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36
    雨下了一夜,没有预报中的那般大,只是在窗边听了将近半晚上的淅淅沥沥的声音,扰的方淮一直没睡好,早上起来就有些感冒的征兆。

     太阳穴疼的厉害。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扯着神经末梢似的。

     方淮揉了揉脑门,勉强的打起了精神,起身给方垣换好衣服,而后掀开了门帘,站在院子里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刚下过雨的空气里还浸着水气儿,带着些泥土的气息。

     地上还有些被雨水打落的枝叶,还泛着绿意,却在一晚上变成了残枝败叶。

     方淮不由得抬起了头,看向了小院的左侧。那里矗立着两颗白杨树,一大一小,一高一矮,是他和方垣出生之际,父亲亲自种下的。父亲说,白杨树好活,从来不讲究,只要有土,就能顽强的生存下来,甚至不需要施肥,给了它自由,它就能挺拔向上。或许这也是父亲对他们的期待,不求平步青云,只求平安喜乐,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坚强的活下去。

     “父亲,我做的很好吧。”

     嗓音低沉的带着些骄傲,却又有些可惜。

     这里很快就不属于他们了。

     当初方家买了这个小院二十年的使用权,也不过是想着有空过来换换心情,权当避暑了,谁知道会有后面的变故,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成了别人的财产,院子里的那两棵树也不知道能不能保存下来。

     好在方垣很快就会跟着顾安北出去学习,他一个人可以随便凑合着找个地方住。

     “小方淮,起这么早啊。”

     院子里的胡奶奶笑着推开了门,顺手递过来了两根玉米,煮好的玉米还带着些热气儿,金黄金黄的。

     方淮道了声谢,接了过来。

     邻居们都陆续的起床出了门,方淮也带着方垣往外走。

     被雨洗刷过的胡同里有些积水,来往的人都略带埋怨的拎起了裤脚,方淮正准备提醒一声,侧过身就看到方垣一脸开心的往水坑里走,一边走一边用力的踩起了水花儿,弄了一身泥点却也不恼,反而更兴奋了些。

     ......

     这些天该去带着方垣买些衣服鞋子了,正好手里有了闲钱,一部分拿来做生活费,一部分...脑海里一闪而过了一个想法,却又在片刻之后消散。

     算了,再说吧。

     方淮这样想着,看着方垣玩够了,才牵起了他的手,送到了画室。

     而后却又返回了地铁口,上了二号线,昏昏沉沉的站了十来站后,到达了机场。因着是工作日,机场的人不算多,方淮看了眼ted屏幕上的航班信息,从广西到北京的飞机还有半小时抵达。

     随手拿了份报纸,坐在休息区等候。

     一打开娱乐版块,就看到占据了几乎一整个页面的头条新闻。

     《知名女星陈心怡出轨秦业,两人竟是初恋?》

     事实上,所谓的初恋,只是单方面的。

     昨晚回公司之后,他们就加班调查了一遍过去的资料,尤其是两个人的情史,却惊讶的发现,秦业是陈心怡的初恋,而且恋情断断续续的维持了九年左右。

     九年前,秦业已婚,陈心怡刚出道,却没什么名气,也一直没有什么作品。

     这也印证了方淮的猜测,陈心怡喜欢上秦业的时候,秦业已经有了家庭,不可能给她一个完整的婚姻,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当了地下情人,不得不说,有时候女人在爱情中真的会丧失全部的理智,明知道不会是什么好结果,也不愿轻易地放弃。

     只是,这种坚持,毁的是两个家庭。

     他们查过当年的报道,发现七年前,秦业传过一次绯闻,有人说看见过他和剧组的新人一起出去开房,当时这件事还闹得挺大,只是最后不知道为什么不了了之了。

     而那一年,陈心怡和她丈夫开始相恋。

     碰巧,那一年秦业拍摄的电视剧主演名单里,也有陈心怡。

     “真的是细思恐极。”谭晓月昨晚还感慨,为了秦业的名声,她甘愿找个恋人打掩护,甚至为了不影响秦业早早地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只怕唯一没有考虑的就是一直深爱着她的丈夫。

     “没有良心,最后有什么不好的结果都是活该。”

     这也是他们一致的观点,为了爱情奉献一切是伟大的,但是在这之上还有一个看不见但是不该忽视的道德底线,在法律的范围内,人做任何事情都该给自己一个底线,当小三可不值得他们同情。

     ......

     公司对这件事很看重,方淮也多少知道些原因,秦业和a.m公司是有渊源的。十来年前,秦业的经纪人是a.m公司的业务骨干,秦业的合约也签给了a.m公司,结果经纪人和公司发生了矛盾,协调不成功之后,一怒之下带着手下的艺人跳槽了其他公司,而那个时候,秦业已经是公司力捧的对象了,公司也给出了丰厚的条件希望他能留下,不过看现在的情况,显然是未果。

     也因此,秦业及经纪人转头的那家公司在圈子里大肆宣扬a.m公司苛待艺人等等不实消息,导致公司有一段时间名声很不好,几个有潜力的现在成为一线明星的新人都因此错过了。

     这也是在他们上报消息之后,公司立即通知了旗下几家报纸迫不及待的在今天早上就发布了新闻的原因。

     不过这些上层的角力,和方淮没什么关系,该他们的功劳一分也不会少,就连追踪之后的采访等任务,也都给了小组自己处置,谭晓月他们去了陈心怡那,方淮却一个人来了机场。

     因为一个人的航班即将抵达。

     程文博。

     陈心怡的丈夫,一名优秀的演员,不过因为照顾家庭,所以近些年接戏不多,又都是正剧,也不如妻子的名气大。很多人在提起这个人时,总会冠以‘陈心怡的丈夫’这么一个头衔,却鲜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

     不过这个头衔怕是也快没了。

     想到陈心怡对这件事的回应,方淮就有些心疼这个可怜的男人。

     早上九点,新闻统一发布。

     九点十分,陈心怡就在微博上做出了回应。

     【陈心怡v: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这么居心妥测的故意扭曲事实,也不想多说什么。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对我来说,秦业是个优秀的前辈,对于圈子里的很多人都是如此。一个在演艺事业中兢兢业业的努力奋斗的前辈,你们也好意思做这种事?】

     方淮当时看到微博的第一反应是:这一定是陈心怡自己发的微博,经纪人不会这么傻,官方的回应也不会这么的直白。

     字里行间都是对秦业的维护,优秀的前辈,兢兢业业,努力奋斗,似乎是把最好的溢美之词都给了秦业,却只字未提自己的婚姻,和莫名其妙戴了绿帽子的丈夫,方淮也不禁有些可悲。

     程文博这两天才进组拍戏,三个月的戏份,可今天一发生这事儿,他第一时间就坐上了回来的飞机,或许只是想给自己的妻子一点底气儿。

     这样的情深,也不知道日后陈心怡再想到今天会不会有一点儿后悔。

     相比之下,秦业就显得低调了很多。

     不论是微博还是其他,秦业都没有任何的回应,仿佛就是默认了一般,只等着陈心怡去澄清。说实话,秦业的演技让方淮觉得敬佩,可这样的态度,也让方淮觉得可耻。

     无论谁对谁错,作为一个男人,在事情发生了之后,一点责任都不愿意承担,却让一个喜欢自己的女人去出面顶住全部的压力,呵呵,也不知道陈心怡究竟爱他哪一点。

     ......

     此时,大厅的电子屏幕上提示航班即将在五分钟后抵达,广播上也循环播报了即便,方淮才把报纸整齐的叠好,放回了报刊架上,而后起身朝着t3航站楼走过去。

     “呦,你也来了。”

     “可不得来么,待会可是有一场好戏呢。”

     几个人幸灾乐祸的说笑着,扛着沉重的摄像机从方淮面前走了过去,方淮眯了眯眼,跟了上去。

     出入口的位置熙熙攘攘的围着一群人,拿着各式各样的设备,显然都不是正儿八经来接机的亲属们,却都拥挤着想要占据一个好点的位置。

     越往前走声音就越嘈杂,扰的方淮有些耳鸣,脑袋也越发的昏沉。

     他干脆停下了脚步,站在离出口两米左右的位置,静静的等待着。

     过了没多久,下了飞机的人们就一个接一个的出来了,那群记者们眼睛都亮了起来,眼也不眨的盯着出口,直到一个身材壮硕的男人走了出来。

     鬣狗们嗖嗖的就奔了上去,一把将其他的旅客推了开来。

     方淮摸了下额头,也有些无语,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人,才弄得记者这个行业没有一点好名声,他上前几步,扶起了倒在地上的旅客,笑着安慰了几句,而后就听到身后不断地提问声。

     “程先生,请问你对于太太出轨有什么想法呢?”

     “程先生,请问你是回来提出离婚的么?”

     “程先生......”

     摄像机和话筒几乎要抵到程文博的鼻尖上,拥挤的记者们推搡着,他几乎有些站不稳当,随后助理们快速的把人都驱散了些,留出了点空当,程文博才缓缓地说。

     “我很爱我的妻子,我也愿意相信她。”

     顿了顿,又说,“关于这件事,我们会给出回复,但不是现在。我希望你们不要去打扰我的妻子。”

     而后就在助理的保护下,直接出了大厅,在汽车尾气中扬长而去。

     一部分记者追了出去,也有一部分留了下来。

     方淮眉梢一挑,上前找了个看着和气的同行问了句,“人都走了,你们怎么还在这呢。”

     那人扫了一眼方淮,大概是看着他没有拿摄像机,也就没有什么防备心的回答道,“这位走了,后面还有一位呢。”

     “秦业?”

     “嗯,航班就差了十分钟,待会就到了,说实话,两个人没碰上面,我们这新闻可是少了一个大料啊。”

     说话间,竟还有些遗憾。

     方淮抿了抿嘴,看着这些基本上没有什么职业道德理念的人,也有些无奈。公司那么重视这个新闻,却也只要求去采访陈心怡或是秦业,只字未提程文博。因为他们知道,这个人,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丈夫,都已经很难过了,他们不该再打扰。倒是这群人,刚才问的都是些什么问题。

     问一个男人,妻子出轨了什么感受?

     或许等你们妻子出轨了就知道什么感受了。

     方淮有些恶意的想。

     ......

     下一趟航班没有让方淮等太久,不过飞机上的旅客都已经走完了,也没有见到秦业的身影。

     一个记者嘟哝着:“我靠,居然走了vip通道,还是不是个男人了。”

     看到没有什么新闻了,记者们也就三三两两的离开了,方淮却觉得有些情绪复杂,那些人的想法也是他的想法,无论如何,这个时候秦业都该站出来表态,可他连面都没有露,就这么离开了。而程文博,方才那一瞬间,方淮真的看到那个一米八多的汉子红了眼眶,赤红的眼睛里还泛着血丝,可他却还是毫不犹豫的护着自己的妻子。

     “很难受么?”

     身后一个人走了过来,停在了方淮身边,温声道。

     方淮轻吁了口气,转过身摇摇头,“我只是替程先生觉得不值。”

     他深爱着的妻子从头到尾爱的都不是他,他娶回家的媳妇心底里却一心念着别人,明明是个该得到幸福的人,到头来却遭受了这样的苦难。

     韩越叹了口气,“我们无能为力,或许对于程先生来说,揭开真相会让他很痛苦,但是这样的痛苦总会过去,长痛不如短痛。”

     “也是。”

     方淮笑笑,耸了耸肩,“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群里在说航班信息,我就知道你会来。”

     ......

     两人正在说着,兜里突然一阵抖动。

     “嗡嗡!”

     方淮拿出手机,就看到许清舟发了一条微信过来。

     【许哥:看看】

     一张照片随后发了过来。

     许清舟半蹲在地上,单手抱着个小男孩,小家伙就坐在许清舟的膝盖上,小脸贴在许清舟的胸口上,显得极为亲昵。背后的阳光显得很刺眼,金色的头发在日光下反射着浅浅的亮光,相当耀眼,正是和许清舟一起拍摄《实习奶爸》节目的小家伙,南南。

     只是看着情绪似乎不太高。淡蓝色的眸子里还有些泛红,显然是刚哭过了。精致的嘴角微微的向下,一瘪一瘪的,看着委屈极了。

     虽然连面都没见过,但是光是这样一副委屈的神色,已经让方淮的心也跟着下意识的抽了一下,顿时就软了下来。他垂着脑袋,正准备回句话问一下发生了什么,电话已经打了过来。

     “喂?”

     方淮一边往外走一边和韩越示意:“我接个电话。”

     韩越面色温和的点点头,看着方淮一路疾走了出去,耳边还能听得到浅淡的笑声。

     心里猛地沉了一沉。

     方淮没有明说,可他刚才那一眼看的清楚,电话上的备注是:许哥。

     常年在这一行里工作,韩越几乎熟悉每一个当红明星的声线,刚才那个低沉的带着几分冷然的,听着声音就有些生人勿进的气息,是许清舟吧。

     方淮称呼其为许哥?

     就算是叫他,方淮也大多直呼姓名,偶尔听到的其他称呼也多是在外人面前的客套,副部长或是头儿。要知道他们已经认识了几年,方淮也从未给过他这样的特别。

     那个许清舟。

     韩越闭了闭眼,方淮就站在大厅之外接电话,那张他熟悉的面孔上笑意满满,长身而立。他们之间隔着一道透明的几乎看不到任何污垢的落地窗,不过是几米的距离,可为什么他却觉得是咫尺天涯。

     周围的人来去匆匆,行李箱刺拉刺拉的在地面上滑动,带起了一阵阵的冷风,夏日的天气里莫名的多了些萧索。

     ......

     机场大厅的冷气开的极低,穿着单衣还有些凉意,出了大厅却一阵闷热袭来,不出两分钟背脊上已然有了些浅浅的汗意。

     方淮抹了把汗,把手机离得更近了些。

     许清舟的声音里有些笑意:“南南说他很喜欢你。”

     “怎么会?”方淮微怔,“他都没有见过我。”

     许清舟没有回话,电话里却蓦地想起了一阵带着几分童稚的笑声,方淮听到许清舟在说:“南南,和方淮叔叔打招呼。”

     而后过了很久,久到方淮几乎以为是信号断了,听说《实习奶爸》都是在风景秀丽却又偏僻的小山村里录制,没有信号也不是没有可能。他暗自沉思了一阵,才听到了一声软糯的呼声:“方淮叔叔好。”

     “南南,你好。”方淮的脸上明显的现出了笑意。

     小家伙的声音很好听,和许清舟倒是有几分相像,脆生生的说着话时让方淮的心都化成了一片。

     一句招呼后就听到了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许清舟重新接起了电话,解释道:“我和南南说起过你,我告诉他,是你选择了他。”

     方淮微楞,转而也抿起了嘴,幽黑的眼睛里都晕着深深地笑意。他没想到许清舟会和小家伙说起这件事,当时许清舟决定接下这个节目的邀约之后,电视台就发来了一份详细的资料,上面是经过了海选并且全方位的考察过之后的二十个小朋友,不过最后只有五个可以正式的参与节目,而这五个人,是由参加节目的嘉宾亲自做出选择的。

     毕竟不是真正的父子关系,而且孩子们的家长不能随行,节目组也是顾虑着这些,所以给了主动权,让嘉宾们自己选个合眼缘的,日后相处起来也可能会更融洽。

     许清舟收到资料之后,当即发给了方淮。而南南就是方淮从二十个小人儿里一眼挑中的那一个。

     “不过,为什么叫我叔叔?”

     南南四岁,可他也不过二十三,还不至于当叔叔吧。

     短暂的停顿之后,许清舟笑了起来,笑容肆意之极,也畅快之极。连在他跟前的工作人员也都惊诧的看了过来,已经录了第二期节目了,除了和南南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几乎就没见过许清舟的笑容,此刻居然接了个电话就笑的直不起腰来!

     难道...难道传言是真的,许清舟有个一直在交往的女朋友?

     不然和谁打电话能笑成这样。

     工作人员都一副了然的样子,往边儿上撤了些,给许清舟留了点私人空间。

     误会大概就是这样产生的。

     ......

     方淮听着笑声,也有些莫名,他说错什么了么?

     半晌之后,许清舟给了回复。

     “因为南南叫我爸爸。”

     方淮很想说我知道啊,实习奶爸嘛。就算不是真实的父子,也肯定会这样称呼的,可这和南南叫他叔叔有什么关系。

     许清舟没有多解释,心里却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完。

     因为南南叫我爸爸,所以你只能是叔叔,这样才会和我一个——辈分。

     ......

     “对了,要不要来见见他?”许清舟突然提议道。

     “可以么?”

     据说节目是封闭录制的,在正式开播前,除了一些必要的宣传之外,不能有任何的泄露,就连路透照也不可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