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等日出
    “是啊,时间还真是能轻易的改变一个人,曾经的你是那么爱她,此刻却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而抛弃她。可见你并不是一个专一的人。”

     “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我依旧爱着她,但是因为彼此父母的事情,我们不可能再一次,所以我选择了另外一个我爱着的女人。”

     “啊,原来我是替补啊……”阮烟故作委屈的说道。

     “哈哈,但是我对你的爱,这世间绝对没有人有我的深!”司马宇说着,把阮烟紧紧的搂在怀里,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种拥爱人在怀里的感觉。

     “花言巧语。”阮烟说着,轻轻地在司马宇的胸口打了一下,也幸福的依偎在司马宇的怀里。

     拥抱了一会,阮烟离开司马宇的怀抱,质问司马宇:“对了,刚刚我问你司马明在哪,你为什么骗我?”

     “额……,这个……”一时之间,司马宇也找不到什么好借口,只好如实相告:“我听电话那边的嘈杂声,知道你肯定在酒吧。而你问我弟弟的事情,肯定是因为薇薇。如果我告诉你我弟弟在我这,宁薇肯定会因为我弟弟说谎而生气,所以我……”

     “你是不是对所有女人都这么体贴?”阮烟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不,微微的眼睛很像心妍,有段时间我一直把薇薇当成心妍,所以也只是对她如此。”司马宇解释道。

     “哼!还好我是闺蜜,要是你敢对别的女人这么好,我肯定饶不了你。”

     “呵呵,哪敢!”

     又说了一会儿情话,阮烟便离开去,司马宇立马给自己弟弟打了个电话,发现竟然已经停机了。

     心妍说的对,自己的这个弟弟的关注实在太少了,如果今天不是心妍提醒,他还没发现自己的这个问题。即使是他弟弟说他要去美国,他也只是点了点头,让他小心,几乎没说一点多余的话。他们之间兄弟的情谊,淡薄至极。

     甚至是,弟弟的号码换了,自己到现在打不通后,才知道。

     司马宇记得,小时候他和弟弟是整天形影不离的,是什么时候开始就对弟弟不再那么关注了尼。

     司马宇仔细的回忆着……

     “对了,是从父母去世之后。从那之后,我便整天想着去复仇,想着为夺得总裁的位子,想着如何面对心妍。”司马宇终于想起来了。

     甚至是,司马宇在那段时间,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还有个在大学念书的弟弟。那段时间,弟弟真的只是在大学里好好念书吗?如果是的话,那他怎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

     阮烟刚刚被司马宇叫去了,现在酒吧就只剩下宁薇一个人,品尝着酒水,享受此刻一个人的宁静。

     “薇薇姐,你上次说的那个调酒师叫什么名字啊?我在这行也玩了不少年了,同行认识不少人,说不定我就认识那个人呢。我会在这家小天地酒吧里工作,不是因为这里工资待遇好,可是慕您的大名而来的。”调酒师张超问宁薇。

     “我的大名?我哪有什么大名。”宁薇讪笑道。

     “您调制对的冬日葡萄酒啊,听说可以把人喝哭,这么神奇的酒水,我作为调酒师,还是第一次听说,我可是一直都想尝尝,不知道薇薇姐什么时候能让我品尝一下。”

     “我和烟烟的对话你都听到了吧,只有我伤心的时候才会调出来,所以你现在只有等了。哦,对了,我上次和你说的那个调酒师,名字叫做上官梦,你认识吗?”

     “什么?上官梦!”张超听了之后十分惊讶。

     “怎么?你认识?”

     张超还有些不敢相信,扇了自己一巴掌之后才确定这不是在做梦:“她……她是我女朋友,她的调酒技术就是我交给她的。但是她对调酒很有天分,不到一年的功夫,便青出于蓝。同时在相处的时候,我们彼此相爱了。但是就是在半年前,她突然就留下一个字条消失了,手机号码换了,我一点办法都没有。这半年我一直在找她,但是一直都没有她的消息。薇薇姐,快告诉我,她现在在哪?”

     “呵呵,这世界还真小!”宁薇感叹,又继续说道,“她现在在医院里,等你下班了我们一起去看看他吧。”

     “医院,她怎么会在医院里?”

     “这个说来就话长了。我就简单的告诉你,她想自杀,吃了大量的老鼠药。”

     “自杀?为什么?”张超继续追问着。

     “唉,我都是了这说来话长,你还问。”

     “薇薇姐,求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张超看起来对上官梦的事情非常关注,可见他对上官梦也是一片痴情。奈何上官梦一颗复仇之心,将这世间的所有美好,都抛之不顾,可惜,可叹。

     “好吧,既然你诚心诚意的求我,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我父亲和我母亲生了我和我妹妹,但是我父亲在外面却和另外一个女人有染,并生下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就是上官梦。上官梦的母亲姓上官,她是随母姓。她母亲因为我父亲坐牢了,但我父亲因为家庭,没有再去管上官梦的母亲,上官梦认为是我一家害了她母亲和自己,所以她像我们来复仇。但是我父母已经去世,妹妹也不知所踪,她就只好报复我。结果害我的计划没有成功,还没警方抓住了,便畏罪自杀。我及时把她送到了医院,才捡回来一条命。”

     “确实挺复杂的!”

     “我已经很简单的叙述了。”

     “那她现在身体怎么样?”张超继续问。

     “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但是身体还很虚弱,不能起床。”宁薇回答。

     “好,一下班我们就去看她。”张超有些急切。

     等张超下班后,宁薇和张超一起去看上官梦。

     来到上官梦的病房,张超首先冲了进去。上官梦此刻已经好了不少,正躺在床上看书,一本叫《盗墓笔记》的悬疑书。

     听到开门的声音,上官梦向门那边看去,看到张超后,惊讶不已。

     “超,你怎么……在这!”上官梦问。

     张超没有回答,笑着闪开了身,宁微的身影露出来,手中抱着一束百合,纯洁而美丽。

     “你……你怎么也来了?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看你就讨厌,厌恶,为什么你还要来!我都已经答应我不再过来了,为什么还要来?”出乎张超的意料,没想到上官梦看见宁薇会这样激动,他还以为他们已经和解了。

     相反的,宁薇还是很平静。她没有说话,微笑着,缓缓地将原来的百合花替换掉。花瓶里的百合还是上次宁薇带过来的,可见这期间,并没有其他任何人来看望上官梦。

     想到这里,宁薇有些心痛,她或许一直都是这样孤单,或许父辈的罪过,是应该让自己来偿还一些。

     “你厌恶也好,生气也好,我都回来看你的,我上次已经说过了,你是我妹妹,我不会弃你不顾的。”宁薇看着上官梦说道。

     “我不用你管!”

     “梦,别这样,薇薇姐也是好心……”张超也在一边劝和。

     上官梦根本不了张超:“你闭嘴,这事你根本不知道,她父亲害死了我母亲,你知道不?”

     “我知道,薇薇姐已经跟我说了。”张超说道。

     宁薇也在一旁接话:“正因为我父亲的罪过,害你一直孤单,所以我想,我这个姐姐,应该做一些补偿,毕竟你还是我的妹妹。梦,如果你母亲还在的话,她肯定不希望你这样!相反的,你母亲肯定会希望你能和我和解,和我一起生活,让我照顾你。”

     “怎么可能!我妈妈一直希望我能报仇,她也是这样做的,不然她怎么会楼走你的妹妹!”阮烟根本不相信宁薇的话。

     “她让你楼走我妹妹,是因为她想借此来唤醒我父亲的良知,我相信,她一定从来没有要求过你,让你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为她报仇!”宁微继续说道。

     上官梦低头想了想,确实是如此。虽然母亲一直是郁郁寡欢,但在自己面前,都是尽量保持者微笑,甚至是经常带自己去玩,很少提起父亲的事情。

     宁薇见上官梦似乎已经动情,便继续说道:“天下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儿女幸福快乐。你一心的想为她报仇,但是她并不希望你如此。你觉得自己是满足了妈妈的遗愿,但她的遗愿会是让你为她报仇吗?不,不会的,她的愿望肯定是让你幸福快乐的生活,不要把自己的宿命归咎于别人,不要因为自己的不幸而延续到自己的女儿身上!”

     “呜呜……”似乎是觉得宁薇的话很有理,已经触及到她心中最敏感的东西,上官梦忍不住捂着脸,哭了出来。

     张超见状,很是不忍,坐到床边,将上官梦搂在怀里,一边安慰着:“别哭,梦,有我在你身边,我会让你幸福快乐的。”

     “是啊,我是你姐姐,既然你母亲不在了,就让我来照顾你吧!”

     上官梦一下扑到了宁薇的怀里,哭的更加大声,更加释怀了。

     “姐,对不起,我不该伤害你,我错了,对不起。”上官梦哭诉着。

     “梦,没事了,姐姐不生气,乖,以后我每天都来看你,你出院后就,我就给你在我隔壁买个房子,给你工作,给你男朋友。”宁薇笑着看向张超。

     “恩,谢谢姐。”

     “我是你姐姐,说什么谢。好啦,你和小张也有半年多么见了,让你们好好叙叙旧,我先走啦。”

     “恩,好,姐姐再见。”

     说完,宁薇离开了房间,微笑的看着张超和上官梦留在房间里。

     “喂,当初你为什么突然就走了,就留了个字条给我,你知道我当时有多生气吗?”张超逼问着怀里的上官梦。

     上官梦有些歉意,语气低和的说:“对不起,因为当时我觉得我已经回不来了,我配不上你,所以……”

     张超打断了上官梦的话:“笨蛋,你怎么可能配不上我,你是我的唯一,一辈子的唯一。”

     “我知道了,我以后会好好的,乖乖的听你的话,行了吧。”

     张超听这话不乐意了,说道:“怎么是你听我的话,是我的听你的话。你现在就是我的宝贝,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经过上次的教训,这次我要牢牢的看着你,绝不会让你一不留神就离我而去的!”

     “呵呵,我不会走了。我已经放下了,这么多年的仇恨,似乎就在刚才,全部随风而去。就像姐姐说的,我要完成妈妈的愿望,一辈子快快乐乐的。”

     上官梦说完,按了床前的按钮,不过一会儿,护士便开门进来。

     “怎么了,是不是要上厕所?”护士问。

     “不是,麻烦你叫一下刘医生,我想申请出院。”上官梦说。

     “你身体还没完全好,怎么能出院尼!”张超在一旁劝道。

     护士也在一旁说道:“是啊上官小姐,您男朋友说的没错,您现在的状况还不利于出院,我建议您还是在留院两天,再观察观察才好。”

     上官梦思索了一会,忽而笑道:“好吧,那我就不出院了。但是,超,你这几天要一直陪着我,一直到我出院!”

     “我还要上班尼!我现在是你姐姐酒吧的调酒师,我不去你姐姐会怪我的!”

     “我才不要!我姐姐说了,会照顾我的,我相信姐姐会看在我的面子上,不会怪你的。你去跟我姐姐说。这么多年没有姐姐,现在姐姐肯照顾我,那我不是应该撒一次娇嘛!”

     张超还是有些犹豫,低头没有说话。

     “超,你不是刚说不管什么你都会答应我嘛!怎么,才一分钟没到,就忘了?”

     护士受不了这两个人谈情说爱,立马闪人。

     “好吧,我去跟薇薇姐说一声,来医院陪你。”

     “耶,太好了!”

     南宫飞的老头

     “司马明刚刚在他哥哥那里?”宁薇问。

     “是的,刚刚是我打电话给小宇的时候,他说谎了。也就是说,你在南宫飞那里听到的都是真的。”阮烟回答。

     此刻还是两个在酒吧里,只是没有调酒师在一旁。张超已经和宁薇说了,果然不出上官燕的猜测,宁微果然允了张超的请求。这都是看在上官燕的面子上,宁薇不仅没有感觉这个妹妹有什么得寸进尺,相反,这倒是让宁薇心安。

     “算了,反正不过是一千万而已,南宫飞也不差那点钱。但愿司马明就这样就行了,不要再来找我们麻烦就好。”宁薇说。

     “什么?一千万而已?宁小姐,您也太有钱了吧,一千万只是而已,那足够我们两个合起来一生赚的钱还不止!你竟然这么淡定!”阮烟惊讶道,同时一些客人听见一千万这个数字,都是忍不住向他们这边看过来。

     “没事,反正也不是我的钱。”

     “原来你这么值钱啊,那还不如直接向南宫飞要一千万,把他扔了,自己过自己的,多好。”阮烟唏嘘着。

     宁薇表情认真起来:“烟烟,你再这样说我可要抽你了啊!”

     阮烟嘻嘻的笑道:“干嘛那么认真啊,我这不是开玩笑的嘛。天已经很晚了,你回去吧,不然可又得让姐夫担心了。”

     宁薇不高兴的说:“这几天他一直忙着公司的事情,哪里有时间管我,他回去的时间比我还晚呢!”

     “这样正好啊,你回去给他做个爱心晚餐,岂不浪漫。”阮烟说道。

     宁薇再次撇气,说道:“别提了,等他回来,黄花菜都凉了,还什么爱心晚餐,残根剩饭还差不多。”

     阮烟已经不好再说什么,可见南宫飞似乎有些冷落宁薇了。

     宁薇开车回到家里,直接向浴室奔去。

     宁薇脱了衣裳,正享受淋浴的清爽,突然后面一个人搂住了她,宁薇反应过来立马尖叫起来。

     “别叫啦,是我,南宫飞啊!”南宫飞捂住了宁薇的嘴。

     见宁薇终于安静下来,南宫飞才慢慢的放开手。

     “你干嘛,吓我一跳。”宁薇嘟嚷着。

     南宫飞调笑道:“你怎么,你以为哪个色狼敢这么大胆,敢入室到我南宫飞的房子里来侵犯我的老婆吗?”

     “呸!乌鸦嘴!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宁薇不理他,继续洗自己的澡。

     “今天没啥事情,而且今天心情不好,想你了。”

     “你就心情不好的时候才想我啊,那我难不成是你发泄的工具?”宁薇很是不满。

     南宫飞见宁薇生气,也不烦,反而继续解说:“这就是你的想法问题了。一般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是想着发泄,而我,则是想找一些快乐的事情。我此刻心情不好,所以我才来找我能让我快乐的东西啊。薇薇,你就是我的开心果,幸福糖。”

     “呵呵,你嘴摸了蜜糖嘛,说话这么甜。”

     南宫飞突然停住了调笑,转而认真的说:“你的身体现在不好,不然我真想立马要个孩子,就这样平静的生活。我也不想把家族的产业做大,我就守在你身边,照顾你和孩子。”

     “你今天怎么了?我们现在生活不就是很平静吗?”宁薇觉察到今天的南宫飞有些不正常,肯定不只是因为司马明坑了他一千万这么简单。

     “没事,只是有些担心,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眼皮老是在跳,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你肯定是工作太累了,好好休息就好了。”

     “恩。”

     两人一阵缠绵,洗了个鸳鸯浴,最后南宫飞抱着阮烟沉沉睡去。

     等第二天,宁薇醒来,南宫飞已经出门,床上空空如也。

     南宫飞走进办公室,里面却已经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椅子上,这个人便是南宫飞的父亲,南宫履。即便已经是年近六十,但身上散发的威严之气堪比群山皓月。眉宇间更是散发着一种阴狠,让人好生畏惧。

     “父亲,你怎么过来了?”南宫飞见着父亲,也是毕恭毕敬。

     “哼,我怕我再不过来,公司就要落到别人手里了!”南宫履怒气冲冲。

     南宫飞笑道:“父亲,这是哪里话,公司怎么会落到别人手里呢!”

     其实这不过是南宫飞的缓兵之计,确实父辈几代打下的基业,很可能就要断送在他手里了。到不是他南宫飞能力不够,而是天公不作美,事事不佑他,更有甚者,有些老职员也开始反叛公司,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几天在公司,也不只是让小李去调查五年前环球公司董事长之争的事情,“环球”公司是他们南宫家最大的子公司,调查五年前的事情,也是在找这次总公司出现毛病的原因。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们南宫家的股份占百分之四十七,其他十二个股东分享剩下的百分之五十三,但是现在呢,南宫家的产业最近利润急剧下降,股东们已经对你这个总经理有意见了,纷纷提出重新分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南宫履怒气比人,字字都像是锤子敲在南宫飞的心口上。

     “父亲,我正在找方法解决,请您相信我,我一定会找到原因,重振我们南宫家在股东们间的信誉。”

     “相信?你让我凭什么相信?就凭你前几年新办的几个产业?就凭你在美国拿了硕士学位?我告诉你,那些东西都没用!成就事业的最好解决办法是什么?就是一个字——狠!”

     “不,我让您相信我,不是凭我的成就或才能,而是凭我是你儿子,您应该相信,自己的儿子可以解决这件事!”南宫飞不惧父亲眼里的眼神,据理力争,动之以情。

     南宫履闻言,稍微愣了一下,然后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儿子啊,不是老爸不相信你,这是这次事情的复杂程度,恐怕连你老爸我,也是解决不了啊。”

     “不,父亲,请您相信我,我一定能解决好的!”南宫飞以及其认真的口气说,甚至是和父亲的眼睛对视。

     南宫履被儿子说动了,再次叹了口气,说道:“儿子啊,你尽力就是,但是千万不要拿自己现在最珍贵的东西去交换,那样得不偿失。虽然我们南宫家的产业是父辈好几代积攒下来的,但毕竟是一份死物,丢了也罢,知道不?”

     虽然别人听到这话并不觉得惊讶,但是南宫飞听到这话,却是惊讶至极,要知道,他父亲南宫履一直把家族产业看到比自己的性命都重要,现在竟然对儿子说出这种话,简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父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是你们几代人奋斗的结果,我即使是丢掉性命,我也要包住他!”

     “啪!”清脆而响亮,南宫飞是结结实实的挨了父亲一巴掌。

     “你命都丢了,这产业在还有什么意义!我们努力,还不是为了你们这些后代能享福。总之你记着我刚才的话,别用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去换这份产业!知道不?”

     南宫飞挨了一巴掌,不敢再忤逆父亲,便顺着父亲道:“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南宫履自知刚刚那一巴掌打得有些冲动,但他从来都是知错改错而不认错,所以便转移话题说到哦:“恩,那我再最后帮你一把,你上官叔叔是公司的元老,也是我多年的好友,在公司占有相当一部分股份,我去问问他怎么回事。”

     “我去问过上官叔叔了,他不愿说,还把我臭骂了一顿。我怕我再强求,他真的会一冲动,给我一刀,于是便不再追问。”

     “恩,这事你做的对,那个老家伙混黑道的,有些问题还是得他出马才能摆平。但这老家伙说动手就动手,他的前妻就是被他喝醉了,一刀捅死了,结果第二天醒来,就哭的死去活来。”

     “父亲你要注意了,别……”南宫飞刚想提醒一下南宫履,就被南宫履打断。

     “不用你来教我,我知道分寸。行了,你忙你的吧,我去你上官叔叔家里一趟。”

     南宫履说完,便起身向门外走去,南宫飞恭敬的给父亲开门,一直送到门口,才擦了擦汗,重新回到了办公室。

     南宫履来到上官贺的家中,上官贺笑脸相迎,给南宫履又是泡茶又是问候。

     南宫履也是老狐狸,自然也是可以从上官贺的笑脸中看到一些东西。只是,他有些疑问,也是必须得要上官贺的回答。

     “上官兄别来无恙啊。”南宫履问候道。

     “南宫大哥你才是老当益壮啊,都快六十多岁的人了,身体还是真么的精神。不像我,年老了,身体愈发的福胖,年轻时各种落下的病症,现在都开始起作用了。什么高血糖啊,什么高血脂啊,等等,把我三天两头往医院送,真是烦死人了。”

     “呵呵,是啊,我们年轻时候打拼,现在儿孙子女们享福。”南宫履这话说的隐晦,而且是顺着上官贺的话提出来的,意思是我年轻时候打拼的东西,留给了儿子,现在你去为难我儿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南宫履话说的不露神色,上官贺不得不接,只好哈哈大笑道:“年轻人嘛,总得拿点实力出来,不然没法服众。南宫老哥你说是不是?”

     “这话说的确实对,但现在不只是你,连老刘,孙杨那几个老家伙,也都给我儿子出难题。一个人的话倒是好应付,你们一起串通好了对付我儿子,我儿子怎么可能能解决。你们几个都是当年一起跟我闯天下的哥们,胆识智谋都是高人一等,你们要是联手,别说我儿子了,就算是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我们兄弟几个不说情同手足,也算是同甘共苦,怎么都快要入土了,还要夺我南宫家的家业不成?”

     上官贺叹了口气,说道:“兄弟啊,不是我想我们几个想夺你家业啊,而是……唉,我们都是有难言之隐啊!”

     “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告诉我,我们一起商量解决不行吗?”南宫履说道。

     上官贺看着南宫履,露出痛苦而又为难的声音。

     南宫履看着这样的上官贺,突然意识到什么,继而问上官梦:“你女儿呢,每次我来他都嚷着叫叔叔这叔叔那的,怎么今天不见?”

     见南宫履是发现了问题的所在,上官梦已经知道瞒不了什么了,便哭丧着脸回答:“前些日子,他和他男朋友出去逛街,在街上被几个歹徒给摞走了。那些歹徒给我留话,说是我女儿的生死,就掌握在南宫家的兴衰上面。南宫家陨落,则我女儿生还,若否,则我女儿就……南宫老兄,你知道,我就这一个女儿,我酒醉后刺死了她母亲,她没有恨我,反而很孝顺我,我真的不能再失去我这个女儿,所以……唉,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你手下不是一帮兄弟吗,怎么会在大街上被人罗走了?你没派人去搜查吗?”

     “那孩子不愿让我找人跟着她,这些年我对她百依百顺,想来也没人敢动我上官贺的女儿,但就是有人这么大胆,而且犯罪手法高明,我根本找不到任何线索!不用说,老孙老刘他们几个肯定也是一样,被什么人抓了把柄,不得不这么做。”

     “那些歹徒还说了些什么吗?”南宫履继续问。

     “他说等时机成熟时,就让我推您儿子南宫飞下台,到时会有个人出现,顶替南宫飞,我们只要全力支持那个人就行了。”

     拿人子女要挟,这种事南宫履他们年轻时也干过,可谓是百试不爽,没想到年老的时候,竟然被人给要挟了。

     “南宫老兄啊,我看这人是专门想对付你们南宫家,我多给你派几个兄弟保护你们家人的安全。至于你们家的那些产业,我想还是能要就要,要不到也就别勉强了,我想这么多年你们也积攒了不少钱,足够几代人的花销了。”

     “恩,谢谢上官兄的好意,至于公司的事情,我已经交给我儿子了。我这个而自己生性谨慎,而且身手也不错,应该不会有事。”

     “但是他对南宫家声誉的执念……”

     “没事,我已经告诉他了,不要太过勉强。好了,事已至此,我也尽力了,我会派人继续找你女儿的踪迹的。要是走运能让我找到那个主谋,我非叫他碎尸万段不可。”南宫履阴狠的说着。

     “可是这主谋到底是谁,能有这么大能耐。”

     “唉,只怪我年轻时树下的仇人太多,现在根本无从下手啊……”

     这些天,每个人心里都是有些不痛快,除了阮烟,相反,找到了个如意郎君,可谓是天天喜上眉梢。

     早上阮烟还在睡觉,便被司马宇叫了起来。

     “烟烟,起床了,我带你去看一样好东西。”司马宇轻轻地叫着阮烟。

     阮烟看了看天色,还没亮,又看了看手机上的时候,才四点多。

     “干嘛呢?才四点多,起这么早干嘛?”阮烟有些不乐意,瞌睡虫还没走了,这就叫她起床,她才不乐意呢。

     “懒虫,快起来,我知道一个地方看日出特别好,你不是作家吗,应该很在意这些有意境的东西吧。说不定能激发你写作的灵感呢!”司马宇劝着。

     听到说是看日出,阮烟也是有了些兴致,她看过,但都是一个人摸黑起床,独自看风景,今日有男友陪伴,自是不同感觉。作家,找的就是新意。

     等阮烟洗刷梳妆好了,两人便开始出发。

     出乎意料的是,司马宇并没有开车,而是不知从哪里弄来个山地自行车,载着阮烟,一个劲的踩着。

     司马宇将阮烟带到了附近的一个山脚下,停了车,便牵起阮烟的手,徒步向山上走去。

     这个山上的盘山公路很破旧,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走过了。只是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他们便到达了山顶。不过是一座小山丘而已。

     山顶有一块绿地,二人坐在上面,等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