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7
    录音笔,摄像机,哦,对了,还有手持微型记录仪,摄像机太过明显,万一待会没什么机会靠近,这东西就派的上用场了。

     方淮翻了下背包,从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了个只有半个巴掌大小的微型记录仪,开机检查了一下,确定电量满格才小心的放进了口袋里,别看这东西体格不大,可价钱上一点也不马虎,方淮自然是没这个闲钱,这些都是韩越借给他的装备,可不能弄坏了。

     “不过,好像有哪里不太对。”方淮皱了皱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是他忘记了的,他仔细的回忆了一下,突然哀嚎了起来。

     他刚才是不是大脑短路了???好不容易遇到了许清舟,没有外人,没有干扰项,他居然就只说了一句对不起?

     方淮有些气闷,懊恼的看了眼镜子,在看到门口的光线时却突然恍惚了一下,刚才就是在这个地方,许清舟长身而立,门外透进来的光亮被修长的身子挡了个大概,阴影下的面色看起来并不是太好,可还是精致的让人有些挪不开眼。

     “呸!”他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方淮晃了晃脑袋,慌乱的打开水龙头,沁凉的水浸湿了脸颊,这才清醒了过来,叹了口气,“真是美色误人!”不过客观的说,许清舟的长相的确担得起这份赞誉,难怪一出道就有这么多的死忠粉。

     洗了把脸,方淮的情绪也平静了下来,刚才错过了机会固然可惜,可他向来不是喜欢怨天尤人的性格,因此也没有太过失落,反倒是斗志更加昂扬了起来,毕竟见过了许清舟之后,感觉许清舟也没有那么难相处,或许还能有机会也说不定。

     出了门往右拐,是刚才那两个职员离开的方向。

     公司面积不大,之前方淮在假装成清洁工时就已经看过了一遍,一楼多是办公区,不可能在一楼,二楼有六个办公室,两个会议室,还有一个多功能播放厅,如果许清舟要谈解约,那就只能是那两个会议室其中之一了。

     方淮朝着其中一个会议室走了过去,还没走到就听到了争执声。

     他面色一变,紧了紧背包,垂下了脑袋绕到了发财树后面,透过枝叶看了过去,那些人就站在会议室门口,大约有七八个人左右,中间被围着的男人正是许清舟,只是此时的情况似乎不太好。

     刚才在卫生间里遇见的秃顶男正指着许清舟的鼻子骂,即便隔了有六七米的样子,也能依稀听到些污言秽语,其他人也在帮腔,冲着许清舟不断地指责,而许清舟的经纪人,顾成海就站在他身边,却只是双手抱着肩,一言不发。

     许清舟就这么孤立无援的站在众人中间,面无表情的垂着脸。

     方淮叹了口气,有些同情的看了眼许清舟,他在进入a.m公司以前,对娱乐圈的概念就是来钱快,明星们演一部戏动辄上百万上千万的片酬,可真正进入这一行之后他才知道,娱乐圈里表面上光鲜亮丽,背地里却是极其肮脏。

     别的不说,最近有个女星一朝爆红,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从一个十八线小艺人蹿到了二线的位置,一连接了几部作品,还抢了某个一线女星的代言,他和韩越跟了那女星半个月的时间,才发现原来这人最近搭上了圈里某个大佬,当了地下情人,才在一夜之间翻了身。

     这样的事情不在少数,还有那些明面上恩爱的模范夫妇们其实都没什么真感情,大多只是做个表面工作,维持一下贤妻良母或者好老公的形象,背地里一个比一个玩的嗨,甚至很多都是男女不忌,私生活极其混乱。

     至于许清舟,说句难听的,已经算是比较幸运的了,出道以来就一直顺风顺水,没遇到过什么挫折,业界对他的评价也还不错,除了对待记者脾气坏了点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缺点了。

     只是听着越来越难听的指责声,方淮也忍不住皱了皱眉,许清舟是这个小公司的顶梁柱,也是唯一拿得出手的艺人,人们都觉得他在公司里应该是备受宠爱的那种,他也一直是这样想的。说真的,他要是这个公司的领导,恨不得把许清舟供起来,不过眼前的这群人,呵呵,都是别的公司派来的卧底吧。

     那么多公司都想争取把许清舟挖过去呢,他们不好言好语的劝着,居然还这么嚣张?

     再想想那天听到的传闻,许清舟想要解约是因为他想往影视方面发展,公司不但不允许还禁止他私自接外戏,而且十几场演唱会不停歇的连轴转,票价订的极高,又给接了好几个代言,分明就是在消耗他的人气,目光短浅。

     这么一想,方淮又有些同情许清舟了,古话说的没错,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粉丝们要是知道偶像被这样对待,估计要炸了。

     不过许清舟还真没把这些人放在心上,顾成海不出声是他们约定好的,有些底牌没必要出的这么早,至于这些指责,他也没在意,毕竟上一世就已经被背叛了一次,对于这些无关紧要的人,他不会再浪费心神了。

     此刻他正在走神。

     刚才在卫生间里怕吓着方淮所以没敢多呆,不过那个小东西一脸惊慌的模样,现在想想也还是觉得好笑。

     其实他还是很讨厌狗仔记者,只有方淮是唯一的例外,甚至在看到方淮千方百计的想要见到他时,他心里还隐隐的有些小雀跃,这种难言的情绪也会让许清舟有些不解。

     不过这都不重要,这一世他对方淮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报恩。

     他会让方淮走的更顺畅,生活的更好,所以此刻他才会和这些人歪缠,毕竟有些事总要有个由头才好继续进行下去。

     这么想着,许清舟突然多了一分期待,上一世那个奸诈的老狐狸现在还只是个青涩的实习生,而他,会见证这个人的成长,而且,方淮比他想象中的更聪明。

     想到这些,许清舟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耳边的聒噪声似乎也没有那么难以忍耐了,他转了转脑袋,放松了一下颈椎,却在侧身时突然看到了方淮,以及方淮眼中尚未来得及收敛起来的,同情的目光。

     不知为何,许清舟看到那种近似怜悯的眼神,竟没有一丝不悦,反而觉得心里有些暖洋洋的感觉。

     他知道方淮向来是个心善的,尽管表面上掩饰的很好,对外人也从来是一副冷漠脸,可心里其实很软,不然也不会在他遭遇那样的状况之后,还坚持相信他是无辜的。

     这个小东西呐!

     许清舟不动声色的扯了扯嘴角,感觉到方淮的目光还停留在他身上,心下一动,在方淮看不见的地方压低了声线挑衅道,“我就是不识趣又怎么了,公司再怎么针对我,也不敢得罪a.m公司吧,哦,对了,忘了说了,还有几家公司对我很感兴趣呢,我想想,这些公司好像没有比宜云更弱的了呢,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是吧,副总您说呢。”

     站在他跟前的是万超,这个万副总的脾气许清舟还是清楚的,纯粹就是个火药桶,一点就着。

     他又刻意的提到了a.m集团,这也是他上一世知道的秘辛,当年宜云公司本来也是可以发展起来的,就是因为得罪了a.m集团的一个部长,结果就被打压了好多年,硬生生的错过了发展机会,其实让许清舟来说,这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就公司这几个智商不及格的领导,真要是当初发展了起来,还不一定会得罪多少更有势力的人呢。

     不过这件事目前只有两个副总和老总知道,而这个万副总就是其中之一,他刻意提到了a.m集团,这货不怒才怪。

     果然,一听到这个名字,万副总的表情顿时大变,冲上来就想要动手,其他人连忙拦了下来,开玩笑,说说也就算了,后面还有那么多记者等着呢,真要是把许清舟打了,这事可就掩不住了。

     只是一个回头却发现许清舟已经踉跄了一下悲戚戚的倒在了地上。

     万副总懵了,卧槽碰瓷?

     万超的内心苦楚方淮一点也不知道,他只看到许清舟一直低着头没说话,而那几个人却是变本加厉,不但口出不逊还推了许清舟一把,从他这个角度来看,许清舟的确很委屈。

     他有些愤怒,暗暗地磨了磨牙,“简直是欺人太甚。”许清舟可是人气小天王,微博粉丝已经超千万,居然被公司的人这样对待,尤其是刚才还对他和颜悦色的,现在却这么凄惨的跌坐在地上,方淮就更觉得自己心里正义的小火苗在不停地燃烧了,他低头看了眼微型记录仪,确认刚才的那一幕都被录了下来,虽然镜头离得有些远不是特别清楚,但是几个人的动作一目了然。

     他又拿了手机,趁着没人注意到这里的时候多拍了几张,尤其是给暴起打人的万总多了几个特写镜头,回头估计这位要被许清舟的粉丝们用口水淹没了。

     不过距离这么几米还是有些远,录制的镜头只能捕捉到不太清晰的画面,却听不到在说什么,方淮瞥了眼四周,公司职员都小心的呆在了一楼,生怕被老板的怒火波及到,所以除了他们这几个人之外,二楼并没有其他人。

     方淮深呼吸了几口,一咬牙从发财树花盆后面走了出来,悄悄地往前走了几步。

     为了以防万一,他今天特意穿了身上班通用的白衬衣,看着的确有几分公司职员的模样,因此一时间,焦头烂额的董事长以及老总们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出现,只有许清舟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动静一眼就看到了方淮的小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