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云中哭
    新娘子道:“死…死了?”

     云中帆道:“她是去报恩的,但有人不想让她报恩,所以她死了。”

     新娘子不说话了。

     许久之后她才叹道:“人有的时候还不如狼。”

     马车上不知何时挂起了一个大大的红绣球,很喜庆。

     天已经亮了。

     雪住了,风更冷。

     新娘子虽然在暖和的马车中只睡了半个时辰,但她却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头小母狼,狼王在前面替她开道,后面跟着无数嗷嗷叫的白狼。

     可梦中的她,却是去复仇的。

     她睁开眼,背上全身冷汗。

     车门打开了,刺骨的冷风让她浑身一个激灵,但冷风也送进来了一些桃花的香味。

     一碗热腾腾的八宝粥被一只修长干净的手送了进来。

     无论是谁,被一只指甲修剪得很整齐,且又干净修长的手送来的东西都是很难拒绝的。

     她也不例外,看了眼这碗粥,咽了咽口水,却道:“新娘子盖上盖头以后是不准吃饭的。”

     云中帆道:“但新娘子总有饿的时候,况且今天是腊八,你本该喝这样一碗粥。”

     新娘子不说话了,但她的肚子却忍不住说话了。

     不过她还是说道:“已经到桃花岭了?”

     那只干净修长的手就像长着眼睛,轻轻一送,粥就放在了车尾的一张小桌上。

     车门又关上了,寒风就像被人掐断了脖子。

     新娘子刚才说过的话已经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她吃饭的声音很小,但却非常快,非常愉悦,她相信这是她这次吃过最美味的腊八粥了。

     人若是吃饱了,而且在温暖的环境下,就很容易睡着,新娘子又睡着了。

     当她醒来的时候,身下铺着的,却不是柔软缓和的貂皮毯子,而是潮湿又冰冷的地面。

     高高的墙上有一只小小的窗户,那样的窗户,本就连只能放进来一只碗,却还封了几根钢条。

     窗户外面有灯光,冷冷清清的灯光,像鬼火,窗户下面三尺的墙壁上,也点着一盏油灯。

     她觉得冷,浑身都冷,可当他看到身边一个穿着红绸子的少年的时候,忽然觉得不冷了。

     她不禁又想起了那碗腊八粥。

     那扇窗户动了,一个小小的木盘四角吊着绳索放了下来,木盘上放着一只碗,碗里装着腊八粥。

     她看着这碗腊八粥,非但不觉得美味,反而觉得胃都在抽搐。

     因为她看到了蛇头,看到了劈成两半的蜘蛛,看到了翻着肚子的蜈蚣…

     窗外忽然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想要你丈夫醒来,就给他喝下这碗腊八粥!否则他再睡一个时辰,就永远也不会醒来了。”

     新娘子呆了。

     小窗带着刺耳的碰撞声又关闭了。

     她虽然觉得恶心,但还是不得不看一眼那碗腊八粥。

     收回目光,她小心翼翼的抬手推了推云中帆,人没动。

     她又狠狠推了一下,还是没有动。

     她心慌了,纤手伸出,在他的手臂上掐了一下。

     云中帆就像已经死了,醒不来。

     给他喝?还是不喝?

     不给他喝,他会不会真的就死了?

     给他喝……

     这样的腊八粥,能喝吗?

     她决定还是要试一试。

     她颤抖着手端起了这碗粥,然后闭上了眼睛,将碗凑在了嘴边。

     没有想象中的腥臭味,她一咬牙,脑中幻想着这是昨天那碗香喷喷的腊八粥,喝了一小口,快速咽了下去。

     然后她就放下粥,飞快的退到云中帆身边,坐在一边等死。

     胃里有热气在翻腾,这些热气居然像一条条小蛇在她体内游走。

     她绝望了,但奇怪的是,一个出嫁的新娘子,居然还没有掉下一滴眼泪。

     她估摸着过去了一刻钟,这才发现自己还没死。

     她奔到墙边端起那碗腊八粥,掰开云中帆的嘴,将一碗粥一股脑倒了下去。

     看着碗底的蛇头、蜘蛛、蜈蚣,她觉得浑身汗毛都直立了,这样的粥,我刚才居然喝了一口?

     她似乎又想起了外面那个人说的话。

     她听说过以毒攻毒,莫非这些毒物,能救醒这个年轻的镖师?

     于是她又将蛇头、蜘蛛和蜈蚣倒进了云中帆口中。

     滑腻腻的毒物一入口,就顺着食道滑了下去,估计是那蜈蚣太粗大了,居然下不去。

     新娘子一手掰着云中帆的下巴,一手甩掉粗瓷大碗,右手在那真红对襟大袖上擦了擦,然后伸出纤长的手指探进云中帆的嘴巴,转过头闭着眼将那蜈蚣捅了下去。

     然后她终于松了口气,忽然觉得灯光下这张脸居然很英俊。

     她又看到了他身上如血般的红色吉服。

     若真能嫁给这样的人多好?

     她心中想着,嘴角就扬起了幸福的微笑,她一定会嫁给他的!

     她相信。

     然后她就觉得身子有些发烫。

     她不自禁的就抓住了那双干净整齐的修长的手。

     墙上却忽然裂开了一道门。

     门里进来了一个道士。

     道士看着云中帆,云中帆也在看着他。

     新娘子喜道:“你…你醒啦?”

     云中帆笑道:“你希望我永远不醒过来么?”

     新娘子的脸红了,然后她就发现,她那血红色的盖头不知道去了何处。

     她赶忙想要用手捂住脸,可她忽然发现她动不了了,她圆圆的大眼睛中满是惊慌。

     云中帆也动不了,不过他却在笑。

     道士依旧看着他,道:“你还能笑出来?”

     云中帆道:“难道你要我哭?”

     道士的确在哭,而且哭的很伤心。

     可他偏偏没有眼泪流出来。

     云中帆叹道:“我想你不是来和我认亲的吧?”

     道士瞪眼看着他:“我也希望能和你认亲!”

     云中帆的脸色不知何时已经变得一片森冷,森冷中带着一些潮湿,就像这间地下室的地面。

     道士收回了目光,转身就往外走,手往往后一挥,一只小小的瓷瓶就飞到了云中帆口中。

     他的声音也传来:“我给你公平决战的机会!”

     云中帆不能说话了,因为那瓷瓶在落入他口中的时候,早就被打开了盖子,一股腥臭的液体灌入了他口中。

     然后他就可以动了。

     新娘子也能动了,可她看着云中帆手中的瓷瓶,脸比桃花还要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