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你一点都不了解我
    “这地方环境不错,而且宁静祥和,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阮烟靠在司马宇的肩上,问他。

     司马宇目光飘远,过了段时间才回答:“在我还是十一二岁的时候,我父亲经常带着我和我弟弟来这个山上玩,那时我们的家就在这座山的山脚下。物是人非,现在山脚下的那些房子,早就被拆了盖别墅,而这座荒山,也不再有人来了。”

     “司马这个姓氏很少啊。”阮烟转移话题。

     “恩,是啊,我们家族是日益衰落,我听说我我的爷爷还在还当过将军呢,只是到我们这一辈,也就靠非正当的手段骗得了一点成就。”

     “我知道你的愧疚,但你那时也是一时年轻气盛,不能全怪你了,最起码你现在后悔了,也给心妍一些弥补,以后就别再把这事情归罪在自己身上了,太累了这样。”

     “恩,知道了。快看,日出!”

     阮烟顺着司马宇手指的地方看去,果然一轮红日渐渐的出现在东方的天边,美轮美奂,让人移不开目光。

     “真美!”阮烟情不自禁的赞叹道。

     “是啊,要是能一直这样,该多好。”司马宇说道。

     是的,要是情人能一直在一起向拥,那是多美好的事情,但是现实偏偏不如人意,骚人雅兴。

     “如果忽冷忽热的温柔……”司马宇的手机响了起来。

     司马宇掏出手机,立马拒绝来电,之后继续抱着阮烟。

     但是来电者不厌其烦,又再次打电话来。

     “谁啊,这么早就打电话?”司马宇抱怨了一下,然后看了看手机,是李心妍的电话。

     司马宇犹豫的一下,还是接了电话。

     “喂,心妍,怎么了?”司马宇问道,现在不过是早上六点左右,心妍怎么会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但出乎意料的是,电话那边竟然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喂,你好,你是李心妍小姐的朋友吗?”

     “是的,怎么了?”

     那边的人回答:“李心妍小姐在家里浴室里自杀了,请你联系她的父母亲人,来替他收尸。”

     “嘟嘟嘟……”电话被挂断了。

     司马宇如雷轰顶,顿时慌了神,面无血色。

     阮烟并没有听到电话那边的人说什么,突然看见司马宇脸色苍白,有些害怕,问道:“小宇,怎么了?心妍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

     司马宇呆呆的转向阮烟,虚弱的说道:“心妍……死了……”

     心妍被杀

     “怎么……怎么会自杀呢?”阮烟听到这个消息,也是震惊不已。

     司马宇没有回答,思索了片刻,然后突然站起身来,说道:“不行,我要亲自去确认一下。”

     阮烟也站起来,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两人迅速下了山,直接坐飞机去了李心妍那里。等他们到达时,警方已经收拾了现场,李心妍的尸体也被警方带走。

     “不行,这里发生了命案,你们不能进去。”警察拦住了阮烟和司马宇。

     “我是死者李心妍的前丈夫,我要进去看看我的前妻。”司马宇紧张的説。

     “抱歉,死者的尸体已经被送走,你们去太平间去看看吧。”那个警察说道。

     司马宇闻言,立刻转身,去确定李心妍的尸体。

     等一个警察把他带到了太平间,司马宇也有些胆怯了,竟然很是害怕的问阮烟:“烟烟,你说这块白布下面,真的是心妍,我该怎么办?”

     阮烟不知如何去接话,只得一边握紧司马宇的手,一边什么话也不说,权当是给他勇气。

     司马宇小心翼翼的揭着白布,甚至不敢用真言看下面,而是用眼角票着。阮烟看到他的手不停的在颤抖,可见一向冷静的司马宇,是如何的重视心妍。

     真相终究要出现,这一块冷冷的白布终究要被翻开……

     是的,白布下面却是他的前期,她的挚爱,李心妍,冰冷的躺在那里。

     终于,司马宇忍不住眼泪,痛苦的流了下来。

     阮烟抱着他,司马宇越哭越是大声,完全没了平日里男人的那股冷静和决断,如一个迷路的小孩,只知道在原地站着,哭着,无措着。

     哭了良久,司马宇才擦干了眼泪,继而问阮烟:“烟烟,她是不是因为我绝对了她,所以才选择自杀的?”

     “不,肯定不会的!”阮烟果断的说。

     司马宇有些惊讶,问道:“你为什么什么肯定?”

     “就你所说的那个李心妍不是那种人,还有,我女人的直觉告诉我,她也不会因为你不要她,而自杀。”

     “对,我也是觉得心妍不是那样的人!”

     司马宇此刻也恢复了冷静,又重新翻开了那层白布,观察李心妍身上的致命伤。

     “死者身上有二十多处刀伤,而且刀刀都不致命,她是流血而死。很明显,她是故意自残而死的!”站在一旁的侦探说道。

     司马宇一把揪住了那侦探的领口,吼道:“你凭什么说她是自残,为什么就不可能是有人害她!”

     那年轻的侦探也不紧张,冷静的回答:“更具有四点,第一,经过专家鉴定,她身上的刀口试用右手划出来的;第二,房间的门是反锁,凶手要进来,除非要爬这二十多层的楼房;第三,她在浴室里已经而且刀柄上也只有她的指纹。第四,她在浴缸里死的,身上没有任何衣物,凶手不可能正在在她洗澡的时候来行凶吧?”

     “右手?”司马宇有些怀疑了。

     “对,根据伤口的深浅,可以判断刀子是怎么划出来的。她身上的伤口,全是右手可以够到的地方,只有这样,才能划得出来。”司马宇用自己的右手比划着。

     “不可能!心妍是左手撇子,她如果要自残的话,怎么会用右手?”司马宇说道。

     “什么,左手撇子?”

     “对!你想象一下,如果是你想不开,要是自残的话,你会用你一贯用的手,还特别换只手。”

     侦探陷入了沉思,确实如司马宇所说,一个左手撇子是不可能用右手自杀的。

     如果死者是左手撇子,那就表示肯定凶手另有其人,而这个凶手肯定是一个思维严密的人,但是百密一疏,谁会知道死者是左手撇子。

     “死者生前有得罪什么人吗?”侦探问。

     “应该不会有,心妍是个温柔善良的人,只有别人会伤害她,没有她伤害别人。”

     侦探又继续问:“那她肯定会树什么情敌吗?”

     司马宇继续回答:“这个也不可能,这个我可以向你保证。”

     “那这就奇怪了,我已经调查过了,她不过是一家小公司的职员,生活一向平淡无奇,会有什么人想来杀她呢!”

     “侦探先生,能带我去现场看看嘛?”司马宇问道。

     “这个当然可以,但是先通知她的父母亲人吧。她的手机里没有父母的号码,最近联系的也就只有你了,所以我打电话给你了。”邢侦探愿意带司马宇去现场,也是看出了司马宇心思慎密,有带他去一看的价值。

     “不用了,她父母早就去世了。”

     “是孤儿啊,真是个可怜的女孩。年轻美貌,却是被这般凶残的杀害。没有父母也好,要是父母在世,听到自己女儿去世的消息,恐怕得伤心死。”

     来到了李心妍的房间,侦探支走了在现场看护的两个警察,然后带司马宇去了浴室。

     浴室里没有其他迹象,只有一缸被然后的血水。从这现场看来,确实是一起毫无疑问的自杀案件。

     似乎是看透了司马宇的心思,邢侦探说道:“对一个左手撇子来说,越是像自杀的现场,越是可能是他杀。这点正好验证了凶手的谨慎!”

     司马宇在周围看着,又从窗外看了看,并没有绳索留下的痕迹之类的东西。

     “有没有什么线索?”邢侦探问你道。

     “没有,一点也不像是他杀。”司马宇也是毫无线索。

     “你们不觉得可疑吗?”阮烟突然说话了,这让邢侦探和司马宇都是有些惊讶。

     “这位是?”邢侦探一本正经的问司马宇。

     额,我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吗?好歹我长得也是如花似玉,英气逼人好吧。阮烟心道。

     “这是我未婚妻阮烟,我们不久就结婚了。”司马宇回答。

     “哦,那阮小姐说的是什么可疑啊?”这邢侦探好像不太看得起女人的思维,言语里有些轻蔑。

     “站在女人的角度来说,自残是不可能的,因为女人多半怕疼,即使是想死,也会选择好点的,比如说割脉,吃安眠药。其次,如果是他杀的话,凶手做了这么多,肯定是想摆脱自己的嫌疑。”

     “废话!”邢侦探心里说道,但是嘴上肯定不会说,眼前这个刚死了前妻,现在自己再挑逗他未婚妻,说不定自己就是下个死者。

     几人又相互讨论了些时间,都是没有一点进展。邢侦探说他还得回去吃晚饭,便剩下司马宇和阮烟两个人在房间了。

     “我们……今晚这里住下?”阮烟试探性的问正在思索的司马宇,说实在的,阮烟有些害怕,毕竟这个房间里刚死了人。

     司马宇惊醒过来,回答道:“啊?你说什么?”

     “我问你我们晚上是不是就在这里住下了?现在已经十点多了。”阮烟再次重复。

     “吱——”房门再次被打开。

     “什么声音?”阮烟突然搂住司马宇,问道。

     “好像是脚步声,我们去客厅看看。”

     “恩。”

     两人刚走进客厅,便见沙发上坐着一个熟人,另外他的身后是两个保镖似的中年男人。

     这便是不久前才出现的司马明,司马宇的弟弟。

     “幺,老哥,没想到你在这里啊。”司马明看见司马宇,故作惊讶。

     司马宇看见司马明在这里出现,就知道事情有蹊跷了,一边给阮烟递眼神,让她往门外跑,一边转移司马明的注意力。

     司马宇说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你不是说去美国吗?”司马宇说道。

     但是没想到的是司马明一眼就看穿了司马宇的计量。司马明说道:“我说老哥啊,我们兄弟两都相处多久了,怎么还给我耍心眼啊,你的那些小计谋在我眼里,不过是小丑般的戏耍。即使你能从我这两个打手手里逃走,或者是想以我作为筹码,那都是不明智的行为。在这的两个警察已经被打晕了,楼下还有一车人在等着你们,你该怎么办?老哥?”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谨慎?”司马宇想到谨慎这个,又把司马宇突然出现在这里联系到了一起,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一样,突然问司马明:“难道,是你杀了心妍?”

     “额,如果我说是,你要怎么做?”司马明回答。

     “你这个混蛋!”司马宇立马向坐在沙发上的司马明奔去,拳头直指司马明的喉咙。

     但是就在快要攻击到的时候,司马宇的胸口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硬是把司马宇踹回了原地,阮烟连忙上去扶司马宇,可司马宇已经站不起来了,脸憋得通红,嘴角流着口水。

     “心妍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她,而且……还用那么残忍痛苦的方式?”

     司马明翘起了二郎腿,回答道:“问的好,我为什么要杀一个跟我毫不相干的人呢?因为……我喜欢!哈哈哈……”

     “疯子!”阮烟吼道。

     “没错,我早就疯了,就是从她父亲害我失去父母,失去哥哥关心的时候,我就疯了。哦,对了,顺便告诉你们,她的父母,也是我下毒毒死的,并不是什么气死的。在我哥哥用骗取她父亲公司的时候,我用另外一种方式进行了复仇。哈哈哈,你不知道,当时我看见她父母死掉时的表情,我是多么的高兴,多么的兴奋,就像昨天晚上,我慢慢的将这个女孩折磨致死时的感觉。哈哈,那些笨蛋警察,根本拿我没办法,甚至他们判定为自杀,你说,多么可笑!”

     “混蛋……我要……杀了你!”尽管司马宇已经是吐字不清,但是还硬是说出了这几个字。

     “我愚蠢的哥哥啊,你说你夺走了公司就好了嘛,干嘛又把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换给我们仇人的女儿呢!我真是看不过去,所以,你看,我就把她给杀了。”

     “你就是因为这个杀了一个人?一个青春年少的女孩?”阮烟不敢置信的问。

     司马明回答的理所当然:“是啊,就是如此。当然,我自然还有些其他目的。在你的公司动手,终究有些不方便,把他们两个绑了,带回废工厂,把他两和之前抓的那些人关一起。”

     两个打手闻言,立刻执行命令,轻松的将两人带走。一个已经没有反抗之力,一个是女人,哪里能有什么反抗。

     现在在司马明手下的,都是些亡命之徒,只要有钱,他们什么事都敢干。这也是司马明所以希望的,因为他一直乐此不疲的,都是以为违法犯罪的勾当,自然是需要这些不讲原则的人。

     司马宇和阮烟被关到一个破工厂的房间里面,里面阴暗潮湿,只有些许的光线。

     房间的门刚被打开,你们就有群年轻男女的叫声,似乎已经被关押了有些时日了。

     “你们是谁?”司马明问道,他现在已经从刚才喘不过气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现在只是胸口有点痛,并没有什么大碍。

     “你们是谁?为什么被关进来?”说话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她很警惕的没有回答司马宇的问题,而是反问司马宇。

     “我是‘环球’公司的总裁,这是我的未婚妻阮烟,我们被一个叫司马明的人抓来了。”司马宇回答。

     “司马宇……”,那个姑娘陷入了沉思,“你是司马明的哥哥,你是那个魔鬼的哥哥!你来干什么?是不是要来杀我们?”

     周围人听到那女孩的话,都是惊恐的往一边躲去。

     “你们用点脑子好不好,我要是和我弟弟一伙的,我怎么可能被他关进这里面,手上还绑着绳子。”司马宇说道。

     “你……真的不是和你弟弟一伙的?”女孩还是有些不相信。

     阮烟也在一旁说:“我们是被司马明抓进来的,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司马明为什么会抓你们。”

     “我叫上官微微,我是上官贺的女儿,估计他是想抓我去要挟我爸爸什么事情吧。这里大部分都是和南宫家股东有关的人。”

     “上官贺我认识,南宫家产业的股东之一,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会知道环球公司就知道我了。”司马宇说道。

     “我们在这里已经十多天了,只有吃饭时间会见到人,其它一直在这地方呆着,也没有人说要把我们怎么样。你们知道那些人把我们抓进来有什么目的吗?”

     “如我估计不错的话,我弟弟是要对付南宫家,想要夺取南宫家的产业吧。”司马宇说道。阮烟在一边急了,说道:“要是南宫家的产业被司马明霸占了,那南宫飞岂不是要流落街头,那我薇薇姐岂不是要跟着他一起受苦!小宇,你快想点办法帮帮南宫飞啊。”

     司马宇苦笑,说道:“烟烟,我们现在都自身难保了,你还想着你的宁薇,你们两之间的友谊,还真是让人感动。我们在这被关着,能有什么办法,除非能出去。”

     如果能有什么出去的办法,这些被关在这里十几天都人,应该早就尝试了。所以司马宇说了这话,也只会让在场的人更加是的失望而已。

     两天过后,宁薇打电话给南宫飞。

     “小飞,阮烟不见了,我打她电话关机,去她住的地方找她,也没见她人。我又打了司马宇的电话,竟然也关机了,他们公司的人说司马宇已经两天没去公司了。小飞,怎么办?你快帮我想想办法。”

     此刻南宫飞正为公司的事忙的焦头烂额,哪里有时间和精力去管阮烟的事。但是他听到司马宇也失踪了,更是觉得有一股不详的感觉涌来。

     南宫飞安慰宁薇说道:“薇薇,不要急,你现在就去报警,配合警方去找司马宇和阮烟,我感觉他们的失踪跟我南宫家有一定的联系,我会调查清楚的,现在我还没法抽空去你那边。”

     “好吧,我自己去报警。”宁薇有些失望,她没想到最后司马宇还是只管着公司,不管自己。

     宁薇还有去警局报了警,警方问了她一些事情,便让她回去等消息。

     宁薇哪能闲的住光坐在家里等消息啊,阮烟是她数十年的闺蜜,现在阮烟不见了,她都快急出白发了,哪里还会等。

     宁薇又相继去了几个阮烟可能会去的地方,都没有阮烟的消息,宁薇更加的着急了。

     但是着急也没用,现在自己父母已经不在,南宫飞又为了公司的事情管不了她,上官梦和张超出去玩了,可以说她现在连找个可以安慰自己的人都没有。

     宁薇找累了,就坐在路边,抱着膝盖,呜呜的哭了起来。

     “薇薇,怎么了?是不是南宫飞欺负你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入薇薇的耳朵里。

     听声音有些熟悉,宁薇很是疑惑,抬起头,便看见南宫明站在她面前,递给她一张纸巾。

     宁薇接过纸巾,很是疑惑,便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去了美国吗?”

     虽然宁薇知道司马明并没有走,但她是在不知道该不该揭穿。她现在对司马明还抱着一线希望,希望是自己听错了,希望阮烟给她的消息是假的,司马明还是她认识的司马明。

     “我刚回国,在美国呆了一个月,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实在是适应不了那边的环境,还有……我又想你了,所以……我回来了。”司马明一脸真诚的说道。

     司马明回国

     “你这一个月都在美国?”宁薇继续问道。

     “对啊,怎么了?”

     宁薇本来是不相信司马明的,但此刻见司马明的眼神如此坚定诚恳,语气如真挚,宁薇又开始半信半疑了。

     “可是前些日子,我在南宫飞的办公室的门外,听到你们谈话了啊,还有司马宇也说你去了他公司一次。”宁薇鼓起勇气,将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

     司马明听了有些意外,去司马宇那里被她知道了也罢,怎么连自己和南宫飞的对话,她都听了去,真是失算,如今最好的办法,也就是死不认账了。

     司马明在脑子里飞速的想过了事情的利弊,转而换做了委屈的表情说:“你搞错了吧,这一个月我一直在美国,我一下飞机就过来找你,你看,我机票还在身上呢。”

     司马明从包里找了一张飞机票,上面显示的是从美国加利福利亚那边回这里的旅程。

     “你真的一直在美国?”宁薇再次试探性的在司马明脸上找到些许线索,但这不过是班门弄斧。

     司马明对付像宁薇这样单纯的姑娘,简直太简单了,他稍稍露出一些不耐烦的表情,然后又从包里掏出了数码相机,都是自己在加利福利亚的一些照片。

     “现在你相信了吧?我想你肯定是听错了,而我哥哥肯定有什么愿意,故意逗你玩呢!”

     “好吧,看来真的是我听错了。哦,对了,你怎么把你的公司给卖了,你不在这里做生意也不至于卖公司啊。”

     司马明继续解释:“本来是准备在美国那边发展的,我看中了一个项目,但需要资金,所以变卖了公司换了些钱。没想到我还是决心不够,只是过了一个月,便又回来啦。”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宁薇问。

     “不知道,先在我弟弟公司上班吧,保证能自给自足,然后再想其他办法吧。对了,刚才你为什么哭啊?是不是南宫飞欺负你了,我去帮你揍他!”司马明义愤填膺的说。

     “不是,不是他欺负我,是阮烟不见了,已经两天了,都没有她的消息。你快帮我找找吧,我快要担心死了。”说到这,宁薇又忍不住要哭。

     司马明把宁薇搂在怀里,安慰道:“别哭了,说不定他们只是想捉弄你一下。你放心,你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能帮你把他们找出来。”

     “真的?”

     “我保证,三天之类,必定会有他们的消息。你们不是住一起吗,你去她的房间看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字条之类的。”司马明说道。

     “你哥哥没有告诉你吗?现在你哥哥和阮烟是住一起的,他们恋爱了。”宁薇说道。

     司马明装作不知情,说道:“这个混蛋,竟然新谈了个女朋友竟然不告诉我这个弟弟,实在太过分了。我告诉你,我这个哥哥可是已经五年没碰过女人了,没想到这世间还有其他女人能让他动气,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我去她那里看了,我没有门钥匙,但是我敲门了,根本没人在里面。电话也打了,都是关机。”

     “那阮烟平时去的地方,你去看了吗?”司马明问。

     “都看了,没有,哪里都没有!”

     “酒吧呢,你去小天地酒吧了吗?”司马明问。

     “去了,但是电话都打不通,她怎么可能在那呆了两天呢!”

     司马明笑道:“什么事都有可能,我们去看看吧。就算是死马当活马医,说不定还真有奇迹!”

     宁薇也没有办法了,只得听司马明的话去做。

     来到了酒吧,宁薇便到处在人群里寻找阮烟的踪迹,虽然阮烟不可能往人堆里钻,但是就像司马明说的,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宁薇不放弃这一丝希望,坐着自己能做的一切,哪怕是一点点。

     “经理,只是阮小姐的手机,她前两天和司马先生出去旅游了,让我跟您说一声,手机也让您保管。”酒吧的一个服务员说道。

     宁薇听到阮烟的消息,顿时激动起来,她拉住那个服务员问道:“那烟烟呢,现在烟烟在哪?”

     “这个……我不知道,阮小姐说是出去玩,让您不用担心。”

     “那你为什么之前不告诉,到现在才说?”

     “对不起经理,之前你来酒吧一次,我本想传话给你的,但是您急匆匆的就走了,我追也没追上。这两天您都没来酒吧,所以……”

     “我就说嘛,那么大的人,总不会走丢了吧。果然,她不过是和我哥哥出去旅游去了,你杞人忧天了。”

     “不对啊,那司马宇怎么也联系不到了?”

     “这还不好解释,我哥哥肯定是和阮烟出去蜜月了,不想有人打搅,所以便关机了。没想到我弟弟对阮烟这么好,连公司的事情也不管了。”

     “唉,看来真的是我多心了。”

     “就是,和平年代,能有什么事!”

     “你说的有理,但是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到底哪里不对啊……”宁薇就是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别再多虑了,你这样阮烟在外面也玩不开心啊。还没吃晚饭吧,我请你吃饭,我知道一家西餐厅不错,我最近才知道的。正好我也给你说说我在美国的一些有趣的经历。”

     阮烟的问题解决了,宁薇的心情也好起来,便回答司马明道:“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我今天已经一天没吃了,你这一说,我肚子真是饿的慌。好吧,就给你一个请我的机会。”

     “我车子卖了,就不能载你了。”司马明歉意的说道。

     “没事,我们打的去,我请。”

     “哈哈,好,我怎么感觉像是回到了大学里了啊。”

     “恩,我也有这种感觉。明天我们会学校看看怎么样?”宁薇提议道。

     “好啊!”司马明兴奋的说道,“我早就想回去看看了,不知道原来的学校改变了多少,还记得学校门前的包子铺吗?唉,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真是有些怀念那小笼包的味道。”

     “恩,我也是,再也没吃过比那更香的小笼包了,明天早上我载你去。”

     “好,我明早七点在你楼下等你。”

     “额,我已经和南宫飞同居了,明天还是在酒吧来汇合吧。”

     “行,明天七点我在酒吧等你。”

     “恩,就这么说定了。”

     “好。”宁薇一扫之前的阴霾,开始有些期待明天的到来。

     第二天,宁薇早早的化好妆,选了件漂亮的裙子,打扮打扮便开车去了小天地酒吧,出乎意料的是,司马明已经早早的在那里等待着了。

     司马明今天穿的是一身休闲装,身上喷着淡淡的古龙香水,头发也跟昨天的不一样,看来他也是花了些功夫。

     “上车吧,今天你年轻了十岁了啊,胡子刮的这么干净,就像是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哦。”宁薇调笑着。

     司马明也是笑笑说道:“宁小姐,您这是夸奖我还是嘲讽我啊。这衣服是你送我的,你还记得了吗?”

     “恩?我送的?什么时候?”宁薇还真是想不起来了。

     “呵呵,大学的时候,我刚赢了足球赛的最佳射手,你送了我这一件衣服。你不知道,当时我的高兴程度,比什么赢了比赛,还要高兴百倍。”

     宁薇十分惊讶,没想到司马明会这么珍重自己送给他的东西,而且看着衣服的色料都没有陈旧的迹象,司马明肯定保管的非常好,宁薇有些感动,但是她现在已经和南宫飞是男女朋友了,理论上是不该听他说这些,也不该感动的。

     “你也太夸张了吧,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记得还这么清楚!”宁薇说道。

     司马明笑笑,说道:“对我来说,珍贵的东西,永远也不会忘记。即使是我落魄街头,即使是我一无所有,我还能已经用这些曾经的东西来填充自己的精神世界。”

     “说的真深,你什么时候这么文艺了?”

     “唉,跟我生活了这么多年,你一点都不了解我啊,呵呵,我本来就是文艺不失豪爽,聪明不失奋斗,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的天才。”司马明开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