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需要做得这样绝吗?
    宁薇说道:“还吃宵夜,你不是很累嘛?”

     南宫飞说道:“是啊,这样晚了还去吃宵夜,这都关门了,还是回去吧,下次姐夫才请你去吃好吗?”

     阮烟说道:“好了,你们就不要再一唱一和了,那你们回去,我去吃宵夜怎么样?”

     宁薇说道:“不准,这样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家的多危险啊,快跟我回去。”

     阮烟说道:“我都这样大了,不会有事的,就这样了,你会慢慢回去,反正我回去了也是一个人,现在谁不着,我要吃东西,拜拜了。”说完便一支箭似的走了。

     宁薇想拦也拦不住,她说道:“这小妞子,真是拿她没办法。”

     南宫飞说道:“事实上你也应该多学学烟烟,你看她不管多大的事情永远都是这样开心的。”

     宁薇说道:“事实上我知道你说什么的,我答应你,以后我也会开开心心的,不会让你担心。”

     南宫飞说道:“你能这样说就好,我就放心很多了。”

     宁薇说道:“现在上官梦吞了这样大的包的老鼠药也能救回来,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醒来的,我一定会找到妹妹的,以前我找了这样久一点线索都没有,现在她知道了妹妹的下落,我不会放弃的,一定要等到她醒来。”

     南宫飞说道:“不管发生什么都好,我永远支持你。”

     宁薇说道:“谢谢!”

     阮烟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4点多了,她习惯性的打开电脑,显示有一封没有打开的邮件,她打开一看,原来是著名的威和公司录用了她奇去过的剧本,让她明天九点钟去签约。

     阮烟说道:“我剧本被录取了,投了这样多次这一次终于是被录取了,实在是太好了,简直像是在做梦一样,还是乖乖的睡觉,明天早点去公司里签约,给别人一个好的印象,也不知道我的剧本会值多小钱,要是我的剧本拍出来成了电视机或者是电影的话,那我的酬金也不会小的,一想到有钱收她就开始兴奋了,要是里面的女主角红的话,那么我的作品就会被认同了,到时候我就要忙写稿子了。”

     阮烟躺在床上怎么睡不着,也难怪她会这样,第一是因为太兴奋的作用,而是她过了十二点就无法入睡,也不知道谁给了她这个怪癖,而且今天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知道了一些她以前都不知道的事情,竟然上官梦是宁薇的同父异母的妹妹,而她的亲生妹妹就因为上官梦的母亲而不见了,这事情实在是太复杂了,她有些被搞得很混乱了。

     原来宁薇是有一个妹妹的,真不够朋友,既然这样我也不知道,不过也难怪她的,妹妹是她永远的痛,或者她根本就不想提起,知道了上官梦把事实告诉了她,看得出来她是多么的紧张,可想而知她的妹妹对她来说是多么一个重要的人。

     这人与人之间可真是有趣,本以为两个不熟悉的人也会认识,认识之后才发现原来他们是你的敌人,有的就成为一对情侣,难道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还是说孽缘呢?难道人和人之间真的存在这轮回的吗?不管你们上辈子的恩怨是否可以化解,到下一世还是会遇到彼此的,化解了的仇人就成了好朋友或者是好姐妹,化解了的男女就成为了夫妻?

     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与宁薇这样好的朋友上辈子是不是都很恨对方呢?到了这一世就成了好朋友,要是真的这样的话,那么我未来的夫君会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未来我们会怎样认识呢?宁薇经常都说我打扮得像一个男人头似的,始终都是穿一些黑白的衣服,可是谁不喜欢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可是我不喜欢因为别人是因为看中了我的外表而喜欢我,我要他喜欢我的是最真的一面的,是什么呢?是我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因为在酒吧里她看多了哪些女孩子打扮得很好看就被这些所谓的男人,看中了,然而他们的目的也不是这样纯洁的,他们就是想和那个女孩玩一夜情,可是这些女孩也是这种人,可是我就不法把自己变成这样的一个人,因为我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管酒吧的人如何说我的思想守旧都好,

     可是我就是我,我不法像她他们一样为了追求不一样的生活而满足这些男人的**,不能时尚而改变自己。

     而现在的我,我需要多少勇气抹平生活带来的烦恼和不平,又需要多少勇气坚强的说出决绝的话来伤自己的心。有时会想出很多种未来的路让自己走,这样多种生活方式里唯独没有一个男人可以这得我去依靠的,我曾发过誓,未来的生活无论怎么选择我不会对一个男人说出一个求字,这样的坚强是需要多少个晚夜用眼泪填满内心才能战胜软弱去坚持。

     生活中所有的无奈被我看在眼里可是忍住疼痛把不忍心踩在脚下一步一步艰难的走过去。曾被无数个恶梦惊醒,每一次醒来发现是在做梦都庆幸这样真好。

     我就是习惯了这一种,一个人的生活只要吃饭,睡觉,吃饭,睡觉该多好。

     我曾经在向要是在某一天醒来,有一个陌生的男人睡在我的床上,而我是该有什么样的表情,我曾经把自己的爱情想好美好美的,可是现实中的爱情并没有这样美的,因为事情往往都不是你想象中的美好,我曾经幻想过在街上会被一个帅哥撞到,可是我们就一见钟情了,可是我一般都是把故事的前面想得很美,后面就想不出来了,因为我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些什么再后来就不再幻想了,而是实实在在的把她们编成小说,因为小说我可以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想她们有什么样的结局都可以。要是在现实是中的爱情,她就没有把握,我不知道未来爱我的人什么时候会变,变成了一个陌生的人,她完全不认识的人。

     她不喜欢现实之中的爱情,离离合合的,付出了不一定有收获,别说爱情需要的不是结果,而是享受着过程,因为过程让你长大,会让你对爱情有更好的了解,可是我不这样认为,因为我对爱情一般都是保佑有结果的哪一种,并不是说喜欢爱情的过程,因为我觉得过程太累了,不喜欢这种感觉,因为我不喜欢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把自己搞成到最后也不相信爱情这回事了,那么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要是早知道会知道没有结果,就不开始。

     “哇,真大的一间公司啊,里面一定是很壮观的。”阮烟站在外面感叹着。

     当阮烟进来电梯内疚碰到了她很不想见到的人,司马宇,她说道:“今天真好的日子怎么会让我撞见你了。”

     司马宇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你来这里做什么?”

     阮烟说道:“要你管,反正又不是找你的,甘你什么事?你也来这里做什么?”

     司马宇说道:“这里是我的地方,我为什么就不能来呢?”

     阮烟说道:“哈哈哈,你的笑话真是好笑,这里是你的地方,那你岂不是这里的老板。”

     司马宇说道:“你说得没错,这就是我的公司。”

     阮烟说道:“你要是这里的老板,我还是这里的CEO呢!好了,你说什么是什么了,本小姐今天表情好就不跟你计较了,拜拜。”

     司马宇对身边的助理说道:“你打听一下,这位叫阮烟的女人来公司是做什么的?”

     他的助理回答说道:“总裁,她就是被录用剧本的人,今天来是要谈价钱和签约的。”

     司马宇说道:“原来是这样的,好,你去吩咐一下,这位小姐的事情就由我来跟她说吧。”说完他的嘴角露出坏坏的笑。

     “会议室,会议室,这公司这样大,会议室该怎么走呢?”

     后来问了一下别人,告诉她最后的一间就是会议室了。

     阮烟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看见里面没有人,她调整了一下呼吸,进去后,周围看了一下。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又说叫人过来签约的,明明约好了时间,这里的人怎么这样不守时?一点都不尊重人,连个倒水的都没有,这样怠慢客人,简直就不像是个大公司的作风,真是气人的。今天可真是出师不利,一大早的就遇到这样一个怪人,一定是他把我好运都拿走的,让我今天这样倒霉。”

     阮烟完全没有注意到后面已经有人了,而那个人也是她最不想见到的,就是司马宇。

     司马宇说道:“对不起,阮小姐,是我们贵公司的错,真的不应该让你久等了这样久,对不起。”

     阮烟便没有转过头去,背对着他说道:“你知道就好,我渴了,请问你这样这里有喝的吗?”

     司马宇说道:“当然了,不知道阮小姐想要些什么喝的。”

     阮烟说道:“就咖啡吧。”

     司马宇便吩咐道:“你们听到了吗?还不快去给阮小姐倒倒咖啡去。”

     司马宇的助理一听便恭敬的推出去给阮烟倒咖啡了,只不过是不知道,司马总裁为什么对一个小小的阮烟这样恭敬,平常的这些小人物他都是不会放在眼里的,难道这位不起眼的女人是某个集团的主管人,那他也要好好的讨好她才行。

     阮烟说道:“这声音怎么这样熟悉,是在哪里听过吗?”于是她便转过头来一看,吓了她一条。

     她说道:“怎么又是你啊。”

     司马宇坐了下来说道:“怎么不是我呢?刚才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这间公司是我的,那你说我怎么可以不在这里?”

     阮烟说道:“这公司真的是你的?”

     司马宇说道:“那你觉得我骗你对我有什么处?”

     阮烟说道:“我怎么知道你的,谁知道你是不是想报复我。”

     司马宇说道:“报复?那请问阮小姐你有什么值得我去报复呢?我们之间有过节吗?”

     阮烟说道:“对啊,我为什么要怕你啊,我又没有得罪你,我是来签约的。”

     司马宇说道:“对啊,我就是来给你签约的。”

     阮烟说道:“你?不是吧,我不要你跟我签约,请把你们公司最有地位的人来给我签,不然的话我就不签了。”

     司马宇说道:“我就是公司里最有地位的人了,我是这里的老板,那你觉得如何?”

     阮烟说道:“反正我就不跟你签,你要不就找一个你信得够的人来给我钱。”

     司马宇说道:“我是老板,我只信得过我自己,签不签随你。”

     阮烟说道:“你……我就不签,我是不会为了这二斗米而折腰的。”说完就想转身走了。

     司马宇的说道:“阮小姐,你等等,何必说这些伤善良的话呢?你还是先喝咖啡先把。”

     司马宇说道:“老李,现在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

     老李说道:“这当然是司马总裁裁你是老板了。”

     司马宇说道:“既然知道我是老板,那你还插什么嘴?”

     老李伏在他的耳边说道:“司马总裁,你别忘了,我们已经答应了别人,这个月就要交出一本好的剧本给人家,不然的话我们这次的投标就没有希望多了,请你还是以大局为重啊。”

     司马宇说道:“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幸好你提醒我,不过你觉得阮烟的这本剧本真的好吗?”

     老李说道:“是的,我已经给几个行家看过了,他们都说她些的这个剧本很好,要是把它排成电影的话一定会红。”

     司马宇说道:“可是她已经说不买了,现在再要求她买,这不是在求人吗?”

     老李说道:“总裁,为了公司的未来,个人的荣辱不要紧。”

     司马宇说道:“那你刚才为什么就不告诉我?还让我把话说得这样绝,现在想收回来都难了,要是让她知道了我们非卖她的剧本一定会杀天开价的。”

     老李说道:“我也想的,可是司马总裁你没有给我说话的已经,一直都是你和阮小姐在顶嘴。可是这样也没有办法的,谁让我们真的是需要她的剧本呢?就算她开再高的价钱也要买的。”

     阮烟说道:“你在这里嘀嘀咕咕的说完了没有,到底商量好了要买我的剧本,还是不买呢,都给句话啊,别在这里浪费大家的时间,本小姐的时间可是很珍贵的,不想在你这种公司里浪费,我就不相信,以我文采就没有别的公司肯录用我的剧本。”

     司马宇说道:“阮小姐何必这样动气呢?我们又没有说不买你的剧本,而且我们贵公司一向都是很有答应的,既然录用了你的剧本就一定会买,我们刚才只不过是在商量要给个什么样的价格给你才合适呢?”

     阮烟说道:“怎么了,司马总裁的态度现在这样这样客气啊,刚才不是还理直气壮的说你买不买,不买就走人,现在怎么热情的像条狗,难道你们贵公司真的很需要我的剧本吗?

     司马宇说道:“你……”

     然而老李就控制着他的脾气说道:“司马总裁,大局为重。”

     阮烟说道:“对了,对了,这位老李伯伯就说得对了,大局为重,还是老一辈的人处事够英明,不像某些人恩将仇报,就想着怎么对别人报仇。”

     司马宇说道:“废话小说,阮小姐你想要多小钱买断你的剧本?”

     阮烟说道:“司马总裁果然是快人语,既然你问得这样直接我也直说吧,100万。”

     司马宇说道:“你神经病,100万,你的这本臭剧本值100万?你不如去抢。”

     阮烟说道:“你说对了,我摆明了是在抢。”

     老李说道:“阮小姐,这100万的价格是不是有点过了。”

     阮烟说道:“老李伯伯不是我想要买100万的,是你说的。”

     老李问道:“我说的,我什么时候有说过呢?”

     阮烟说道:“你怎么快就忘记了,那好,我就说给你听吧,你刚才对你的老板说你们需要我的剧本,不管我出多高的价格你们也会给的,是不是这样啊?”

     司马宇说道:“她居然连这个也知道?”

     阮烟说道:“当然了,我是会唇语的,所以你们说的话我也当是有法律效应的。”

     司马宇说道:“你这个是摆明了再敲我竹竿!”

     阮烟说道:“这不是我说的,是你自己说的,可是你说的也挺好道理的。”

     司马宇说道:“我最多给你50万,你买不买,不买就拉倒。”

     阮烟说道:“哟,你这个是在威胁我啊,我好怕怕哦,我也郑重的告诉你,我就要100万才买,不然的话我拿去烧了也不买给你。”

     老李说道:“司马总裁,阮小姐你们这个是何必呢?大家有什么事就好好说嘛?不要在这里伤善良了。”

     司马宇说道:“老李你别再说了,我也不会为了二斗米而折腰的,我就不相信除了姓阮的这个剧本就没有别人来给我们投稿了。”

     阮烟说道:“好,说得太好,司马总裁我佩服你,既然司马总裁有这样的胸襟那我也不好再打扰了,今天就当我是白来一趟了,先走了,再见了,哦,不对,最好是不要再见了,免得大家见了也是生气。”

     司马宇说道:“阮小姐说得太有理了,那就不要再见了,好走,不送了。”

     阮烟本想气气他而已,没想到他真的宁愿投不到标也不买她的剧本,现在还让她走,真是岂有岂理,好走就走,谁怕谁,反正又不是我投不到标,我现在也不是等着钱用。

     待阮烟走后,老李便急的像热窝蚂蚁似的,问道:“司马总裁,你怎么就这样沉不住气呢,现在我们要到哪里买别人的剧本。”

     司马宇说道:“我就不相信除了她阮烟的就再也没有人像我们公司投稿了。”

     老李说道:“司马总裁你说得对及了,现在真的是没有一个人肯把剧本投我们公司了,这个刘凯辉用钱收买了所有的作者,叫他们都不要把剧本投在咱公司了,他签了所有人的剧本。”

     司马宇说道:“他是疯了吗?他这样做岂不是在一本伤人?”

     老李说道:“那有什么办法,现在大家都对目前的这个投标虎视眈眈,何况姓刘的一向都是使惯手段的人,这一次投标他一定是不能放弃的。”

     司马宇说道:“那为什么这个阮烟的剧本就不会被他收买呢?”

     老李说道:“因为这个阮小姐她说不喜欢别人用钱买她的东西,她是希望她写的剧本能够失去别人的认同,而不是用来当作商业的一个牺牲品,所以不管姓刘的出多高的价格她也没有卖,可是现在就很难保证她不会改变主意了。”

     司马宇说道:“想不到她也挺仗义的。”

     老李说道:“可是现在她就不这样想了。”

     司马宇说道:“为什么?”

     老李说道:“因为你也说了,就算这一次投不到标也不想买她的剧本,你都把话说得这样过了,也难保她不会一气之下就买给这个姓刘的。”

     司马宇说道:“你以为我想啊,你也不听听她说的什么话,她说要100万才买她的剧本啊,她的这本烂剧本值100万么,真是气死我了。”

     老李说道:“可是姓刘给她的价格也不小。”

     司马宇问道:“姓刘的这家伙给多小?”

     老李说道:“102万。”

     司马宇说道:“这样多?”

     老李说道:“是啊,她也没有要多你一份钱,还比姓刘的这家伙小2万呢!”

     司马宇说道:“那现在怎么办?”

     老李说道:“怎么办?没什么怎么办,一是你看着公司投不到标,二是你去求求阮小姐看她能不能改变主意了。”

     司马宇说道:“老李难道就没有第三条路走吗?”

     老李说道:“有啊。”

     司马宇高兴的问道:“快说,是什么?”

     老李说道:“第三条路就是你看着公司百年基业就毁在你手里咯。”

     司马宇说道:“你这不是在说废话吗?”

     老李说道:“我现在不叫你司马总裁了,我就喊你少爷,少爷,你好好的想想,你是个人的荣辱重要还是公司的前途重要呢,还有公司的几千人的饭碗你也不管了吗?要是公司真的倒闭了你如何向这些辛辛苦苦的为你打工的员工们呢?”

     司马宇说道:“有没有这样重要啊,公司的情况我还是知道的,就算没有这个投标也不会对公司损失太多,只不过是以后的客户就会保不住而已,要守着公司就有些难度。”

     老李说道:“你知道就好,反正都不是很客观的,要是我们努力了没有结果也不要紧的,因为我们真的是有去用心做过,可是我们连做都不做的,那还谈什么呢?只不过是一个小女人而且,少爷你又何必这样介怀呢?”

     司马宇说道:“说得对,只不过是一个小女人而已,我又何必这样伤脑子呢,从前我对付女人就是最有办法的一个,怎么忘了这个呢?”

     老李说道:“少爷你想怎么做?”

     司马宇说道:“把她追到手,可是就把她手里的剧本拿到手,而且价格还可以减一半!”

     老李说道:“这个是不是不太好?”

     司马宇说道:“这有什么不好的?”

     老李说道:“少爷你要出卖自己的感情,这种事情真的不太好,伤人又伤自啊。”

     司马宇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会把握好程度的,既不伤她又不会伤自己。”

     老李说道:“唯有这样了,可是少爷你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司马宇说道:“那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办了?”

     老李说道:“不知道!”

     司马宇说道:“这不就是咯,不什么办法都没有,目前只有这个办法是最可靠的。”

     老李说道:“那少爷认认真真的跟人家道歉,或者事情还有得换回呢?”

     司马宇说道:“你刚才不是没看见她的样子,一开口就要100万,要是我现在再去求她,她要是再威胁我们200万怎么办?

     老李说道:“我看她不像是这种人吧。

     司马宇说道:“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这种人,那万一她是呢,我们哪有这样多钱给她,你也不是不清楚公司里还剩多小钱,自从为了这个投标的事情,就已经话了几亿下去了,现在公司的资金已经所剩无几了。

     老李说道:“这个我也不是不知道的,只不过是我不希望少爷你勉强自己也勉强别人,更不想看到你伤害自己有伤害了别人,就算你拿到了阮小姐手上的剧本,可是你伤害了别的人了,什么时候都不应该拿感情来开玩笑的。

     司马宇说道:“老李你就放心好了,我答应一定不会伤害她,我先和她做朋友,可是看她能否把剧本买给我好吗?

     老李说道:“这就差不多了,好,你就这样做吧,不然的话我不会放心的。

     司马宇说道:“就这样办吧,老李这里就没有你的事情了,你先出去吧。

     老李说道:“好的,司马总裁,那我就先出去了,下面还有很多工作等着我呢!

     司马宇说道:“嗯,那你去吧。

     待老李出去了,司马宇才送了一口气,老李年纪大了,未免就容易心软,他也不能不顾他的感受,就暂且骗了他,可是才想办法怎么做,阮烟你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我就让你死在我这个无情浪子的手中,是你不义在先,那就别怪我仁了!

     于是他便拨打了一个电话,说道:“喂,好兄弟,这次又要麻烦你了。”

     李枫说道:“怎么了,大少爷,你又用你绝招追女孩吗?”

     司马宇说道:“明知故问?我也给了你不少的生意啊。”

     李枫说道:“你这些都是不义之财如流水,收多了会招天谴的。;”

     司马宇说道:“喂,你不是不帮我的忙吧,一场兄弟。”

     李枫说道:“兄弟你是不是想我家破人亡啊,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嫂子最恨的是什么,要是让她知道我再帮你做这样的事情,一定跟我离婚都会。”

     司马宇说道:“有这样严重吗?”

     李枫说道:“还有更严重的,之前帮你做的这些事情,你给的这些钱,全都给她没收了。”

     司马宇说道:“你不是说这些都是不义之财吗?那嫂子也要?”

     李枫说道:“是啊,所以她把所有的钱都拿去捐了。”

     司马宇说道:“不会吧。”

     李枫说道:“所以说兄弟,我为你比以前还要惨,这次真的是爱莫能助了。”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司马宇说道:“喂,喂,没用的家伙,你也不知道是不是男人来的,居然会怕老婆,怕老婆都不要紧,而且还会怕成这样就罪无可恕,求人就不如求己了,你不帮我,那我就自己想办法,没有你的帮忙我一样会成事。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好好的了解她喜欢些什么,不喜欢些什么,这就是追女孩子的最高境界,可是现在去哪里知道她喜欢什么呢?”

     “对了,我怎么就想不起来呢,她投来的剧本不就有写了,先看一下。”于是他便打开电脑,找到了个人的见解可是令他很失望,因为里面什么也没有写,气死他了。这该怎么办呢?

     既然是这样就没有办法,只好办诚恳,请她吃饭,这里有她的电话好吗?可是打电话她一定会嘴里不饶人的,到时候他要是再发火就前功尽弃了,就发邮件好了,对了,这就是最明智的选择了。

     “那应该说些什么呢?应该这样写,阮小姐,今天下午是我不对,我不应该这样对你发脾气的,是我不好,我不要求你能原谅我,可是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够可以原谅我今天的鲁莽,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很有诚意的想请你吃饭,希望你可以赏脸,写完之后他便发了过去。

     这样写应该够诚意了吧,她也应该会接受吧,以前追女孩子都没觉得这样麻烦,现在对于这个阮烟真是头都大了。”

     很快阮烟这边就已经收到了司马宇的邮件,她打开一看,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司马宇居然会向我道歉,我真的很不相信这个是他亲手写的。这会是他自己亲手写的吗?真是不敢相信,看他下午这副德行,就知道他不是愿意的,要不是为了他的那个投标我看他也说不定肯认这样的错,好既然你想我去,那我就去,看你到时候会耍出什么样的花招出来。

     于是她便回答了司马宇的请求:“司马总裁,谢谢你这样真诚的道歉,我也很乐意接受,所以我接受你的邀请,明晚我就等着你来接我去吃饭了。”

     司马宇说道:“她居然会答应,我还以为她一开口就会对我破口大骂!这样轻易就答应,一定是有古怪,到时候还真是要看情况行事。”于是他便又发了一封邮件给她说道:“阮小姐真是大人有大量,那我到时候过来接你,请问阮小姐家住哪?”

     阮烟说道:“哼,还开口赞我,你赞得起本小姐就受得起。”她把地址写给他,便发了过去。

     司马宇一个这个地址好像很熟悉,这地址好像是弟弟住的地方,为什么她会住在这里,她和弟弟又是什么关系,难道她是弟弟的第二春,要真的是这样的话事情就好办了,明晚就探一下她的口风,到底是不是事实。

     于是司马徒云便说道:“好的,到时候我就过来接你了。”

     阮烟说道:“好的,那到时候见,拜拜!”要是再和他说下去,她怕自己会受不了他的假情假意。

     到时候我就要看看你是真的请我吃饭道歉,还是为了我手头上的剧本,要是在持反对时候你说一句关于剧本的话就一杯红酒倒在你的身上看你还敢骗我。

     宁薇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她身后,便说道:“需要做得这样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