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钻天遁地
    云中帆不允许任何人让这趟镖出现失误。

     一个挂着鼻涕的小男孩裹着厚厚的棉衣奔奔跳跳的跑了过来。

     他看着云中帆,眼中闪烁着欣喜欢愉的光芒,嘴里还咬着一个小小的糖人。

     “大哥哥,有个人说要和你玩捉迷藏!”

     小孩子谁不喜欢捉迷藏呢?

     怪不得他那样的兴奋。

     他手中还捏着一张字条,话说完,他就将字条递给了云中帆。

     云中帆的心在往下沉。

     但他还是打开了字条。

     八个字,苍劲有力。

     “杀了他们,悦来客栈!”

     这是什么意思?

     是杀了这四大金刚,然后去悦来客栈吗?

     大汉离他不远,而且身子比他更加高大,他看到了字条上的内容,大汉也一览无余的看到了。

     云中帆摩挲着手中的纸条,忽然看向小男孩,从怀中摸出两枚铜钱道:“喜欢吃糖吗?”

     “喜欢!”小男孩盯着云中帆手中的铜板,舞动着手中的糖人,眼中的光芒更加璀璨了,整个人都散发着异样的欢愉。

     他也认识钱的,他也知道钱能买到他想要的东西。

     ——原来人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很贪财了。

     云中帆道:“那好,你告诉我,那个人往那边去了?”

     他并没有问那个人的容貌,甚至连是男是女都没问,因为他知道就算他问了,也没有答案。

     小男孩想了想,摇了摇头道:“我不能说,他说了是要和你捉迷藏,我要是说了,就不是捉迷藏了。”

     云中帆苦笑,何谓赤子之心?

     他将铜板递向小男孩,小男孩抬起手擦了把鼻涕,然后伸手就向云中帆手中的铜板抓去。

     他脸上的笑容早已荡漾开来,嘴巴也都兴奋的咧开了。

     下一刻,他的手就攥住了云中帆的手,脏兮兮的小手此刻却如同绣花女的手,五指灵巧的一翻,已经扣住了云中帆的脉门。

     谁能想到,这么个小孩子,居然有如此手段?

     云中帆也没想到。

     这是一个完美的局,完美的根本没有任何瑕疵。

     小男孩的笑容依旧天真,声音依旧甜美,但眼中闪烁的光芒却是那样狰狞。

     四个壮汉中为首一个忽然喝道:“你是‘欢天喜地’无双童子?”

     小男孩咧嘴一笑:“不是!”

     云中帆叹道:“他的确不是‘欢天喜地’无双童子,他是‘钻天遁地’无双童子。”

     他又道:“我早该猜到的,这世上能悄无声息的将一个人从马车中劫走,就只有遁地童子。”

     钻天遁地,一个轻功绝高,一个却擅长掘地。

     据说这两人本是双胞胎兄弟,而且还是在坟墓里生出来的,他们的父母就是一对盗墓贼。

     盗墓贼要掌握的本事无外乎两种,第一自然是掘墓,第二便是逃命。

     轻功和掘地的本事自然是最适合盗墓贼的。

     云中帆道:“这么说,你是钻天童子?”

     钻天童子道:“如假包换!”

     云中帆叹道:“这字条也是你写的?”

     钻天童子道:“是我写的,我的字还挺不错。”

     云中帆道:“那你又为何多此一举?”

     钻天童子道:“我本以为不能得手,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好骗。”

     云中帆长叹,这世上最让人不容易提防的,除了小孩子,就再也没有别人了。

     可惜人的心往往容易被眼睛欺骗。

     钻天童子笑道:“那么,现在请你跟我走一趟?”

     云中帆道:“这几位金刚要是不愿意呢?”

     钻天童子道:“他们一定不会不答应的!”

     “哦?”

     钻天童子盯着四个金刚,道:“他们想要的是《神游功》里的财宝,而我们要的,只是《神游功》”

     财宝?《神游功》中有财宝?

     云中帆也不禁看向四个金刚。

     他们的脸色已经变了。

     似乎没料到无双童子居然知道。

     钻天童子道:“越是位高权重的人,越喜欢将秘密带进坟墓,他们想让秘密跟着他们一起埋葬,但偏偏又喜欢将秘密说出来以后,再带到坟墓里去!”

     ——人岂非都是这样?一个天大的秘密藏在心里,人是会疯的。

     钻天童子又道:“所以这世上有很多人喜欢挖古董,喜欢窥探前人的秘密。”

     壮汉道:“你们是从坟墓中得到消息的?”

     钻天童子道:“我们本是盗墓贼!”

     四个金刚转身就走,他们是要将这件很重要的事情告知他们的主子吗?

     云中帆弯着腰,他不得不弯着腰走,因为钻天童子毕竟是个童子的身材。

     这样走路很辛苦,但就像一头凶悍的大水牛被上了鼻环,他不得不这样走。

     ——有些事情本不想做,但却逼不得已非得去做。

     他与水牛不同的是,他是自愿的!

     因为他知道,他只要跟着钻天童子去,就能知道想知道的。

     马车车底有个大洞,车已毁。

     钻天童子很是贴心的将马车上的镖旗取了下来。

     云中帆接过旗子,道:“谢谢!”

     钻天童子道:“如果真要谢,那就交出《神游功》。”

     云中帆道:“我以为你已经有了答案。”

     钻天童子一言不发,两人就像父亲牵着儿子在走路。

     已经能看到白夜城了。

     钻天童子忽然道:“如果你真的练成了传自神仙之地‘白玉京’的《神游功》,我就不可能得手,所以,你还没练成。”

     云中帆道:“若《神游功》并非传自白玉京呢?”

     钻天童子反问道:“若你的《神游功》早就被人掉包了呢?”

     云中帆不说话了。

     他不禁想起了十年前的事情。

     ——

     父亲在临死前将一块玉片塞进了他的手中,他虽然没说话,也或许他那时候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

     无论再厉害的人,头上被巨大的宣花斧砍出一个窟窿,他都不会有力气再多说话。

     但他的眼睛可以说话,云中帆也听到了。

     “用你的命,保护好它!”

     然后他就被人救了。

     他并不知道救他的是谁,因为那时他已经哭晕了过去。

     但他知道那个人的胸口有一道可怖的十字形伤痕,因为在晕过去之前,他记得那个人脱下了衣衫将瘦小的自己藏在了怀中。

     他醒来的时候就见到了他的师父。

     一个不苟言笑的老人。

     老人没有说是谁送他来的,只说:“如果你想报仇,就跟我学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