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樱花无欲散
    一个没有家,身负血海深仇的孩子,晚上从来都不会睡的很好的。

     痛苦和仇恨让他每一个夜晚都会深陷那个噩梦中,然后惊醒,然后浸泡在自己的冷汗中,痛苦的等待天亮。

     “也幸亏我睡不着,所以我总是能发现窗口出现的那个影子!”

     函虚道长皱眉道:“莫非有个人一直在监视你?”

     云中帆笑道:“不是有个人,而是有人,有个人是一个人,有人则不代表是一个人,有时候那个影子的头比较大,有时候那个影子的头比较小,有时候脖子比较长,有时候耳朵有些大,呵呵。”

     少林方丈叹了口气,道:“怪不得江湖传闻幻影剑客浑身都长满了眼睛,就连天山五鬼的天罗地网锁魂钉、雪山梅花剑的六出剑都伤不得他分毫……如此环境成长起来,警觉性岂能不高?”

     云中帆笑,笑的却很苍凉。

     “影子让我想到了这件事,然后这件事又让我想起了修罗场上的血腥味……”

     叶牧冷笑道:“所以你现在终于知道,那里不只有你一个人?”

     云中帆叹了口气,道:“是的,我现在的确已经相信也许就是流沙殿的人了,不过我还有个疑问,我师父也就是你们的师父?”

     叶牧笑道:“你没猜错,我们本就是同门!”

     云中帆冷笑。

     叶牧又道:“我们是同门!我们才是一家人!这些沽名钓誉的武林正道,却效忠于无能的朝廷,云中帆,你若是个男人,现在就放了我们,杀了他们!”

     云中帆叹道:“朝廷对外虽然无能,但内治却不错,苛捐杂税并未让百姓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

     叶牧冷笑一声,转移话题:“你们是怎么识破的?”

     云中帆笑道:“当然是因为你,你陪伴盲僧两年,难道不知道他眼虽盲,心却不盲吗?其实他早就知道你心怀叵测了!”

     叶牧瞪眼,想要看看盲僧,但他身子不能动,盲僧不在他的视线中。

     “我一直在监视你们,他并没有告诉你这件事,你是如何得知的?”

     云中帆哈哈笑道:“很简单,我那天来的时候,大师在用水洗去树叶上的雪,然后他又用水洗头,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叶牧愣了愣,吃吃道:“为…为什么?”

     云中帆叹道:“你知道‘洗雪’的意思吗?”

     他不给叶牧回答的机会,道:“就是洗刷冤屈,还人清白的意思!”

     叶牧呆了呆,又道:“洗头呢?”

     “头者,人身之首,首也是首领的意思,所以大师是要告诉我,他不但要帮我洗刷冤屈,还要帮我找出阴谋的首领!”

     盲僧拍手笑道:“云公子果然身具慧根!”

     他又道:“在发现你心怀叵测之后,我便联系了三位掌门,因为我实在想不通你们找上我有什么目的,想来想去,似乎只有借我之死,引来三位掌门!”

     函虚道长笑道:“这就叫做将计就计!”

     叶牧忽然喝道:“那毒呢?你们不是中毒了吗?”

     少林方丈合十笑道:“盲僧既然知道你们的阴谋,岂有不堤防的道理?”

     云中帆恍然大悟:“那酒?”

     盲僧道:“的确是的,他们的人怕我不喝酒,当然还派人来,于是我正好当着他们的面喝下去!叶牧,你的酒实在太单一了,一壶毒酒放在我面前那么长时间,我岂能看不出是毒酒?”

     叶牧似乎很难过,嘎声道:“那他们三个呢?”

     函虚道长冷冷道:“你真以为孤云师太认不出你们的毒?”

     孤云师太哼道:“区区东瀛小伎,樱花无欲散而已,真当老尼不知道?”

     叶牧脸色顿时变得一片死灰,他忽然盯着云中帆,厉声喝道:“我们才是一类人!你知道龙虎镖局是怎么灭门的吗?是皇帝,皇帝下的令,你知道吗?云中帆,你不忠不孝,有何脸面做人?”

     云中帆浑身陡然一颤,就连一旁四位前辈的脸色都变了。

     熟料云中帆忽然笑道:“你不可能知道的,你所知道的,只不过是别人告诉你的而已,就像别人说你是女人,没见过你的人当然不知道!”

     “所以,这事情我自会……”

     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他身前的地面忽然塌了下去,紧接着原本躺在地上的几个人立即就深陷其中,顷刻间便消失了。

     孤云师太怒喝一声,反手一剑刺入其中坑中。

     函虚道长纵身飞出,向坑中扑去,云中帆晃身拦住,嘴里刚刚喊出“小心”二字,附近地下忽然传来一阵阵地动般的轰鸣。

     “是炸药!”

     少林方丈不但没有惊讶,反倒微微一笑。

     盲僧叹道:“云公子果然料事如神,他们果然来了!”

     云中帆笑道:“大师可曾听得清楚?”

     盲僧笑了笑:“据老衲研究,声音在泥土中的速度要比在空气中的更快!”

     云中帆抚掌赞叹:“既如此,大师自然也能找过去了?”

     盲僧道:“可以一试!”

     孤云师太忽然说道:“我想我们可能算错了!”

     少林方丈也叹道:“是的,云施主虽然算准对方会有人来,但却没算准他们来的方式!既然来的方式没有算准,那他们离开的方式我们也一定算不准的!”

     盲僧呆了呆,忽然四下走了几步,苦笑道:“看来他们已经选择了最好的闭嘴方式!”

     云中帆仰起头,空气中似乎有血腥味传来。

     死人是不会说任何话的。

     行动失败的下场就是死!

     “也或许死的并不是他们?”孤云师太道。

     函虚道长忽然笑道:“其实结果都一样,我们就算留下那几个人,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云中帆道:“所以不管是不是他们,我们这次的收获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这么多已经足够多了,至少他们现在弄清楚了对方有什么目的,云中帆心头的疑惑也终于解开了。

     “不好,我们尽快通知点苍青城等派,这些人苦心孤诣找到如此相似的人,很显然是要取代这些大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