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谁是谁
    窗扇居然一下子就闭上了,玉如意却碎了。

     宋绝冷眼看着,仿佛摔碎的只是一块石头。

     门又开了,清冷的月光洒进屋中,缭绕的熏香似乎都变得迷蒙起来。

     宋绝又抓起一只翡翠玉佛,这一次玉佛打中的是门扇,门又关上了。

     然后风声似乎一下子就消失了。

     宋绝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这笑容就仿佛他已经能克服寒风带来的恐惧,甚至还有那跟桦木椽带来的恐惧。

     他忽然缓缓说道:“能悄无痕迹的来到这里的人,江湖上最多有八个,但能从这里出去的,却只有一种人。”

     他的声音尖锐刺耳,但却满含着讥诮与粉刺,同时还有强大的自信。

     他又道:“那就是死人!”

     窗户忽然开了,窗子上就坐着一个人,月光照射过来,屋檐刚好挡住了他的上半身,上半身被昏暗的灯光照着,却也是一片模糊。

     “哪八个人?”这个人居然很感兴趣似的问道。

     宋绝仿佛早就知道这个人会出现,淡淡道:“八个人中,像你这么年轻的人只有一个。”

     那人笑道:“看来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宋绝道:“刑部那帮饭桶,五年时间,居然连你的影子都没摸到。”

     那人道:“你也说了,那是因为他们是饭桶。”

     宋绝道:“没错,饭桶活着只能装饭,再没有其他的作用,所以前些日子,我刚劈了这些饭桶烧成柴火了。”

     那人道:“那你是不是饭桶?”

     宋绝道:“我当然也是饭桶,我若不是饭桶,我就不能吃饭,不能吃饭,我就会被饿死,你知道的,人最怕挨饿了,人饿极了的时候,甚至会将自己的手嚼着吃了。”

     他顿了顿,又道:“所以一个人活着的时候,最好多吃些,比如…多吃点水煮肉片,不过小心里面和着鱼刺。”

     窗户上那人忽然直起了身子。

     宋绝阴阴笑道:“云中帆,当年龙虎镖局云清扬遗孤,半年前出道入关,手中幻影剑斩天山五鬼,挑梅花剑客,谈笑间手刃出更虎扈老三等人,然后化身镖客,为寻求《神游功》的秘密,与盗圣苏回互换身份……”

     窗子上那人忽然笑了起来,然后跳了进来,笑道:“你在说笑?我什么时候跟云中帆互换身份了?”

     这个人居然是苏回。

     门外忽然传来黄莺出谷般的咯咯笑语:“你当然是云中帆了,因为真的苏回现在恐怕还在睡觉。”

     门开了,一个身穿鲜红嫁衣,脚上穿着一双绣着鸳鸯红鞋的女人走了进来。

     “是你?”苏回惊呼。

     女人道:“是我,你是不是没有想到?没有想到被你的好朋友送回家的新娘子又会出现在这里?”

     苏回嘴巴紧闭,一言不发。

     新娘子苏慕蓉道:“其实那天你一说话我就知道那个云中帆是假的,就算他说是被鱼刺卡住了,而且我还知道他就是苏回。”

     苏回道:“我怎么不知道我被鱼刺卡住了?”

     苏慕蓉俏脸一沉,冷冷道:“云中帆,我只想知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宋绝叹道:“还有谁?还不就是你那不成器的哥哥,他以为盗走了我的令牌我就必死,嘿嘿,他还是太天真了。”

     苏回满眼不解的问道:“你们究竟在说什么?”

     他看向苏慕蓉,又道:“苏姑娘,云中帆送你回家,你怎么又会在这里?”

     苏慕蓉还没说话,宋绝便道:“看起来幻影剑客不但武功不错,装疯卖傻的本事也不错。”

     苏回愕然指了指自己:“你们说我?说我是云中帆?”

     他似乎直到现在才听明白,满脸的惊讶与哭笑不得。

     苏慕蓉冷笑道:“好,就算你是苏回……”

     苏回怒道:“我本来就是苏回,什么叫做就算?”

     苏慕蓉深吸一口气,道:“好,苏回,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苏回道:“你们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宋绝笑道:“很好!”

     苏慕蓉皱眉道:“他究竟想做什么?”

     宋绝冷笑摇头。

     苏回忽然说道:“可他并没有要我偷什么令牌啊,他只是要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屋门口忽然咕噜噜滚进来了一个骷髅头。

     白惨惨的月光照射在上面,说不出的诡异恐怖。

     宋绝忽然尖啸一声,冲天而起扑向门外。

     可他的身子刚刚飞起,苏回手中黑光一闪,一枚棋子闪电般飞出,径击宋绝后心。

     苏慕蓉冷哼一声,大袖一挥,人也如同穿花蝴蝶般飞起,袖子已经卷向那颗棋子,

     可就在这时,苏回手上的围巾已出,看似短小的围巾在这一瞬间忽然变得极有延展性,倏忽而去,缠住了苏慕蓉的脖子,再轻轻一拉,苏慕蓉已经倒在了苏回脚下。

     “你…你…”苏慕蓉惊恐的看着苏回,尖声叫道:“你…你究竟是人是鬼?”

     苏回伸出了舌头,道:“我是鬼,我是来索命的厉鬼,苏慕蓉,你害得我好苦,你为什么在我的菜里下毒啊…我死的好冤啊哈哈哈哈…”

     他说着,自己居然笑了起来。

     苏慕蓉叫道:“你……你是苏回?你真的是苏回?那云中帆呢?”

     云中帆已经进来了。

     他面前是不断倒退的宋绝。

     他手里举着一块黄橙橙的牌子。

     “义父,杀了他啊,杀了他啊!”苏慕蓉忽然大叫起来,她死也不相信,义父一身勘破造化的武功,居然会脸色煞白的不断后退。

     “嘘!”

     云中帆竖起了手指,搭在嘴边,示意苏慕蓉闭嘴。

     然后他看向宋绝,道:“你信吗?”

     宋绝神色不定,不敢开口。

     苏回笑道:“他当然不相信,但他又不敢不相信。他啊,现在就是一头毛驴徘徊在两棵青草之间,无所适从了。”

     苏慕蓉忍不住问道:“你们在搞什么把戏?”

     云中帆看向她,笑道:“砍头的把戏。”

     宋绝忽然沉声问道:“他…他真的要对我下手?”

     云中帆摇头,道:“趁着他还没有发现东西不见了,你最好赶快告诉我我想知道的,否则天一亮……不不不,天不亮你就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