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白塔
    孤云师太站起身来,看向少林方丈和函虚道长,三人相交多年,一个眼神便已足够。

     她随即看向云中帆,道:“云公子,我们立刻兵分五路,通知他们可好?”

     云中帆笑道:“当仁不让,不过依晚辈之见,我们还是一起行动为妙!”

     孤云师太皱眉道:“恐怕时间有所不及!”

     云中帆转头看向盲僧,笑道:“大师也许已经有了答案!”

     盲僧笑了笑:“云公子出道不到一年,便有如此洞察之眼,老衲佩服!”

     函虚道长和孤云师太满脸诧异,不知道两人在打什么哑谜。

     少林方丈忽然说道:“非但我们几个要一起去,还要多带一些各自门派的高手!”

     孤云师太愣住:“方丈,救人如救火,何必……”

     ……

     黄河作为中华之母,一年四季总不乏壮丽景致,此时正值春初,大地回春,万物复苏,被寒冰覆盖一整个冬天的黄河也终于破冰,迎来了最为壮阔的浮冰季。

     神蛟帮之所以能成为最强八大势力之一,分舵自然不止长江流域,还囊括了黄河流域,西北第一大城池兰州沿黄河而建,自然也便成了神蛟帮位于西北地区的第一大分舵。

     黄河浮冰流经兰州的时候已经几乎消融完毕了,浑浊而湍急的河流滚滚而下,河面上漂浮着枯枝败叶,动物腐朽的尸体及皮毛更增恐怖。

     梁珲本就是兰州人士,这里也是他发迹崛起的地方,后来他到了南方,那里的气候比起兰州自然要好太多,于是梁珲就在南方安了家,但逢年过节,他还是会回到老家。

     一来是北方人的习俗,二来也是为了巩固一下他的大本营,督促一下手下兄弟,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每到黄河破冰之际,神蛟帮的生意也会随之解冻,这个季节正是神蛟帮大赚一笔的时候。

     神蛟帮在兰州的大本营就在白塔山上,冬天的白塔山与其他北方的大山一般无二,干枯的树枝,堆积的厚厚的落叶,裸露的岩石和黄土,一派肃杀。

     北人常言,夫秋刑官,而冬天,则是屠夫,秋天虽然萧索,但冬天却更加肃杀,哪怕是已经到了初春,北方的天气依旧荒凉。

     山顶白塔外面的白浆早已脱落了大半,雨水和岁月的侵蚀掩埋了历史的痕迹,只留下江湖帮派厮杀的血腥。

     塔外有手握兵刃,身着厚厚棉袄的兵卒把守,这里,就是神蛟帮原本的总舵,如今的兰州分舵。

     一股股白色的热气从窗孔中冒出来,塔内生着几只巨大的火炉,炉子上的大吊锅里煮着油腻腻的骨头棒子,旁边的一张长桌上,摆满了冻得如同铁石一般的馒头。

     在别人眼中,这样的馒头是吃不成的,但在屋中这几十个大汉眼中,这却是最美味的佳肴。

     他们手里捧着面盆大的海碗,舀上满满一碗骨头汤,用手里的刀剑将那坚硬的馒头劈成几瓣,丢进骨头汤里,用不到一会,馒头便会酥软,再撕下骨头棒子上的肥肉,和着馒头美美的吃上一碗,那味道真是一绝。

     收获的季节来了,帮里的弟兄们都得吃饱喝足,养好精神,为开春的第一波生意开个好头。

     梁珲当然不在一层,他在顶层,顶层拥有极好的视野,作为一个帮派的首领,自己的安全极为重要。

     他吃的当然不是大锅肉,也不是冻得如铁块一样的馒头,他吃的要精细的多。

     一道还冒着热气的酱炒青椒肉片,一盘油辣子肝腰合炒,一盘麻婆豆腐,一盘卤牛肉,还有一盘西北特有的油煎饼子以及点心,他手里现在还捧着一碗香喷喷的牛肉面。

     牛肉面的味道飘到门口,几个守门的不禁都耸了耸鼻子,然后狠狠的咽一口唾沫。

     寒风吹来,带着春天的味道,卷着香菜的味道,卷着牛肉汤那淳厚的味道。

     他们忍不住透过厚实的门帘偷偷向里面看去,老大吃饱了就该咱们了啊!

     任谁站在七层高的塔顶,迎着凛冽的寒风还要饿肚子,他都受不了。

     梁珲吃的很快。

     吃饭快的人不代表吃完的早。

     就好像一个人跟他的爱犬一起吃饭,他吃一片肉,给他的爱犬也扔一片肉,他的爱犬吃这片肉的速度绝对比主人快,所以爱犬虽然吃的快,但只代表这一口吃得快而已。

     梁珲就是这样。

     因为他一边吃饭还要一边听人汇报工作。

     每有一个人汇报,他都要放下筷子沉吟半晌,然后做出批示,然后再吃。

     夹一块绿油油的青椒,梁珲正要吞下去,就听有人汇报:“帮主,少林方丈释空大师,武当掌门函虚道长,还有峨眉掌门孤云师太来了。”

     梁珲猛地站起身来:“快迎!”

     来的人不止这三位掌门,还有一个少年,一个和尚。

     主宾就坐,梁珲哈哈大笑:“春风吹,贵客来,方丈大师、道长、师太一路幸苦!”

     孤云师太冷冷道:“不辛苦!我们来只是想告诉梁帮主一件事!”

     梁珲一愣。

     函虚道长笑道:“贫道几人冒昧前来,是否打扰梁帮主用餐了?”

     梁珲摆手笑道:“哪里那里,是梁某失礼了,来人,撤下去!”

     立刻就有人前来,将满桌子几乎没有动过的菜扯了下去。

     云中帆忽然站起来,抱拳道:“梁帮主,在下常听人说初春的黄河最为壮丽,此次也是慕名前来……”

     梁珲哈哈笑道:“不瞒你说,我这白塔山就在黄河北岸,站在塔顶,黄河入目而来,你不妨出去一观!”

     云中帆抱拳谢了,然后揭开门帘走了出去。

     他走屋子之后眼睛根本没看一眼黄河,而是微微耸动了几下鼻子,便沿着楼梯飞速向塔顶奔去。

     他的速度极快,但脚下却踏步无声,几步窜出,已经到了这一跑楼梯尽头。

     云中帆脚下微微一顿,头顶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上面这人的武功显然不错,酱爆肝腰的香味被风送下来,云中帆眼中露出诡异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