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共度难关
    “你们抓捕我的当事人,说他杀死了自己的父母,有什么证据?”刘律师问道。

     “南宫履是昨天夜里死的,据他的保镖说,只有南宫飞进了他父母的屋子,总不可能是他们夫妻相互自杀吧,这是其一。其二,杀他父母的刀子上只有他的指纹。人证物证都有了,我们自然可以抓人!”

     原来如此,本来南宫飞还想自己父母有上官贺的手下们保护,哪有那么轻松地就被干掉。现在听黄警官的话,应该是那些看守人员背叛了。

     “刘律师,不用再多费唇舌了,你没有办法的。只怪自己不像父亲那样狠毒,被司马明钻了空子!也害了我的父母!”南宫飞失声痛哭。

     “南宫少爷,别放弃,想想你还有珍惜的东西,你不能就这样放弃了啊!要是你父亲看到你现在就放弃,他肯定会怪自己生了个不争气的儿子!”刘律师劝说道。

     南宫飞擦了擦眼泪,确实如刘律师所说,自己还不能放弃,自己还有一张牌没打出,最后的杀手锏了!

     “我能打个电话吗?”南宫飞问。

     “不行,你南宫飞可是大人物,要是你打电话让黑帮的人来救你,我们可是要恶战一场!”看护人员说。

     “我当事人现在还只是犯罪嫌疑人,并不是犯人,他有权利打电话。如果你不让,那就等着接受法院的邀请书吧!”刘律师道。

     那个看守人员也只是一时气猛,见南宫飞现在落魄,想感受一下骑在这些大人物身上的感觉,其实也不过是个怯弱的小人物,被刘律师这么一下,也就立马怂了。

     刘律师见看守人员不再说什么,便将自己的手机交给了南宫飞。

     南宫飞熟练的将宁薇的号码拨了出去。

     “嘟……嘟……嘟……”

     “嘟……嘟……嘟……”

     电话没有人接,南宫飞颓废的将电话挂了,陷入的沉默。

     而此刻,宁薇在干吗?

     宁薇大醉了一场之后,心情稍微能平静点了。宁薇再次都到了阮烟的坟墓前,诉说着一些心事。

     现在她已经可以平静的面对阮烟的死亡,不再像之前那样一绝不正了。她没有带手机,所以,并没有听到南宫飞电话。

     等她回到了家中,看到未接电话的时候,显示的是一个陌生人的电话,宁薇也没在意,便没有回复,倒在床上便谁去。

     第二天,宁薇一早便接到司马明的电话。

     “薇薇,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虽然你刚从烟烟的离开中恢复,但是这个消息肯定瞒不住你,我必须要告诉你,你准备好了。”司马明说道。

     宁薇被司马明这一席话说得有些发抖,到底什么事情这么让司马明犹豫,搞的她都不想听了。但是司马明肯定不会没事开这种玩笑,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宁薇问道:“说吧,到底什么事情?现在天塌下来,我也不过实在谷底,压不夸我的。”

     “司马明杀害了他的父母,现在被关进了监狱里,正等待着法庭的审判。”司马明说道。

     “南宫飞杀害了自己的父母,怎么可能!”宁薇肯定不会相信这样的事实。在宁薇的印象里,虽然南宫飞之间相处的并不是很融洽,但是还不至于让他怨恨成这样。他的母亲也是跟南宫飞很亲密,经常闹小矛盾。这都是亲密的体现啊。

     “我也不相信南宫飞是那样的人,但是警察那边证据十足,说是南宫飞干的。现在警察问南宫飞昨天案发的时候在哪里或者在干吗,他也回答的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司马明说。

     宁薇绝对不相信南宫飞会杀人,更何况是自己的父母!如果不是他杀的,那会是谁?宁薇现在应该担心的不是南宫飞是否杀人了,而是他现在的精神状态。突然离开的父母,肯定对他的打击很大,应该现在去安慰安慰他才是。

     “我去找他!”宁薇说道。

     “我和你一起吧,他现在精神不问题,我怕他会对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不会的,他能对我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我还是不放心,我们一起去吧。有些事情,我还是必须亲自解释才行!”

     “好吧,你在哪,我带你过去。”宁薇说道。

     “我在酒吧,你来吧。”

     宁薇去酒吧将司马明带走,去了警局。

     到了警局之后,只见南宫飞睡在了桌子上,显得落魄至极。

     “小飞,我来了。”宁薇小声说道。

     南宫飞听见声音,醒来,用手捏了捏眼角,然后看向宁薇。

     “薇薇,你终于来了,我昨天打电话为什么不接?”南宫飞是用刘律师的电话打的,宁薇并不知道。

     宁薇刚想这么说,司马明的身影出现在南宫飞的视线里。

     “混蛋,你来干什么?”南宫飞对司马明说道。

     “我和宁薇一起来看看你,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司马明体贴的问道。

     “哼!感觉怎么样?你想试试?假仁假义,虚与委蛇,整天生活在面罩下的你不难受吗?你这样生活的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夺走了我南宫家的产业,然后来看我落魄的样子?”南宫飞说道,一个本来高贵如王子般的人物,也终究会说出这样落魄的话,真是让人心酸。

     “你夺走了南宫家的产业?”宁薇不可置信的看着司马明。

     司马明解释:“我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我才来和你一起解释。”

     司马明看向南宫飞,说道:“南宫飞,你误会我了,我并不是想夺你南宫家的财产,反而恰恰相反,我是想保护你南宫家。我哥哥去世,我继承了他的公司,这让我在你们公司的股份占有一席之地。你想,现在你被陷害了,公司总有人要做董事长吧,现在公司的那些人,能有谁是你相信的尼?相反,我拿到了你们南宫家产业,等到你出来了,我会立刻还给你的!”

     “司马明,我不懂,你这样装是什么意思,到底想干什么?”南宫飞问。

     司马明举手发誓,说道:“我现在用我对薇薇的爱发誓,用我死去的父母的灵魂发誓,用我司马明的性命发誓,如果南宫飞在出狱之后,我定归还他南宫家的所有产业!”

     司马明满是认真的表情已经让宁薇相信了他的好意,却是南宫飞毛骨悚然,原来,他的目的就是让我一无所有,连最后一点爱情都要剥夺……

     他竟然还想着要夺走薇薇……

     “薇薇,相信我,他不是好人,你离他远点!”南宫飞突然紧张的抓住了宁薇的胳膊,表情慌张。

     “南宫飞,你是不是疯了,我都已经发誓里,你为什么还不相信我!”司马明吼道。

     “滚开!你这个混蛋!”南宫飞起身,立马向司马明的脸上打去。

     这一拳正中司马明鼻骨,宁薇听到咔哧一声脆响。

     司马明倒地,鼻子里的血如喷泉一样喷了出来,触目惊心。

     南宫飞还不罢休,还想再给司马明添上几脚,但是被好几个警察给拉开了。

     “你怎么样?”宁薇担心的问司马明。

     “混蛋,南宫家已经被你拿走了,你还想什么,给我滚开!宁薇,离那个变态远点,他是疯子!”南宫飞一边挣扎着,一边吼着。

     “南宫飞!”宁薇突然站起身来吼道。

     这下子一下就把南宫飞吼停了,睁大了眼睛看向宁薇,看她下一步动作。

     只见宁薇走到南宫飞的旁边,搂住他的脸,说道:“小飞,我知道你现在心情很不好,我能理解。但是,请你冷静一点,司马明并没有恶意的,这点我可以想你保证。这段时间他一直在陪我,怎么可能会有功夫去对付你尼!相信我好不好?就一次!”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陪你?”南宫飞有点难以相信了。

     原来公司也只不过是司马明的一个幌子,原来他真正想要得到的,是薇薇的心。

     “恩。烟烟去世,要不是他陪我,我肯定会精神崩溃的。我相信他不是那样的人,他继承你公司的董事长,肯定也是出于好意!”

     南宫飞笑了,笑的那么苦:“哈哈哈哈……,好意……,哈哈哈哈,你竟然说他夺走我南宫家的产业,诬陷我杀害父母,竟然是好意!宁薇,我看你是混了头了,你竟然会相信这个家伙,而不相信我!”

     “小飞,你还是不愿意相信我的话吗?你总是这样,总是我行我素,不管我说什么,你都只是听听,从来不当一回事!”

     “哼!现在又把我的毛病挑出来了,这倒是符合电影的情节,我想接下来就差不多该是分手的环节了!司马明一直在陪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回报他!你跟他上床的吗,啊?”南宫飞讽刺道。

     “南宫飞,你是不是有病!”

     “走吧,我现在不需要看到你,也不想见到你,你带着你对他的信任,远走高飞吧!”

     宁薇既生气,又失望:“南宫飞,你……这是要和我分手?”

     “是的。分手吧,要是司马明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的话,那你和他在一起还是值得的。现在的我,已经没法和你在一起了。司马明,现在你满意了吗?”

     司马明当然回答是:“这并不是我希望的结果,南宫飞,你考虑清楚了,你还有机会的!”此刻司马明到是没有说谎,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游戏还没结束,只是到了**而已。而且的确,南宫飞还有机会,外面的世界,还有他的爪牙。

     “滚吧,都滚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南宫飞,你是认真的?”宁薇哭泣的说,已经早就是个泪人了。

     “是的,你到底要我说几次!我现在已经没心思和你恋爱结婚了!恋爱结婚,那是有钱的时候才会去做的事情,现在我没钱了,所以,我也不想去和你谈恋爱!哦,对了,或许等我几年后出来了,又重新穿上了高档的西服领带,我还是会找你的!”

     “啪!”南宫飞被宁薇一巴掌打在脸上。

     “你混蛋!”宁薇喊了句,就飞奔出房间,司马明最后投给南宫飞一个嘲讽的表情,便紧随宁薇而走,留下独自一人的南宫飞。

     没想到,最后的疼爱是这样的苦涩和无奈。

     但是,他还能做什么呢?坐在监狱里,每天等待宁薇来看他?

     南宫飞本来还想最后一次放手一搏的,但现在的他,真没有那个精力了。

     他单手撑住脸,擦了擦泪水……

     宁薇也是一路狂奔,泪水随风而逝……

     两个人本以为有情人终成眷属,没想到,最后还是这样的解决。仿佛这只是一个齿轮,命运将他们安排两个齿轮的一角,相聚,不过是一段时间,终将分离……

     司马明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天已经完全黑了。

     “上官先生那边已经说好了吗?”司马明问一个手下。

     “说好了,我们用他女儿的性命威胁,他已经撤回了所有的手下。”

     “很好,等我拿到了南宫家的产业,就把女儿还给她吧,反正黄警官那边我已经搞定。有了南宫家的产业,我何愁没有钱去养那只野狗!走吧,让我们将五年前的戏剧重演。”司马明说着,首先向南宫家的别墅走去。

     等司马明带着一帮人走进别墅的时候,南宫履还没发现,他正在看新闻,而他的老婆正在化妆,似乎要去参加什么晚会。

     “南宫先生好雅兴,明知道南宫家已经危险至极了,还有心思在这看新闻。”司马明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南宫履的耳朵里。

     司马履很是惊讶:“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司马明打趣的回答。

     “啊——”南宫履老婆见一群人抱着枪出现在她家里,尖叫一声,晕死过去。

     南宫履看了自己老婆一眼,没去管她,只是问道:“周围的那些保镖呢?他们都是我兄弟挑选的,不可能你们干掉他们一点声响都没有!”

     “哈哈哈哈,兄弟?正是你的好兄弟,把那些人都调走了,我只不过给了他一些钱,他就很高兴的撤走了保镖。哈哈,他明知道我们要杀你,但还是调走他的手下,你真是结交了一个好兄弟啊!”

     “怎……怎么可能!”南宫履面露痛苦之色,似乎是为上官贺的背叛而纠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司马明哈哈大笑,像是极其享受这种感觉,如偶然来到世间的死神。

     他就是故意说上官贺是因为收了钱才撤掉保镖的,目的就是让南宫履在死之前,感受一下另外的痛苦——亲友背叛之痛!而他,则是享受南宫履的痛苦。

     “你……你是谁?你到底想干什么?”南宫履害怕了,经历了太多,南宫履也算是一方枭雄,他已经闻到这个人身上极其危险的味道。但是现在自己对他完全不了解,也没有保镖在身边,可以说连一点谈判的筹码都没有。

     “哼,南宫先手,看我这种脸,应该有些熟悉吧?”

     南宫履细看司马明,确实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人。

     “你……你是司马家的人!”

     “没错,我就是设计害死的司马家的儿子!不错嘛,你还记得你犯下的错。如今,我是来报仇的!”

     “你……”南宫履已经无话可说了,如果对方已经知道五年前的事情是自己一手策划的,那么他来报仇,也是理所当然。

     对于死亡的恐惧,只要不是圣人,恐怕谁也没法去阻挡。

     看到南宫履害怕的表情,司马明又再一次笑了:“怎么,你也知道害怕?那你五年前在陷害我父亲的时候,是怎么样的心情?我现在能感受你当时的乐趣,哼,为了保住环球公司,然后陷害我父亲,让李家的人上台,凭借李家的人际关系,便可安然度过公司的危险期。是不是这样?”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哼,我一直在调查这些事情,顺便将以前那些参与陷害我父亲的人,统统杀了。偶然间,我从他们口中知道了这些事情,所以,你才是我真正的敌人。真是很感谢你呢,若不是你在背后指使,我真不知道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要报仇,我要报复你们南宫家!”

     “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不要伤害我的妻子和儿子,他们是无辜的!”

     “当然,他们当然是无辜的,但是这让我很不爽,我五年前还在上大学,暗恋着我喜欢的女孩,那时我也是无辜的,但是突然失去双亲的消息,你觉得对我是怎样的打击?”

     “对不起,我知道我错了,但是你这样冤冤相报,何时才能终了?”

     “终了?谁说我想要要事情终了了,永远这样争着、斗着才是我想要的呢!我需要一个对手,来陪我玩这场游戏。很不幸,你儿子就是我选择的对手。”

     “你……求你,求你放过我儿子吧,他跟你不是一个级别的,他不配做你的对手,你放过他吧!”南宫履说道。

     倒不是南宫履看不起自己的儿子,而是南宫履知道,自己的儿子没有司马明这份阴毒。若是自己能再死之前,打消司马明想要害南宫飞的念头的话,倒是也值了。

     “哈哈哈……”司马明狂笑,“南宫飞有你这样的父亲,倒是也是一种福气。我想你死了,他肯定会很伤心吧。这一切就像是命运的齿轮,总是在重演着同样的悲剧。五年前是你设计陷害我父亲杀人,如今,是我设计,陷害你儿子杀人。”

     “你……”南宫履已经无计可施。

     “把他绑起来,我要做点好玩的事情。”司马明命令手下,同时开始往手上戴手套。

     南宫履自然不可能就这样让对方帮了自己,然后再折磨自己。他突然眼球爆出,刷的从沙发底下掏出一把手枪,也不管扑上来的几个人,直接瞄向司马明。

     只要司马明一死,群龙无首,他的一家即可平安无事,这值得一拼!

     但是毕竟南宫履已经老了,反应和身手已经大不如前,子弹还没打出去,他的手枪就已经被人夺走。

     手下把手枪交给司马明,司马明看着手枪,微笑道:“不错,孤注一掷,最后一刻,你还是不放弃。这点我想南宫飞应该继承了吧,不然的话,可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呸!”南宫履一口吐沫吐在司马明的脸上。

     司马明不生气,反而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笑了足足有好几分钟,他的几个手下都是莫名其妙,心想这个雇主是不是疯了。

     终于,司马明停了下来,从怀中拿出刀子,轻轻的划过南宫履的脸颊,脸颊立马就流出血来。

     刀子,锋利的惊人。

     “我将用这把刀子,破开你的胸膛,然后让你在清醒的状态下,看到我把你的肾、胃、肠子从你的肚子里拿出来。然后,你会慢慢的死去,死在痛苦和挣扎中。你的妻子,哈哈,自然是让我的兄弟先爽爽了!”

     “混蛋,我草泥马,你放了她,我求你,我什么都答应你,求你,别伤害我的妻子!”南宫履使出了喝奶的力气,也挣脱不了身后两个人。

     他只能求司马明了。

     “我不用你求我,也不用你答应我什么条件,你就这样求饶吧,呼喊吧……”司马明说完,示意几人将南宫履的妻子带到南宫履的面前,然后脱了她的衣裳,开始玷污她的身体。

     “不……不……你们这群混蛋……会有报应的!”南宫履泣不成声,鼻涕横流。

     司马明并没有参与这禽兽的行为,而是在一旁欣赏着南宫履的表情。

     “报应?呵,现在不也是你以前所做的事情的报应吗!”司马明调笑。

     “混蛋……”南宫履颓废在地上,眼看着自己的妻子被轮了。

     当所有人完事之后,司马明给了他妻子一刀,直接桶在心脏上,结束了她的生命。

     之后便是南宫履了,他知道还要受到不人道的折磨,干脆咬舌自尽。

     但是咬舌并没有让他立刻毙命,似乎司马明早知道他会这么做,竟然还带了医药箱,给他止血并且上了药。

     “南宫先生,就这样简单的死了,我可是很不高兴的……”

     就如司马明之前所说,司马明一边不让他死去,一边从他的身体里把他的内脏拿了出来,最后,南宫履被折磨致死。

     选择相信谁

     “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宁薇一边哭着,一边喊着。

     “别太伤心了,他应该只是一时受了刺激,才会说出那样的话!”司马明说道。

     但是司马明肯定不是真心想要劝说宁薇原谅南宫飞,他不过是想提高自己在宁薇心中的地位,并且,自己能够上位。

     反正现在南宫飞已经被关押,过几天法院也会判他有罪,之后是死刑还是无期徒刑,宁薇必然都是自己的掌中之物!

     “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宁薇说道。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司马明也不会厚着脸皮说让自己陪在她身边,听宁薇这样说,便嘱咐几句,离开了。

     宁薇此刻并不想和司马明说话,毕竟自己和南宫飞的问题都是由他而引起的。另外,南宫飞所说的,或许、有可能是真的,那么这样的话,自己到底犯了多大的错误!

     所以,宁薇现在很矛盾,她需要找一个可以谈心的人来帮她出谋划策。阮烟已经不在,宁薇现在只想到了另外一个女孩——自己的妹妹,上官梦。

     上官梦已经和张超游玩回来,此刻和张超一起在自己的酒吧里工作。因为调酒技术好,两个人也是情侣,所以客人们戏称他们为调酒鸳鸯。

     “妹妹,我和南宫飞分手了。”宁薇说道。

     上官梦有些惊讶,毕竟她看到了南宫飞和宁薇是如何亲密无间的。上官梦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南宫飞被诬陷杀害了自己的父母,现在已经无权无势了,所以他觉得我是累赘,便要和我分手。”宁薇说道。

     上官梦叹息一声,说道:“薇薇姐,你真糊涂还是故意装不知道。的确有人是有钱有时间的时候才会去谈恋爱,但就我看这个南宫飞,并非那样的人,他是借这个理由,来让你放弃他这个累赘。南宫飞是个很仗义的人,就此事来看,他是宁愿让自己受伤害,也想着要保护你啊!”

     薇薇有些不敢相信:“你说的是真的?南宫飞真不是不想要我?而是为了保护我?”

     “我敢打包票,绝对是这样!”

     “那我岂不是误会他了!既然,这样,那他说的话,我是不是应该都相信?”

     “对!他既然是这样,肯定没有理由骗你什么!即使是骗你,肯定都是为了你好!”

     宁薇如晴天霹雳,如果南宫飞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就也就是说,自己不该相信司马明。天啦,司马明竟然抢走了南宫飞的家业,而且还是诬陷他杀人的幕后后手!

     “这么说,是司马明诬陷南宫飞去报警的,不行,我要去报警!”宁薇急匆匆的说道。

     上官梦立刻拦住了她,说道:“南宫家是什么样的权势,他都不能避免被陷害杀人,肯定是有人买通了警察那边。你现在去报警,简直是自寻死路!”

     “那我现在改怎么办?”宁薇也是有些急了,自己知道南宫飞是被诬陷的,也知道幕后黑手是谁,却无能为力,连报警这么传统的解决方式都被否定。

     上官梦转了转眼睛,稍稍思考了一下,说道:“能够帮南宫飞洗脱冤屈的,最后还得靠南宫飞他自己。他有权有势,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只要去鼓励南宫飞,让他不要放弃,他自己肯定能卧薪尝胆,卷土重来!”

     “我知道了,我一定找时间去看望小飞。”宁薇说道。

     “等等,薇薇姐,你先别走,还有个问题,你说是谁陷害南宫飞的,又是谁夺走了他的家产?”

     “应该是司马明。”宁薇其实也不愿意相信是他,但是在南宫飞和司马明之间,她必须选择一个相信,而判定另外一个人是在说谎。之前被是因为南宫飞的冷落和司马明近期的讨好,而导致宁薇误判,此刻听妹妹这么一说,顿时如拨云见日,畅通不少。

     “如果是司马明的话,你应该假装你还相信着他,不然的话,他恐怕会对你下手。”

     宁薇猝了蹙眉,答应道:“好,我会注意的。我去看望南宫飞的时候,肯定会避开司马明。”

     “恩,如此甚好。薇薇姐,尝尝我新调的鸡尾酒吧,应该很适合你此刻的心情。”上官梦晃了晃手中的调酒道具。

     “好啊,我喝了这杯酒,就立马去见小飞,司马明肯定想不到我会出个回马枪。”

     “薇薇姐,分析的对啊!稍等,马上就好。”

     上官梦说完,便熟练而又华丽的调了起来,看得人眼花缭乱,不一会儿,宁薇的酒杯中就满上了上官梦调出来的鸡尾酒。

     宁薇尝了尝。

     “恩,入口先是一股说不清,混杂着酸甜苦辣的莫名味道,入口之后,便是一股纯净的酒香,这种感觉,就像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混乱、空虚、寂寞之后,突然领悟到生活的真谛,那种生命的升华,真是让人感觉回味无穷。”

     “哈哈,怎么样,薇薇姐,和你以前调制的冬日葡萄酒有的一拼吧?”

     “不,已经超越了。妹妹,没想到你的调酒天分如此之高啊,以后必然能在国内甚至是世界级都会有所名气。”

     “薇薇姐夸奖了,我到没有那样的梦想,我现在只想过点平静的生活,和张超一起过上一辈子。”上官梦甜甜的笑道。

     宁薇看着幸福中的上官梦有些出神,幸亏当时原谅了上官梦,不然自己此刻也没法见到这样一个可爱善良的妹妹,也没法享受天伦之乐。

     过了段时间,宁薇喝完了上官梦的鸡尾酒,便开车去了警察局。

     南宫飞呆滞的坐在一角,似乎在想什么事情,或者是在回忆,不时的露出一丝笑容,有苦笑,也有那种发自内心的笑容。

     “南宫飞,有人来看你了。”狱警喊道,铁门的声音先是传入南宫飞的耳朵。

     南宫飞有些奇怪,此刻还会有谁来看自己,落魄成这样。

     随即,南宫飞看到了宁薇的身影。他本想扑上去,紧紧的抱住宁薇,但是他没有,而是换做一个不耐烦的表情。

     “你还来干什么?我不是说了嘛,我现在对你已经不感兴趣。”南宫飞说道。

     宁薇虽然知道他在说谎,但是还是心里不痛快,说道:“我现在选择相信你的话,所有的一切。很抱歉之前我那样冲动,还打了你一巴掌。”

     南宫飞默不作声,继续听宁薇说。

     “如果你还爱着我的话,就不要放弃,不管任何困境,你都是有能力逆袭的。还记得你第一次请我们看你的篮球赛吗?”

     “记得,那一场篮球赛我们队赢了。”

     “是的,无疑,那场比赛是你带领大家走向胜利的,即使你被针对,即使你被两三个人死盯着,但是你还是能够突围拿分。你靠的不只是那你个人的能力,还有,你在外围的队友。我相信,即使是现在,你陷入孤境,你的外面还是会有接应你的队友!我,宁薇,就是其中一个!”

     南宫飞知道,宁薇这是舍命在鼓励自己。是拿自己的所有,给自己充当了这一次游戏的赌注。但是南宫飞有些犹豫,他不是一个爱冒险的人,如果没有把握,他宁愿选择少一点损失的中庸战术。

     宁薇看出了南宫飞的不决,再次鼓励道:“小飞,如果你被判死刑或者要做很久的牢,我怎么办?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苟且偷生。我宁薇再次发誓,生是南宫飞的人,死是南宫飞的鬼!小飞,请你相信你自己,相信命运,我们一定会共度难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