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是爸爸害了他们
    阮烟说道:“好的,谢谢你。”

     宇文齐浩说道:“不客气。”

     这时候宁薇敲门进来说道:“楚医生我的告诉出来了,你们医院里的曾医生告诉我说我目前不适合怀孕是吗?”

     宇文齐浩说道:“是啊,以你现在的这种情况是不适合怀孕的。”

     阮烟说道:“没关系的,身体要紧嘛,还以后还是会有的。”

     宁薇说道:“说得也是,老天爷不要我怀,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难道我可以逆天而行吗?”

     阮烟心痛的说道:“没关系的,发生这样的变化你也不想的,你这样南宫飞和我都很担心你的。”

     宁薇说道:“我知道是谁”

     阮烟说道:“什么?”

     宁薇说道:“我知道是谁要害我,你就别瞒我了,我知道是谁要害我。”

     阮烟说道:“你都知道啦?”

     宁薇点点头说道:“嗯,当年我发病的时候是司马明送我去医院的,现在这个刘医生也是他请的,后来我的病一直都是他治的,可是为什么呢?刘医生明明告诉我说我的病明明就已经好很多了,而且还可以怀孩子,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他要说谎呢?而且还是一定要我死,我到底有什么抵罪他了?”

     阮烟说道:“照你这样说,那么他背后的指使人一定是司马明。”

     宁薇说道:“不会的,不会是他的,他是不会害我的,他有什么理由害我呢?”

     阮烟说道:“你清醒一下,整件事要不是他的话,还有谁,他一定是恨你所以才这样报复你。”

     宁薇说道:“可是为什么他一定要报复我呢?我有什么令他这般的不满,要杀我灭口?”

     阮烟说道:“或者他知道了南宫飞回来,而且还知道你们已经见面了,这样说他曾经找人跟踪你,又或者你和他结婚以来他就没有信任过你,处处找人来监视着你,这天刚才让他知道你们见面了,所以他恨。”

     宁薇说道:“可是我和南宫飞不是约好见面的,而是这样巧合碰到的。”

     阮烟说道:“可是他想法是不是这样的。”

     宁薇说道:“可是这个是他同意离婚的,离婚的条件他也待我不薄啊。”

     阮烟说道:“这就是男人最恐怖的地方,他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摆脱他的嫌疑,让人都不会相信他会这样做的,就连你这个当事人也不会怀疑他。”

     宁薇说道:“好了,你别越所越过了,我都还差点当成真的了,现在我吗什么证据都没有,不能这样说人家的,要是他是无辜的,你说多对不起。”

     阮烟说道:“他要是无辜的话,那你告诉我,这个刘医生又是怎么回事?”

     宁薇说道:“我还不知道,反正我也不是警察,这些事情应该留给警方费脑子的,在没有证据之前我不想凭空捏造冤枉好人。”

     宁薇说道:“随你怎么说了,反正楚医生说了,这个败医给你开的要是不能再吃的了,要是再吃的话一定会把你给害死的。”

     宁薇说道:“我知道了,我已经把他开给我的要扔了。”

     阮烟说道:“什么你已经扔了,听见你今天才去看医生的,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刘医生的药有情况。”

     宁薇说道:“不是我知道他的药有情况,而是他开的这些药实在是太难吃,那时候反正在我的病历里他也说我好得差不多了,所以我就觉得没有这个需要吃这些药了,反正这都是一些保健的药来的,就是这样了,错有错着,他开的要我一颗都没吃。”

     阮烟说道:“真有你的,楚医生都说了,只要你没有吃他开给你的药,那么你的病就不算太严重,这下子可以放心了,总算是人没事了。”

     宁薇说道:“是啊,所有的事情都好像是早有准备似的,要不是我想怀孩子,就不会到医院去,就不会知道这个惊人的阴谋。”

     阮烟说道:“对了,你打电话告诉南宫飞了吗?”

     宁薇紧张的说道:“不要告诉他。”

     阮烟说道:“为什么?发生这样大的事情为什么不要告诉他,要是你不告诉他的话他如何保护你,这样我也会担心的。”

     宁薇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你也知道他这个人了,要是让他知道了,一定会去找司马明算账的,现在我们什么证据都没有,我不想他打错人了,一切都等警方那边有消息再说吧。”

     阮烟说道:“原来是这样,那你的担心也不是错的,姐夫这个人那么冲动,到时候一定会碍着警方办案的。”

     宁薇说道:“我担心的就是这样。”

     阮烟说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宁薇说道:“等,再就是回去你现在住的地方,再找一篇肯对这件案子有没有发现。”

     阮烟说道:“帮警方搜集证据,可是我怕现在这个刘医生已经被警察捉了,这个莫后黑手已经收到消息了,我怕他对你不利,这样下去姐夫一定会知道的。”

     宁薇说道:“那我就跟南宫飞这几天会在你这里住几天,再让几个警察在这里保护我们,这就不怕了。”

     阮烟说道:“这方法行吗?我担心姐夫放心不下你,会过来找你,到时候还不是要穿帮?”

     宁薇说道:“放心吧,这几天,他会外出几天公干,我说我在你这住,他也会放心的。”

     阮烟说道:“希望是这样咯,你就在我这里住,我来保护你吧,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宁薇笑着说道:“你保护我?你行吗?”

     阮烟说道:“当然行了,我练过女人泰拳的,而且还是得多冠军的。”

     宁薇说道:“是吗?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阮烟说道:“你也没问我。”

     宁薇说道:“好,有你这个贴身保镖,那我就不怕他们了。”

     阮烟说道:“可是他们在明我们在暗,很难对付的。”

     宁薇说道:“那也没办法的,我们只有小心点。”

     阮烟说道:“说得也是,现在都已经是惊动了警方,想他们也不会这样大胆来搞事。”

     宁薇说道:“就是,走吧回去了,等等,我想起来一个地方司马明是经常去的,而且还是很神秘,每次都是一个人去,不让有人跟着,就连我也是。”

     阮烟说道:“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哦,你跟踪他……”

     宁薇说道:“是啊,我记得有一个晚上,很晚了,已经是凌晨3点半,那时候我还没有睡,想出花园里走走,可是让我看见了司马明开着车子出去,于是好奇我也跟着他去,在路边我拦了一辆出租车,结果就跟到他去了一个学校里。”

     阮烟说道:“学校?他去哪里做什么?都已经毕业很久了,要是他来看同学也不应该是这样晚的,一定是有古怪,那他去了之后做什么?”

     宁薇说道:“我不知道,因为我怕被他发现了,所以就没有跟上去了,可是我看见他最后进了一间美术室里。”

     阮烟说道:“美术室,难道他对艺术有兴趣?”

     宁薇说道:“不会吧,我和他住在一起这样久也没有听见过他喜欢艺术之类的。”

     阮烟说道:“要不我们到现场里看看。”

     宁薇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去那所学校。”

     阮烟说道:“是啊,怎么了,你害怕?”

     宁薇说道:“是啊,我真的是有些怕了,因为这所学校很是古怪,我怕会有鬼出没。”

     阮烟说道:“怕什么?为了你的安全,为了早日知道这样莫后黑手,我们应该什么也不要怕,而且我们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鬼这东西是不会吓我们的,只有做了亏心事的人才会被鬼吓的,放心吧,有我在就什么都不要怕了。”

     宁薇说道:“为什么有你在就不用怕?”

     阮烟说道:“因为我是信耶稣的,他会保护我们的。”

     宁薇说道:“听见中国鬼不怕耶稣的。”

     阮烟说道:“是吗?有这样的事情,我怎么没听见过,可是不怕,耶稣也不会见死不救的吗?”

     宁薇说道:“这样也能让你说得通,我真是佩服你了。”

     阮烟说道:“好了,说这样多干嘛,快走吧。”

     宁薇一边被她拉着一边问道:“真的要去嘛?”

     阮烟说道:“是啊,废话那么多。”

     很快他们就到了宁薇所说的那间校园,她们一进校园里就发现里面很大的阴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宁薇始终都是觉得这里会有什么东西在,一定很恐怖,就连刚才大胆的宁薇也有些害怕了。

     宁薇说道:“喂,你不是说你什么都不怕的吗?你身上还有耶稣在,你怕什么。”

     阮烟说道:“不知怎么的,耶稣叔叔好像睡着了一样,都不给我些力量,我也不想害怕的,谁知道这里会是这样的阴森,不怕才怪呢?你是不是肯定他来了这间学校?”

     宁薇说道:“是啊,我很清明的记得外面的牌子,所以一定不会有错,而且也不是隔了很长的时间,只不过是半个月而已,我不会这样容易就忘记的。”

     阮烟说道:“可是这所学校为什么就这样破旧呢,好像荒废了很久的,这里应该都不会有人在这里上学的吧,而且这里没有保安看着,应该是一间不要的旧学校而且,那他来这里做什么?”

     宁薇说道:“问那么多干嘛,快一点去美术室看看不就知道了。”说完便二话不说的就上去了。

     阮烟说道:“走这样快,也不知道是谁说害怕呢,现在比我还走得要快,你的好奇心也挺重的嘛?”

     宁薇说道:“我只想快一点弄清楚整件事情,可是就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去睡觉了,别忘了,楚医生说我不可以吓的。”

     他们进来了偌大的美术室里,之间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阮烟说道:“这里这样黑,什么看不见,怎么找啊?”

     宁薇说道:“放心吧,我带了蜡烛来。”

     阮烟说道:“原来你是早有准备的,你不早说。”

     宁薇说道:“我本来是用来照鬼的,谁知道现在可以用得着了。”

     当她们点着蜡烛一看,这里周围都是布满灰尘,像是很久都没有人来打扫过,而且地面上还有些红色已经干了的液体。

     宁薇说道:“你说这地面上的液体会不会是人血啊。”

     阮烟说道:“不知道,不过应该不会吧,要是你有怀疑的话,就取一些拿去给别人做化验就知道了。”

     宁薇说道:“说得对,我们就取一些回去吧。”于是她便从包包里拿出一个小瓶子,用刀子刮了一下放进瓶子里。

     阮烟说道:“我只不过是随便说说而且,你来真的?”

     宁薇说道:“当然了,好了,别说话,快一点进去前面的房里里有什么?”

     当她们准备打开前面的门的时候,忽然,一声嘟嘟……嘟嘟……当时就把她们给吓坏了,后来定了定神才知道是阮烟电话的悦耳的手机铃声从她的包包里传出来,这样她们才送了一口气。宁薇说道:“找死啊你,无端端的你干嘛调闹铃啊。”

     阮烟说道:“因为我习惯了这个时候起来写稿子的。”

     宁薇说道:“不被你吓死都被你气死了。”

     阮烟说道:“谁让你胆子这样小。”

     宁薇说道:“是啊,是我的胆子小,也不知道是谁刚才在大叫呢,羞死了。”

     阮烟说道:“你喊我就跟着你喊了。”

     宁薇说道:“你就知道什么也往我的身上推。”

     阮烟说道:“好了,是我不对了,现在我把它关机好不好,这样就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

     于是她便从包包里打算把手机拿出来,谁知太匆忙安莹手拿包低而包的提手却沟到柜筒上的螺丝上,就这样把整个桌子拉翻了。“噢我的天啊,真是越急越乱啦”阮烟心不甘情不愿的边抬桌子边抱怨道。

     “呯”阮烟把摆好的桌子又抬起来在原地大大力的砸了一下“看你还倒不倒”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可是就心满意足的看着宁薇说道:“好了,现在关机了,就不会再怕手机又响了。”

     宁薇说道:“算你了,快,去把那扇门给打开。”

     阮烟不敢相信的指着自己说道:“我去……”

     宁薇说道:“当然了,要不是你的手机忽然响了,我们已经把门给打开了,现在这祸是你抢的不是你去打开还是谁去呢?”

     阮烟说道:“你不能这样的,怎么说我也是义务帮你的嘛!怎么现在又难了你就让我一个人来,这不公平。”

     宁薇说道:“我不管,反正我就要你去。”

     阮烟说道:“好,去就去,谁怕谁呢!”于是她便眯着眼打算用力的把门给打开,可是她发现,原来门是没有锁的,轻轻一碰就开了,阮烟往里面秒了一下,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而且最里面就还有一个楼梯,是通上楼顶的。

     阮烟说道:“这里什么都没有,你肯定他是进来了这间教室了吗?”

     宁薇说道:“都说了很多篇,是啊,我真的看见他是进来这里。”

     阮烟说道:“可是这里真的什么都没有,那他来这里做什么?”

     宁薇说道:“我们上楼顶去看看吧,或者上面有什么发现。”

     阮烟说道:“嗯,那走吧,小心,这里的阶梯像是很久了,也不牢固,还是捉紧些扶手好。”

     宁薇说道:“知道了,快走吧。”

     因为宁薇是走在前面的,她只好飞奔而上了。可能是速度太飞啦,上到一楼楼梯口拐弯的时宁薇一时急刹车慢了点,居然来了个和楼墙的亲密接触。“噢……差点把我人生的第一次(初吻)给报销啦,还好还好抢救及时”。阮烟说道:“还好教学楼里的人已经是没有人的,只有她们两个,要不然的话不管让谁看到宁薇现在这样肯定会以为那里的精神病院肯定是让水给覆盖啦,弄得满大街都是神经病哦”。无惊无险目的地她们终于都到了楼顶,为什么说得那么恐怖似的,因为她们上来的时候,好像有些灯光在这里一闪一闪的,可是到了这里还是没有事情发现。

     阮烟说道:“你不是说这里会有什么发现的吗?可是这里还是什么都没有的。”

     宁薇说道:“我也不清楚,可是他来这里做什么呢?难道是来这里观光吗?”

     阮烟说道:“事实上来这里观光也很好的,你看,下面的风景多美啊。”

     宁薇说道:“是啊,来了这样久还是这里最美,原来这里也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地方。”

     阮烟发现在左边的地方有一个大四方形,像是一个小房子,是用木板做的,她走进一看,发现越是靠近的地方越感到冷,起初她还以为是楼顶上的大风,才是这样冷,可是这冷风有些不同,像是冷气。

     宁薇说道:“你在这样做什么呢?”

     阮烟说道:“我觉得这个木房子有情况,你过来看一下。”

     宁薇走了过去,她说道:“很冷。”

     阮烟说道:“是吧,你觉得里面是不是装有空调呢?”

     宁薇说道:“空调,会吗?这个木房子都是有缝的,要是装了空调,那么里面的空气一点会往外流出来了。”

     阮烟说道:“要是里面是密封的呢?”

     宁薇说道:“不会,这样都行,那么是谁要这样做呢?”

     阮烟说道:“谁知道,我现在只想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宁薇说道:“去看看吧?”

     阮烟说道:“好啊,可是门是锁着的。”

     宁薇说道:“放心好了,这些都是小意思,我以前跟一个师傅学过开锁的,这个很容易开的。”

     阮烟说道:“行不可以啊?”

     只不过是一会的时间,就听到卡擦的声音,门打开了。

     阮烟说道:“真的是可以打开了。”

     宁薇说道:“是吧,我没骗你的。”

     阮烟说道:“你还有多小秘密我是不知道的。”

     宁薇说道:“没有了,就这个了。”

     阮烟说道:“是不是真的。”

     宁薇说道:“是啊,罗嗦,快帮忙,所打开了,可是门卡得很紧。”

     阮烟说道:“让我来把,我力气大。”说完后她便一手就把门给拉开了。

     当门打开的时候,里面出现的真是吓坏了他们,她们看见了这个木房里子里面都是挂满了一个个的人肉标本,他们都是用一些透明的胶布将人挂起来的,里面的内脏什么的都被人全都挖出来了。

     宁薇说道:“烟烟快一点报警。”

     阮烟说道:“哦。”可是她便匆忙的从包包里拿出手机打了119。

     很快警察就到来了,她们也去了警察局录口供,最后宁薇还是给南宫飞打了电话,他接到电话后就匆匆忙忙的到了警察局。

     南宫飞说道:“怎么样,你们没事吧。”

     阮烟和宁薇都说道:“我们没事。”

     南宫飞说道:“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你们都不跟我说,你们知不知道两个女孩子去这样的地方,会很危险的,幸好这次没发生什么意外,不可是果真是不干涉想。”

     宁薇说道:“我就是怕你担心所以我才不告诉你的。”

     南宫飞说道:“我是你的男朋友来的,你有什么事情都应该告诉我的,为什么要一个人扛呢,要你这次有什么意外的话,你要我怎么办,我会很内疚的。”

     阮烟帮忙解围说道:“好了,好了,你就别再骂她了,事实上这次的注意是我一个人的,是我建议要去这间学校的,我们只不过是想快一点找到是谁要想害宁薇而已。”

     南宫飞沉默了一会说道:“事实上,警方已经早到想要害你的人了。”

     宁薇说道:“是谁”

     南宫飞说道:“在你酒吧做的那个,上官梦。”

     “上官梦?”宁薇和阮烟一口同声的说道。

     宁薇说道:“可是她为什么要害我呢?”

     南宫飞说道:“警察也在里面问她,可是她什么也不肯说,她只要求见你。”

     宁薇说道:“她要见我?”

     南宫飞点了点头。

     阮烟说道:“不可以,要是她想伤害你怎么办?”

     南宫飞说道:“不会有事的,里面有警察,她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还是见见她吧,搞清楚她为什么要害你,还要害了她自己。”

     宁薇说道:“我也是这样想的。”

     南宫飞说道:“那进去吧,我们在监控室里看着你。”

     宁薇说道:“嗯。”

     当警方陪宁薇进来审讯室的时候,宁薇就看见上官梦静静的坐在哪里,似乎她一定知道她会来见她似的。

     女警察说道:“上官梦,你要见的人带来了,现在你可以说话了吗?”

     上官梦缓缓的抬起头来说道:“我想和她单独谈谈!”

     女警察说道:“不可以,我们要保护宁小姐的安全。”

     上官梦说道:“你都用手铐把我给铐住了,难道我还会在警察局里杀她吗?”

     宁薇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要是有事的话我会喊人。”

     女警察点了点头。

     宁薇说道:“她已经出去了,你可以说了吗?我并没有伤害过你,而且对你也不是很了解,为什么要害我,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近我的。”

     上官梦说道:“你是没有害过我,可是你的父亲就有。”

     宁薇说道:“你认识我父亲。”

     上官梦说道:“从一只戒指里拿出了一个小图,这个小图是一张很小的相片,里面有她爸爸和一个陌生女人的照片。”

     宁薇说道:“你为什么会有我爸爸的照片。”

     上官梦说道:“因为里面的男人是我的爸爸。”

     宁薇说道:“你胡说,我爸爸只有两个女儿,一个是我,一个是我妹妹。”

     上官梦说道:“你错了,你爸爸和你妈妈就只有两个女儿,可是他和我妈妈却是有了我。”

     宁薇说道:“你胡说,我不会相信你的话的,你别以为有我爸爸的照片就可以冤枉他,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可是我不会相信你的,现在的电脑合成这样厉害,你说什么都可以的。”说完她便想转身走。

     上官梦说道:“当然了,就这张照片的话就不足以说清楚些什么,可是这条项链你应该会认得。”

     宁薇转过头一看,当时就愣住了,她问道:“你怎么会有这条项链的,告诉我,它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上官梦说道:“你现在信了吗?”

     宁薇说道:“你到底是谁”

     上官梦说道:“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是你爸爸的女儿,也就是你妹妹。当年你爸爸认识我妈妈,之后就有了我,可是你爸爸不肯跟你妈妈离婚,还说要我妈妈不要再找他了,和我们恩断义绝,我妈妈面对着这样一个绝情绝义的男人,最终还是病死了,倒是的时候她也不能听到爸爸对她说一句对不起,那时候妈妈临死的时候告诉我,原来当年她是个黑帮的女儿,而我外公就是你爸爸要接近的目标,为了失去我外公的信任,那个男人竟然假情假意的把妈妈给追到手,可是外公就给了他坐龙头大哥,不久之后警方就外公的地盘一扫而空,外公因为伤心过后就活活气死,而妈妈,就是那个男人亲手将她捉去坐牢的,我也是在监狱里出生的。”

     宁薇双手捂住嘴哭,她小声的说道:“怪不得那个时候我问妈妈爸爸的工作是什么,她经常跟我说,爸爸的工作很危险,可是很有意义的,会救很多人,可是他会像蜘蛛侠那样,有着我们都不发知道的神秘身份,原来他的身份是一名卧底,难怪爸爸临死的时候他说,他曾经对不起妈妈,要我好好的帮他照顾妈妈,好好的孝敬妈妈。”

     上官梦说道:“你爸爸只会记住你们三母女,可是我和妈妈呢,他却从来都没有进来过看我们,那时候我妈妈曾经在警察局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她为了他生了一个女儿,要求他来看望一下我,可是他却说我妈妈所生的都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孩子,说不定是别男人的,我妈妈就是被他这句话给活活气死的,你要我如何原谅你们,如何原谅他?”

     宁薇说道:“所以你出来之后是回来找我报仇的?”

     上官梦说道:“本来我是出来想找他报仇的,可是他死了,他死了,他这样已经死了,那么我妈妈的死怎么算,我要去跟谁去算?后来我打听到原来你开了一间酒吧,所以我就很努力的学调酒,好让你请我,可是我再向你的刘医生身上下手,可是谁知道你没有吃这些药,你竟然没有死。”

     宁薇说道:“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搞出来的,那么就学校里的那些人又得罪你什么了,你为什么这样狠心连他们都要杀。”

     上官梦说道:“你别冤枉我,那些不关我的事,我更不知道你说什么旧学习的,要是我有做过的,我一定会认的,可是我没有做过你就不要冤枉我。”

     宁薇说道“告诉我,这条项链你是怎样拿到的,那个人在哪里?”

     上官梦说道:“你所说的是那个人啊,你妹妹吗?”

     宁薇说道:说道:“是,就是我妹妹,你快告诉我。”

     上官梦说道:“你想知道吗?那就只好怪你的好爸爸了,当年他不认我和妈妈,我妈妈就找人罗走你妹妹,现在可能已经是死了,又或者是在某个夜总会做小姐呢?真是可怜,这样小的一个孩子这就离开了自己的亲。”

     宁薇说道:“我求求你,求求你,快告诉我,我妹妹现在在哪?”

     上官梦说道:“你很想知道是吗?”

     宁薇点了点头。

     上官梦说道:“那你就跟我走吧。”说完她就拿了一包老鼠药吃了,宁薇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外面的人从监控室里看见了就马上进来,有人打120。

     南宫飞抱住她说道:“我都知道了,没事的,你妹妹会没事的。”

     宁薇说道:“现在怎么办?现在只有上官梦才知道我妹妹的下落,要是她真的死了,我怎么办,我妹妹怎么办?”

     南宫飞说道:“好了,好了,会有办法的,别担心了。”

     也说道:“是啊,或者情况说不定你想的这样糟糕,说不定她会没事的,只要她醒过来了,就能知道你妹妹的下落了。”

     南宫飞说道:“烟烟说得对,来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吧,看看她怎么样了。”

     他们便很快的到了了医院,这时候刚好医生出来了,宁薇说道:“医生,怎么样了,我……我妹妹她没事吧。”

     李医生说道:“病人因为吃了大量的老鼠药,幸好来得及送来医院,经过抢救她已经没什么危险了,可是她的求生意识很弱,目前她还是没有度过危险期,只要她有机会醒来才能有救,不然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

     南宫飞说道:“谢谢你医生。”

     李医生说道:“不客气。”

     阮烟问道:“宁薇刚才你喊她妹妹?”

     宁薇说道:“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个可怜人,都是爸爸害了他们。”

     阮烟说道:“你就是心软。”

     南宫飞说道:“好了,你们都累了一个晚上了,这里有医生看着,应该不会有事的,就算你要留在这也不是办法,也不能为她做些什么,还是回去休息吧,不然的话连你们都熬病,我可要一个人照顾两个人了。”

     阮烟说道:“放心吧,姐夫,我的身体才没有这样较弱呢,你还是担心宁薇吧,她身体不好。”

     宁薇说道:“好了,你们就不要瞎操心了,我身体也没事,那我们就先回去吧。”

     阮烟说道:“好啊,弄了大半天终于可以回去了,对了,姐夫我们去吃宵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