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41
    方淮和许清舟面面相觑。

     弹幕里也一阵懵逼。

     ——今儿不是愚人节吧!她居然主动提离婚?

     ——难道是和程文博商量好了?

     ——不可能,程文博昨天还说呢,拍完这部戏就暂停一段时间,好好地陪着媳妇和儿子,共度风雨来着。尼玛这样的好男人到哪儿找去,欸,话说,这里有没有单身的,我23岁,167,长得自认还不错。

     ——楼上,这里有个单身狗,179,26岁,不如一起过七夕?

     ——喂!你们歪楼了!!!

     顺便变成了相亲频道的弹幕,观众也是无语,这年头,是都被家长安排的相亲逼疯了吧。

     镜头一直停留在陈心怡的脸上,那张精致优雅的面孔没有半点儿的变色,在一片嘈杂的记者提问声中,安静的说着自己的话:“这些年来,我很感谢程先生对我的照顾,也感到很抱歉。这两年来,我一直苦心维持着一个贤妻良母的形象,可事实证明,我不是那块料,再怎么伪装,也不可能变成真的。这样的婚姻让我觉得很累,很疲倦,所以我会和程先生协议离婚,除了儿子,一切财产都可以给他。”

     ——卧槽,扯淡吧,你自己想要好形象,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关别人什么事。

     ——婚姻表示:我们不背这个锅。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话说的很虚伪么?‘除了儿子,一切财产都可以给他’,呵呵,这话先说出来,程文博怎么可能真的让她净身出户。

     【大刘:你们慢点刷屏啊,我都看不到镜头了!没错,你们听得没有错,陈心怡的确主动提出了离婚,不过,我想这会儿有一个镜头,你们不能错过。】

     直播镜头一切,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切到了发布会现场的后方。

     那里站着一个男人。

     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

     ——程文博!!!

     ——卧槽,看着都快哭了,好心疼!

     ——这么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啊,那时候摔断腿都没见哭过。

     这事是有典故的,也是让程文博进入大众视线的一件事,几年前在拍摄一档节目时,需要策马扬鞭的镜头,程文博和另一个嘉宾各骑了一匹马,结果有工作人员的手机没有按照规定关机,正巧有人打了电话过来,铃声响了之后,马儿受惊,那个嘉宾直接被甩了下去,眼看着就要酿成一起事故,程文博当即从马背上扑了下来,一个滚地把人给捞了过去。那嘉宾是没事了,不过程文博在跳下来的时候,没掌握好角度,右腿直接骨折了,还笑呵呵的安慰工作人员。

     后来节目把这段真实的情况播了出来,也让人们记住了程文博这个硬汉。

     只是此时,隔着一个不算高清的直播镜头,都能看到程文博眼底的晦暗,和苍白的几乎没有血色的面孔,一米八多的大高个儿,愣是有些蜷缩着,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程文博穿了身休闲的装束,一头汗水,明显是赶过来的,可一到场,却是听到了这样决绝的,单方面宣布的离婚。

     ——我日,你不要给我啊!老娘缺个男人好么。

     ——路转粉,心疼!

     ——心疼1。

     直播中,大刘也叹了口气,镜头落在程文博的身上,迟迟没有移开。

     按理说,程文博已经做到了最好,即便这些年名气没有妻子大,他也从未炒作过,只是一心磨炼演技,踏踏实实的拍好了每一部戏,这也是人们最近才发现的,从出轨事件爆出之后,不少人都去搜了一下程文博的作品,才突然发现,这个名气不甚响亮的男人,每一个角色竟都可圈可点,而且拍什么像什么。

     这在娱乐圈里已经是少见了。

     正剧和偶像剧本就不能相提并论,正剧对演技和台词的功力都要求相当高,剧情也相对严谨些,只是因为受众没有那么广泛的原因,所以即便是一线的正剧演员也不一定能有二线的偶像剧演员名气高,这是个相当讽刺的现象,却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实。值得庆幸的是,在业界的认可度上,正剧演员普遍会更高些。

     而且走正剧风的演员前途也会更稳定些,毕竟偶像剧顶破天演到四十岁,大多数都是三十岁左右就寻求转型的机会了。而在正剧中,年纪越大反而越吃香,有些老演员从年轻演到年迈,一辈子都在干这个活儿,也不失为一种生存之道。

     很多人之所以喜欢演偶像剧,一个是因为拍摄周期短,多数偶像剧都在三十六集左右,拍摄周期却只有一到两个月,制作时间也短。二则是来钱快,偶像剧看中的就是演员自身的人气,对于薪酬方面,比正剧要高得多,一部剧下来拿个几百万上千万都是正常的。

     制片方也是如此,正剧即便拍摄的再好,也很难做到收视口碑双丰收,有的剧赢了口碑,却输了收视。例如前一阵子播出的一部历史剧,以三国的诸侯争霸为题材,一众的老戏骨,播出之后反响极好,豆瓣评分高达9.5,可收视率除了首播之日破1,其他时间基本上都在0.7,0.8徘徊。而同期播出的一部古代偶像剧,演员被批没演技,全程僵尸脸,剧情又狗血的不忍直视,可硬是凭借着男女主演的人气,播出一个月,天天都是同时段收视第一。

     这样的例子不计其数,往往口碑好的收视不好,收拾好的口碑却又不好。

     既然二者很难统一,那么对于制片方来说,怎么选择也就显而易见了,口碑再好又能怎样,没有收视一样不能卖片,那些收视第一的剧,单是一轮播出就能拿到上亿的回报,更别说还有些二三线电视台眼巴巴的等着抢二轮播出权,这可都是实打实的银子。

     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

     制片方尚且如此急功近利,就更别说演员了。进入这一行,见到的都是光鲜亮丽的外表,真正的苦只有自己知道,出席活动每一套衣服都至少上万,这些都是必须的花费,曾经有明星穿着一套高仿的礼服参加艺术节的开幕式,被人嘲讽的体无完肤,明星比任何一个人都更要面子,因此穿过的礼服不能再穿,有赞助的还好,没有赞助的只能咬咬牙多买几套,就连机场私服也会被记者们从上到下的盘算一遍。

     这个明星今天机场的一套价值一万八。

     那个明星今天机场的衣服至少在六位数。

     这些都是不能节省的花费,娱乐圈就是这样,看似来钱快,可实际上花钱也快。不少明星为了多挣钱,不断地接着一些狗血的言情偶像剧,粗制滥造的流程也就导致演技越来越烂,刚出道时或许还有几分灵气,也在这样的自我消耗中磨了个干净。

     ‘演什么都是僵尸脸’或者‘演什么都像是一个人’诸如此类的评价不计其数,因此在人们看到程文博演过的角色都透着鲜活,透着独有的特色时,才会如此的惊喜。

     【大刘:可惜了。】

     长长的一声叹息,湮没在了闹哄哄的发布会现场。

     不止他一人注意到了程文博的到来,不少人已经冲到了后区,把话筒伸在了程文博的面前,急切的问着。

     “程先生,请问离婚是你们已经协商过了的么?”

     “关于陈心怡女士表示愿意净身出户,只要儿子的抚养权,你什么态度?”

     “程先生......”

     “程先生......”

     隔着直播平台,也能听到那些不断戳着人心窝子的话,有多么的残酷,就像是在血淋淋的伤口上又狠狠地洒了把盐一般,痛入骨髓。

     程文博微晃了晃,身体有些受不住力。

     ——妈蛋!太过分了!

     ——这些记者都是脑残吧!

     ——讨厌记者!

     许清舟侧过身,瞥了眼方淮,方淮只是露出了无奈的神色,浅笑着却没有多少笑意的说:“我们的名声早就被败坏完了。”从进入这行起,方淮就知道不会有什么好名声,说起来,他也曾经用过一些侵犯*的手段来追踪新闻,这是他的工作,他别无他选,只是到底心里有些不舒坦。

     “这些人并不能代表全部,至少你不是这样的人。”许清舟说的是真心话,上一世的方淮做到了执行部的部长,也从来没有为了业绩报道过一件虚假的新闻,做事永远实事求是,也让a.m集团的整个执行部名声好了不少。这一世方淮也是,他给的新闻都会去再求证一遍,而有的新闻即便是真实的,方淮也并没有一股脑的报道出来。

     因为不忍。

     这大概是八卦记者行业里,最缺失的东西。

     像直播里的那些知名记者们,恨不得把话筒都塞到程文博的嘴里,逼着他说些有爆点的话,哪里还管得上他什么心情呢。

     只是看着方淮有些惆怅的神色,许清舟也不禁有些心疼。

     “我们不是圣人,除了自家一亩三分地之外,能管得有限,能帮的也有限,不过如果你想的话,或许我可以帮他一把。”许清舟说。

     方淮回头:“怎么帮?”

     “孩子。我想程文博不会轻易放弃他的儿子,通常夫妻离婚,孩子大多会判给母亲,尤其是像他们的儿子一样,年纪不满两岁,即便是法院有心偏袒,程文博得到儿子抚养权的可能性也很小。”

     “那怎么做?”

     方淮皱眉,妻子一心要离婚,甚至等不及商量,就在媒体面前宣布了这件事,对于程文博的打击一定会很大,如果再没了儿子的抚养权,他没法想象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这事交给我就好。”在这件事中,唯一的受害者就是程文博了,无缘无故的遭此一劫,就连许清舟看着直播里的那个汉子,也有些心软,更别提方淮是什么心情了,能多少帮点忙,或许方淮心里也能好受些。

     许清舟看了眼跟前儿的小脑袋,有些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在方淮的头发上揉上一把,手伸到一半,看到导演等人不时瞄过来的眼神,中途转了个弯,端起了桌上的水,喝了一口。

     ‘真是麻烦,早点拍完回家吧。’

     他面色不变的拿出了手机,发了条信息,而后和方淮一起继续看直播。

     许清舟向来是不忌讳用些手段的,在他看来,只要不违背法律,不触碰道德底线,过程中的一切手段都不算什么,就像这事,法律上有着规定,就算出轨的是陈心怡,程文博也不可能得到抚养权,可要是陈心怡自己放弃了呢?

     两个监护人,其中一个坚决的主动放弃,那么不就没有选择了。

     许清舟浅浅的笑了笑。

     ‘要怪,也就只能怪你惹方淮不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