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42
    直播还在继续。

     程文博没有回答任何一个问题,他只是略一伸手,将面前的记者都拨到了一边,一米八多的大个子此时也体现了强悍的力量,围堵在跟前儿的记者几乎是毫无反抗的就被迫让开了道路。

     直播中,记者们的脸色也都有些无奈。

     方淮几乎可以想象这些同行们的感受。‘想让路直说啊,这种拎小鸡的姿势显得我们很娘炮欸’来自记者团们内心的呼喊,当然这种时候他们是不会想到是自己先堵着路的。

     面前是一片坦途,见识到了绝对的力量之后,众人都老实了下来,程文博缓缓地走到了发布会台前。步子不大,初始还有些踉跄,几步之后却变得越发的坚定了起来,大厅内只余皮鞋蹬踏在地板上的声音。

     “啪——嚓!”

     陈心怡的脸色十分不好。她敢出轨,敢在这种时候单方面的宣布离婚,都是因为吃准了程文博的性格,这个看似威武的汉子,实际上心思软的细腻,甚至在知道了自己出轨的情况下,依旧不愿意舍弃她,一百四十二个未接电话,或许能很好的解释这一点。

     他爱惨了她。

     这个字眼对于陈心怡来说不免有些嘲讽,因为几年前和秦业陷入了绯闻的风波,为了保全秦业的名声,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一个牺牲品——和程文博恋爱,后来的结果也一如她所料,秦业已婚,她非单身,再也没有任何的绯闻缠绕着他们,就连屡次合作也被称为是‘和谐的前后辈情谊’,而她只要甩掉蹲点儿的狗仔们就可以和秦业相会,至于这个技能,多年的磨炼之下,陈心怡已经做的万分熟练。

     最大的意外或许就是方淮。

     知道了出轨的事实,再去盯梢结果全然不同,也让少了些戒备心的陈心怡狠狠地栽了个大跟头。

     秦业不会出面承担责任,这是陈心怡早就知道的结果,这么多年,她比谁都了解那个男人的性格,骄傲,自负,对形象看的比谁都重,可陈心怡依旧舍不得,那是她爱了这么多年的人。

     至于程文博,或许有愧疚,可也只是愧疚。

     记者们的表情多少有些玩味,他们好奇,面对这种情况下依旧给自己头上的绿帽子加深了一层青草绿的妻子,程文博会有什么样的举动。

     上去狠狠地给一个巴掌?——这或许会让围观群众表示很满意。

     不死心的求回归?——来自陷入爱情中盲目的少女们。

     亦或是对某缩头乌龟秦先生发送来自祖宗十八代的问候?——这是八点档狗血家庭伦理剧忠实观众们贡献的脑洞。

     不过,无论是哪一种,记者们都有话可写,能写的就写,不能写的就编,这群常年奋斗在最前线的人们最熟悉的套路就是如此。

     至少明天的头版头条已经提前预定好了,几家媒体都磨刀霍霍的在心里打了个腹稿。

     程文博却是仿佛没有看到身后殷切的目光一般,定定的站在了陈心怡的面前。

     看着这个自己可以为之付出一切的女人,那张精致的面孔似乎已经变得有些陌生了,程文博长舒了一口气:“一定要离婚么?”他的声音有些喑哑。走至近前,在强烈的光线照射下,人们才发现这个男人的近况,有些发黑的皮肤显得极为白皙,甚至是苍白,几乎可以直接出演吸血鬼了,那个只有在晚上才能自由出没的种族。

     下巴上是青色的胡茬,已经有些天没有刮了,看着无比的颓废。眼眶深凹,颧骨瘦的有些凸出,不过是几天时间,他似乎就已经瘦的脱了形,眼底的青黑几乎遮挡不住。

     狼狈到了极点。

     【大刘:说实话,我现在真的很想直接冲上去,把某个没有良心的家伙儿拽下来狠狠地揍上一顿,管它什么绅士不绅士,气死我了,真他么‘哔——了狗了’】

     ——我也是,妈蛋粉转路,路转黑,我都不知道对一个明星从喜欢到厌恶居然连一周时间都用不着!

     ——楼上说出了我的想法,追星狗真心不容易。

     ——虽然也很生气,不过现在只想笑,哈哈,大刘你居然还自己消音。

     网络直播不等同于录播,录播的节目可以后期消音,如果主持人说了什么有失体统的词,直接切掉或者那一句消音都不是问题,但是这里是直播,最重要的是这里是网络直播,平日里在电视台的节目里时时刻刻需要在心里拉紧一根准绳的大刘此刻完全没有什么包袱。

     不过。

     【大刘:毕竟是文明人,而且老板就在镜头前看着呢,万一一个不爽扣工资怎么办?】

     ——噗!这才是主要原因吧!

     ——你个财迷!

     ——哔-哔-哔-哔-哔(此刻的心情)

     ——我就默默的看着你装*

     ——楼上别跑题,大刘别磨叽,快上,打残了算我的。

     【大刘:说认真的?打残了算你们的?】

     这话当然不可能作数,观看直播的人们也都清楚,这么一插科打诨,直播中的气氛也稍微少了几分阴郁,不过这种状况没有维持多久,随即就被陈心怡的回答气了个倒仰。

     “嗯,一定要离。我不想再勉强维持这段婚姻了,文博,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你知道我喜欢的是秦业,这么多年也一直是我在主动地勾引他,他什么都没有做错,是我的错。明知道没有一切可能,我却还一直纠缠于他,都是我的错。”

     陈心怡自嘲的笑笑,妆容之下的笑意像是即将开败的花朵,绚丽却又不可避免的带着些仓皇。然而这么个值得给个头条的场面,却没有人举起相机,记者们只是面面相觑,而后一片哗然。

     这个女人是疯了吧!

     娱乐圈这么个地方,说大也不大,对于记者们来说,明星出轨不算是什么新鲜事,出轨之后的洗白套路也大多相同,要么二话不说立刻认错,而后家人大度的表示原谅,出门秀一圈恩爱就能击退一部分的攻击火力,这也是经纪人苦心给陈心怡规划的路线。要么直接离婚,夫妻各自寻找真爱,彼此祝福,像是亲近的朋友一般,没了爱情却是家人,这种比较适合心里承受能力较强的人。

     可如同陈心怡这样,出轨之后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头上的,可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后台的经纪人已经闭上了眼,完了。

     控制着直播镜头的大刘也沉默了,他向来机灵,主持的时候总能把一切话题都圆回来,这也是他能争取到这么多直播机会的原因,可这回却是在长长的一声叹息之后一反常态的继续保持着沉默。

     观众们没有计较,事实上他们都忙碌的没空计较,手下键盘都快的飞起。

     ——脑子有坑吧!

     ——简直是不可理喻。

     ——此刻特么只想说一句:卧槽!

     ——妈妈呀,你快来看,爱情太可怕了,我觉得我还是单着比较好。

     ——我怎么记得陈心怡以前挺正常的啊,不是还被称赞智商情商双高么,这特么是被下了降头吧!

     弹幕里的评论也是方淮此刻的心情,没有经历过复杂情感的青年不可置信的皱了皱眉:“她和秦业已经没有可能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作为公众人物,看秦业的态度就知道,那个长相上颇受观众喜爱的男人在媒体猛烈地攻势下,出人意料的怂了,无论是微博的回应还是之后的默不作声,都是在明明白白的昭告天下:他不可能正面承认此时,也不可能为了陈心怡彻底的丢掉自己的前途。

     更别说为了陈心怡离婚了。

     那么陈心怡苦心弄这么一出,还有什么意义?

     “陷入爱情的人,都是盲目的。”许清舟摘下了耳机,也不禁有些喟叹。女人大多是这样,以为付出一切就会得到男人的垂怜,可事实上,这样只会让男人更看低他们,而这种不对等的爱情注定不会有好结果。

     ......

     程文博最终同意了离婚。

     这也是众人乐见其成的结果,摊上陈心怡这么个不省心的媳妇儿,将来可说不准又多少个绿帽子‘噌蹭蹭’的往头顶上扣呢,不过看了直播的人们多少还是有些心疼程文博眨也不眨的盯着陈心怡之后那声无力的“好”,并且根据媒体爆料,陈心怡主动放弃了抚养权,也没有争夺夫妻共同财产,程文博却是主动地把多半的财产给了出去,这也让程文博再一次成了热搜上的宠儿,女人心目中的钻石王老五。

     经纪人火速和陈心怡解除了合约,不出意料,陈心怡的名声也彻底臭了,尽管有人表示心疼,但也没有对其当小三的行径表示认同,而她参加的正在播出的节目全部被打了马赛克,这不是广电的要求,不过观众们显然对电视台的是非分明表示很满意。

     几期节目收视率都拿下了第一。

     也没有剧组愿意给她机会,最倒霉的是,之前杀青不久的那部剧,因为陈心怡是女主角,又是女主戏,戏份极多,删也没法删,最后制片方无奈之下只好找了个二线演员重新补拍了一遍。

     没办法,一线的知名演员都不会愿意来干这种掉价儿的事,即便剧本不错。

     不过后来播出之后,倒是让这个来补锅的二线演员一夜爆红直接蹿到了一线的位置,倒也是成就了一桩好事。

     只是当下对于制片方来说,还没有播出就损失了一大笔钱,补拍镜头就等于将半个剧都推翻重来,多一天的拍摄就多一天的开支,他们自然不爽。于是陈心怡就成了他们发泄怒火的对象,剧中主创们纷纷在采访中表示,陈心怡在剧组时耍大牌,要求高,不好相处而且没有什么责任心等等。

     反正此时没有人会为陈心怡辩解,想怎么骂就怎么骂。

     而秦业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尽管从头到尾都没有承认出轨事实,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了。高高在上的大明星陡然间掉下了神坛,也成了众人唾弃的渣男。某报甚至传出消息:秦业的妻子正着手准备离婚事宜,而根据法律,有出轨事实的秦业作为过错方,一旦离婚,很有可能被净身出户。

     “活该!”

     方淮收起了报纸,左右折叠了两下,而后扯了扯勒在胸口的安全带,吁了口气。

     许清舟好笑的看着这一幕,一边把控着方向盘一边斜了眼过去:“心里畅快了?”他是知道方淮的,在最开始爆出这件事时,本性善良的方淮有过犹豫,甚至在电话中很是迟疑的问过他,“如果事情没有曝光,他们会不会也过得挺幸福的。”

     许清舟只是微笑着回了句:“那程文博呢?”

     陈心怡和秦业两情相悦,犯下了错误,唯一的受害者却是顾家专一甚至无比痴情的程文博,这难道就公平么?前段时间有新闻报道,一辆小汽车在红绿灯前临时变道,后面的货车想要躲避,却因为车上货物过重,导致车身倾斜,直接压在了等待红绿灯的出租车上,出租车司机当场死亡。

     小汽车变道,货车超重,死的却是老实规矩的出租车司机,公平何在?

     对于程文博来说也是一样,揭开伤疤或许会疼,却不会疼一辈子,可若是掩下了这层染血的疤痕,日后只会承受更大的痛楚。

     如何选择,方淮很清楚。

     现如今做错了事的人得到了惩罚,程文博也得到了儿子的抚养权,一切会往好的方向发展,对于在这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