的,要真是这样的话只不过是骗人的,要是真的醉的话还怎能做事情。”

     阮烟说道:“变态。”

     司马宇说道:“这个是你自己先说的,怎么现在就赖在我的头上来了?”

     阮烟说道:“你的样子像,对了,这里没有酒,我去买吧。”

     司马宇说道:“不用这样麻烦了,我已经把酒带来了。”

     阮烟问道:“是什么酒来的?”

     司马宇说道:“全是红酒。”

     阮烟说道:“你不会吧,就全都是红酒。”

     司马宇说道:“有什么情况,我一向都是喝这种红酒的。”

     阮烟说道:“调酒哪能是一种酒啊,你要我调什么出来。”

     司马宇说道:“不会吧,你竟然会调酒?”

     阮烟说道:“很奇怪吗?我是在酒吧做的,会调酒不像吗?”

     司马宇说道:“不是,我只不过是想说一般在酒吧做的女孩子都是很开放的,你就有点不像了。”

     阮烟说道:“这就是你们男人色咯,谁说在酒吧里做的女孩子都是可以随便和男人睡的。”

     司马宇说道:“那就是你的样子咯。”

     阮烟说道:“你……不跟你说了,像你这样的男人只会用下半身想的,跟你说也是白说的,怎么办现在,就一种酒很难调的。”

     司马宇说道:“不用这样麻烦了,就这样喝酒行了。”

     阮烟说道:“不可以。”

     司马宇说道:“又怎么了?”

     阮烟说道:“这样喝酒那好的,而且又容易醉的。”

     司马宇说道:“能醉酒好,我就是喜欢喝醉酒的感觉,什么都不用想的。”

     阮烟说道:“你以为我是关心你吗?我是在保护自己,男人喝醉酒是很危险的,以前在酒吧做的时候就见多了,幸好那时候有很多男同事帮我的忙,现在就只有我一个,万一有什么事怎么办?”

     司马宇说道:“我说你这个人烦不烦,我刚刚不是和你分析得很清楚了吗?”

     阮烟说道:“你说得是很清楚,可是我还是不放心。”

     司马宇说道:“唉……怕你了,那我去买好了,你需要什么酒?”

     阮烟说道:“你也不知道要什么酒,还是我来吧。”

     司马宇说道:“这样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出去会很危险的。”

     阮烟说道:“想不到你也挺好男人绅士的。”

     司马宇说道:“我不想等下要救你。”

     阮烟说道:“放心吧,我这里有酒的,而已还是我的珍藏来的,今天晚上就看在你的份上,我就割爱拿出来了,别人可没有这样的福分。”

     司马宇说道:“是吗?那么说我是很有影响力了。”

     阮烟说道:“我是看在你失恋的份伤才这样费劳你的。”

     司马宇说道:“是吗?事实上我这样不算是失恋吧,只不过是有一个朋友去世了。”

     阮烟说道:“好了,过去的就别想了,我看你的样子一定是平时睡得很小,我给你调一杯酒可以让你可以睡好一点的。”

     司马宇说道:“你不如给我一杯可以把所以的烦恼都忘记的酒好了。”

     阮烟说道:“要是我真的能调出这样的酒我真的就成了大师了。”

     司马宇说道:“我还以为你什么酒都会调呢?”

     阮烟说道:“喝酒醉高的境界是要品尝酒的真意,而不是一味的喝,要是盲目的喝酒是借酒烧愁。”

     司马宇说道:“借酒烧愁有什么不好,最起码喝得痛快。”

     阮烟说道:“但酒也是伤身的东西,还是小喝为妙。”

     司马宇说道:“奇怪了,要是真的这样,那你们这些开酒吧的岂不是要关门了。”

     阮烟说道:“我们这里开酒吧既要客人喝得开心也要为他们的身体着想,而不是一味的顾着赚钱。”

     司马宇说道:“哪有你这样愚蠢的商家,有钱不赚在这里说什么歪理。”

     阮烟说道:“我这不是歪理,而是事实,就算让你赚多小钱都好,可是你赚的钱要是不干不净的我宁愿什么都不要,我可不想是踩着别的尸体赚来的钱。”

     司马宇说道:“有你说得这样恐怖吗?”

     阮烟说道:“这只不过是我个人的看法而已,你也可以不信的,也可以不必理会的。”

     司马宇说道:“连你这个小女人都知道所谓良知了,我这个大男人要是不听你的话就太不像话了,好了,说了这样久你的酒调好了没有。”

     阮烟说道:“好了,见你这样乖就为你调这个酒了。”

     司马宇看看阮烟递给他的就说道:“粉红色的?这酒叫什么名堂?”

     阮烟说道:“这杯酒叫做夏日一点红。”

     司马宇说道:“什么名字这样怪?”

     阮烟说道:“你先喝吧,话这样多,要是不好喝的话我这杯就不收你的钱。”

     司马宇说道:“等等,要收钱的,你开始的时候没有说。”

     阮烟说道:“这当然是要收钱的了,你只不过是说叫我陪你出来和酒而已,并没有话这酒是我请你的,你不是这样都要和我计较吧,你一个大男人的。”

     司马宇说道:“行,我不跟你说了,我喝就是了,这样你也能做生意,真是有你的。”

     阮烟说道:“那我是个生意人嘛!那有生意不做的,这样会很对不起别人的,而且你还是在我的家里喝酒啊,很安静的,也很有家的味道,说起来你是赚了。”

     司马宇说道:“嗯,这酒果然很好,为什么喝起来会有两种口味的,好像上面的一层是冰凉的,里面是热的。”

     阮烟说道:“这不是叫做好像,这根本就是,没介绍错吧,满不满意,要是满意的话就给钱。”

     司马宇说道:“还可以,再来一杯吧。”

     阮烟说道:“酒珍贵的是在于不能重复飞喝,要是客人喝惯了就没有惊喜了。”

     司马宇说道:“不会吧,竟然有这样的规矩,我是来消费的,竟这样对我。”

     阮烟说道:“我不是故意要这样的对你的,而是在酒吧里的人都是这样的规矩。”

     司马宇说道:“那我能不能例外呢,好歹我也是你的朋友。”

     阮烟说道:“就是因为你是我的朋友才不能徇私,要一视同仁。”

     司马宇说道:“这个是什么鬼道理。”

     阮烟说道:“这个是我在酒吧里定下的规矩。”

     司马宇说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可以不用这样做,而且这里也不是酒吧,这里是家。”

     阮烟说道:“对不起,司马先生,我是一个人认真的人,我认为了不能改就是不能改的。”

     司马志峰说道:“你真是死脑子。”

     阮烟说道:“别说这样多了,还是请你快一点给钱吧。”

     司马宇说道:“好了,算我怕了你了,这里有1000块钱,你就再给我调几杯不一样的酒吧。”

     阮烟说道:“好的,你是客人,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反正你能给得了钱。”

     司马宇问道:“这杯又是什么?”

     阮烟说道:“这杯酒叫做有话之言。”

     司马宇说道:“什么和什么,都说不通的。”

     阮烟说道:“这就不用你管了,你只要喝了就知道了。”

     司马宇说道:“好,我就喝,我倒是看看着杯酒这个是不是真的这样厉害,是不是什么也能让我说出来。”

     阮烟说道:“我没有说让你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这杯酒的本意就是让你可以把你内心的痛不要再控制着,发泄出来会开心很多的,我看得出来你今天晚上不是没有事,相反你是很痛苦,今天晚上就让我成为你最忠实的听众吧,有什么不开心的就和我说说,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要是我有一天把你的事情说出去了就是小狗,这你就应该相信我了吧。”

     司马宇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晚上不开心?”

     阮烟说道:“你忘了吗?我是幸运小公主。”

     司马宇说道:“哦,对,你不说我还差点给忘了。是,我今天晚上是很不开心,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就是心理不爽,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可以忘记心妍的死讯。”

     阮烟摇摇头说道:“对不起,我没有这个本事,可是我知道逃避不是办法的,你应该接受事实。”

     司马宇说道:“接受,如何接受,你告诉我如何接受,现在我最爱的人死了,你知道吗?是我这一生的

     爱,有时候我会问自己是不是当年我不去报仇的话这一切都不会发生,心妍今天更不会死,现在他们家破人亡,我应该是很高兴的,可是我不知怎么的我后悔了,我想时间可以倒流,让一切都不变,我还是当年的我,我从来都没有认识过心妍,回到我从来都不知道是谁害死我父母的人,可是老天为什么就让我知道这一切,为什么?”

     阮烟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对这件事该说些什么好,可是我记得你说过,那时候你想过放弃报仇的,跟心妍好好的生活,是他父亲不肯放过你,所以你才报警的。”

     司马宇说道:“是啊,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让心妍这样难受,她想恨我却没有办法恨我,想原谅我却找不到借口,所以她才选择了离开,她选择离开我,选择离开这里发生的一切,可是她就是因为要选择要避开我而发生了意外。要是当年我和她的父亲都可以一人退一步的话事情就不会弄成这样,我也不会永远的事情心妍,人真的死了就不能复生的,我很爱她,你不知道我有多爱她,这样多年我还是在等她,甚至将宁薇当成了她。”

     阮烟问道:“你说什么?你说,你曾经喜欢过宁薇姐?”

     司马宇说道:“以前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现在我才清楚原来我一直都是把她当成了心妍,因为她的眼睛很像心妍,所有不知不觉就把她当成了心妍。”

     阮烟说道:“可是,可是她是你弟弟的老婆,以前。”

     司马宇说道:“我知道,所以我什么也没对她说,只不过是在一旁保护她而已。”

     阮烟说道:“原来是这样,幸好,宁薇姐不喜欢你,要不然的话就惨了。”

     司马宇说道:“是啊,最好就不要喜欢上我,我这个人只会会一个女人上心,那就是心妍,就是我对她们做了些误会的事情,那都是我的错,但请你们不要当成了那是爱。”

     阮烟说道:“你在说什么呢?什么是你们,你是不是把自己当成情圣了,你以为可以把所有女人的心都向着你吗?”

     司马宇说道:“我没有这样说过,你这样大火做什么,难道你对我动情了?”

     阮烟说道:“你神经病,我看你是喝酒喝多了,对你好一些你就胡思乱想。”

     司马志峰忽然把脸靠近她问道:“到底是我胡思乱想还你在胡思幻想?你敢说我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阮烟说道:“司马宇你这混蛋,你还算人吗?刚刚还跟我说你对你的前女友有多爱,现在你看你都在做了什么,你在调戏别的女人,这就是你对她的爱吗?要是她知道了也不稀罕你的这种爱情。”

     司马宇说道:“不是你说要我能忘记就忘记的吗?你说不要我逃避的,我现在就接受了心妍的死了,你不开心吗?”

     阮烟说道:“司马宇我知道你很痛苦,可是你也不用这种方式来发泄你自己,因为你的这种方式伤害了别人又伤害你自己,我请你尊重一下你爱的人,你自己的感情。”

     司马宇说道:“你们这些女人真是麻烦的动物,难道我躺开心把自己的心事都和你说了,你又说我对爱情不认真,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阮烟说道:“算了,我看你还是醉了,我再为你调一杯酒吧,让你好睡些。”

     司马宇说道:“我没有醉,我现在很清醒,你知道吗?我现在什么都有了,但就是没有一个真心对我的女人,她们到的身边来都是为了我的钱,要是我没有钱,回到20岁的时候,她们连看都不会看我一眼,我发誓说过只要我有一天有钱了,我一定让这些见钱开眼的女儿像奴隶的跟着我,为我做任何事。”

     阮烟说道:“难怪你身边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了,原来你有这样的思想,谁还会愿意和你做朋友?”

     司马宇说道:“朋友?哈哈,在我的生命里朋友是拿来出卖的,你知道吗,我一生中只有一个好兄弟,可是他就是因为钱出卖了我,还差点就害我丧命了,这样的朋友我不稀罕。”

     阮烟说道:“你这个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司马宇问道:“阮烟我可以问你一个情况吗?”

     阮烟说道:“有什么情况你就问吧。”

     司马宇问道:“要是有一天我没有钱了,你还会像这样和我说话吗?就像这样免费的给我调酒喝,就好像这样陪我说心事,安慰我。”

     阮烟说道:“哇,司马先生,这不像你的为人啊,你不是说你不会相信这所谓的朋友的吗?你说过你只会相信你自己的。”

     司马宇说道:“这只不过是我的气话而已,事实上我比任何人都珍惜这珍贵的友谊,可是老天爷就是不愿意给我。”

     阮烟说道:“事实上你一个人只不过是外面坚强而已,耐心事实上很柔软的,你被谁都要脆弱,所以你就表现出你这个人什么都不在乎,才令人认为你这个人什么都不怕。”

     司马宇说道:“你真的是我的一个知己,是红颜知己。”

     阮烟说道:“红颜呢我还认的,可是知己我就没有福分了。”

     司马宇说道:“为什么?我真的这样差吗?都不能打动你。”

     阮烟说道:“你和我不一样。”

     司马宇说道:“有什么不一样的,我们也是人,也需要感情,反正你也没有谈过恋爱,不如我就来当你的男朋友好了,免费的,让你感受一下淡恋爱的感觉。”

     阮烟说道:“我就算随便找一个人也不会找你。”

     司马宇说道:“为什么?我真的有这样差吗?”

     阮烟说道:“不是你差的情况,事实上你挺好的,可是我对爱情是很认真的,我要是不爱,要是爱了就不能脱的,而你是对爱情绝望的人了,你的心已经装有一个人了,我要的爱情就是我要当他心里面的唯一,不是最重要的女人,也不是他最疼的女人,而你心里已经有了心妍,已经是放不下任何人了。”但事实上阮烟还有一句话没有告诉他,就是她已经有些喜欢上他了,要是他再当她的男朋友,她一定会克制不住的喜欢上他,她是一个对爱情很认真的人,她是玩不起的,也输不起,既然开始知道是不会有结果的就不要开始,她不想由最纯洁的爱情开始未来会变成一段遗憾的感情,她不要,要是这样的话她宁愿不要。事实上司马宇说对了,她真的是怕爱上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