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6
    第二日。

     天气依旧有些阴沉着,透过云层却有一丝阳光温润的洒了下来,照在人身上有些暖洋洋的。

     街上的行人来往匆忙,不少人拎着公文包穿着齐整的制服,快速的从早餐摊上接过一个煎饼果子或是手抓饼,就这么边走边吃着,路过南巷时也会偶尔驻足片刻,看着门口热闹一片的场景。

     南巷位于北三环,算是三环里较为偏僻的位置了,除了有地铁经过交通发达之外,唯一的优点就是地价低廉,当然,只是相比较三环以内而言,因此这片有不少的住宅区,高低密布,看的人有些眼晕。

     巷口有一栋老式的建筑,上个世纪是个工厂,后来工厂倒闭就被人改造了一番租了出去,后来就成了宜云公司的办公楼,其实选在这里也是无奈,毕竟三环以内地价高昂,而公司建立之初压根没有任何盈利,直到许清舟在电视节上拿下了奖项之后,才真正的算是在业界占据了一席之地。

     而现在......

     “再别看了,要迟到了!”

     一个娇俏的女生无奈的拽着个同伴,“已经八点二十了!”

     “真可惜,说是许清舟待会要来呢。”

     “别看了,看到也不是你的。”

     同伴悻悻然的翻了个白眼,看了眼时间,才在恋恋不舍的目光中匆忙离开,两人的对话声渐行渐远,不过此刻停留在原地的人却是不少,有人一头雾水的问,“这什么情况?”也有些在早市上买完菜的大爷大妈们看着人多就凑了过来,一时间公司门口简直是人满为患。

     在距离办公楼不过二十米的位置,却静悄悄的停着一辆黑色的保姆车,车身锃亮,从外界看不到丁点儿里面任何的布置。

     “呵呵。”一只修长的手淡定的掀开了车帘,瞥了眼巷口的人流,面无表情的扯了扯嘴角,嘲讽道,“看来关注这件事的人不少,公司什么时候这么有知名度了?”

     “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从众效应,这里面大多数人都只是来围观的,剩下的那一小部分才是需要我们好好应对的。”顾成海头也不抬的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文件夹,按照上面贴好的标签分别排好了顺序摆放整齐,才轻吁了一口气。

     许清舟侧了侧头,看到顾成海的动作,嗤笑了一声,“明明是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子,做事却这么细腻,总让人觉得有些诡异。哦,对了,现在变性手术的技术已经很成熟了,你可以去试试,钱若是不够的话,我可以借你。”

     顾成海“嘁!”了一声,没好气的摸了摸鼻子,重新把刚才不小心碰到的文件夹又摆了一遍,才瞥了眼许清舟,“你呀!就是嘴贱,改不掉你这破习惯,我看你什么时候能找到媳妇。”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

     许清舟放下了车帘,想到公司里的那几位高层这次的小动作,眼神里就有一丝戾气蔓延了开来,右手不自觉的攥了起来,心底里冷笑着,公司,呵呵,谁的公司,上一世他在三年合同期满之后痛快的续了约,帮着公司招揽了一批极具潜质的新人,帮公司打响了名声,可在他被人算计声名狼藉之时,眼前的这个公司却连一句维护他的话都没有,不但第一时间和他解了约,并且还约束旗下艺人禁止和他来往,可真是做得“仁至义尽!”

     借着他的名义赚了这么多钱,在他没有价值的时候就果断的一脚踢开,这样的公司,他简直一分钟都不想忍了。

     “对了,待会告诉门卫,看到他了就直接放行。”

     说完许清舟就径直下了车,黑框银边的墨镜很好的遮住了眼底的幽暗,白衬衣搭配西裤的装扮显得身材更加匀称,也恰到好处的引起了人们的围观。

     顾成海怔了怔,“谁?”

     半晌又反应了过来,恍然道,“噢,你的那个小情人呐!”

     “别乱说话,他不是。”许清舟冷冷的往回瞥了一眼,看的顾成海有些毛骨悚然,才扭过头低声说了句,“他是恩人。”

     后半句音量明显小了些,顾成海没有听清,却也只是耸耸肩,“知道了,我已经提前给门卫处说过了,方淮来了的话,会有人带他进去的。”

     “只是你,”顾成海啧啧了两声,眼神里有些疑惑却没把话说完,他和许清舟交情颇深,两人互相开玩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以前遇上哪个人,他说句‘小情人’也没见许清舟反驳过,多是嘲讽了回来,今天这态度有些不大对啊。

     不过他也来不及细想,围堵在门口的记者们已经拥了过来,他赶紧招呼了一声,身后的几个保镖手脚麻利的给开了一条道出来,护着两人进了公司。

     此时,二楼的卫生间里。

     “头儿,刚才有人来说,那位已经到了。”

     一个有些秃顶的男人不耐烦的抖了抖,拉上了裤子拉链才冷哼了一声,“那位?不过是个艺人而已,多大脸呢,要不是公司栽培,他许清舟能有今天?现在有了点名声就想丢开公司单干,我呸!放他娘的狗臭屁!”

     那人点头哈腰道,“是,话是这么说,可这事咱们确实不占理啊,合同已经到期了,总不能握着不放人吧,我听说a.m集团已经给他递过话了,只要他愿意,一解约那边就给签约。”

     “不可能的,顾成海可是拿着公司的股份,能让他跑了么?看他那天半夜发的微博,也不是什么聪明人,还以为在网上爆个料就能拿捏住公司,也太天真了点。董事长的意思是,年轻人嘛,粉丝又不少,总有点傲气,多哄哄就行了,估计就是想多拿点分成。”

     正说着,脚下突然一滑,差点一个倒仰了过去,被扶稳了之后顿时气的眉毛横挑,自觉丢了人一肚子火没地方发,走出来正好看到一个清洁员推着小车就在卫生间外,直接喊了一声,“欸!你,给我过来。”

     方淮正听墙角听得欢快,一个不留神人已经出来了,看到那人指了指自己,愣了下,扭过头眨了眨眼,“叫我?”

     “当然是叫你了!你看看,这地上都是水,不危险么?要是来个什么贵客,摔着了你负的起责么?还不快过来弄干净。”

     方淮看了眼自己的衣服,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应了声,推着车进去,拿着拖把把地上的水拖了干净。

     “哼!麻溜点儿,瞧你那穷酸样,也就只能干干这种活了。”

     两人骂骂咧咧的走远了,方淮探了个脑袋瞥了眼四周没人,这才把清洁车推到了角落里,利索的取下了工作帽,一边脱下身上的清洁工服一边自言自语,“难怪许清舟要换公司,全靠公司栽培,呵呵,这话也能说得出口。”

     许清舟是宜云公司捧出来的人不假,但是宜云这家公司是以音乐公司起家,在圈里几乎没什么地位,许清舟的两张唱片都是原先的经纪人自己出资找的知名音乐人帮忙制作的,宣传也是自己完成的,更别说影视资源了,真要是实打实的算起来,许清舟也不过是占了个公司一哥的名头,好处可是半点都没得。

     “不过,顾成海?许清舟的经纪人?”方淮手下一顿,眉头微皱,“听说本来关系就不好,如果再背地里使什么绊子的话,那这约还能解么?”

     “当然能。”

     卫生间里的光线陡然一暗,方淮眼神一变,朝着门口看了过去,一个颀长的身影恰好遮住了从外面透进来的光亮,待到看清了那人的脸之后,方淮紧张的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许许许,许清舟,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没有见过真人,但是在电视上看到过很多次,自然是认识许清舟的。

     “呵呵,这里是公用卫生间,我不能来么?”许清舟自然地走了过来,看着方淮一身清洁工的打扮,有几分意外也有些好笑,他还特意让门口给放个行,谁知道这人已经进了公司了,还用的这种方法,幽暗的眼神里掠过了一丝欣赏之意,只是面上却是不显,语气也并不温和,“小记者,你是怎么混过保卫处的。”

     方淮抿了抿嘴,有些不安的拽了拽自己的袖子,干他们这一行的,说是能上天入地都不为过,尤其是跟踪偷拍的时候,像他这样伪装成清洁工只是基本技能而已,只是他还没有换完衣服就被正主逮了个正着,这次任务肯定是要泡汤了。

     “对不起,对不起。”方淮二话不说低着头就开始道歉。

     许清舟本来还想逗逗方淮,可看着这人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心下顿时一软,语气也在不自觉中柔和了许多,“没事,这是你的工作,赶紧换了衣服吧,待会让别人看到就不好解释了。”

     说完洗了个手就径直出了门。

     方淮却是怔了怔,许清舟之所以被韩越说成是个“难啃的硬骨头”,就是因为许清舟极其讨厌记者,尤其是他这种狗仔记者,若是看到了直接让保镖把人丢出去也是常事,所以刚才他才会觉得任务要悲剧了,可现在不但没有丢他出去还提醒他不要让别人发现了?

     难道传言有误?

     方淮百思不得其解,不过还是没忘记提醒,先把衣服脱了下来,又从手推车下拿出了背包,对着镜子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自言自语道,“嗯,肯定是传言有误,许清舟的性格哪有传闻中的那么坏。”

     一墙之隔的门外,那副一贯清冷的面容上却是蓦地多了些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