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家破人亡
    老李说道:“应该不会的,谁都知道宁薇嫁给二少爷的时候就已经有爱的人了,后来因为为什么他们会结婚的,这只有他们才知道,不过我听见因为这个男人回来了,二少爷就提出离婚了,这应该不关你的事吧。”

     司马宇说道:“是真的吗?真的不是因为我的关系吗?”

     老李说道:“嗯,少爷,你就不要太多心了,难道你现在还对宁薇小姐还有感情吗?”

     司马宇说道:“不了,现在她都已经有爱的人了,我不想再步弟弟之后尘,就算现在把她拉在自己的身边她也不会幸福的,她爱的人不是弟弟,更不会是我,这样做只会令她难过,既然她的心都不装不下被人,我又何必再面人所难呢?”

     老李说道:“可是你还是忘不了吧,少爷你觉得宁薇是长得像你以前的女朋友是吗?”

     司马宇说道:“也不是很像,只不过是眼睛有点像而且。”

     老李说道:“那你就是找爱的替身。”

     司马宇说道:“或者你说得对,我一直都把宁薇当成心妍吧,事实上我一直都弄不清楚对她们之间的感情,到底是替身还是什么……我自己也很迷茫。”

     老李说道:“既然不清楚就不必再弄清楚,就让它顺其自然吧,反正你现在也弄不清楚自己的心。”

     司马宇说道:“老李叔叔为什么我以前不觉得你有这样方面的才能?”

     老李说道:“什么样的才能?”

     司马宇说道:“爱情方面!”

     老李说道:“因为老李叔叔走过你现在走的路,所以就很清楚你现在烦什么?但我也不能为你做些什么,因为爱情这些事情都是别人帮不了的,最终还是靠自己,可是你相信老李叔叔的眼光吗?”

     司马宇问道:“你指的是哪一方面?”

     老李说道:“就是我方才跟你说的,我觉得阮小姐和你很相配你信吗?”

     司马宇说道:“不会吧,老李叔叔你的眼光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差的?”

     老李说道:“我说的是真的,我也说过我是过来人,看得见被人没看见的事情。”

     司马宇说道:“你这样说我还以为你是有特异功能的,要是你这样厉害,你就告诉我今天晚上的**彩开什么,现在买还来得及。”

     老李说道:“少爷你真会开玩笑,这我怎么会懂呢?”

     司马宇说道:“那就是咯,你也会有是预算的时候,所以你个人觉得对的事情有时候也不一定会发生的。”

     老李说道:“少爷不信我也没办法的,可是我只希望你能忘记心妍小姐,毕竟都这样多年了,人总不能带着回忆过日子的,当年她选择了跟那个日本人走了,怕且她现在都已经是几个孩子的妈了。”

     司马宇说道:“要是当年我有钱的话,就一定可以把她抢会到我的身边,可惜当年我就什么都没有,才会输给这个日本人。”

     老李说道:“这种用钱换回来的爱情是不会长久的,人不可能一辈子都一帆风顺的,会有高有底的时候,当有一天你没有钱的时候她一样会抛弃你的,那有真情这样珍贵,真情之所以这样难得可贵是因为它不能有任何金钱买的,它的贵在真心。”

     司马宇说道:“真心?这个世界上还有几个人能有真心呢?后者有,可是不是每个人都这样幸运的能遇到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如果不能的话我也不介意用金钱维持自己的爱情,毕竟金钱这回事我自己可以控制,可是人心的真的不轮到我去控制。”

     老李说道:“少爷,你也不用灰心的,未来你一定可以找到一个爱你的人和你又爱她的人,只不过是时间未到而且。”

     司马宇说道:“希望是咯。”

     老李说道:“好了,今天晚上我就跟你说这样多了,你自己想一下吧,我先回去准备着阮小姐的合同了,明天就叫她来公司里签约吧。”

     司马宇说道:“这样快?”

     老李说道:“还快吗?投标快的时间快到了,我们没有多小时间了。”

     司马宇说道:“那你就去准备吧,快一点搞定也好,一想到这个阮烟就令我头疼。”

     老李说道:“好的,少爷那我就先走了。”

     司马宇说道:“嗯,我叫司机送你。”

     老李说道:“不用了,我自己开车过来。”

     司马宇说道:“那好吧啊,对了老李叔叔,你也应该找个人,照顾你的生活了。”

     老李说道:“少爷你说笑,你看老李叔叔都这个年纪了那还想这些呢?”

     司马宇说道:“是吗?那你觉得濒姐如何?”

     老李说道:“少爷你说到哪去了,我和濒姐什么也没有的。”

     司马宇说道:“是吗?难道老李叔叔真的是这样晚了就等我回来,问阮小姐的事吗?还是你为了见谁一面呢?”

     老李说道:“少爷真的眼光厉害,什么也瞒不过你。”

     司马宇说道:“是你的行动太明显了,下次想见面的时候就不用这样偷偷摸摸的了,可以光明正大的,过些日子我就让濒姐过你这边好了,你和濒姐也应该有个家了。”

     老李说道:“可是濒姐的合同还没有到期呢!而且她也没有够退休的年龄,而少爷也习惯了濒姐服侍你的,要是到时候再请一个工人的话,你也要从新习惯她们。”

     司马宇说道:“这样的话,那就下班的时候就到你这里,白天的时候照样子过来上班好了。”

     老李说道:“好的,谢谢少爷。”

     司马宇说道:“好了,那你就先回去吧。”

     老李说道:“好,那我就先走了。”

     司马宇说道:“嗯。”

     司马宇待老李走了的时候,便拨通了阮烟的电话,说道:“阮小姐,明天早上九点的时候请来贵公司来把合同签了吧,就安你之前的价格100万,如何?”

     阮烟说道:“没想到司马先生真的是如此的守信用,好的,既然这样我就先谢谢你了。”

     司马宇说道:“不用,我说过,答应了别人的事情我一定要坐到的,更何况是阮小姐你的事情,就一定不能忘了,而且我也不想麻烦阮小姐经常过来贵公司,浪费你的时间就不好了。”

     阮烟说道:“司马先生你这个是在绕了一个弯在骂我吗?”

     司马宇说道:“不敢,不敢,我怎么敢呢?我只不过是说实话而已,对了,我有一个情况想问你很久了。”

     阮烟说道:“司马先生有什么就问吧,我知道的一定会告诉你的。”

     司马宇说道:“就是你之前给我的地址,好像我朋友有之前住的地方,请问你现在住的地方是不是你的房子。”

     阮烟说道:“不是我的,是我的朋友租给我的,她现在就快于她的未婚夫结婚了,所以就搬到他那住了,怎么了,你认识我的朋友?

     司马宇说道:“不知道,我之前的朋友是住这里的。

     阮烟说道:“我朋友叫宁薇,她是不是你认识的人?”

     司马宇说道:“天啊,不会是这样巧吧,她是我弟弟以前的老婆,现在他们就离婚了。”

     阮烟说道:“不会这样巧吧,那你岂不是她的大伯。”

     司马宇说道:“什么大伯,说得这样老。”

     阮烟说道:“那安辈分是这样叫的嘛!”

     司马宇说道:“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他们都已经离婚了,就什么都不是了。”

     阮烟说道:“你这人怎么会这样啊,离婚了就把所有的关系都撇得一清二楚了。”

     司马宇说道:“我也没有这个意思,我只不过是说我现在就不是她的大伯了,而是朋友。”

     阮烟说道:“既然你是宁薇姐的朋友,那我就安50元的价格把剧本买给你好。”

     司马宇说道:“为什么忽然之间改变主意?”

     阮烟说道:“没什么,我当时也是这个决定的,只不过是因为你做得太过分了,我才给你个教训而已。”

     司马宇说道:“你不早说,要是我早知道你有这样的决定我就不搞这样多事情了,对不起啊,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阮烟说道:“我没听错吧,你居然会跟我道歉。”

     司马宇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次是我错了,我就要向你道歉了,难道我在你心目中是这样一个不说道理的人吗?”

     阮烟说道:“老实说你第一次给我的印象就不好,这很难怪我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司马宇说道:“那现在呢?对我的印象是不是有些改观了。”

     阮烟说道:“现在还可以吧,可是我还是不怎么了解你,更不能因为你的一句道歉的话就说对你的态度有所以改观了吧。”

     司马宇说道:“那等哪天有空了大家出来了解一下,这样可以吗?”

     阮烟说道:“你方才不是说不想看见我吗?”

     司马宇说道:“那是刚才的说的,现在收回了。”

     阮烟说道:“那你是不是因为宁薇姐的关系才对我这样客气的。”

     司马宇说道:“那是我之前对你有些误会了,现在都把误会解开了,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就再请你吃饭吧。”

     阮烟说道:“那上次的那端饭不是你真心请我的吃的吗?”

     司马宇说道:“老实说,那次纯粹是我的商业目的,而这次是真心的。”

     阮烟说道:“好,既然你这样有诚意我就接受你的道歉,事实上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也不能全怪你的。”

     司马宇说道:“好,那我们就原谅对方吧。”

     阮烟说道:“好的,明天我就会按时过来你公司里把合同正式签了,可是我有一个条件,就是不能把我剧本里面的含义该了,不管你拿来做什么都好,我都希望这都与剧本是一样的。”

     司马宇说道:“行,这一定可以答应你,我一定不把你写的东西有一丝的改变,放心好了。”

     阮烟说道:“既然只要就把我刚刚说的那条也写进合同里吧,免得以后还有纷争。”

     司马宇说道:“好的,这我也能答应你,我想把你的剧本拍成电影好吗?”

     阮烟说道:“真的吗?”

     司马宇说道:“是的,事实上不瞒你说,你发给我那个完成的剧本我已经给那个公司的导演看过了,他说你的剧本要是拍成电影的话一定会红,他说你写的故事很动人,也很有创意。”

     阮烟说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司马宇说道:“当然了,现在我骗你做什么,要是我真的要骗你的话,就不会把事实告诉你,难道我不怕你价格再提高些吗?”

     阮烟说道:“真的有些不习惯你忽然变得这样好人。”

     司马宇说道:“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以前很无理取闹吗?”

     阮烟说道:“不是的,没想到你的人也挺好的,为什么我们现在才发现对方好呢?”

     司马宇说道:“这个是因为以前我们对彼此多不了解,有误会,现在都把误会解开了,就对对方有一点的了解,那你说我们会不会有一天会不知不觉的爱上对方?”

     阮烟说道:“不会吧,我的理想爱情是我剧本里写的那样,并不是我和你这样的。”

     司马宇说道:“可是爱情这东西从来都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不是吗?你这个是把你对剧本里的爱情向往而已,可是老天不一定能从你的愿。”

     阮烟说道:“我知道的,可是不被我遇到过我是不会放弃的,我相信只要我肯等,就一定能等到我的爱情。”

     司马宇说道:“想不到你也挺单纯的,我看你一定是没有谈多恋爱吧。”

     阮烟说道:“是啊,我想把的纯洁的恋爱给我最爱的人。”

     司马宇说道:“原来你是个追求完美的人。”

     阮烟说道:“是啊,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我不介意别人是怎么看我的,因为我还是相信一往而深的爱情。”

     司马宇说道:“我看你真是看小说看多了,你说的这些都是离现实很遥远的事情,在我们这个充满铜臭味的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拥有的,不管你和你的爱人有多深爱对方,可是到最后还是因为金钱的情况而分开,现在的爱情都是和物质挂钩,你没有钱就没资格说爱。”

     阮烟说道:“就是因为现实中没有所以这种爱情才来这得真贵,要是人人都能够这样轻易地获得真爱那就和金钱有什么两样呢?那请问司马先生像你这样有钱的人,你现在有爱的人了吗?”

     司马宇说道:“你说的话怎么和老李说的是一样的。”

     阮烟说道:“连老李叔都知道真爱的真谛,没有你不知道的,你是不是曾经被爱情伤害过,所以对爱情这样悲观?”

     司马宇说道:“也可以这样说,所以我才不样子不相信爱情,你要知道,当你没有了一样你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东西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了,这种感觉令人很无助,很失落,我发誓我再也不要有这种感觉了。”

     阮烟说道:“不会吧,有这样严重的吗?”

     司马宇说道:“是啊,不过对你说了你也不会知道的,因为你还没有真正试过爱一个人的感觉。”

     阮烟问道:“那请问爱一个人的感觉是怎样的?”

     司马宇说道:“你不是吧,你是写爱情小说的人,就算你不知道爱的感觉如何,那也能知道吧。”

     阮烟说道:“这根本就不一样的,知道是一回事,亲身感受又是一回事。我就是没有试过爱一个人的感觉吗!而且我也不想去尝试,我怕到时会像你一样,你们男人如果爱情没有了,还有事业可以拼,可是像我们这些小女人,一生就是希望能找到一个自己爱的人和一个爱自己的人,要是没有了爱情,你让我们还有什么可以寄托,可是我又想知道爱一个是怎么样的。”

     司马宇说道:“你也挺可爱的,又想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而又不敢去尝试,天下那有这样好的事情。”

     阮烟说道:“你说就有了。”

     司马宇说道:“天下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就算我能告诉你,但这也能说明是我的感受而已,这跟你是不一样的。”

     阮烟说道:“不会的,只要你告诉我,那么我以后写这些爱情小说也有些说服力的,那我以后写对白的时候就不会这样单调了,你也想我以后多买些剧本给你,也能帮你赚些钱啊。”

     司马宇说道:“我真不知道你怎么会写爱情小说的,你完全是没有经历,居然还会被我的公司给录用了,这真的很难接受。”

     阮烟说道:“所以才需要的帮忙啊,就快一点说嘛?”

     司马宇说道:“你要我说什么?”

     阮烟说道:“明知故问,当然是你以前女朋友的事情了,你们是怎样认识的?”

     司马宇说道:“你这人怎么是这样啊?”

     阮烟说道:“我怎么了?”

     司马宇说道:“你也知道是那是我的初恋了,难道你不知道初恋是最惨的吗?你这样不是在我的伤口上撒盐吗?你到底有没有同情心?”

     阮烟说道:“我不同意你的说法,这样不是在你的伤口撒盐,而是要你面对事实,让你无处可逃。”

     司马宇说道:“要我面多事实,真好笑,我有什么事实在面对,我有什么在逃避。”

     阮烟说道:“你不用骗我了,就算你骗得了我,你也骗不了自己的心,你也说了,这个是你的初恋,一定是对你的伤害很大,所以这样多年来你都不愿正式的面多它,你不愿接受你前女友已经离开你了,你宁愿这样一直封闭自己,你宁愿这样一直欺骗自己你从来都没有爱过任何人,怎么样我说得对吗?”

     司马宇说道:“你真的当自己是心理医生吗?”

     阮烟说道:“我是不是心理医生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否说中了你的心事。”

     司马宇说道:“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会看相的吗?”

     阮烟说道:“司马先生你没事吧,我现在是在跟你说电话,我又如何能看到你的相呢?”

     司马宇说道:“那也是,你也看不到我,没有理由这样也被你说中的?”

     阮烟说道:“厉害吧,虽然我是没有谈过恋爱,可是我可以是一个爱情专家的,因为我是一个旁观人的看一个人而已,你之所以没有留意到,是因为你还是一个当局者,困在一个圈子里,那你说你怎么可以客观的看待自己的事情呢?反过来,要是你能很客观的看待自己的事情,证明你就已经开始忘记你的前女友了,相反就是你还爱着你的前女友。”

     司马宇说道:“不会吧,这样你也能说得通?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那我应该怎么做才能忘记她?”

     阮烟说道:“开始新的一段感情吧!”

     司马宇说道:“不会吧,这样就可以忘记一个人吗?可是我以前有过十个以上的女朋友,但都未能帮我忘记她,而是对她思念是越来越深,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阮烟说道:“很容易,说明了你没有用心,你和别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拿出你真心出来对待,你对她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上床。”

     司马宇说道:“那是当然的了,要是每一次都那么认认真真的爱,我不会被伤得神经病吗?”

     阮烟说道:“我看你现在就是神经病了,你不肯打开你的心又如何知道你不会爱上另外一个人,你就是怕,你怕又遇到像你的前女友一样的女人,你就是不愿意去面对,不要再给自己找借口了。”

     司马宇说道:“那是当然的了,你别只顾着说我,事实上你还不是跟我的一样。”

     阮烟说道:“你有病吗?我又怎么会跟你的一样?我又没有什么可逃避的。”

     司马宇说道:“你是有病,而且还是病得不轻呢?我起码也有爱过才害怕再一个人,你呢,你连一个爱的人都没有,你根本就没有爱过一个的感觉,对于你的说法我很不服气,你也不配教训人,你的个案根本就是和我的一样。”

     阮烟说道:“这根本就是两回事,你的案子和我的都不同。”

     司马宇说道:“废话,你的根本就是和我的是一样,你才不要再找借口呢,有本事你就找一个人来爱,当你真正的爱上那个人的时候才跟我说你的大道理吧。”

     阮烟说道:“喂,你有没有搞错啊,我也是好心的告诉让你把自己的心结打开而已,你为什么这样凶骂我?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司马宇说道:“我也没有这个意思,就是你和我的观点根本就不同,情况就是我们对爱情的看法不一样,所以我才这样大火的保护自己的爱情真理,你就大人有大量的就不要和我计较了吧。”

     阮烟说道:“我这也不是和你计较,反正我就觉得没有谈过恋爱的人不代表对爱情不了解,你也不能因为这个而否决我对爱情的看法啊。”

     司马宇说道:“好,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因为这个就否决了你的看法,那你是不是就可以原谅我了。”

     阮烟说道:“这就要看你的诚意是多小了。”

     司马宇说道:“那你想要怎样的诚意?”

     阮烟说道:“很容易,我只想知道你和你以前的女朋友是怎么认识的?”

     司马宇说道:“不会吧,你还没有放弃,还想问这个嘛?”

     阮烟说道:“是你说要跟我道歉的,反正我就要听,你就跟我说嘛!”

     司马宇说道:“现在不是吧,都已经是凌晨2点了。”

     阮烟说道:“没关系的,我还不困,就说吧,别这样多废话了。”

     司马宇说道:“可是我现在困了,不如留给下一次吧。”

     阮烟说道:“不可以,下一次是什么时候啊?”

     司马宇说道:“总会有机会的,到时候我们找一个我们都有时间的日子我就跟你畅谈吧,很晚了,你早点休息吧,晚安!”说完就匆忙的把电话给挂了,只有阮烟一个人在一旁乱叫。

     阮烟说道:“该死的司马宇,不守信用,明天你就死定了。可是今天晚上他令我感到很大的不同,有什么不同呢,自己也说不上来,反正就么有以前这样讨厌他了,感觉还可以,和他这样的人做朋友应该还很好的,最重要的是他有钱嘛!嘿嘿,没想到平时看起来很花心的花花公子,竟然曾经也是个情痴,也会别女友伤害过的男人。”

     “原来是被爱情伤害过的人真的是不再相信爱情的,要是让他找到真正有缘的那个人他也应该不会去爱吧,原来男人的心思是这样的奇怪,比女人还奇怪,外表看起来就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事实上他的耐心深处是很脆弱的,很抗议别人的靠近,对于以前的这些事情都不提一字,是他不想去面对还是他害怕会回想呢?这些的这些都只能问他才知道的,对他有太多太多的疑问了,好想一次就把他搞清楚,可是他就是不愿意说。要是能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也挺幸福的,起码他情真,真长。不可以不可以,我在想什么呢?他是一个危险的人物,尤其是未曾忘记过爱人的男人更危险,和他在一起的下场很快或者就会是我了。”

     “不能对这个男人有非分之想,绝对不能,就算是也不能让他知道,要不然的话别人对我根本就没意思,那我岂不是臭死了,还是面子重要些。何况我也不知道他忽然性情大变是否为了我的剧本的事情,怕我临时改价格,所以今天晚上才对我说这样多,又或者这个是他的一个战略而已,要是我真的上当了就惨了,这次就当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我也不愿意有任何的差错。”

     阮烟拼命的告诉自己,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不要乱,可是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开始对司马宇动情了,所以她选择不愿意去承认,压抑着自己不去想,可是她越是这样就越能看出她的心思。有时候爱情就是这样,它不知不觉的到了你的身边,有时候也是不知不觉的走了,人也是,在一瞬间里很容易的就爱上一个人,可是也很容易的忘记一个人,这就是人对爱情最无可奈何的时候了,你不能去控制它,仿佛是只有它才能控制你,所以很多人都怕了它,宁愿这辈子都不碰爱情,不想被它再上一次。

     第二天当司马宇上班的时候,秘书就告诉他阮烟很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了,司马宇心里想道:“不会吧,这样早,不是约了她九点吗?该不会又是来耍什么花招吧?”

     阮烟见门打开便问道:“现在才回来,我等你很久了。”

     司马宇说道:“早,你怎么今天来这样早呢?我不是约了你9点来签约的吗?”

     阮烟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说道:“因为我昨天晚上睡不着。”

     司马宇说道:“你睡不着跟你这样早来公司有什么关系吗?”

     阮烟说道:“当然了,你知道吗?这关系可大了。”

     司马宇说道:“好,那你说来听听,到底关系多大。”

     阮烟说道:“因为我真的很,真的很想你把昨天晚上的故事告诉我,不然的话我就天天来烦你。”

     司马宇说道:“昨天晚上晚上不是跟你说了,我没空,等我哪天有空了我再说给你听好吗?”

     阮烟说道:“不好嘛!我现在就要听。”

     司马宇说道:“为什么一定是我的呢,我的也是和别人都是一样的,没什么区别的,我就不知道了,你为什么就是喜欢听我的呢?”

     阮烟说道:“因为你的我没有听过吗?”

     司马宇说道:“你是什么道理吗?”

     阮烟说道:“那你到底说不说嘛?”

     司马宇说道:“你能不能别这样烦,我真的很多事情要等着去做,你就别烦我了好吗?”

     阮烟说道:“原来你是嫌我烦的,我还以为你昨天晚上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可是你是骗人的,你答应了人家的事情都不做。”

     司马徒云程说道:“这好像是两码事吧。”

     阮烟说道:“什么是两码事?这根本就是一件事情,算了,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你,合同在哪里,快一点拿给我签了吧,不然的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反悔,我不像某些人,我答应了别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坐到,绝不食言。”

     司马宇说道:“既然你不会食言就可以了,现在有些事情要忙,你先等等吧。”

     阮烟说道:“我不要等了,我是一分钟也不想留在这里,快一点拿合同给我签,机会我就给了你,你不要的话,我走就不会再来的。”

     司马宇说道:“好,你现在就去会议室等我,我马上就叫人来帮你把合同给签了。”

     阮烟说道:“谢谢。”

     司马宇说道:“真是牛脾气的丫头。”

     阮烟气冲冲的到了司马宇的会议室,她看见在电脑上写着一篇东西,于是她打开来看。

     内容是:“现在是凌晨的3点多了,今天晚上对我来说是很特别的,因为今天是心妍的死忌,本来这一天是我这一生最不想面对的日子,我原本一直都认为她会嫁得很幸福,可是原来不是这样的,她生活得一点都不愉快,当年我为了上位利用她的感情博他爸爸的好感,让他可以重用我,没过多久我终于是成功的坐上了董事长的位置,我的计划终于都成功了,我终于都为我的父母报仇了,当年心妍的爸爸因为要坐上董事长的位置冤枉我爸爸杀人,害他枉死,害得妈妈心脏病发,他的**害死我两个对我最亲的人,从此我和弟弟成了孤儿,我本来是有一个很幸福,有爸爸妈妈的家庭,但就是因为他的自私害得我们家破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