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1
    七月的天气有些闷热,天色阴沉着,浅淡的乌云在云层上扎了根,虽然天气预报言之凿凿的说是晴天,但是方淮还是有些吃不准,看着天色要下不下的模样,纠结了几分钟还是拿了把伞装进了包里,这才急匆匆的往公司走。

     已经是早上九点左右,地铁里并没有多少人,显得有些空荡。

     “运气不错。”

     方淮笑了下,找了个角落里的位置坐了下去,随手拿了个ipad开始浏览新闻。

     这是每天上班路上的惯例了,作为一个狗仔记者,方淮的任务就是在各路明星的报道中寻找些蛛丝马迹,可以挖掘更深层次的内容,尤其是他还没有转正,只是个苦兮兮的实习生,在这些方面也只能更加的敏锐些了。

     今天没有什么大新闻,头版头条也只是些无关痛痒的消息,都是些陈年旧料,无非是某明星‘又’怀孕了,某明星‘又’结婚了,诸如此类的传言了多少年也没有成真的小道消息,再加上各路公众号发布的关于某ip小说改编影视剧的选角消息,简直是把各家粉丝挨个拉出来溜了个遍。

     方淮抬手揉了下眉心,眼神在屏幕上来回的扫视,正有些犯困时,地铁停了下来,从站台上上来了几个正在笑闹着的女生,就坐在方淮的正对面。

     几个人年纪都不大,上了地铁之后也显得很活泼,不停地在聊着天。

     “呵呵,你还真别说是谁的错,我昨天晚上看小说看到半夜,睡前刷了下微博,刚巧,看到了些东西,猜猜,我看到什么了?”穿了身清凉吊带的女生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摇着头说。

     “什么?”一同上车的几个女生也被吊起了胃口。

     方淮本来没太注意,此时却是眼神一眯,不动声色的把身体往前倾了些,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这些人在聊“许清舟”?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解约事件,主角可不就是这个新生代的人气小天王?

     说起来,这件事也确实算是娱乐圈的大事了,毕竟许清舟的人气摆在那,成名之后却一心要和经纪公司解约这事,确实闹得有些招黑。

     “快说快说,别卖关子了!”

     几个女生闹了一会才继续说,“你们记得么?之前无论是许清舟还是他的公司,都没有出面澄清这件事,其实说起来,解约多大点事啊,这是合同到期又不是中途违约,根本不至于闹成这样,关键还是许清舟那公司,我可听说了,那公司真正算得上火的就许清舟一个人,而且之前公司各种给开演唱会消费人气,捞了不少钱,现在摇钱树想走,他们当然不乐意,明面上的通稿没有发,可就看着这些公众号全都众口一词的说是许清舟被捧红之后就要抛弃旧主,明摆着就是要用舆论攻势来压迫人。”

     这分析算是比较客观的了,方淮暗暗地点点头,继续听。

     “而且,我昨天晚上看到许清舟上线了,看,还截图了呢!”那女生拿出手机,点了个软件进去,就看到软件上确实显示许清舟在半夜四点的时候上了线,并且发了条微博。

     现如今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各路软件层出不穷,什么样的功能都能找得到对应的软件,对于追星粉来说,随时关注偶像的动态,自然是必不可少,这个‘超级星’软件就是专门为了粉丝设计的,任何时候只要偶像登录了微博,都能实时显示。

     “啧啧,还说不是粉丝,这都关注到什么程度了。”有人笑道。

     “我只是喜欢他的歌,勉强是个路人粉吧。”那女生顿了顿,接着给其他几人说,“昨天晚上刚好我准备睡觉那会发的微博,我当时还在想怎么半夜发呢,结果没过几分钟,就被删了。”

     “删了?”

     “嗯,删了,不过我记得发的内容,说是他给公司提过想往影视方面多发展,但是被公司一力否决了,而且他自己接到的戏也被公司出面拒了,刚好合同也到期了,就想要换个影视公司签约。”

     听了这些话,方淮也有些失神,直到那几个女生出了地铁,他还在思考其中缘由。

     深夜发文斥责经纪公司之后又秒删?

     以他的直觉来看,其中肯定有文章,一般明星发博顶多发些日常自拍,或者是工作类的,比方说宣传电视剧电影之类的。

     其余的像这种正式的通告或是一些危机公关的稿子,都是由经纪公司进行包装,写好官方文案之后再发的。

     比较关键的微博都是深思熟虑之后才发的,很少有发完之后又秒删的,而且还是在半夜,一来影响不好,二来也没有什么关注度,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像粉丝一样安装个能实时了解明星动态的软件,而且他刚才浏览了几家媒体的今日报道,都没有提到这个消息,更加说明了问题。

     “这是想干什么?”

     直到公司,方淮也还是有些拿不准许清舟的意图,按道理说,以许清舟现在的人气,即便是解约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他那经纪公司规模不大,影响力也有限,顶多让人诟病一番而已,可看着他最近的动态,似乎是想把事情闹大?

     正沉思中,身体突然被人捣了一下,耳边传来韩越的提醒,“别发呆了,老大看你好几眼了。”

     “嗯。”

     方淮低声应了句,收起了思绪,一本正经的坐直了身子,听部长安排月度任务。

     会议室不大,坐满当了也只有二十个人左右,除了部长和两个副部长之外,其余的都是实习生。方淮所属的部门是a.m公司的独立运营部,直属于董事长,财务决策都独立于公司,至于工作嘛,就是搜集娱乐圈的各种明星八卦。

     但是事实上,并不是搜集到的明星八卦都会曝光,因为利益之间的互相牵扯,所以和公司关系近的,或是平日里来往多的明星,公司也愿意卖个好,把新闻压下去,这其中收取的费用,就是执行部运营的经费。

     至于招收的这些实习生,过了实习期转正的标准就是业绩,找到的新闻越多,留下来的可能性就越大,这也是方淮这么关注许清舟的原因。

     刚好这次的任务之一就是追踪许清舟的解约事件,以及内*幕。

     部长说明了任务要求之后,不着痕迹的在每个人身上停留了几秒,这才开口说道,“许清舟这次的事情不小,也算是个爆点,你们选一个人去跟吧。”

     众人皆是一震,心底里暗暗地思量了起来。

     按说这种事,应该是人人抢着要去才对,问题是实习了这么久,谁都知道许清舟不是个善茬,出道也有几年时间了,可让人抓到的新闻还真没多少,一旦不拍戏或者没通告,基本上就销声匿迹了,连安保工作都是让大名鼎鼎的飞鹰安保公司来承担的,到现在也没人能摸到许清舟的家附近。

     这可不是个好差事。

     方淮也有些为难,他们的实习期已经过了大半,可他拿到的新闻都是些零碎的东西,虽说韩越一直在帮着他,可八卦这种事就是看运气,毕竟谁也没法预料娱乐圈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如果再拿不到大新闻,他恐怕就很难留下了。

     要知道在业界,a.m集团是出了名的福利好,各种保险由公司来交不说,就是他们这些实习期的员工工资都有五千左右,要知道,现在大学生不值钱,毕了业之后找个正式工的工作第一年也就三千左右的工资。

     丢了这个工作,之后能不能找个更好的也很难说。

     “这可是个硬骨头。”看到方淮有些心动,韩越悄眯着眼提醒道。

     方淮舔了舔嘴,犹豫了几秒,想了想所剩不多的存款,深深地呼了口气,心下一横就准备起身表态,谁知下一秒就听到一个爽朗的声音响了起来。

     “部长,我们觉得方淮挺合适的。”

     方淮心里一凉。

     这个声音的辨识度很高,不用看他也知道是谁。

     “王秦山,你个瘪犊子。”

     方淮低低的“呸!”了声,他们同期的实习生,有不少是来自一个大学的,这个王秦山就是和方淮同年级的同学,只是两人在校期间就没什么关系,进了公司之后王秦山主动找过他两次,想要一起合作,只是当时他已经答应了韩越,就委婉的拒绝了,谁知道就因为这事,被王秦山给记恨上了。

     偏偏这人长得极为英俊,看着就是一副‘名门正道’的面孔,平日里又惯会伪装自己,同事有个什么事,会去主动帮忙;周末聚餐也会主动付账买单等等,在公司里人缘极好。

     现在还这么一脸真挚的给他挖坑,方淮心里简直是憋屈。

     虽然他原本就是要揽下这个差事的,可对部门来说,毛遂自荐和别人推荐绝对不是一回事,若是他干的好了,王秦山这个举荐人能分一部分功劳,若是他干的不好,王秦山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简直是一石二鸟。

     “别担心。”看到方淮越来越平静的脸色,韩越知道这是真的怒了,他侧了侧身子,冲着方淮使了个眼色,“老大没那么傻。”

     果然,听到王秦山的话,部长也来了兴致,绕过了台阶,往下走了几步,似笑非笑的问,“你们?”带着几分凌厉的眼神扫过了其余众人,“还有谁也觉得方淮合适的,举个手我看看?”

     有人迟疑了一下,也有平时和王秦山关系好的直接举起了手。

     “唰!”

     二十个实习生倒是有近半都举起了手,这些人也不全是王秦山的同伙,不过是觉得许清舟这事是个烫手山芋,现在能有个人担责任,自然是能扔则扔了。

     人性本善,可在职场中,却也几乎等同于战场了。

     方淮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无视了韩越的提醒,直直的站了起来,微微一笑,“部长,我愿意试一试。”

     “你确定?”

     方淮笑着点了点头。

     他的脸上原本就带着些婴儿肥,此刻浅浅的笑了起来,看着更是让人觉得如沐春风般的舒适,加上语气的肯定,倒是让部长多了几分好感。

     “好,那就你吧,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你能完成任务,我就开个先例,不用等到实习期满,即刻可以转正。”

     方淮面色不变的应了下来。

     其他人却是一惊,直接转正,这可是个天大的福利,部门的正式员工月工资八千,还不算年终奖金分红等额外的补助,而且根据业绩还有一部分的抽成,他们削尖了脑袋就是为了留下来,若是知道这个任务完成了就可以转正,刚才肯定不会把机会拱手相让的。

     王秦山的面色顿时冷了下来,恨恨的瞥了眼已经坐下的方淮,转过头收敛了戾气,状似好奇的问了声,“如果完不成呢,难不成还有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