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2.逃婚065
    065

     克莱尔突然回到首都星,确实在西维的意料之外,照理说,他去荣耀军团跟着罗森元帅学习,没个三年五载的不可能回家,自己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以“我要等克莱尔回来”为借口,拖着父皇那边的婚事。

     结果,克莱尔才过了一年就回来,虽然见到好久不见的老朋友挺高兴,可一想到自己又要面对父皇和母后的逼婚,西维就头痛欲裂,恨不得一觉睡死过去。

     西维脸上的表情从惊讶到欢喜到沮丧,克莱尔看在眼里,心里不由好笑,忍不住伸手揉了一下他的头发,问道:“怎么?我回来你不高兴?”

     西维还没来得及回答,卡洛就抢着说道:“他当然高兴啊,克莱尔你不知道,西维整天都跟陛下说他的心里只有你一个,要等你回来,如今你终于回来了,西维显然是激动坏了都说不出话来了,对吧?”

     西维狠狠瞪他一眼:“你闭嘴!”

     卡洛在旁边幸灾乐祸,如今他抱得美人归,很乐意看看西维和克莱尔的好戏,就像西维以前经常看他的好戏一样。

     艾德安倒是一直面带微笑,自顾自地喝着茶,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

     “你回来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西维终于回过神来,在位置上坐下。

     克莱尔很自觉地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微笑着说:“想给你个惊喜的。”

     西维回头问:“你这次回家探亲要在首都星待多久啊?过几天还要跟元帅去荣耀军团对吧?”

     “不对。”克莱尔无情地否定了西维的美好幻想,说,“我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元帅的意思是我学得差不多了,让我回去星辰军团,留在首都星。”

     西维:“…………”

     卡洛在旁边忍笑忍到内伤,他很清楚西维跟陛下说的那些话都是借口,西维只把克莱尔当成好兄弟,要是西维知道克莱尔喜欢他,到时候肯定是一场好戏。

     一顿饭在奇怪的气氛中结束了,四人从小到大一起吃饭的次数数都数不清,可这顿饭西维却食不知味,克莱尔一回来,原本万无一失的挡箭牌就要不管用了,他开始发愁回到王宫之后要怎么跟父王说。

     从餐厅出来后,卡洛很自觉地把艾德安背了起来,朝两人摆摆手说:“我们约会去了,你俩自便。”

     这家伙真是一刻不秀恩爱都闲不住,巴不得让全帝国都知道艾德安同意跟他结婚,那得意洋洋的样子让克莱尔恨不得踹他一脚。

     当然,克莱尔是很有风度的,尤其在西维的面前。

     等卡洛和艾德安走后,克莱尔才回头朝西维说:“怎么看起来很发愁的样子?是不是在想回去以后要怎么跟陛下说?”

     西维拍了拍克莱尔的肩膀:“还是你了解我,快给我出个主意。”

     克莱尔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道:“你可以这样跟陛下说,就说……我们两个分开这么多年,需要时间好好培养一下感情,而且,克莱尔现在还年轻,也没在星辰军团站稳脚跟,现在就结婚太早了。”

     西维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好!”

     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正一步一步踏入克莱尔布下的圈套当中。

     ***

     当天晚上,克莱尔回家之后就跟格瑞丝夫人说了自己的心事,当然,他对妈妈却是另一种说法:“妈妈,您应该知道,我从小就很喜欢西维,西维也很喜欢我,不过,我现在只是个刚从军校毕业的学生,陛下肯定不会让我跟西维结婚。”

     格瑞丝夫人非常机智,立刻明白了儿子的意思,微笑着说:“你是想让我从安娜王后那边入手吗?”

     不愧是母子连心,有个睿智的妈妈真让人省心!

     克莱尔坐到她的旁边,轻轻环住母亲的肩膀,说:“您跟王后是多年的好友,如果王后同意了这件事,再给陛下吹吹耳边风,我想,我跟西维在一起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格瑞丝赞同道:“这件事交给我。不过你现在要考虑的是你父亲的态度,他对你跟西维的事一直是不支持也不反对,你要不要去问问看?”

     正说着,门外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道:“不用问了,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考虑清楚,别忘了西维王子的身份。你跟他在一起这意味着什么,你明白吗?”

     克莱尔见父亲进屋,便站了起来,恭敬地道:“是的父亲,我很清楚,这意味着我必须跟王室的利益共同进退,万一将来出什么事,可能还会搭上我们整个家族。”

     拜伦点了点头,道:“你明白就好。作为星辰军团的继承人,你做任何事之前都要考虑清楚利害关系,不要冲动鲁莽。”

     格瑞丝听到这里,不由惊讶地抬起头来:“将军,继承人的事已经决定了吗?”

     “嗯。”拜伦走到沙发旁坐下,淡淡说道,“家里的长辈们聚在一起仔细商谈过,这一代的Alpha当中,克莱尔的天分最高,是担任星辰军团长的不二人选。”拜伦顿了顿,看了儿子一眼,继续说,“而且,克莱尔毕业之后在元帅身边待了一年,元帅对他的评价非常高,据说他在荣耀军团实习期间表现出色,在多次实战中临危不惧、化险为夷,如今他回到首都星,正好可以跟我去星辰军团,慢慢学着接手军团的管理事物。”

     听父亲说完这段话,克莱尔才终于明白,原来他去荣耀军团实习是父亲的安排。

     拜伦将军平日里沉默寡言,对他们母子也很少会有关心的话语,可这个父亲的用心良苦却让克莱尔十分感动——从十六岁生日那天,父亲将S级机甲蓝星作为礼物送给自己开始,他就一直在一步一步、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儿子培养成最优秀的人。

     有这样低调又开明的父亲,实在是克莱尔的幸运。

     “父亲,我什么时候去星辰军团报道?”克莱尔走到他面前,认真问道。

     拜伦想了想,说:“下周吧。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你刚回来,先跟西维联络一下感情,既然你们两个互相喜欢,你首先该正式去王宫拜访一下陛下和王后。”

     克莱尔微笑道:“我也是这么想!”

     ***

     西维当晚回去之后也立刻遭遇了父王的盘问。

     特兰德陛下把他叫到宫殿里,很严肃地问道:“我听罗森元帅说,克莱尔回来了,你怎么打算?真的要跟他结婚?”

     西维把克莱尔教的那段话照样背了一遍,认真地说:“父王,婚姻大事不能太着急,反正我跟他互相喜欢,我们都不会变心,再等几年也没什么。”

     特兰德确实不放心把西维交给克莱尔,只好点点头道:“那好吧,改天带他来见见。”

     西维笑道:“没问题!”

     于是,第二天,克莱尔上门来见家长。

     第一次正式拜访未来的岳父岳母,克莱尔穿了一身剪裁合适的西装,显得非常帅气,举手投足间也充满了绅士风度,他还给陛下和王后都准备了大礼——听妈妈说王后有个特殊的爱好就是很喜欢养月光草,克莱尔找艾德安和蓝迪帮忙弄来一车珍贵的月光草,直接给王后布置了一个月光花园,安娜王后乐得都快合不拢嘴了。

     至于陛下,他肯定什么都不缺,平时政务繁忙,也打听不出他有什么特殊的喜好,克莱尔仔细想了想,最终决定给他送一箱珍藏几百年的价值连城的五星果酒,再带一套珍贵的夜光石酒具,陛下和王后闲下来就可以坐在月光花园里品酒了。

     特兰德陛下表情严肃地收下礼物,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安娜王后的眼神,那是完全把他当成儿婿看了,目光温柔得几乎比得上亲妈、

     西维见克莱尔在父母面前表现良好,忍不住偷偷在克莱尔耳边吐槽:“我说,你演戏也演得太逼真了吧?买这么贵重的见面礼,是不是花了不少钱啊?”

     克莱尔微笑着道:“你以前是影帝,应该知道,演戏本来就要投入感情、进入角色,这样观众才会觉得你演的是真的,我不想让陛下和王后怀疑我们的感情。”

     说罢,他便很自然地牵住了西维的手,顺便十指相扣。

     第一次跟一个男人手牵手,居然还十指相扣!西维的心里别扭极了,可是克莱尔说得也对,演戏就要逼真,不然以父皇锐利的目光,一旦看出来两人是假的那就完蛋了。

     于是,西维只好硬着头皮任凭克莱尔牵着他。

     安娜王后笑咪咪地看了两人一眼,道:“其实,只要你们感情好,晚几年结婚也是可以的。不过我有些好奇,克莱尔和西维你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对方的呢?”

     第一次见家长背调查感情背景是很常见的事,克莱尔镇定自若地答道:“王后应该还记得吧?我小时候总爱粘着西维,到了长大懂事的时候,我才知道,这种感觉应该就是喜欢,我想跟西维在一起,想要护着他一生一世,西维就是我认定的伴侣。”

     西维:“…………”

     妈的哥们你能不能别这么肉麻啊!演戏也会NG的,考虑一下搭档的感受可以吗?

     想要挣脱的手被克莱尔不动声色的轻轻握紧,克莱尔回过头看向西维,微笑着说:“西维应该也是一样的,对吧?”

     “呃……”克莱尔把包袱丢过来,西维顿时尴尬无比。虽然他演技一流,可以前演戏都是跟美女合作,就算抱着美女说我很爱你、很想跟你一生一世,也不会特别别扭,可现在的合作对象是个男的,说这种肉麻的话实在是……说不出口!

     不过,西维怎么说也是影帝出身,很快就客服了这种别扭,笑着说道:“恩,克莱尔说得没错,我也想跟他在一起一生一世。”

     手上的力度突然握紧,西维回头看向克莱尔,对上克莱尔那双深邃漂亮的蓝色眼眸,他的眼中似乎突然升起一丝复杂的情绪,让西维一时有些困惑。

     不过,克莱尔很快就微笑起来,眼底也浮起浓浓的温柔,一字一句地看着西维说:“西维是我早就认定的人,所以,陛下、王后,请你们放心,我会尽我所能,好好守护他!”

     这句话说得异常坚定,就连西维都觉得克莱尔的演技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真假难辨的地步,特兰德和安娜对视一眼,显然对克莱尔的承诺非常相信。

     看来这次蒙混过关非常成功,西维的心里总算松了口气。

     只是,西维没想到,克莱尔今天根本不是在演戏,而是内心深处的真情表达。

     所以他才能演得那么投入、那么感人,甚至让自己分不清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