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生不能聚死团圆
    “干什么?”

     “你想在这里喂狼?”

     “狼总比恶魔好!”女子冷笑一声,忽然撮唇急促的打了几个口哨,过不多时,一匹小黑马便如一朵黑云般飞了过来。

     女子拄着剑撑起身子,爬上小黑马,朝着云中帆得意一笑,剑身一拍马屁股,那马顿时扬长而去。

     云中帆摸了摸鼻子,忽然手一颤,一枚白色棋子激射而出,‘嗤’的一声轻响,数丈外一个黑漆漆的洞口,一头獐子扑腾了几下。

     云中帆快步走了过去,蹲下身来看着自己的手,然后抓起獐子,将伤口倒过来抖了抖,那枚贯入獐子脑中的棋子落了出来。

     云中帆叹了口气,喃喃道:“伤人尚可回旋,杀人…却还远远不够!”

     然后他提着獐子来到一片水洼边上,开始扒皮清洗。

     小木屋中有火镰,过不多时,美味的肉香便已扑鼻而来。

     云中帆撕下一条条瘦肉塞进口中,可眼泪却不禁流了出来。

     他忽然怒吼一声,将手中的獐子扔了出去。

     獐子的落地声没有响起,窗口黑影一闪,一个身材高瘦的黑衣老头已经坐在了他面前。

     他张开发白干裂的嘴唇,嘿嘿一笑,然后就开始撕扯手里的美味。

     云中帆看着他,他也瞪着云中帆。

     云中帆忽然说道:“我在里面下了毒。”

     老头咧嘴一笑:“人总要死的!”

     云中帆不说话了。

     老头含含糊糊的说道:“商量个事,你开个镖局,我给你当镖头,如何?”

     云中帆凄然笑道:“我发不了你的薪水。”

     老头扬了扬手,道:“这不就是嘛!怎么样,合吾一声镖车走,半年江湖平安回,我已经定下了第一个单子。”

     云中帆看着老头,忽然发现一条獐子已经被他吃完了,而且非常干净。

     他盯着老头那一双指甲中布满黑泥,但却灵巧无比的双手,道:“有魔术手给我当镖头,我岂能拂了这番好意?”

     老头正在舔骨头,闻言一愣,诧异地看着云中帆:“你出道才半年吧?”

     云中帆笑道:“秀才不出门,尽知天下事。”

     不给魔术手说话的机会,他笑道:“成,镖局就镖局,你的第一单是什么?”

     魔术手嘿嘿一笑:“先不忙,你会耍把戏吗?”

     云中帆一愣,道:“你会不就行了?”

     魔术手道:“不行,你也得学会耍把戏,咱们开镖局的,首先就要学会耍把戏!黑白两道面前,都要耍把戏,不耍把戏的镖局是开不下去的。”

     云中帆脸色一沉。

     魔术手道:“不信?我曾经有个徒弟,他自以为开镖局就要堂堂正正,结果他死了!”

     他忽然眯缝着眼睛盯着云中帆,道:“是被一把宣花大斧砍死的。”

     云中帆脸色骤变,死死盯着魔术手,寒声道:“我没见过你!?”

     魔术手怒气冲冲的道:“你当然没见过我!因为我那混账徒儿拐跑了我那没心没肺的笨蛋女儿,我发誓一辈子不见他们!”

     他说着忽然甩出两块碧油油的东西。

     云中帆抓在手中,那是两半块月牙形的玉佩,彼此合起来,能组成一个中空的圆。

     云中帆眼中忽然滚出了泪水。

     他颤抖着手伸进贴身的衣兜摸索了好一会,也拿出了两半块玉佩。

     颜色与魔术手的一模一样,不过却是半月形的,两块合起来是一块圆形的玉佩。

     “妈妈,这玉佩外面怎么有断痕啊!?”

     “爹爹,你和妈妈的这两块玉佩是不是一大块玉佩的一部分啊?”

     云中帆痛苦的捂住了头,脑中有记忆浮现。

     魔术手将四块玉佩拿过去,摊开左手,然后开始组合。

     最外面是两块大的月牙形玉佩,中间是两块合二为一的半月形玉佩。

     四块合起来,足有巴掌大小,严丝合缝。

     绿油油的光芒更加璀璨了,就像那蓝天白云下的草原。

     云中帆忽然抬起头,盯着魔术手,歇斯底里的怒吼道:“你现在来干什么?当初他们被人杀死的时候,你怎么不来?”

     魔术手冷冷说道:“我在来的路上!”

     云中帆眼睛依旧瞪着滚圆:“你为什么不给他们报仇?”

     魔术手眼中露出了痛苦之色,喃喃道:“十年时间,我才查到了四个人,你却全都查到了。”

     云中帆神色慢慢的平静下来,凄然道:“我真不知道该叫你外公还是叫你魔术手。”

     魔术手忽然怒道:“我很稀罕么?你当我很稀罕么?”

     云中帆叹了口气,许久之后,这才说道:“镖局开在哪?”

     魔术手的情绪也平静了,冷冷道:“镖局就非要有个固定的地方吗?”

     云中帆愣住了。

     魔术手道:“龙虎镖局,从今以后是移动镖局!”

     云中帆道:“我明白了!亮镖吗?”

     魔术手道:“为什么要亮镖?你老子邀请黑白两道有头有脸的人物亮了镖,有用吗?”

     云中帆眼中一暖:“你发誓不见他们,怎么知道他们亮过镖?”

     魔术手抿紧了嘴唇,一言不发。

     忽然叹道:“咱爷俩乌鸦别嫌猪黑,当年镖局亮镖,我就在外面的旗斗中,镖局覆灭,你却在里面。亮镖固然是为了扬名,拉生意,但咱爷俩的镖局……”

     云中帆笑道:“咱们只是镖客!”

     魔术手一拍大腿:“说对了,咱们只是镖客,不是正规的镖师!”

     云中帆又问:“第一单呢?”

     魔术手道:“先学戏法,不然时间不够了!”

     云中帆看着他。

     魔术手看了眼手中的玉佩,忽然捻起一块半月,手腕一抖一颤,那半月形玉佩便滴溜溜打着旋飞了出去。

     “笃”

     一声脆响,窗外一颗大树上木屑飞溅,那玉佩又划过一道绿光折返回来,落在了魔术手手中。

     云中帆瞳孔骤然紧缩。

     单听刚才的声音,便知这玉佩的力道何等强悍,但如此猛烈的力道催动之下,玉佩居然还能折返回来。

     可紧接着,云中帆脸色就变了。

     魔术手的呼吸,居然如同拉风箱一般在剧烈的撕扯。

     就这么简单的一招,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魔术手的手腕在颤抖。

     直到此刻,云中帆才看到老人的身下居然有一滩血迹。

     云中帆心中一痛,呆呆看着老头。

     魔术手咧嘴一笑:“这是我苦心钻研了一生的回旋内劲,你记住内力的调运法门……”

     他的脸色已经在发红,精神也明显矍铄起来。

     云中帆知道,这叫做回光返照。

     急道:“你怎么了?快让我看看!”

     魔术手陡然间须发皆张,怒喝道:“听着!”

     云中帆强忍住眼泪,只听魔术手凝声缓缓说道:“一去二回,二去一回,二去二回,连提两次内力,使真气在体内形成循环圆润之势,彼时内力生而回旋,你修炼有《神游功》,能够极快的掌握其中精妙所在。”

     不等云中帆说话,他又道:“记住下面这些话:春夏秋冬,三、十一、七、十五,六、八、十二、十四,一为中。”

     魔术手咳嗽一声,看了眼星目含泪的云中帆,咧嘴笑道:“还是个孩子啊……活着的时候我发誓不见你那混蛋老子和笨蛋娘……”

     云中帆的手早已撕开了魔术手的衣襟,左胸被一剑洞穿,奇怪的是没有心跳的动静。

     云中帆忽然叫道:“你跟我妈妈一样,心脏在右边?”

     魔术手吃力的睁开眼睛,咧嘴笑道:“难道不是?你妹妹难道不是?”

     云中帆吃吃道:“我…妹妹?”

     他忽然急切的问道:“是谁下的手?是谁伤了你,快告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