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4
    下了公交车斜对面就是佳宁花园,出入口有几个保安,一个个人高马大的,拎着木棍来回不停地巡视,进出的车辆有序的在门口刷过卡,还需要再让保安确认一下,严密程度可见一斑。

     保安亭周围的栏杆有将近两米左右的高度,上面绕着几圈电线,隔着十来米远也能感觉到不断跳跃的电流在滋滋的作响。

     方淮站在外面只能看到些里面的花花草草,至于住宅区,则是被一片高矮不一,错落有致的涂鸦墙给遮了个严严实实。

     “真的是严防死守呐。”

     方淮啧了啧嘴,“算了,去公园碰碰运气吧。”

     从佳宁花园往前走,沿着一条小径,周围的绿化做的极好,走着倒也不觉得枯燥,方淮一边走一边想着如果没有遇到许清舟接下来还能有什么别的方法能搜集相关的情况,突然间,一个穿着灰色运动装的人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看背影似乎是个男人,一米八多的个子,和方淮个头差不离,运动装大了一两个尺码,看上去有些宽松,倒也看不太出来身材如何,脊背略微有些弯,走的却是极快,只是一愣神的功夫已经超了方淮几米远。

     正想着,又有几个人从方淮身边走过,都穿着运动装,看着像是去锻炼身体的人。

     “倒是怪有兴致的。”方淮笑道,今天是周一,现在又没有到下班的点儿,能在这个时候出来散步的也不是一般...人?方淮眼神微变,猛地向后瞥了眼,这附近的小区除了佳宁花园之外,离得最近的也在三公里外,刚才在公交车上他一直注意着周围的景色,也没有看到这几个人。所以,他们是住在佳宁花园的人!

     方淮眼神一闪,想也不想就快步跟了上去,凌厉的眼神在前面几个人身上扫了一遍,除了打头的那个男人之外,后面的几个人看似互不相识,可个头都不低,走路的步调几乎一致,间隔的距离也多少有些规律,最重要的是,他们始终都和最前面的男人保持着三到五米的距离,看着不像是在散步,倒更像是在保护人。

     一米八左右的个子,住在佳宁花园,现在又是在往凉山公园的方向走,这个人...方淮只觉得自己心跳都漏了一拍,不由得有些讶异,“不会运气这么好吧?”

     他有些不确定,公司里的前辈用了各种方式进入佳宁小区偷拍都没见着人,自己就这么过来踩了个点就碰到了?

     “不要紧张不要紧张。”方淮一边自我安慰着,一边麻利的从包里把单反拿了出来,冲着前面的背影拍了两张,然后又动作极快的塞了回去,装作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模样继续跟着走。

     这条小径没有岔路,一条道走到头就是凉山公园,方淮眼看着那几个人已经拐了进去,才小心的跟在了后面。

     这个公园方淮来过一次,只是上次他有工作要忙,虽然来了可也在处理工作,只是让方垣一个人在附近转了两圈,此时再来,他才发现这个公园确实值得多来几次。

     四处均是一片绿意盎然,空气里的湿度仿佛都增加了不少,耳边可以听见泉水流过的声音,一眼看过去,从山上泉眼里流下来的泉水清澈干净,偶尔有小鱼小虾在里面游动,也带不起底下的尘泥,反倒让水源显得更为透净。

     各类植被生长的极为茂盛,只是几眼就能看到至少十种以上的不同植物,也不像小区里修剪的那般齐整,只是这种杂乱倒也有几分意致。

     方淮拿出单反拍了几张,预备着待会回去给方垣看看,至于刚才的那几个人,方淮倒是不担心,据他所知这个公园只有一个出口,而且那些人既然来了,就不会这么快走,也不急在这一时,要是让人误会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这样想着,方淮也就放慢了脚步,多拍了不少照片,才挂好相机认真的搜寻了起来。

     他刚才也只是推测,并没有看到那人的正脸,也不敢确定那个人是不是许清舟,此时就把公园里的每个人都仔细的认了一遍,好在这个时间点来公园的多是退休的大爷大妈们,看起来倒也方便。

     绕了一圈,方淮也没有看到许清舟的身影,就连刚才的那群人也不见了踪迹。

     “难道已经走了?”

     方淮眯了眯眼,观察了一下四周,迈步往后山走。

     走了一段路,就看到了照片中的那个场景,荆棘密布的灌木丛和小溪,方淮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又走了几步,就看到了刚才的那个男人坐在一个钓鱼折叠椅上,安静的执着钓竿,下午的阳光已经没有了午时的炽烈,却也能透过斑驳的树叶星星点点的洒下来,斜照在男人的身上,端的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周围没有一点人声,安静的像是从不曾有人涉足过的桃花源一般,只有树叶在微风的吹拂下发出些许声响,方淮不由自主的也屏住了呼吸,心底里竟然有一份莫名的悸动,生怕自己会打破这样的一份宁静。

     他安静的在原地伫立了几分钟,从他这个角度依稀能看到那个男人的身体,坐下时衣服就显得没有那么松垮,身材比例极好,此时似乎是在闭目养神,对他的到来没有一点察觉。

     方淮往前走了几步,小心的开口问道,“请问您...”

     话还没说完,鱼竿猛地晃动了起来,水面上一阵扑腾,惊得那人也一下子站了起来,右手动作极快的转动线轴,左手扯着鱼竿,直接往岸上甩了过来。

     “啪!”

     ......

     两人都愣了。

     方淮有些失望的看着转过来的男人,身材和身高都对的上,只是这脸,看着就有些病态的苍白,眼角的皱纹深沉,看着至少有四五十岁左右的年纪了,难怪刚才跟在后面时看着有些佝偻,即便是现在站在这里,这个人也有些驼着背,明显不是他要找的人。

     失望之余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刚才都经历了什么。

     脸上滴滴答答的在落着水珠,鱼腥味在脑门附近扩散开来,刚才的一瞬间似乎他还和那条鱼惊恐的眼神对视了一下,凸起的眼球在脑海里晃了一晃,瞬间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呃。”方淮难得的不知所措了一次,看了看掉在地上沾着落叶和泥土的鱼,踌躇了一下,还是把它捡了起来,往前走了两步递了过去,“你的鱼。”

     男人似乎也愣住了,呆了半天才接过了鱼转身取下了鱼钩又放回了水里。

     方淮这才发现周围并没有准备鱼筐,看这架势估计只是在享受钓鱼的乐趣,钓到的鱼就直接放生了,接着又看到那个男人从椅背上挂着的包里抽了张湿巾,把自己手擦了干净,这才转过身把湿巾递到了方淮跟前。

     “刚才的事,真的很抱歉,我没有注意到你在后面。”

     说话的声音有些低沉,恰如其分的带着股沧桑的意味,呼吸间还有些气弱,确实符合四十多岁的年纪,方淮不动声色的接过湿巾,一边擦拭着脸上的水珠,一边用余光瞄了几眼。

     头发乌黑浓密,这个没有什么问题,毕竟现在染发也花不了什么钱,上了年纪的人也喜欢去重新染成黑色,脸上似乎也没有上过妆的痕迹,就是自然的泛着白,十足的病态感,眼角的皱纹也做不了假,再加上有些佝偻的站姿,的确就是个帅大叔。

     正瞄着,男人捂着嘴咳嗽了两声,然后笑着勾起了眉眼,缓缓地说。

     “怎么,是要记住我的样子,以后来寻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