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有夫之妇
    宁薇爱南宫飞,却因为一些原因嫁给了不爱的司马明,这天偶然遇见好几年没有见到的南宫飞,她维持了许久的心突然又乱了,而南宫飞对她说他一直找她一直等她还爱着她,她更加不知道怎么办,匆匆告别说家里有事,要走了,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事实上她是在害怕,她害怕自己的心会管不住自己,虽然过去了这样久,可是她还是很爱他,这个是不可否认的。这就是她最害怕的,她害怕会控制不了自己,刚刚的那一刻她多么的希望自己可以不要这样理智,那么她就可以抛开一切烦恼,责任,良知,这些的这些都逼得她不得不理智,所以除了说出这样绝情的话她别无选择,南宫飞,原谅我,原谅我。

     无论她的婚姻有多不幸福她都是一个有夫之妇,不管她有多不愿意,在法律上她都是司马明的老婆这谁也无法改变。她没有理由更没有资格让他等她,我一定要管住自己,他的人生不能因为我的再度出现受到影响,他应该有自己的婚姻,自己的家庭,而不是为了我了无期的等,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这时阮烟来了电话,问道:“喂,宁薇你搞什么鬼,不是说好了在餐厅等的吗?我都来了半天怎么就没看见你了,你到底在哪里?”

     宁薇哭着说道:“阮烟我看见他了,我看见他了。”

     阮烟问道:“你看见谁了,你怎么了,你在哭吗?好了,你先别哭,你先告诉我你在哪里,我来找你好不好。”

     宁薇说道:“嗯,我现在在小天地。”

     阮烟说道:“小天地?好,五分钟我就到,你在这等我啊,这次可别再走了。”

     宁薇说道:“知道了。”

     每当宁薇不开心的时候,这个老地方就是她的小天地,也唯有这里才能使她毫无保留跟被人倾诉自己的烦恼,在这七色的灯光里看着门口进来的男男女女,从他们的表情她都可以知道他们需要些什么,而每次为他们抒发心里的郁结再看着他们开心的离开她便很满足,但这次终于都轮到她需要帮助。

     宁薇到了名叫冬日葡萄园的酒吧,找了一个人不多的位置坐了下来,便叫道:“服务员给我来一杯忘情水。”

     一会一个女的服务员给她端来了一杯酒宁薇便拿起喝了一口,那杯东西把她呛到了,她问道:“这不是我要点的忘情水,你怎么给我这杯东西?”

     上官梦说道:“宁小姐,我觉得你现在需要的不是忘情水而是这杯清酒,忘情水它只可以让你暂时忘却你现在的烦恼,而清酒可以让你更加清醒,有些事情越是想忘却越是忘不了,既然忘不了,不如牢牢的记住它,做人有时候醉一次两次没什么大不了,可是总有清醒的时候,你说是吗?”

     宁薇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姓宁?”

     上官梦说道:“我是新来的女调酒师,是你胸前的牌子告诉我的,我还知道你是老板,因为你现在做的这个位置正是老板做坐的。”

     宁薇说道:“很好,很细心,我这个冬日葡萄园需要的就是像你这样的调酒师,你叫什么?”

     “上官梦”。

     宁薇说道:“上官梦,很好的名字,好了你去忙吧。”

     上官梦说道:“是,老板娘。”

     上官梦刚走阮烟便在后面说道:“很好啊,我们的宁薇可是个出名的调酒师啊,很少这样赞人的,看来这位上官梦真的是很和你心意。”

     宁薇说道:“你来了,6分钟,你迟到了一分钟。”

     阮烟说道:“小姐,你要体谅一下,你也知道你的这里有多旺,我想找个地方停车都没有,找了很久才等到一个人走了才有地方停车。”

     宁薇说道:“好了,顾念你是初犯我就不罚你了。”

     阮烟说道:“是,是,今天你失恋我就让着你。”

     宁薇说道:“我哪有。”

     阮烟说道:“好了,现在能告诉我了吗?到底谁回来了。”

     宁薇说道:“是南宫飞,我刚才看见在餐厅里看见他了。”

     阮烟说道:“天啊,不会吧,这样多年了你们还会遇见,你说这个是不是缘分?”

     宁薇说道:“一个结了婚的人还说什么缘分?”

     阮烟说道:“你跟他说了?”

     宁薇说道:“嗯,可是他已经知道我现在是结了婚的。”

     阮烟说道:“那他知道你结婚的原因吗?”

     宁薇说道:“我想他还是不知道的,要是他知道的话就一定不会这样容易就放手。可是就算是知道了又如何,我还是结婚了,不管是为了什么而结婚的我都是一个已婚的人了,难道要他一辈子不娶而等她吗?”

     阮烟说道:“他一直找你吗?”

     宁薇说道:“嗯,他说这些年都在找我。”

     阮烟说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宁薇说道:“我还能怎么办,除了不和他见面,我别无选择,我不想在伤害任何人了,更不想伤害司马明。”

     阮烟说道:“什么叫做伤害?难道你要守着这个有名无实的婚姻一辈子吗?这里的人谁都知道你为什么要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司马明,就连你自己现在还是个处女,现在不是在古代,不需要盲婚哑嫁的,这种嫁鸡随鸡的说法已经是过时了,你知道吗?这样的日子你还想忍多久。”

     宁薇说道:“我不知道,可是我真的不想在惹什么麻烦了,阮烟答应我,这件事你一定要帮我守秘密,一定不能说,要是说漏了嘴会有很多人受伤的,好吗?”

     阮烟说道:“算了,我都劝了你这样多年了,要是你肯听我的话,已经听,现在连南宫飞回来了都改变不了你的决心,我现在除了听你诉苦,还要帮你守秘密,我发现当你的好朋友真是累人。”

     宁薇说道:“可是我现在只有你一个人了,你不能不帮我的。”

     阮烟说道:“都不知道是不下辈子欠了你的,今生这样倒霉又认识你了。”

     宁薇说道:“可是你也是心甘情愿的。”

     阮烟说道:“是啊,就是我的心甘情愿所以会让很多人以为我们是同志,你快一点换我清白,说我的性取向没情况,我是喜欢男人,而不是女人。”

     宁薇说道:“这不能全怪我的。”

     阮烟说道:“怎么不怪你?”

     宁薇说道:“是你自己不会打扮而且,你看你永远都是黑和白,一点女人味都没有,怪不得男人见了你都不心动。”

     阮烟说道:“什么嘛,我这叫做简朴,还有的就是单纯,像你们这些花枝招展的女人看多了就会喜欢我这一类行的。”

     宁薇说道:“还单纯,亏你说得出来,你都快30的人了,单纯这个词不适合你了。”

     阮烟说道:“那什么词才适合我。”

     宁薇说道:“倒是有一个词很适合你用的。”

     阮烟说道:“是什么?”

     宁薇说道:“剩女。”

     阮烟说道:“你……”

     宁薇说道:“先说明啊,不许发火的,是你自己让我说的。”

     阮烟说道:“好,本小姐今天晚上就看在你表情不好的份上不跟你计较。”

     宁薇说道:“说什么呢?谁说我表情不好,我好这呢?”

     阮烟说道:“得了吧你,都这样多年朋友了,还在我面前装,你看你现在的表情,是人一眼就看得出来你失恋了。”

     宁薇说道:“你神经病,我哪有失恋,我都还没恋何来失恋。”

     阮烟说道:“你不信是不是,那好,你问问在场的人,问问他们你现在这样像不是失恋。”

     宁薇说道:“真的吗?我的样子真的是这样明显?”

     阮烟说道:“废话,就差你的额头上没有刻着我失恋这两个字。”

     宁薇说道:“那怎么办,等下回去一定会让他们看出来的,我不想让他们看出来,我不想惹麻烦,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过日子,哪怕这些不是我想要的日子,我也愿意。”

     阮烟说道:“算了吧你,不要让我说中你,你不是怕自己被别人看出来你现在样子,你是怕南宫飞惹上麻烦。”

     宁薇说道:“你知道就好了,干嘛还要说得这样明?”

     阮烟说道:“我是看不惯,我看不惯你把什么事情都往自己的身上揽,明明是为了别人好,却还把所有的情况都说成是自己的,你整天都为别人想,一下子担心南宫飞受到伤害,一下子又怕伤害到了司马明,拜托你不是灾星你,你也不是上帝,你不能保证每一个都开心,幸福,而牺牲你自己的,这些年来你失去了自己不说,还背着这莫名其妙的婚姻,我要是你我已经被这些给逼死了。”

     宁薇说道:“阮烟,事实上说真的,我真的没有你说的那么伟大,用一个好听的词形容我是坚强,不好的就是懦弱,我是很懦弱的人,我害怕麻烦,所以很多事情我都是得过且过,原地踏步,不想去改变些什么,因为我懒,这些年我很累很累,以前我何尝不是一个充满理想,充满动力的现的女人,知道我为什么变成这样吗?是因为我经历过了生离死别,经历过了爱人的离开,这些的这些,都告诉我不要这样天真,所以的事情不是你想改变就能改变的,我们是凡人根本就不能改变些什么?从这些我就知道我该怎么做了,不该刻意去改变什么,一切都遵从天意,是天意你知道,有句话不是说莫事在人,胜事在天吗?”

     “不管我们有多么的努力的改变自己认为不公平的事情,可是最终还是要看老天爷是否愿意如你愿,要是老天爷不愿意,那么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枉然的,到时候留给自己的是永远无法痊愈的伤痛,有时候刻意去改变什么就会失去的越多,所以一切还是不要那么执着,凡事都不要抱太大的希望,这样你就不会失望,不会伤心,更不会绝望。”

     阮烟说道:“那么老天爷这次让你遇见了南宫飞又代表什么?”

     宁薇说道:“我不知道,可是我也不会刻意去想,也不敢想,我怕失望,我怕失去更多,所以我不想去和他见面,第一次能忘记的,第二次我也能再把他给忘记的,你知道吗?我毕竟和他分开了这样久,要是再在一起的话也许大家都会发现改变些什么,或者我觉得,又或者他觉得,不论是哪一方有这样的感觉都不好受,要是这样的话我宁愿一辈子把对他的爱埋在心里,这样就不会变味了,毕竟大家都分开了这样久很多事情都是无法回到过去。”

     阮烟说道:“我就看着你这样控制着自己很辛苦,我看见了很心痛知道,你这个是在逃避,你不看面对现实,你始终都是说把所有的事情都看透了,事实上你是在害怕面对,我不知道你在逃避些什么,可是宁薇,做人不能一直都要听天由命的,又或者像你说的一样,努力了改变都要听从老天爷的意愿那我们做人还有什么意思?”

     宁薇说道:“阮烟我知道我这样做你会很失望的,可是我没得选择,我也不想在去选。”

     阮烟说道:“你这样说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但不管怎么样做为朋友的我一定会支持你的,希望你能幸福,也希望你能想清楚,能够争取自己真正的幸福。”

     宁薇说道:“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不管我多任性你永远都这样支持我,不管我的决定那么令你失望,可是到最后你还是支持我的。”

     阮烟说道:“好了,心照不宣,你什么时候变得说话这样肉麻的,还真不惯。”

     宁薇说道:“好听的话不怕多说,这样别人又喜欢听,更加不会得罪人,更重要的是能哄别人开心,何乐而不为呢?”

     阮烟说道:“真是拿你没办法,你这些本领就留给你要对付的人听好,我的就不用了,我喜欢听真话。”

     宁薇说道:“你说什么呢,这样难听,什么叫做对付啊。”

     阮烟说道:“对不起,我实在是想不出些什么好的词语形容了。”

     宁薇说道:“好吧,那就罚你请酒喝。”

     阮烟说道:“说来说去你都是在骗酒喝,你喝就好了。”

     宁薇说道:“那你呢?”

     阮烟说道:“我还要开车呢,看你的样子一定会喝醉的,到时候我们都喝醉了那谁开车。”

     宁薇说道:“别这样扫兴嘛,只有我一个人喝多没劲,醉了就在这睡吧,我这里有房间。”

     阮烟说道:“你不用回去吗?”

     宁薇说道:“不用我已经给家里打电话了说店里有事情,不回去了。”

     阮烟说道:“哦,原来是早有准备的,好,既然这样我就舍命陪君子,陪你一醉防锈,什么都不要想就喝酒。”

     宁薇说道:“嗯,人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就是喝醉了什么也不用想。”

     上官梦走过来说道:“老板娘,这你就错了,酒是开心的时候喝的,而不是用来借酒烧愁,不开心的时候喝酒只会越喝越愁,就算是醉了也会很辛苦的,这并不能帮你们解决目前的情况。”

     阮烟说道:“你叫上官梦吗?”

     上官梦说道:“是的。”

     阮烟说道:“很好很有个性,可是你的个性最好是对着别人说好了,她可是你的老板娘,你这样说她随时可以炒你鱿鱼。”

     上官梦说道:“我只不过是说实话,今天晚上是我在这个台上调酒,我就有义务让在场的每一个客人都能减轻心理的忧郁,我听这里的同事说老板娘可这间酒吧的目的就是让进来的客人开心的离开,我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来这里应聘的。”

     宁薇说道:“好,说得好,现在敢于简捷的人越来越小了,难得有一个这样直接的员工,我很开心,我很同意你的说法,可是同意归同意,我现在还心理还是很郁闷得很,所以你今天晚上的任务就是能抒发我内心的忧郁。”

     上官梦说道:“没关系的,不开心,是我们情绪的一种,我们要做的,并不是要将它否决,而是要清醒的告诉自己要想办法解决,我先给你来一杯夏日风情吧。”

     宁薇说道:“夏日风情?听起来很有夏天的感觉。”

     上官梦说道:“是的,你们尝一口看感觉如何?”

     阮烟喝了一小口说道:“嗯,果然很好,真是酒如其名,真的很有夏天的味道,清凉凉的感觉,认所有的烦恼都一扫而空,真是厉害。”

     宁薇说道:“为什么我的感觉和你的不一样的,我为什么以为内心很是孤独,一个人的夏天,可是又有一份宁静,没有虚假的烦恼。”

     上官梦说道:“这就是两位的不同了,你们一位是烦恼小一些,一位是优解难徐,这就是一杯饮料可以看出两个人不一样的表情,什么表情就喝什么样的酒。”

     宁薇说道:“真是厉害,这酒是你自己研究出来的吗?”

     上官梦说道:“是的,可是无论我有多厉害都不及老板娘你。”

     宁薇说道:“此话何说?”

     上官梦说道:“因为在去年的比赛里你就凭着自调的冬日葡萄酒赢得了这个店的代理权,我一直都希望能喝你亲手调的冬日葡萄酒。”

     宁薇说道:“你有所不知了,现在有人在调酒了,我就不出来调酒了。”

     阮烟说道:“上官梦你就别听你的那个老板娘胡说,你知道她的这杯酒为什么会拿奖吗?原因是去年的那个比赛调酒的主题是谁能把能调出令人哭的酒就算赢,所以她就调出了一这一名冬日葡萄的名字,这酒把在场的裁判都喝哭了,所以你说她会随便调酒吗?她只有伤心的时候才调酒的,所以你想喝她的那枚等她伤心欲绝的时候吧,我看你也要等很久的。

     宁薇回到家里的时候司马明就已经在客厅里等她,见她回来说道:“宁薇你回来了?”

     宁薇说道:“是啊,你怎么不上班?不舒服吗?”

     司马明说道:“没有,我是在等你回来。”

     宁薇说道:“等我?有事吗?”

     司马明说道:“嗯,没错,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宁薇说道:“是公司发生什么事吗?”

     司马明说道:“不,公司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好着呢?”

     宁薇说道:“那是为了什么?”

     司马明说道:“不如你把公司的工作辞了吧,专心的在酒吧里工作,你这样两头跑都不是办法的,你看你每天都这样累,这样很快把身子累垮的。”

     宁薇说道:“你就是为了这些特意等我回来的吗?”

     司马明说道:“嗯,现在公司又不是没有人手,你不必这样辛苦的,我看着你这样辛苦很内疚你知道吗?”

     宁薇说道:“没事,我能坚持,你不必担心,也不是很辛苦的,我都习惯了。”

     司马明说道:“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辛苦呢?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我老觉得你是像借着工作麻醉自己。”

     宁薇说道:“我没有,你认识我的时候就知道我是一个工作狂来的,老的一辈都已经说了,不辛苦就难得世界财,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司马明说道:“算了,反正你也不会听我说的,我只希望你不要累坏了自己。”

     宁薇说道:“嗯,我知道了,谢谢关心,你放心吧,我都这样大的人了,会照顾自己的,不会有事的。”

     司马明说道:“这样就最好了,好了,不说了,你先去休息吧,你看你累得,我也要回公司处理一些事情。”

     宁薇说道:“嗯,好,你自己开车小心点,今天晚上会来吃饭吗?”

     司马明说道:“哦,不回了,今天晚上有一个饭局。”

     宁薇说道:“好,知道了。”

     司马明说道:“那我先走了。”

     待司马明走后,宁薇便上楼洗澡,她和司马明结婚后一直都是这样客客气气的,一点都不像是夫妻,而是像一对普通朋友,他们结婚了这些年来一直都是旁边如宾。

     宁薇洗完澡回到房间的时候,她发现电脑上有一封信,于是她便看了一下,里面的内容把她吓了一跳。

     “宁薇,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到了机场准备登机了,对不起,原谅我骗了你,我骗你说今天晚上有一个饭局要参加,事实上我是去美国过我的生活,桌面上的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了,你什么时候有空就也签了吧,你签完后直接交给骆律师,他会为我们办好所有的事情。”

     “宁薇不要惊讶我今天的选择,事实上你我结婚都只不过是为了那个协议而已,现在我想清楚了,老天既然不让这个协议为我实现,那么我们只好自我了断了,了断我们直接的婚姻,宁薇你不需要有任何的内疚与担心,你可以认认真真的去寻找你的自己的幸福。这不是光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我,也是在美国这边从新新的生活,找一个我自己爱和爱我的妻子,这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你说是吗?对了,我知道南宫飞回来了,不要惊讶我如何知道的,反正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有他,他心里更是有你,不要理会这样多,爱情不需要太多的犹豫,一旦有了犹豫便已错过,火烧眉毛,且顾眼下,祝你幸福!!”

     宁薇看完后泪水湿润了眼角,她立刻拿起电话拨通了司马明的电话,可是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宁薇无力的把手机放在桌面上,说道:“为什么?为什么这样重要的事情都不跟我说清楚,这就走了,只留下这一封信,司马明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见他的,对不起,可是为什么你连一句谢谢的话都不让我说呢?”

     “什么司马明给你离婚?”阮烟惊讶的问道。

     宁薇说道:“是啊,你这样大声干嘛,你把我的耳都震聋了。”

     阮烟说道:“嘿嘿,恭喜你啊宁薇,你终于是个自由人了,离婚协议书呢,让我看看。”

     宁薇说道:“你想干嘛?”

     阮烟说道:“当然是想看看他给了你多小财产了。”

     宁薇说道:“摆脱,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好朋友,我现在离婚你居然问他了我多小财产,阮烟我告诉你,你真的是太令我失望了。”

     阮烟说道:“好,那你听着啊,宁薇不要紧的,不就是离婚嘛,他今天跟你离婚了是他的损失,不是你的,所以你不必为了这种人不开心的,天涯何处无芳草呢,在你身边的就有一位了。”

     宁薇说道:“谁你吗?得了吧你,伪君子,假小人。;”

     阮烟说道:“我说宁薇你到底想怎么样?安慰的话我也跟你说了,你还在这给我摆着这臭脸的,既然有人不欢迎我,我走好了,我这个是犯你什么了。”

     宁薇说道:“站住。”

     阮烟说道:“又怎么了,需要搜身吗?”

     宁薇笑嘻嘻的说道:“大家都是好朋友,需要这样嘛!你也不是这样小气的人是吧。”

     阮烟依旧不理她,装这生气。

     宁薇说道:“想不想看离婚协议书?”

     阮烟想也不想的说道:“想!”

     宁薇说道:“没志气。”

     阮烟说道:“志气这些东西是不可以拿来填饱肚子的,钱才是最重要的。”

     宁薇把离婚协议书收在后面。

     阮烟见状问道:“宁薇你什么意思你不是给我看吗?”

     宁薇说道:“大家现在是我离婚,就算是司马明给我多小钱这都是我的事,你这样开心做什么?”

     阮烟说道:“我们不是好姐妹吗?这样多钱你一定是花不完,既然这样做姐妹的我也辛苦些帮你分担些。”

     宁薇说道:“你这还叫做辛苦。”

     阮烟说道:“好了,别再说这样多了,快给我看嘛1”

     宁薇说道:“真是拿你没办法。”便把离婚协议书给她看了。

     阮烟说道:“哇,他把这套房子都给你了耶,还有一辆车,另外还有一懂房子让你收租,等等,那他公司的事呢,不用你管了吗?”

     宁薇说道:“司马明说了,他看得出我很喜欢调酒,也舍不得酒吧,所以就让我全心全意的看着酒吧里的生意。”

     阮烟说道:“好体贴的男人,朋友钱的男人,要是当初嫁给他的人是我你说给多好。”

     宁薇拍了她脑袋一下说道:“你发痴啊,做完梦了没有。”

     阮烟说道:“什么嘛,人家只不过是幻想一下而已,这你都管,还让不让人活了。”

     宁薇说道:“我今天找你来是想问你,我应不应该接受司马明的建议,和他离婚?”

     阮烟说道:“当然不离了。”

     宁薇说道:“你也觉得我应该不要离?”

     阮烟说道:“不是,我的意思是说等他给你多些产业你再和他离。”

     宁薇说道:“阮烟我是跟你说认真的,你这样什么意思吗?”

     阮烟说道:“对不起,开玩笑的,现在我认真的告诉你,我觉得司马明的建议是对的,值得考虑的,先不说他给你多小钱了,起码他都知道你不爱他,他也不爱你,你们这本来就一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当初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结婚的,这你比我清楚吧?最重要的是他现在都知道时候结束了这段婚姻,他人很好,他明知道你的旧情人回来了,都没有和你摊牌,而是成全你们,我觉得他真是太好了,当然了,他是好,可是你不爱他这也是事实,总不能因为他的好而就不离婚,这样对他对你都不公平,就算是你们现在不离婚了,可是这情况本来就已经存在了,你们早晚都会离的。”

     宁薇说道:“你说这样久不就是想和我说你支持我离婚,你就不能容易点吗?非要说得这样深奥。”阮烟说道:“我要是真的容易点说你能接受吗?你就不能清楚的知道,这婚你是一定要离的,不管你和南宫飞会则应了,我们现在不说他,都是要离的。”

     宁薇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就是因为他太好了,什么都是为我着想,而且还给了我这样大比钱,所以我要是觉得心里担心。”

     阮烟说道:“我说宁薇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婆婆妈妈的,人家都已经清楚的说明了,叫你不要内疚,不要感到担心,这个是他心甘情愿的,他心甘情愿成全你和他,心甘情愿要你追求你爱的人,你想要的生活,你就不要再这拖拖拉拉的,说不准人家在那边都已经有了第二个了,你再不签你真的是碍着别人发展新的感情。”

     宁薇说道:“有这样严重吗?你说得我好像是个第三者似的。”

     阮烟说道:“你再不签就是了。”

     宁薇说道:“我签了,这还不可以吗?把我说得那么坏,人家只不过是想清楚而且。”说完她就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可是交给了骆律师去办。

     阮烟说道:“好了,现在你已经签了名,剩下的事情你想怎么办?”

     宁薇说道:“什么事什么样?”

     阮烟说道:“你就别装了,我说的是你和南宫飞的事情,你现在都已经离婚了,已经是个自由人了,难道你想一直都不找他啊。”

     宁薇说道:“我不知道?”

     阮烟说道:“你不要再说不知道了,你在这样扭扭捏捏的人家就要取妻子了。”

     宁薇说道:“你说什么呢?有这样严重吗?”

     阮烟说道:“你看你,明明是很紧张人家,你不要忘记了,当初你是怎样对别人说的,你说已经结婚了,你们之间不可能了,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是已朋友的身份来见面的,你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难道你还想人家等你啊,像他这样钻石黄老五很是受女孩子欢迎的,再说了,你都还27了,快是快是中女了,怎么跟人家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