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章 还治其人之身
    (1)

     “还差十分。”欧腾瞄了瞄挂钟,悠哉地坐到苟二根旁边,懒得在意刚才为摆脱夜宴,竟和五班男佣刘漾交换衣服穿……他架起塑料小床桌,放下蛋糕,插好蜡烛,哧哧……点着……关灯……

     突如其来的黑暗,只剩三束摇晃的烛火,把那张恐怖的脸照得更恐怖,苟二根不禁抓过枕头紧紧抱在怀里:“我……可没有礼物给你!”万万没想到欧腾今晚会出现,那么多宾客他都不顾吗?

     “唱首歌来听听。”欧腾靠近,大张左臂搂住民工,右食指勾起一坨奶油,喂到他嘴边:“不想引人注目就别乱动。”他深深呼气,不老实的手掌使劲抚摸苟二根大腿:“你搅黄老子多少事,咱们慢慢来算个账……”欧腾恶劣地用奶油涂苟二根双唇:“臭小子……给我离海晴天远一点……”

     “放手!放……”

     ——这回没等苟二根牟力挣扎,欧腾却先松开禁锢,坐正,瞪着蛋糕几秒,威吓:“我愿从此与你和睦相处!”完毕,立刻吹灭蜡烛……一片彻底黑暗,他脱衣卸裤,翻身横跨到苟二根身上……

     小床桌连盘带蛋糕地摔落地板,砰……砰!

     “别压……滚!”

     欧腾连续语无伦次地,到底在胡说八道什么?妒忌?警告?许愿?苟二根管不那么多:“我可是最后一次相信你……如果你再欺负我,我……我咬死你。”但这民工挥抬起的胳膊被死死按住……

     “欺负?”欧腾死死压着苟二根,舔了舔挂在他脸上的奶油……霸道啃咬苟二根耳垂:“你的处都是老子破的……我早就是你男人了……臭小子,给你三个月时间,和赵秀玉那女人断干净。”

     “王八……”可民工蛋都没脱出口,顿时被欧腾堵住嘴巴,一瞬间,猝不及防的苟二根,被灵活的舌刃占满口腔,吓得他双眼发亮,只剩恩呜悲鸣……苟二根真没料到噩耗会降临得如此之快……

     不过只是时间长短而已,这蠢汉再怎么迟钝,其实也能预感到即将面对的这一切遭遇吧。

     欧腾的嘴里一股浓重的酒精味,难道他喝醉了……

     来不及吞咽的透明液体顺着嘴角流……咳!咳!

     喉咙被湿润异物连续侵犯,至少十五分钟啊???满脸通红的苟二根,就快窒息的苟二根,等待深入折磨的苟二根,忽然感受到欧腾的动作停止了……欧腾的喘气均匀了……欧腾睡着了!!!

     苟二根高兴地屏住呼吸,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

     啧啧,如今他倒霉得,居然要靠这个高兴啊???

     但土包子宁可让欧腾压着,一整晚压着……

     只求,不吵醒欧腾起来做……

     (2)

     7月18日,星期四,09时30分,一条半侧边被象牙花园包围,位于凯岩大楼正后方向,三号游泳池隔壁的篮球场集合一群人,呵呵,又到这座别墅员工休闲运动的时间,今天的主题是自由活动。

     虽然按规定二四六是田径,组织100米赛跑之类活动,但大部分人嫌累,正在发起抗议……

     这项令人无语的锻炼身体计划,明显和欧腾没有半毛钱关系……是由“何小北申请”开始,从初步制定到投票通过到现在,已经实践三个多月……效仿中学生做做广播操,大家挺乐意,小绿哥还特别为此设计了酷炫街舞动作!可惜田径令人越玩越烦:“云哥,二四六能不能换成集体游戏啊?”

     大领班表示:“请各位将理想活动输入dky统计表格,呃……要求三十分钟能完成的游戏。”

     苟二根和赵秀玉非常不解地坐在绿荫下喝牛奶……为什么干工的人会有空搞奇怪节目?但这些跟他们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女人正研究着一只白苹果:“根哥,这牌是最好的手机,赵框就有……”

     “你哥那败家玩意,一挣点钱就败光,连爹娘都敢坑……高级货搁他手里使等于浪费!”苟二根轻蔑地翻了个白眼,教育道:“秀儿,以后老板家的东西咱能不收便不收,虽然我们没啥文化,但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的道理要懂……”他在赵秀玉面前总是这副铮铮铁骨,大男人主义:“既然我带你亲眼见识这豪宅,你必须一切听我指挥……看看那些佣人,各个会讲外国话各个有本事,你这样笨手笨脚的容易吃亏!秀儿,我告诉你,我是男人,吃亏忍一忍就当被疯狗咬了……你吃亏就完蛋了。”

     苟二根语气激动,表情严肃,膀子颤抖,赵秀玉赶紧握住她男人手:“根哥,虽然那欧老板确实很凶很恐怖,但同事都对我挺好的,真的,我从没做过面膜,从没……从没睡过那么软的床……”

     “赵秀玉!要不要来推荐一款运动游戏?”突然,从远处跑近个平刘海蘑菇头妹子:“有男朋友就是不一样,大白天工作也能捡现成的腻歪腻歪……我啥时候才能嫁给吴云,三次告白失败= =”

     “她是我们407的室友,李嘉华。”

     赵秀玉昨晚便在心里牢记同事名字,真打算常住了么!

     “他是我……我男朋友,苟二……”

     李嘉华大大咧咧信口开河:“苟二根谁不认识?上回欧先生从咖啡吧一路抱他去……”妹子顿时双手捂嘴,啧,还好想起吴云大领班群发了加急私信:“禁止谈论民工和欧先生任何绯闻!!!”

     这话却吓得苟二根牛奶挤喷了一脸:“秀儿……你千万别听任何人胡说八道……千万别。”

     “苟二根!!!”正当下,只见何小北箭步冲来,一把拽住苟二根就往凯岩后门拖:“四楼贵宾大套房龙三少爷有请……”何小北虽然比民工这种糙汉娘,劲却不小,苟二根抽了好久才抽开手。

     (3)

     “你是指龙振飞找我么……”苟二根重新站回赵秀玉身边,赌气似的笃定道:“我才不去。”

     “啧啧,我数一二三,你不走我就报告欧先生了。”何小北这一招非常管用,立刻逼得苟二根冷汗直冒,改口称:“大领班吴云答应今天让我和秀儿一起跟熊熊叔熟悉环境……我要陪秀儿……”

     “哼,是欧先生让龙三少爷找你!”何小北又占上风,暧昧地讽刺民工:“如果舍不得和女人分开也可以带她一起走……只要你愿意让她参观参观男人之间的互动!”一刹那,苟二根把何小北拉跑到老远老远,他相当敏感,无奈下,被迫屈服顺从……隐藏的定时炸弹随时爆发,何时能到头啊?

     一路忐忑迈步,何小北居然聒噪个没完:“你真那么直?你和赵秀玉是真谈?你跟欧先生这种档次的男人睡过还能抱女人吗?狗狗诶……我知道欧腾的鸟巨大,你跟女人在一起肯定没那么爽!”

     不堪入耳的话轻易激怒苟二根:“再敢啰嗦一个字……我揍死你。”苟二根抡起拳头比划……

     何小北很反常,发春似的大白天开黄腔,这些私密情话,都是孟拓曾经告诉他的:“欧腾除了比老子有钱,哪儿都不如老子……小北!小北!”现在,孟拓会跟郑逍遥那小骚货重新吹一遍吧……

     “狗狗……知道郑逍遥今天为什么请假么?”何小北凄凉地自问自答:“那小骚货和欧腾的哥哥去高尔夫度假村逍遥去了!”他情绪一上头,鼻腔一酸,眼眶便湿润了:“哼,孟拓根本是一吃软饭的流氓是一败类,你说郑逍遥是不是傻逼?孟拓明明在骗他……”何小北突然停驻脚步,往墙角缩。

     “郑逍遥恶心!”苟二根东张西望,这条豪华走廊明明已经到达尽头:“我到底要去哪儿?”

     “苟二根!”空荡荡的套房门口,站俩佣工,何小北答非所问:“越成功的男人越多情人,欧腾已经算节制,虽然他不怎么弯……一开车门照样无数名媛帅哥上赶着等草,最劲爆是欧腾没结婚!意味着什么?励志给他生孩子的美女可以排一条长城了……其实我挺佩服你,欧先生可望不可即。”

     一阵莫名心酸,想到禽兽的确有那么多候选,却连续欺负自己,苟二根非常不爽:“欧腾已经有俩儿子还不够么?你说的那些人……八成只看中欧腾的钱,生来的孩子,肯定是为了算计财产。”

     “当然,毕竟钱比人可靠得多,那些老板依然愿意包养几个绿茶婊,图的是搞你,几次玩腻了就该换换口味了。”何小北的嘴又臭又贱:“但欧先生从没挑过垃圾,最烂的货大概是姓洪的女模特……不对,最烂的货是狗屁股!宽容你携家带口留着,是欧先生仁慈。”何小北鄙视一笑,不禁又郑重透露道:“知道欧先生的未婚妻么?穆小姐,无论父家母家,几代殷实,资产都远远超过欧腾。”

     (4)

     苟二根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受不得一点侮辱,猛上前推何小北,举起石膏正想往他脑袋……

     “根子弟!”这蠢汉的手臂却被一位浴袍大帅哥抓住:“这么久才过来,不想念你飞哥么?”

     “早上好,龙三少爷。”何小北立刻礼貌地朝主人的“贵宾”鞠躬,龙振飞故作严肃:“刚才是你惹我的根子弟不高兴?”他用力扣住这男佣后颈,不断往下按:“乖,快点向根大爷道歉……”

     这英俊男人仿佛变回最初结识的那种正义,那种友善……苟二根却没有一丝安全感,他非常无语地目送走被惊呆的何小北,非常无语地随龙振飞进套房,举起报警器:“如果你害我,我就压!”

     凯岩各班人手配备的可以召唤警卫的工具?呵呵,三少爷眯眼一瞪:“飞哥这次帮你报仇。”

     提心吊胆地穿过玄关,迟迟犹豫,蠢汉终于被劝进卧室……

     一刹那,不……不!

     只见正方形大床,以超级大字型姿势,仰卧着一位异常熟悉的长发混血美男,双手被粗麻绳绑在两侧木柱上,双踝被锁链扣于床脚,此人未挂一丝薄料,连底裤也不套,完全乍现在民工眼里。

     “海……海……海晴天?”苟二根顿时崴了腿,边退边撞翻杂志架,他捂紧嘴巴,啧,貌似遮错了部位啊,这样仍旧能清楚目睹眼前这一副裸艳身体,却完全被两条从胸膛深至大腿内侧的疮疤破坏掉欣赏价值,如此丑陋的肌肤,植皮面积超过40%,到底遭受过何种天灾人祸才会导致这般悲惨……

     “飞,又敢带这种低贱东西来……”堂主貌似非常生气,满脸冰冷,仿佛能冻结熊熊烈火。

     “苟二根,海晴天是美国人……一年只能回中国一次,要报仇趁现在。”龙振飞端起托盘,装着一把瑞士军刀,一个雪茄剪,一条马鞭,淡淡怂恿道:“海晴天是著名的精神病患者,即使你告他故意杀人,也打不赢官司……根子,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飞哥保证,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扑抶!扑抶!扑抶!龙振飞抢先朝海晴天重甩三马鞭:“老子最讨厌被控制,即使恒版实业暂时倒台,本少爷依然会重振旗鼓杀出一条血路,海晴天,那次在太平洋上,我们已经一刀两断!”

     “飞,阻碍我见你的任何事物都将毁于一旦。”反正肉体疼痛,海晴天没感觉,纹丝不动。

     (5)

     啊……苟二根剧烈地哆嗦起来,他甚至能回忆起这种皮开肉绽的疼痛,筋骨分离的疼痛……

     一般人太难承受,要具有多吊的耐力,才能修炼到如此从容!苟二根害怕至极,虽然憎恨莫名其妙害残他的海晴天,明白海晴天这种无恶不作的王八蛋死一千次一万次根本是为民除害,但对付人类可不像平时杀鸡杀鸭那么简单,难道自己真要报仇吗???原招不变地还治到海晴天身上???

     “堂主的救兵很快就到。”龙振飞拽住苟二根,将雪茄剪丢到他手掌中:“别再傻愣了……”

     民工被推到床头木柱旁边,轰……脑袋一片空白!恐怕因为欧腾联系的医疗团队技术太好,左手尾指正像心脏一样,胀胀跳动,基本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胸膛上,脸上的伤口也是如此……

     一切体外伤口都会逐渐痊愈,遭受打击的精神却很难修复,可能永远烙印……相比之下,苟二根还是更憎恨欧腾啊?他无奈地盯着眼前白皙的修长手指,貌似是海晴天身上难得的一块好肉,昨晚那个一模一样弹钢琴的男人骤然浮现,灵活优雅的动作,画面非常高贵美好,苟二根无法将它毁灭!

     “我不敢害人。”苟二根把锋利的雪茄剪摔掉,昂首挺胸道:“我家上有老下有小,我只希望平平稳稳地生活,顺利娶到老婆……求求你们这些人高抬贵手,别再来打扰我,我就感恩戴德了。”

     “龙振飞,把这傻逼丢出去。”海晴天高声怒吼,他耳朵里大概容不下这般窝囊的言论。

     咚!咚!咚!咚!咚!咚!

     下一刻,传来暴风雨似的剧烈敲门声,龙振飞恨铁不成钢地翻个白眼:“真想以德报怨?”

     一阵疾行脚步,随即,起码二十个身着便服高大挺拔的男人提枪冲入贵宾套房,领头是安子烈和一位举着国际刑警证件,气势汹汹的美国人,操着一口英语,大意是:“我们来接海先生。”

     “谁指挥你们来接?即日起,我要借住欧腾家。”海晴天仍旧大字型尴尬姿势:“滚。”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提前解决堂主问题,他身体有伤42章第一次提过,欧先生下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