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故技重施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脸色忽然一正,道:“可我喜欢女鬼!尤其是熟悉的女鬼!”

     梁珲怒了,瞪眼看着鹤百鸣。

     盲僧摇头笑道:“看起来老和尚还有些能耐,否则两位施主也就不会这么争执了!”

     梁珲怒道:“鹤百鸣,尽快动手,难道你想让他们几个占了头功?而且我这兰州分舵的人已经对我不是很服从了,迟则生变,一起!”

     鹤百鸣笑道:“不错,一起,这是个好主意!”

     两人纵身一跃,就已经扑到了盲僧身前。

     这老和尚并未中毒,此刻只是真气消耗过度而已,他们不敢马虎。

     “杀!”梁珲轻喝一声,反手从怀中摸出一柄蛟龙剪,直奔盲僧的脑袋。

     鹤百鸣轻啸一声,双手尖如鹤嘴,直插盲僧膻中穴。

     盲僧猛提一口气,但真气提到一半,却又无奈退去,梁珲大喜,蛟龙剪速度更急,眼见这一剪就要剪中盲僧的头颅,他似乎已经看到这位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侠僧就要死于自己剪下。

     熟料正在这时,原本插向盲僧膻中穴的一双手忽然从不可思议的角度转弯,然后轻松写意的敲中了他的膻中穴,梁珲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刚刚还款待了一番的鹤百鸣居然会对自己下手。

     蛟龙剪跌落在地,梁珲也轰的一声躺在了地上。

     他瞪眼看着鹤百鸣,却见鹤百鸣双手在脸上轻轻一撮,鹤百鸣立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张他并不陌生的脸。

     “云…中…帆!怎么…会是你?!”梁珲想要嘶吼,却只能发出微弱而又断断续续的声音。

     “当然是我!啊…你是想要问鹤百鸣去了哪里对吧?”云中帆微微一笑,轻轻拍手,门外便走进来了两个人。

     确切的说是一个人,一个人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跟死老鼠一样的人。

     被人提着的那个人脖子上一个老大的窟窿,鲜血还在滴滴答答的往外流。

     那人走到梁珲身边,忽然蹲下身子,反手‘啪啪啪’狠狠抽了梁珲几个耳光,然后怒咳一声,吐出一口浓痰,‘啪’的一声吐在了梁珲脸上。

     “俄把你这个不要皮脸的混球!你还好意思说兰州分舵不服从你了?这两年来,你命令我们干的坏事还嫌少吗?我们神蛟帮从来都只做正当生意,可这两年呢?你要我们缴纳的帮贡越来越多,还勒令我们打劫来往商船、客商,若再这样下去,神蛟帮就毁了!”

     “原来日尼玛的你居然当了流沙殿的走狗!你就是个混球二流子!呸!”

     这人便是神蛟帮兰州分舵的舵主李衡。

     梁珲已经没有力气跟他争辩了,他只是看着云中帆,嘶声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云中帆哼道:“你没有在四川待过,但桌子上却全部是川菜,我以为你喜欢吃川菜,可你几乎都没有动那些菜,你只吃牛肉面!那么那些川菜是给谁吃的?”

     “就…就这么简单?”梁珲瞪圆了眼珠子,嘶声问道。

     忽然,原本已经站不起来的孤云师太又一次奇迹般的站了起来,叹道:“一切都被云公子说中了……唉,何苦!其实我们在上来的时候就已经问过神蛟帮的弟子,他们说你是昨天才到的!你每年都会回家过年,这次却是昨天才到,这不奇怪吗?”

     梁珲眼中的精光已经黯淡下去,忽然厉声喝道:“李衡,你为什么要害我!”

     李衡怒道:“我刚才说的还不够?云公子以一人之力,顷刻间制住我和鹤百鸣,他并没有伤我,他告诉我这些的时候我还不信,于是他叫我看一出戏,呵,梁珲,你简直就是个混球!”

     外面忽然传来厮杀声。

     梁珲眼睛一亮:“我们的人来了!你们也别想离开!”

     李衡呵斥一声:“那是我让弟兄们围攻跟你同来的那几个混球!你真以为你们的人会救你?”

     似是为了印证李衡的话,忽然有一人冲进门来,急道:“舵主,那几个人武功很高,杀出一条血路逃走了!”

     “追!”释空方丈起身便走。

     “李帮主,这人就交给你了!三天之后他才会痛苦而死!”云中帆急喝一声,紧追而去。

     李衡喝道:“来人,快去给几位备马!”

     一路下塔,远远就看到远处六道人影向六个方向疾奔而去,云中帆忽然喝道:“四位前辈且慢!”

     几人停下,看向云中帆。

     “这几人逃进兰州城,我们再想找也是大海捞针,于此如此,我们倒不如去他们各自的门派等候,顺便还能知道他们究竟是本人投靠了流沙殿,还是连同门派都投靠了流沙殿!”

     孤云师太沉吟道:“不错,我们先去哪里?”

     云中帆笑道:“点苍!”

     函虚道长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而是低下头不知在寻思着什么。

     释空方丈看了眼老道,缓缓说道:“函虚道长和点苍掌门叶遗珠是老朋友,我想他并没有认错,那个点苍掌门应该是假的!”

     函虚道长深吸一口气,叹道:“没错,叶遗珠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定能认出来!”

     云中帆微微一笑,忽然问道:“道长,我虽然没见过叶遗珠,但我知道,习练‘飞针串珠’绝学的人,食中二指第一个关节处会有极厚的茧子,是吗?”

     函虚道长愣了愣,皱眉道:“理应如此,可…”

     云中帆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又道:“那就对了,那天我特意观察过那个‘叶遗珠’的手,因为他的武功是几个人中最高的,而我的的确确看到他食中二指之间,位于第一骨节处有厚厚的茧子!”

     “那绝对不是后期制作出来的,我的眼力我还是比较自信的!”

     函虚道长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释空方丈缓缓说道:“云施主的眼力,老衲也相信!”

     盲僧笑道:“老衲虽盲,也不知道云公子的眼睛如何,但老衲相信他这个人!相信他的智慧!”

     孤云师太看了眼函虚道长,冷冷道:“师兄,你若定不下心,恐被其所累!”

     函虚道长身子一震,沉声道:“去点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