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40
    【大刘:看得到么......‘刺——拉’......刚才信号不太稳定,好了。这里是网络直播间,我是大刘,目前呢,发布会还没有开始,不过我们可以看得到,来的记者很多,啊,真的很多啊,喂!别挤别挤啊!】

     【‘刺——拉’】

     又是一阵难听的卡音,伴随着一些吵闹的杂音,若是不看镜头里的情况,说是清晨六七点的菜市场也不会有什么违和感。

     方淮略皱着眉,取下了一边的耳机,才觉得耳朵清净了些。

     许清舟结束了三小时的录制,换了身衣服,端了两杯水过来,放在了方淮面前的小桌上,随口问道:“看什么呢?”说着右手自然地在方淮额头上贴了贴,才多少有了些笑意。

     方淮似乎不是会轻易生病的体质,不过越是这样的人,难得生病一次就会持续很久,他们这期节目已经录制到最后一天了,方淮还是没有好全,常常是白天看着状态不错,晚上就突然高烧,许清舟不能总是中断录制,也只能让顾成海多看顾着些。

     对此,许清舟自己是挺愧疚的。原本是想让方淮开心一下,过来看一看南南,顺便能放松一下。谁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似乎是察觉了许清舟情绪有些低落,方淮轻笑道:“老人们不是常说么,体质再好偶尔还是要生一次病,能排毒,不然一直累积着,等爆发了可就不是小病小灾了。”

     许清舟微怔,而后哭笑不得的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方淮眯了眯眼,他实在不擅长安慰人,更不擅长说谎。

     好在许清舟也不是较真的人,方淮只是略一伸手,从桌子上拿了杯水喝了几口。这已经是习惯成自然了,和许清舟相处的时间久了,似乎这个印象中高高在上的大明星,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个平凡普通的朋友,而且是很亲近的朋友。许清舟偶尔帮他干些什么事,方淮也不会再像最初一样觉得诚惶诚恐,反而接受的很坦然。

     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这一直是方淮的为人哲学。

     看到方淮的动作,许清舟也很满意,只是他瞥了眼方淮手里的杯子,有些迟疑。‘要不要告诉方淮,他拿的是我的杯子呢......’思考了一下,许清舟断然否决了自己的想法,端起了另一个属于方淮的杯子,轻轻地抿了抿。

     嗯,似乎比他的那杯水更甜。

     ......

     许清舟自己是没有什么洁癖的,对于节目组提供的一次性水杯也乐意接受,只是他有个极其龟毛的经纪人,进组之后专门拿了一套完整的茶具以及餐具,时刻提防着许清舟不会用到那些带着‘至少几亿个微生物的一次性用品’,方淮也荣幸的被‘赠送’了一份,因此两人的杯子都是特制的,有标记的。

     许清舟看着方淮放下杯子,淡定的把两个杯子的位置挪了一下,而后把身子探了过去,凑到了方淮的平板电脑前面,“看什么呢?”

     方淮见状,干脆把自己的椅子往右移了下,离许清舟更近了些,把一只耳机递了过去,“网络直播,陈心怡的新闻发布会。”

     “陈心怡?”

     “嗯,出轨的那个。”

     许清舟点头:“我知道,她这个时候开发布会?”

     别说许清舟疑惑,就连方淮也有些想不通。过去的这两天,秦业可以说是吸引了全部的火力,牢牢地占据了微博的热搜榜,各种代言活动被紧急叫停不说,接下来的行程或多或少的都受到了影响,而且直到现在,秦业也不肯承认自己婚内出轨,更别说其他的什么利用身份潜规则新人等影响更为恶劣的行为了。

     只是网络上的实锤越来越多,甚至有被潜规则的女星接受了采访,公开指责秦业,这种声明当然没有什么法律效应,不过却很好的激起了民众的同情心,于是一时间秦业的名声直坠入谷底,当初有多少人喜欢他,现在就有多少人在追着骂他。

     至于那个被潜规则的女星,也是趁着这个机会火了一把,原本十八线名不见经传的小配角,现在倒是有不少人能认个熟脸。

     “这人一定是a.m公司的人。”具体是不是真的被秦业潜规则过,方淮不清楚,能把秦业大腿根儿上有两颗痣都描述的很清楚,估摸着是真的有过一腿,不过这人和公司肯定有关系。对于秦业这种辜负了公司栽培的人,自然有人想要借此机会表一下衷心,干些落井下石的好事,而且当初秦业的经纪人离开a.m公司,也没有再捧出个一线以上的明星了,目前手底下最挣钱的艺人就是秦业,打击了秦业,就是打击了经纪人,一石二鸟,何乐而不为。

     方淮不觉得同情,他不是不经事故的年轻人,站在公司的立场,打击对手是正常的事,况且也不是污蔑,秦业本身就是个大写的渣男。

     有些事,不是言语上否认了,就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的。

     不过让方淮和许清舟想不通的是,媒体的焦点目前都在秦业身上,而围观的群众们因为秦业的名声更大些,所以骂声更多。按理说,陈心怡这会儿只要稍微装一下柔弱,态度诚恳的道个歉,认个错,然后和丈夫配合着秀一波恩爱,还能把名声挽回来些。

     这都是圈子里的老套路了,记者们都清楚,不过奈何民众就吃这一套啊。

     只要肯认错,还是会有一部分死忠粉跟随的。

     况且,以程文博对陈心怡的喜欢程度,如果陈心怡愿意回归家庭,他怕是不会拒绝。

     可陈心怡是在做什么?这么大张旗鼓的召开新闻发布会,直播的视频里,光方淮数得上名字的知名记者就至少三四十个,还有各大娱乐周刊的媒体代表们,整个发布会现场挤得满满当当,这个架势,可不像是要低调认错的架势啊。

     “这,分明是...”

     方淮迟疑着,许清舟已经冷笑了起来:“她是在帮秦业。”

     ......

     发布会后台。

     一个穿着浅灰色套装的女人正拧着眉,看着正在镜子前专心上妆的陈心怡,表情有些无奈,“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要开发布会,我不反对,可你找了这么多家媒体,你知不知道,你一旦走出去,说任何一句话,都有可能改变娱乐圈的风向,他们可没有什么职业道德,不会因为你是个女人,就对你手下留情。”

     陈心怡挥手示意化妆师先停一下,而后扭过头莞尔一笑,“我知道啊。”

     虽然已经年过三十,可看上去还像是个初入社会的小姑娘,精致的容颜,略带些清浅的英气,不论男女老少,都很难不喜欢这张脸,这么一笑带着些天真,也带着些单纯,没有一丝儿烟火气儿。

     就是个天生的明星。

     ‘这也是当初没有丝毫犹豫就签下了陈心怡的原因吧’,经纪人暗暗的想。

     只是长相都是会骗人的,即便看上去再单纯,陈心怡也已经不是那个可以随意控制的新人了,不经过同意在事情过后擅自发布了微博妄图维护秦业,不经过同意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还邀请了这么多的媒体,明显是要搞事情。尤其是程文博已经明确表示不会离婚,并且同意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秀恩爱,却被陈心怡一口拒绝了。

     经纪人有些头痛,她实在是不理解,有程文博这样的一心爱着自己的丈夫,陈心怡究竟是哪根筋抽抽了,到现在还不愿意和秦业断了关系,难道非要把自己的前途都毁了才甘心么!还有那个才一岁大点儿的儿子,难道就没有一点儿的不舍么?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我给程文博打了电话,他待会儿会赶过来。”经纪人苦口婆心的劝道:“只要你呆会儿配合一下,照着新闻稿发言,我保证以后你还能重回一线。”

     当明星的,谁还能没个污点。说句不好听的,就连私下里的一丁点儿家事都被媒体放大到了民众面前,谁也不可能维持完美的伪装,关于如何洗白,圈子里也是自有一套流程的。

     只是--“不必了。”

     听到这三个字,经纪人的头顿时大了一圈。

     解决的方法不是没有,可若是陈心怡这个当事人不愿意配合,他们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没有能耐施展出来。

     “我自己会处理。”陈心怡只是撂下了句话,而后稍微描补了一下脸上的妆容,踩着细长的高跟,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一般,昂首走了出去。

     ......

     【大刘:来了来了,要我说啊,这地方选的实在是不好,我转了大半圈,愣是没找着洗手间,回头要是憋坏了,你们可得负责啊。】

     直播平台里,发布会尚未正式开始,主持人大刘也就随意的聊着开场白。

     现如今直播已经成了一个潮流,明星们偶尔会直播圈个粉,娱乐公众号们也会通过直播来吸引观众,而在这些直播的主持人里,大刘自成一派,每次直播都奋战在八卦的最前线,加上这人说话逗趣儿,临场反应极快,又荤素不忌,倒是在一众直播中杀出了一片天儿。

     此时观看直播的人,已经突破了二十万人次。

     听到大刘这话,弹幕也是疯狂的刷了起来。

     ——哈哈,你够了啊,憋一次就坏了,那说不准原本就是坏的呢。

     ——噗,楼上怎么一言不合就开车,等我系一下安全带。

     ——‘嘀——嘀’上车请刷卡。

     【大刘:别闹,我可是根正苗红的好青年,你们可别想打我的主意,不过嘛...你们都这么主动了,那待会儿结束了之后,酒店见?】

     ——我觉得警察局见比较好。

     ——同意。

     ——大刘别桑心,真不是我们拒绝你,主要吧,还是看长相。

     ——说的没错,人和人是不能比的,要是我们家许清舟给我说这话,我二话不说洗白白等着,不过你嘛,那就得告性骚扰了。

     【大刘:......】

     “这可是你的铁粉。”方淮笑呵呵的截了屏,指着评论给许清舟看。

     许清舟垂了垂眸子,嗓音低沉:“我不认识她,认识也不可能。”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我只和你在酒店里同住过。”

     “......”

     方淮敛神,二话不说转过了头,一脸认真的看向了屏幕。心里却是在想,话是没错,可为什么这话听起来还是有点...怪怪的?而且许清舟那眼神,幽黑幽黑的,还带着些可怜,弄得他好像是个负心汉似的,呸!他只是喝醉了酒,不至于就要负责吧!

     方淮恍惚的摇摇头,将脑海中杂乱的思绪都驱逐了出去。

     看到方淮的动作,许清舟也悄无声息的笑了笑。

     【大刘:说真的,我是个有节操的人,不会因为你们这点欲擒故纵的小手段,就被勾引的,哈哈。】

     轻狂的笑声在耳机里响起,大刘一本正经的对着直播镜头比了个心,弹幕里顿时一片板砖刷屏,正闹腾着,笑声戛然而止。

     【大刘:陈心怡出现了!!!好了,想约我的先排个队,咱们待会再说。】

     【大刘:发布会直播正式开始。】

     【大刘:陈心怡穿了身...】他正准备按照惯例解读一下明星身上的衣服,顺便给冗长的发布会预热一下,谁都知道这种发布会通常二十分钟后才会说到正题,前面都是些官方发言,没有一点看头,谁知道眼神刚落在陈心怡的裙子上,就听到她开口了。

     【大刘:她刚说了什么,我没听错吧!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