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0章 阴差阳错是否
    (1)

     不是苟二根?!

     赵秀玉一下子头皮发麻,四肢冰冷……肚子极不对劲!尿?急?

     她随便瞥了瞥台下,一大堆一大堆举着手机举着单反拍照的男男女女,扫视一整圈,好不容易才找到貌似已经暴跳如雷的苟二根?苍天啊?要自己当着苟二根的面和别的男人……

     说时迟,这时快,一位成熟男人逐步走上来,英俊非凡的轮廓在咖啡羽毛面具衬托下,显得神秘而高贵,赵秀玉屏住呼吸,重点是对方这一身暗格纹衬衫+休闲黑裤的装束她认识!!!

     “我很幸运,我决定争取一等奖。”男人大方地摘下面具,引起全场第n个gao*潮。

     约会之夜既定规则:【面具玩家参加一次游戏+1积分,真容玩家参加一次游戏+10积分。】

     “哇!!!172号先生居然是大名鼎鼎的恒版大少爷……”主持人双眼放光,立刻跑到赵秀玉旁边又采访又怂恿:“这位年轻小姐好手气,一抽就抽到极品,你男朋友真在台下吗?借此机会好好锻炼锻炼他的心脏……反正游戏禁止玩家中断,我推荐你学学龙先生,享受情侣套餐,积分翻倍。”

     “什么……”赵秀玉突然倒吸一口气,惊慌中,胳膊腰被龙振宣一拉一搂,身体全陷进……

     全场观众瞬间兴奋、八卦、议论开:

     “生面孔?外地人?这女人是谁?混飞少圈子的?靠龙振宣上位?”

     “龙振宣和秋秋是去年三月公布的离婚声明,估计前年大前年就离婚了。”

     “龙振宣和秋秋就是形婚,秋秋又生不出儿子,第二个下来没多久就被龙家赶走了。”

     “两胎都是女儿,呵呵呵,豪门有那么好进?现在龙家落败,她半夜都该笑醒哈哈哈……”

     “信不信我刚才还看到秋秋了,带着女儿和现任,现任是美籍华裔,比龙振宣丑一百倍。”

     “……颜值高有屁用,说不定是gay?!”女人们聊着聊着,互相干一杯:“还不开始?!”

     舞池上,龙振宣毫不犹豫,又张臂一搂,把赵秀玉整个圈在怀里,贴着她耳朵解释:“今夜各等奖按积分高低排序,如果你也摘下面具,真容和我约会一次,我们可以晋升情侣,积分翻倍。”

     “一等奖金三百万,你乖乖听话,我就分你五十。”龙振宣深知自己急需资金,基本上到了哪怕一万也必须争取的地步!他按住赵秀玉试图拒绝的手,满怀诚意地捧起她的脸:“明天我会跟苟二根解释……反正你已经帮过我一次……”龙振宣随便戳中赵秀玉的软肋:“我肯定全力为你哥……”

     全场欢呼:“真容!真容!真容!真容!真容!真容!……”

     啊,看热闹的真多啊,赵秀玉颤抖着被忽悠着摘下面具的那一刻,苟二根疯了:“别拍照!你们快把手机关掉!你们别拍我老婆啊啊啊……”嘶吼淹没在一波一波声海中,嗓子很快就喊哑了。

     “根子!你还记得刚才进门前签了字!领了入场券么!破坏游戏是要罚款的!”龙振飞使劲拽住试图冲上台砸场苟二根:“这只是游戏嘛,你看赵秀玉都入戏了……一个大男人还不看开点?”

     “操***,为什么带我来这么龌龊的地方?”苟二根一脚踹到龙振飞膝盖上:“我恨你。”

     (2)

     唰!大屏幕同步演映赵秀玉和龙振宣的相拥画面,大厅内唯一明亮的灯光聚集着他们。

     “鼓掌!我们一起为这位勇敢的年轻小姐鼓掌!”主持人依然浮夸卖力地工作着,指了指敞开的一大排玻璃门外,坐在第七号露天沙发上的制服先生:“藤井经理发了条短信告诉我,他对这位小姐一见倾心,说必须把xxx集团赞助的跑车名额送给她!”立刻有司仪端上一杯酒,传递给赵秀玉。

     只见远方那位所谓的藤井经理也举起一杯酒,先干为敬,赵秀玉早就恍惚了,不敢拒绝。

     “接下来,让我们和这一对牺牲小我,娱乐大众的临时情侣一起……”主持人又蹦又跳,不仅是一朵奇葩,还是一只粪青:“一起狂欢吧!去他妈的歧视!去他妈的信仰!去他妈的偏见!这里没有政治!没有种族!没有宗教!没有性别!这里只有自由……做你想做的事!做你想做的人!在第一声烟火爆炸的瞬间,请用力吻住你的约会对象!ladies and gentlemen! three! two! one!”

     赵秀玉感觉整个身体整个脑袋都被龙振宣紧紧托起……男人的力道,无法挣脱的力道。

     嘣!轰鸣!除了明亮的舞池,其余灯光再次熄灭,台下再次黑暗,透过玻璃门和挑高大窗,果然无数颗烟火爆炸,爆炸,爆炸……苟二根猛转回头,苍天啊?赵秀玉和龙振宣已经……亲了……

     “不……”可惜,这个字才说出半个音,他就被一股巨大的狠劲捂住了脸,毫无间隙,身体很快被同样巨大的狠劲架住,连续往后拖,横穿人墙!苟二根甚至来不及看台上的赵秀玉最后一眼!

     不知终于停在了哪个阴森角落,黑暗中,苟二根只得到一秒的放松,顿时又被推进隔间,又被推上铁架,最后被死死压住!他攥着拳头,憋着呼救……任凭禽兽般的疯狂的吻厮磨在自己嘴上!

     熟悉,这种触感太熟悉,苟二根一下一下捶打欧腾的后背,自己和赵秀玉走到今天这种地步全怪这个男人,自己不敢冲上台带走赵秀玉全怪这个男人,自己这么胆小懦弱自卑全怪这个男人……

     一刹那,苟二根使劲咬住欧腾的舌头,被滑开,又使劲咬住欧腾的上唇,血,血的滋味。

     “根子,那个女人背叛你了。”欧腾不甘心地松开嘴,鼻子死死抵住苟二根的鼻子,迫切地分享着自己满腔的热情和喜悦:“以后你的全部,全部都是我的!谁敢靠近一步,我就剁了他!”

     “欧……腾……就算我已经没办法要女人……我也不可能要……”苟二根又被堵住了嘴……

     紧致、绵密、、粘稠、、、窒息、、、、

     (3)

     “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色的男人……”

     欧腾睫毛微动,加力抱住那颤抖不止的身体,一路往下啃咬苟二根下巴,脖子,胸口:“我还想更色,更色!自从离开唐嘉盛,我都没找人做过,”欧腾重重一顶,抱怨地撑开苟二根双腿:“我就等有空找你做,苟二根,你知道的,在老婆面前,没有男人不色!”

     此话一出,他们两位同时愣住、震惊、、相视、、、沉默、、、、

     嘣!嘣!嘣!一阵阵轰鸣,窗外爆炸出一圈圈硕大烟花,五彩斑斓的火光投射进小隔间,连续好几秒明亮,不仅暴露了周围的一切:各种混搭情侣90%都在接吻、抚摸、、灌酒、、、发疯、、、、

     更重要的是暴露了欧腾的造型:刺绣亮面紫衫+金边黑裤,一套酷炫的夜店服务生套装?!

     苟二根急喘着……欧腾怎么会穿成……这副德行……可惜来不及思考……

     砰!砰!砰!只听巨响,玻璃碎裂,混着各种尖叫,斜50°角望去,一黑面具男被摔在翻倒的桌子椅子中间,一白面具男又把他托起来撕扯……引得整个大厅重启灯光,全场反感:“保安?!”

     “嘘……”欧腾顿时侧搂住苟二根,拉过铁架遮挡,躲在较为隐蔽的地方,观察动向。

     “欧腾?那是安子烈和海晴天?”难得苟二根机灵一回,却很快被捂住嘴巴。

     (4)

     安子烈和海晴天确实打起来了!

     而且戴着黑面具的安子烈稳居下风。

     “你凭什么跟我抢人?民企的挂名破总裁?”海晴天一转身一歪身,避开两个攻击,右手恰当扭住安子烈左臂,猛一推,右脚同时跟进,猛一踹,再次让安子烈错失良机,摔在一排乐器堆里。

     “highmore!你理智一点!highmore!”没带面具的龙振飞穿过层层拥挤的围观群众,冲过去抱住海晴天,纯属无奈:“追求我的仰慕我的那么多,每个你都要赶尽杀绝,也太不人道了……”

     安子烈腿脚一跃,迅速站起来,拎起两盘垃圾往海晴天脸上倒,趁他反胃作呕,紧紧箍住他手臂脖子:“过去,你深受克拉克森上将重视,执行各种一线任务,我刚到美国,只能接些糟事,吃力不讨好的时候,特别敬重佩服你……”与海晴天为敌,谁心里都会胆怯顾忌……但安子烈已经下定决心下战书:“现在,不管你是当年的超强特工lb414,还是如今的神经病,龙振飞我都要定了。”

     “想单挑?”海晴天健康的时候,力量是正常人的2.5倍,如今也毫不逊色,他身体重沉,半悬空的双肘同时攻击,腿脚勾住对方腿脚往侧面狠撂……安子烈又摔在地上,额角划出两道口子……

     海晴天蹲下,一手压着安子烈肩头,一手压着安子烈左大腿:“约派森林的旧伤?这里!”

     “呃……”地上的板寸男人顿时发出一阵惨叫,仿佛被戳中脊梁骨,仿佛剧痛:“呃……”

     周围顿时跟出一片唏嘘哗然,龙振飞眉头一皱,虽然没听清海晴天跟安子烈说了什么,但第一次目睹安子烈如此痛苦的样子……情况绝不能恶化下去:“保安?!保安?!怎么还不过来?!”

     龙振飞再次抱住海晴天:“别这么张扬,中国政府已经不会再保你了……”他撞上他的唇,但持续不到十秒又被安子烈扒开,龙振飞非常鄙视:“不就是老子的吻么,至于这么争相不让么……我是叫你来给我当保镖,不是叫你来表演一往情深的……在我眼里只有蠢货无聊货才喜欢谈恋爱。”

     (5)

     “谁在砸场?谁?”十几个高大挺拔的各种肤色的春普堂凶汉果然比保安先包围上来,气势汹汹绝不饶人的样子:“龙振飞,又是你?恒版都一败涂地了,还不收敛?约在福敦酒店会面,你敢找个替代品……豹爷亲自邀请,你敢变着法儿暗算偷袭……想置身事外可别忘记自己签过的协议。”

     “小篮,你敢这么跟本少爷说话?!”龙振飞愤怒地眯起眼睛:“晋叔怎么教育你的?!”

     “蓝晋有教育过我吗?!”尽管小蓝是蓝晋唯一的儿子:“他早就和我断绝关系啦……”

     现在还跟海晴天混的,都不是好东西,龙振飞斜了小篮一眼,指着安子烈骂:“都是这男人扫了大家的兴!把砸场的王八蛋丢出去!”龙振飞煽动着围观群众:“不要理他,我们继续high!”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但如果缺乏足够的引导和约束,这种“雪亮”有可能变成一种偏执,一种没有方向的自负。(引用)于是大家异口同声地唾弃安子烈:“是他!是他!丢出去!丢出去!”

     “你别再出手……”龙振飞吼住安子烈,寡不敌众,何况已经选择从商了:“赶紧滚吧。”

     下一刻,四位壮硕的黑人擒住安子烈,使劲往外押送,小蓝走在最前头引路,忍不住摸了摸男人的黑面具:“还记得我吗?”显然,他是认出了男人的身份:“我和您在海市蜃楼交过手……”

     ——从头至尾苟二根都看在眼里,隐隐担忧,不禁脱口而出:“他们把安大哥抓走了?”

     “欧腾,欧腾,”苟二根紧张地摇晃欧腾手臂:“他们把安大哥抓走了!你还不去救他!”

     欧腾脸色不好,非常不好,即使察觉一些端倪,也从不相信安子烈竟敢和龙振飞有一腿。

     “安大哥已经不见了!”苟二根回想起福敦酒店的遭遇,忍不住捏了捏欧腾的腰肉:“你不是说海晴天和龙振飞都是黑*社*会吗……安子烈是你朋友……不管吗……你是不是也没办法……”

     “闭嘴。”欧腾当然不打算出面,安子烈主动挑衅春普堂,愚蠢!活该!欧腾换个姿势,从背后圈住抱住愈发聒噪的民工:“自己都管不好还管别人?你看赵秀玉,已经当选为约会公主。”

     欧腾残忍地把苟二根脑袋摆正,对准墙面电视的实况转播……

     苟二根如梦初醒。

     (6)

     舞池上,主持人慌定思慌:“刚才vip乐乐吧那边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各位不用在意!飞少已经代表他朋友自罚十杯,向大家赔罪……瞬息万变的,充满未知和冒险的,才是生活!约会继续!”

     阵阵哄笑,阵阵掌声中,主持人请上几位制服先生:“让藤井经理为这位幸运的小姐戴上xxx珠宝公司赞助的限量水钻皇冠……”主持人瞥了瞥提示板,念出大段关于赞助厂商,关于新品上市,关于设计师理念之类的广告,最后邪恶地采访道:“小姐觉得龙先生味道如何?想不想再尝一尝?”

     一切发生得太快,赵秀玉盯着大屏幕上的自己,名牌连衣裙,名牌配饰,甚至顶着皇冠,被王子一样的男人搂着……这,这,这到底是不是做梦啊?自己还是自己吗?赵秀玉摇着头,仿佛醉了。

     龙振宣突然用手背滑了滑姑娘的脸:“我觉得味道不错。”他随即抢过主持人话筒:“我知道今夜有两家媒体在,我耽误几分钟,咳咳咳,借此机会,澄清几个新闻:第一,龙家上下和睦,外界传说的斗争是无稽之谈。第二,秋秋小姐从未向龙家勒索赡养费,我们是多年的老同学老朋友。”

     “……我和摩达雷克财团没有任何关系,我喜欢亚洲女人,我的妻子肯定是亚洲女人。”

     哇哇哇!这回不仅是全场震惊,不仅是龙振飞震惊……是连承办方领导都瞠目结舌了!区区南雾谷周年庆,居然能遇上这种绝对头条的豪门自爆,不知道多少人暗爽,多少人唯恐天下不乱……

     主持人就已经high疯了:“music! music! music! music! music! music! ……”

     热辣骚包,性感豪放的电音响起,几块圆台缓缓降落,值得期待的悬空脱衣舞节目却才开始不到一分钟!电音骤停!一刹那!一切静止!从大门冲进一群荷枪武警!挨个挨个!搜寻检查!

     “华蟠龙队长凌枫。高级指令。找人。”凌枫一边跟承办方解释,一边指挥群众配合。

     他旁边是南雾谷沈总经理、柳芝小姐、施诗锦小姐、以及焦急不堪的向武。

     (7)

     “操!”

     欧腾顿时十指交扣住苟二根:“我们走!”

     “他们是不是来找你啊?”难得苟二根又机灵一回,又被捂住嘴巴,被戴上口罩……

     欧腾自己也戴上口罩,毫不犹豫地拔出一只小口径,冲着斜对面吧台储酒柜射了两发。

     嘣!嘣!

     “根子,我们走!走!走!”欧腾牢牢牵着苟二根飞跑出隔间,趁着全场动乱……往人流量较少的七号露天观景台狂奔去:“武哥非常高调,你习惯就好,他们找不到我,很快会撤掉。”

     “我觉得……那个武哥……很喜欢你啊……”苟二根不断往后看,庆幸还没人追上来。

     欧腾敲了敲他的脑袋,深吸口气,牟足全力,猛地扛起这头蠢货,冲下旋转楼梯……

     作者有话要说:1、晋叔,龙振飞的帮手蓝晋,提过几次

     2、没记错小蓝第一次出场在55章,第二次在78章,他对安子烈印象挺好

     3、有木有亲对怎么安排赵秀玉这个问题有想法?往豪路走略狗血╮(╯。╰)╭

     4、谢谢长生不老的地雷

     5、求求留言

     ps:虽然每次写副线都在单机,但前文有铺垫,后续不写就不完整了,对于不喜欢副线,不喜欢龙振飞的朋友很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