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14
    次日。

     太阳初升,清晨的光线尚且没有午时的炽烈,淡淡的洒在人身上还带着股暖意。

     院子里几户人家都已经从睡梦中醒来,方淮起身先给方垣煮了一锅饺子,只有拇指大点儿的小饺子在锅中的水沸腾之后顺着锅边倾倒了下去,扑通几声在水中滚动了起来。

     饺子是一早包好冻在冰箱下层的,方垣爱吃的三鲜馅,就连大小也按着方垣的喜好包成了迷你型,皮薄肉厚,煮个十分钟左右就差不多关火了。

     “吃饭吧。”

     方淮招呼了声,看着方垣吃的开心,脸上也带了几分笑意。

     收拾完碗筷之后,换了身衣服,把收拾好的资料一股脑的装进了背包里,交代方垣有事情第一时间给他打电话,方淮又去给隔壁拜托了一下,然后直接出了门。

     公司没有强制规定要坐班,但是也有不少人觉得公司的环境更好,因此每日都去报道。

     不过因为方垣的缘故,方淮几乎只有例行会议时才会去公司。今日不同,他的任务已经完成,只要找个部长在的时候汇报上去就行。

     出了小院再走一段,就是地铁口,估摸着有六七分钟左右的步程。

     一路上遇见了不少胡同里的邻居,亲切的几声招呼之后,方淮也走到了巷口,正准备往右转,就听到一个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方淮。”

     路边停着一辆黑色奥迪,车窗摇下了半截,韩越探了下脑袋,冲着方淮招了招手。

     方淮眼睛一眯,自然的上了车,问道,“你怎么来了?”

     “陪你回公司述职。”韩越一只手搭在副驾座上,一只手把控着方向盘,注意着车后面的路况,熟练的把车从几辆车的夹缝中倒了出来。

     “在公司见不就行了?”

     “没事,反正顺路。”韩越轻笑了一声,瞥了眼方淮,“又没吃早饭吧?”

     看到方淮有些讪讪的表情,韩越也有几分无奈,方淮这个人对谁都好,就是照顾不好自己。要说不会做饭也就算了,明明做饭做的极好,基本上方垣的一日三餐都是方淮亲自做的,可自己倒是跟个孩子似的,经常不按时吃饭。

     “来不及了。”方淮扯了扯嘴角。

     韩越半侧着头呵呵了一声,“你这个借口已经用了很多次了,没事,我就知道会这样,所以给你准备了早饭,去公司还有一段路程,时间足够了。”

     ......

     韩越从车抽屉里拿出了个饭盒,不大,装着几个薄皮包子,几近透明的皮几乎能看到里面的肉馅,浸着的汤汁儿顺着包子淌在了饭盒里,明显是刚出炉,隐约还能瞧见热气儿蹭蹭蹭的往上冒,看着就颇有食欲。

     又从另一边拎了个保温壶过来,递给了方淮。

     “这家的包子很有名,你尝尝。对了,壶里是酸辣汤,吃完包子喝点能解腻。”

     保温壶尚且温着,隔着一层隔冷的材质,摸着也有些暖暖的温度。

     “以后少吃点面包,对身体不好。你胃本来就不好,还不好好养着,不要仗着自己现在年轻就不注意,等以后老了受罪了再后悔就晚了。”韩越一边开着车一边嘱咐着,“听到没!”

     方淮低低的应了声,微垂了眸子,有些走神的看着饭盒。他和韩越认识了这么久,其实一直都是韩越在照顾他,工作上,学习上,生活上,眼前的这个男人对他就像是兄长一样,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着他,甚至从来没有对他提过任何要求。

     可他连顿像样的饭都没有请过。

     方淮在心底里叹了口气,算了算剩余的生活费,有些肉疼的考虑是不是该请韩越出去吃顿饭。

     正寻思着,脑门上突然一痛,跟微小的电流蹿过一般,刺啦刺啦的,方淮捂着头猛地抬了起来,就看到韩越正目不斜视的盯着前面,一本正经。

     .......

     “疼!”方淮皱巴了下脸控诉道。

     韩越自然的点点头,“我知道啊。”

     方淮:......知道你还下手这么狠......

     韩越勾了勾嘴角,轻笑道,“谁让你不专心吃饭的,快吃,待会到公司了。”

     方淮悻倖的“哦”了一声,倒了杯酸辣汤,先抿了一口,入口的味道有些浓烈,酸味混杂着淡淡的辣味,喝一点就觉得清爽了许多。

     包子味道也极好,里面的肉馅肥而不腻,反倒是因为有些许肥肉,尝起来更香了。个头也恰到好处,三四口左右一个,汤汁儿顺着嘴角往下流。

     韩越停好了车之后,转过身就看到方淮正四处找纸,只是手指尖上都是油乎乎的,看着颇有些无助。

     “你车上有纸没?”方淮问。

     韩越下意识的把车抽屉合拢了些,摇头道,“没有。”

     方淮有些纠结,难道拿衣服擦?他其实是有随身带纸的习惯的。只是昨天把纸巾放在了裤子口袋里,结果晚上被许清舟那一吓,起来找名片的时候顺手就把兜里的东西都掏了出来,早上就忘记装了。

     “我帮你擦。”

     韩越温和的笑了笑,解开安全带,侧过了半个身子,在方淮不明所以的神色中,伸出了手。

     “不是没纸....么?”

     疑问的声音戛然而止,温热的指尖已经划过了沾了油渍的嘴角,顿时激起了一阵酥麻,心跳声渐渐地扩大,在安静的车厢里显得异常的明显。

     男人特有的荷尔蒙气息弥漫了开来,两个人一时间都有些愣神。精致的喉咙微动,方淮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可看着眼前这张近在咫尺的面孔,又有些迟疑。

     “怎么,只是帮你擦一下而已,你又想什么了?你的手上都是油,再擦脸恐怕要成个大花猫了。”

     方淮迟疑间,韩越已经坐了回去,淡定的解释了一句。

     只是这样么?方淮不自觉的有些松了口气,肯定是他想多了,韩越是他的学长,亦师亦友,怎么会有那种心思。方淮晃了晃脑袋,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了下来,却没注意到韩越已经悄悄地红了耳朵尖。

     两个人各怀心思都在假装淡定,而此时,离车子不远的地方,也有两个人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这边,表情有些惊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