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38
    又录制了三小时后,工作人员也有些疲倦的呆在休息区里,太阳已经将近落山,光线没有午时的炙热,工作组提供了些清凉解暑的绿豆汤,冰镇了大半天的,光是看着就觉得心里一阵舒爽。

     三三两两的人都聚在一起,笑着闹着。

     许清舟换了身干净的衬衣,脊背挺得笔直,心里暗自庆幸顾成海准备的周全,因为节目组的要求,他们不能带太多的衣服,但是却并没有要求经纪人不能另外准备,这种天气下一拍摄浑身就是汗湿的节奏,衬衣黏在身上十分的不爽,而顾成海在后备箱里偷偷地准备了二十件一模一样的衬衣,只要到了休息时间,他就可以换一件干净的,没有任何汗渍的衣服。

     反正制作组的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照顾小孩子们,可没空注意到他们。

     “小王,快快快,牛奶还有没有了,给我拿一个过来。”

     “小祖宗,可别哭了,要什么给叔叔说,就算是要月亮,我也得给你摘一个下来不是?”

     “哎哎哎!怎么又摔跤了!”

     ......

     到处都是悲切的呼声,那些上了年纪的,家里已经有儿子或者女儿的工作人员更是被委以了重任,专程照顾这几个小宝贝们,只是看起来效果并不好。拍摄已经进行到了第二期,但是嘉宾们都没有结婚甚至大部分都是单身汉,对于如何和小朋友相处,还在摸索的阶段,节目组也只能先让人帮着忙,安抚好小朋友的情绪。

     这也是无奈,毕竟节目最大的看点一个是这些人气嘉宾们,另一个就是相处过程中的反差萌了。

     试想一下,如果是照顾孩子经验丰富的母亲们过来,所有的一切都打理的整整齐齐的,没有任何的意外,看起来似乎是和谐了,但是又哪里有爆点呢?

     观众们想看的,就是不断发生的意外情况。

     给小姑娘扎头发弄得乱七八糟啊,做饭烧了厨房啊,这些平日里可能看不到的明星们的狼狈时刻,就是收视率最大的保证,不然为什么所有节目的宣传片里总有些勾着人心的状况呢。

     比如之前某档真人秀的宣传片里,会有些骤然黑下来的镜头,而后就只能听到疯狂的尖叫声,观众看到这些难免会想看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猜测一下哪个明星遭遇了事故,播放正片时的收视率自然而然的就提高了。

     这是制作节目的套路,也是吸引观众的套路。

     ......

     “呵呵,你们这可是够安静的啊。”顾成海从导演组过来,就看到许清舟双手插在兜里,像是站军姿一样,靠着墙边儿眼神专注。

     许清舟一斜眼:“你想看我们也闹腾一下?”

     “可别。”顾成海连忙摆手,“我算是怕了,这群小祖宗啊,打也不能打,骂也不能骂,干了什么事都得哄着,哇啦哇啦的吵得我一个脑袋两个大。”

     顿了顿,顾成海向后瞥了眼导演组的位置,笑嘻嘻的在许清舟耳边说:“刚有个小家伙死活闹着要回家见妈妈,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啧啧,怎么劝都劝不住,只好打了个电话让他妈妈过来安抚一下。导演那边可是快疯了,说是之前做节目从来也没有这么艰难过。”

     这其实都在预料之中,以往的亲子节目拍摄难度不大是因为参加的都是正宗的亲父子或者父女,就算爸爸们平日里忙于工作,和孩子的交流不多,可也是天天儿在家里混了个熟脸的,何况父亲自有威严,孩子就算不听话,一顿教育下来也就乖了。可现在都没有什么关系,嘉宾和小朋友加上录制的时间,统共也就见了三四天左右,彼此之间的熟悉度还没刷够,自然是不会有多亲近的。

     “找了许清舟来,可算是我们运气好。没有架子,要求也少,又没有给节目组找什么乱子,要是有下一季节目,说什么也得把人再给拖过来。”回味着方才导演的神色,顾成海也略微有些得意。

     而后目光便随着许清舟看向了砖墙后面的空地。

     方淮正和南南玩的开心。

     两个人一个扮演超人,一个扮演蜘蛛侠,互相发动着攻击,还能听到“咻咻咻!”的自带配音,看着倒是很和谐。南南右手一挥,方淮立即一个闪身,而后装作被困住的模样,哭丧着脸举起了双手,还拽了块白布充当白旗。

     南南则是得意的挺了挺小肚子,上前‘帮忙’扯掉了蜘蛛丝,两人握手言和。

     “真是个带孩子的料。”

     即便是顾成海,也不得不说一声赞。方淮来了片场不过半天的时间,却已经和南南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一停止录制,小家伙就迫不及待的跑来找方淮,闹着要一起玩,甚至连许清舟都丢在了一边儿。

     许清舟也点了点头,方淮似乎天生就有种亲和力,尤其是面对小朋友,更是能轻易的让他们有信任感。只是,为什么总觉得有些不爽呢。

     他让方淮过来,是因为方淮喜欢。可这半天几乎所有的休息时间,方淮都在陪着南南玩,两人笑的一模一样,南南也由着方淮给自己换衣服或者喂水喝,刚才录制的过程中,死活不肯脱衣服的人哪去了!!!他苦头婆心的劝了半小时,生怕这种天气穿着湿衣服还不喝水,会抵抗不住中暑,结果愣是一点用也没有,现在方淮一句话,这小东西居然就自己颠颠儿的主动缴械投降了......

     最重要的是,将近一个小时了,他一个大活人儿就站在这儿,居然就这俩人赤*裸裸的无视了。

     许清舟表示自己很不爽。

     他不爽了就要让别人也不爽,比如--现在正巧站在他跟前的倒霉的顾成海。

     “明年的档期空出来,之前聊得几个剧本都给我推了。”

     顾成海:“欸?”

     许清舟目前签了约的就这一档节目和《大西洋》一部电视剧,等《实习奶爸》拍摄结束之后,九月初差不多就该进组拍剧了,个人戏份大概会在年初春节前后杀青,之后的档期没有任何安排,这些天他一直在忙这个事,也收到了不少的剧组邀约,其中还真有几个好剧本,现在说推就推了?

     “现在不接等你拍完戏了可就来不及了。”

     许清舟是名气不小,可也算不上绝对的一线,排在前头的还有不少人呢,现在不趁着热度高的时候赶紧定下来档期,后面可是说不准,毕竟拍戏期间也就真人秀有曝光率。

     “那就休息休息。”许清舟淡定的说。

     “......”

     顾成海翻了个白眼。

     许清舟却是悄无声的眯了眯眼,眼底也浮上了些许笑意。他不是真想整顾成海,只是逗逗乐罢了,不过这么一说,倒是让他想起了一件事,一件或许会让他更进一步的事。

     上一世有一部电影最终拿下了将近三十个亿的票房,也成了中国影史上票房最高的电影,貌似就是在明年开始选角拍摄的,或许他会有机会争取一下,这么一来,年后的档期是真的需要先空出来了。

     ......

     方淮一直陪着南南玩了两个小时,直到许清舟和导演沟通完了晚上的拍摄之后,才把南南提溜了回去。他心神猛地松懈了下来,眼前突然一阵眩晕。

     “你没事吧。”

     一个工作人员眼疾手快的扶了把方淮,关切的问道。

     方淮摇摇头,“我没事,可能是刚才在地上蹲的久了。”

     “可得注意点儿,说不定是低血糖,喏,给你颗糖,坐那缓一会吧。”

     方淮道了声谢,坐回了休息区。而后含着糖闭上了眼,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昏昏沉沉的状态,自然就没有注意到导演组那边扫过来的颇有深意的目光。

     ......

     时间要倒回到一个小时前。

     因为录制中途休息,摄像机为了省电也大多是关闭的状态,只有一台忘记了关,又被人换了个方位,忠实的记录下了镜头中的一切,而它朝向的位置,恰好是方淮那边的位置。

     一个摄像休息之后回来,就看到机子一直在录制,正想关掉,就看到了里面的内容。

     方淮是许清舟的助理,这事或许之前没有人听说过,不过今天之后,他们这个节目组的人倒是都知道了。能让许清舟这个老板亲自出去接的助理,想来很让许清舟看重,因此对于南南和方淮一起玩的事情,节目组也就默认的许可了。

     只是现在镜头里的画面比他们想象中更和谐。

     方淮和南南玩的开心,而许清舟就那么站在原地,合体的衬衣十分修身,完美的体现着身材,笔直的脊梁更是有些傲然的气势,可他看着那一大一小的眼神却是温柔的几乎要化成了水。

     拉个远景看过去,这三个人仿佛,仿佛就像是一家人一样。

     被自己的想法惊呆了的摄像犹豫了片刻,还是叫来了导演,导演一看这镜头,好家伙,比刚才的录制内容还要和谐,果断一拍大腿,“再来一台机子。”

     于是这么一段就在当事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保留了下来。

     至于后来引起的轰动,恐怕连导演也没有想到。

     不过现在,方淮依旧只是许清舟的一个‘小助理’,甚至在南南希望他能一起到后山的时候,头疼脑热的方淮也没有忍心拒绝。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晚上的拍摄任务是‘寻宝’,这个任务主要是孩子们完成的,他们会分成两队,前往后山的一个防空洞里,寻找所谓的‘宝藏’。

     防空洞已经有些年头,不过各方面修缮的都比较好,制作组提前在里面埋了些宝箱,待会小朋友们会分别进入两个入口,里面除了摄像头之外,只有几个简单的照明设备,不过没什么危险,嘉宾们只要在出口处等待就可以。

     听说是要去寻宝,南南显得很兴奋,拎着个小棍子表示这是他的武器,豪气万丈的挥了挥手,就走在了最前面,不过一看到黑漆漆的路面,顿时就怂了,冲到了后面想要找方淮。私下里的玩闹可以,但是节目里毕竟不能让方淮出镜,因此在协商之后,双方互相退了一步:方淮会跟着上后山,不过也只能在边上陪着。

     对此,许清舟也没有异议,天色太暗,他几乎看不清方淮的脸色,也没有注意到在空气渐凉之后,方淮还是出了一身汗,他问了下方淮的意见,看着南南那双期盼的小眼神,方淮也只能点头应了下来。

     于是到后山的队伍里又多了一个人。

     后山也算不上山,只有一点小的弧度,不过听说以前海拔挺高,后来抗战期间被炸平了山头,也就只剩个防空洞了,因此也没有什么危险性。

     几个小朋友手拉手的走在前面,大部分的工作人员都小心的盯着他们,生怕出什么问题。

     对于嘉宾们,剧情自然是可以设计的,包括人设的部分,也可以照着节目组的计划来定,但是这些不过四五岁的小朋友会做什么是谁也无法预料的,就像现在。

     南南原先走在中间,只是看到一起的小姑娘有些害怕,主动换了位置,站在了最边上。

     变故就在一瞬间。

     南南旁边的小男生突然被地上的杂草绊了一下,拽着南南的手一松,南南直接就朝着一边摔了过去,而他的左边,就是一个小斜坡,小孩子下意识的惊呼了出来,工作人员来没来得及反应,方淮已经第一时间伸出了手,扯住了南南的小背心,心下一松,他正准备把南南抱稳,突然眼前一黑,右腿一软,有些站不住脚。

     方淮心道不好,干脆把小家伙往工作人员那边轻推了一下,自己则有些失重的滚了下去。

     坡度不算高,不过也架不住方淮此时收不住力,节目组的人都慌了,结果就看到一个黑影冲了下去,直直的朝着方淮的方向,就地一个打滚,而后把方淮护在了怀里。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两个人就已经到了坡底。

     “快下去看看!”导演一边指挥着一部分人看好几个小家伙,一边着急忙慌的让人下去看看。

     照明灯打了下来,人们才发现冲下去的那个人是许清舟,此时的他多少有些狼狈,纯白色的衬衣已经有些灰扑扑的了,不过看样子没受什么伤,导演真心松了口气,不用他吩咐,摄像们也都自觉地关了电源,毕竟是节目组的疏忽,这种事可不能播出去。

     其他四位嘉宾也有些不满,刚才要不是方淮动作快,摔下去的可就是南南了。

     就算这个斜坡不高,南南不过四岁,从这摔下去可也不得了,他们是来赚人气的,回头要是小朋友出了什么事故,人们骂的可就是他们了。

     “方淮叔叔!”南南也扑腾着小短腿,想要下去看一下情况,而那个被绊了一下的小男生此刻也有些不安,拽着南南不肯松手。

     上面一片混乱,下面也不遑多让。

     许清舟冲下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冲动了,方淮是个成年人,不比小孩子,这么个高度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倒是他这么不管不顾的护了一下,可能会让方淮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只是这份心思在看到方淮紧紧地闭着眼睛时,就顷刻间烟消云散了。

     “方淮?”

     许清舟晃了晃方淮的身子,没有任何反应。

     他有些急了,这么个高度,按道理不会受伤吧,难道是磕到了脑袋?

     仔细的给方淮检查了一下,的确没有什么伤口,脑袋上也没有肿块,可方淮却一直没有意识,许清舟顿时慌了,“医生,医生呢!”

     节目组是有专门的医生跟随的,不过此时都在前面儿的民居里,听到许清舟的呼声,导演也有些不安,立即打了个电话,让医生直接赶过来。

     距离不远,两三分钟后医生就气喘吁吁的过来了。

     打着灯光,医生给方淮做了个简单的检查之后,许清舟就得到了一个哭笑不得的回答:“睡着了?”他这么担心,还吓得差点没有和导演吼上一嗓子,结果居然是--睡着了。

     “嗯,在发烧的状态下,很容易引起身体的不适,他身上的温度不低,可能已经持续了至少一天的高热,刚才又受了惊吓,短暂的昏迷陷入睡眠状态也是有可能的,不过没有什么影响,待会打个退烧针,睡醒了之后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对于这个结果,节目组的人也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南南却是不理解,他只知道刚才摔了一下之后,方淮叔叔就醒不过来了,看到这个情况,直接就哭了出来,哭的撕心裂肺的,一边哭还一边抽噎着说:“方淮叔叔,对,对不起。”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刚才是他让方淮叔叔跟着上来的,如果不是他,就不会醒不过来了。

     许清舟也听到了哭声,他抬起头,看了眼蹲在地上还不住的往下面张望的小家伙,也多了几分柔情,起身把方淮背了起来之后,他顺着斜坡上去,空出了一只手,牵住了南南,低声说:“方淮叔叔没事,他只是累了,想要睡一觉,南南和我一起去陪陪方淮叔叔好不好?”

     “真,真的么?”南南哭的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问。

     “当然是真的。”

     这边许清舟带着一大一小回了民居,顾成海却是焦头烂额的和导演组去处理问题了。许清舟对方淮的紧张已经超过了助理的程度,顾成海也只能撒了个谎,描补了一下:“方淮是清舟家里的亲戚,原本也只是临时兼任一下助理的工作,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回头还不知道要怎么和他家里边交代呢。”

     一听这话,众人都有些了然,难怪刚才许清舟急成那样。

     只是导演脸色有些不好,“刚才也是意外,我们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任何节目都有一定的风险,这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刚才那么多人都没有保护好小朋友,的确是他们的失职,南南刚才要是真的出了事,他们这个节目就真的没法播了,前期所有的投入都会打了水漂,他在电视台还能不能保住职位也是个问题。因此对于化解了这一危机的方淮,导演也只有感谢的份儿。

     工作人员也是抱着同样的心思,所以在顾成海说方淮是许清舟的亲戚之后,也就没有多想。

     不过这么一出事,今天的拍摄任务肯定是不能继续了,安抚了其他嘉宾之后,导演也私下里找了顾成海,希望今天的事情不要传出去,他会约束好节目组的人,对此,顾成海自然是一千个愿意的。许清舟对方淮什么心思,都不能这么早的暴露出来,节目组能主动提出这个要求,他比谁都乐见其成。

     不过他很清楚,有些时候要摆一摆姿态,才能争取更大的好处。

     因此,顾成海清了清嗓子,表示:“让人家一个小朋友跟着来录制节目,却遭遇了危险,我们回头可不好和家长交代呐。毕竟,清舟那么喜欢南南,以后就算不录制节目了,肯定也不会断了联系的。”

     这话就是在提醒播放分量的事儿了,能把孩子送过来录制节目的家长,多少都是存着些出名的心思,南南的分量多了,许清舟的分量自然也就会多。毕竟录制的内容不会全部播出,最后剪辑播出的是哪些,还是看节目组的意思。

     这一点导演也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