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37
    这倒也正常。现如今的真人秀为了保持神秘感,通常都会有类似的要求。而且这样做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不会影响形象。

     真人秀不是拍完就可以直接播了,还需要进行后期的制作,光线,亮度等很多因素都会有一个后期的调整,有些明星在节目里的肤色看着远比现实中更好,就是这样的原因。而路人拍摄的照片是没有p过的,若是拍的不好会容易影响到明星的形象,也因此一般节目的拍摄都不会允许有人围观,也不会轻易让外人进入。

     “你只要说想或者不想就行。”

     许清舟显得很自信,方淮也没有客气,直接点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想。”

     按照部门的规矩,跟到一个大新闻就会有相应的假期,三到五天不等,当然对于他们这种工作来说,其实每天都可以是假期。不过陈心怡这件事之后,起码两个月不用担心业绩了,方淮也没什么压力。

     后续的事情用不着他来继续,即便是可以,方淮也不会参与,这次出轨事件本就是他上交的报告,首功是跑不掉的,总不能让其他的同事白忙活一场吧。毕竟也是个社会人,对职场的这些弯弯绕,方淮还是小有心得的。

     “那好,就这么定了,你直接过来吧。”许清舟先是说了一下详细的地址,而后却又改变了主意:“算了,这地方挺偏僻的,你一个人来也不一定能找到路,我让顾成海过去接你吧。”

     正在和节目制片人套交情的顾成海猛地打了个喷嚏,后知后觉的摸了下发凉的后背。

     “怎么觉得有股阴风呢。”

     ......

     方淮笑着拒绝了,不是他矫情,主要是不合适。许清舟习惯了使唤顾成海,那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一般的经纪人和艺人的关系,顾成海作为朋友也乐得替许清舟帮忙,可他到底是个外人。

     顾成海在圈内也是小有名气的经纪人,地位颇高,光是手里掌握的各家影视经纪公司的股份就足以让圈子里的人捧着他。许清舟可以无所顾忌,方淮却不能。

     “那好吧,待会儿我给你再发一遍地址,你路上如果遇到什么问题,就立刻联系我。”许清舟叮嘱道。

     “知道了。”

     挂了电话,方淮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对于陈心怡这次的事件,他不能做的更多。虽然部门里都在安慰他,不揭穿事实才是对无辜的人最大的残忍,可心里终究有些难受。之后的事情还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的发展,可方淮知道,光秦业这个名字,已经足以在圈子里掀起狂风暴雨,未来或许波及到的人会更多,难过的人也会更多,可他也无能为力。

     记者这个行业就是如此,若是天天风平浪静,只怕会有不少人失业,因此他们宁愿圈子里没有什么太平之日,至少每天都有报道可以写。

     不得不说,生活和良心总会有相悖的时候,方淮此刻也没有什么可以选择的余地。

     他能做的,也只是凭着良心报道,不歪曲事实,不捏造新闻,尽量发布的都是真实的新闻,至于其他,暂时还没有能力考虑更多。

     ......

     和韩越说了一声后,方淮就直接离开回了公司。

     许清舟这次录制的地点就在离帝都不远的地方,出了市区大约两个半小时的路程,在一个漂亮的小镇上,不过毕竟是个小镇,没有直达的班车,方淮也只能开车过去,刚才在机场,韩越是打算给他借车的,不过方淮在群里问了一声后,就拒绝了韩越的好意。

     公司里有闲置的车子,每个部门都分了几辆,执行部给的最多。不过因为部门里的前辈大多有车,一般也用不着,就一直停在停车场的角落里,他们有需要时,只用和公司报备一下就可以开走。

     虽说这次算是私事,不过有机会的话,可以对节目嘉宾做个采访,以后肯定用得着,这也算是一部分的工作了吧。方淮心安理得的开了辆雪铁龙呼啸而去。

     先是去画室那里,和顾安北打了个招呼,两三个小时的距离说近也不近,晚上估摸着是回不来,拜托顾安北帮忙照顾方垣一晚上。这事没有什么波折,顾安北也没有多加考虑。上次方淮去上海出差几天,方垣就一直呆在顾安北这里,不过晚上回了顾家住,倒是让方垣得了顾家二老的欢心,自那以后,没事的时候,就会溜达来画室,给方垣带些小玩具零食之类的东西哄他开心。这回要是知道方垣晚上会过去住,估计就没时间和他聊相亲了吧?

     顾安北打着自己的小心思,不但答应的痛快,还笑呵呵的给方淮提议在那边多住几天。

     “我听说那边风景特别好,真的,民风淳朴,小镇后面还有个瀑布,好像还有温泉,再往北走,还有两个国家五a级旅游区。对了,再开个十来个小时就是草原,你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去散散心,还有再往北...”

     “......”我要不要直接去环游世界啊摔!

     出了画室,耳朵才清净了些,方淮一边倒车一边无语的叹着气儿,果然呆的多了,什么偶像都会有幻灭感了。

     真正接触到顾安北之前,方淮一直觉得这是个自带光环的男人,不单单他一个人这样想,凡是对顾安北有丁点儿了解的人怕是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家庭环境良好,三代豪富,顾家在商界也算是小有名气,顾成海更是早早地就在娱乐圈里立稳了脚跟,顾安北作为家里的幼子,一出生就是含着金汤匙的人,之后又年少成名,在画画领域里被尊为大师。所谓‘大师’不是那些自我抬举的名号,而是真正得到了业界认可的,多位大师力捧的。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绘画,篆刻,木雕等以技艺见长的领域,多是按资排辈,年轻人很少有能和前辈们相提并论的,顾安北可以说是头一个。

     这么个人生赢家,在外界的印象中,在方淮原本的印象中,就是个痴迷于艺术的非人类。事实上,顾安北也的确像是个外星人,他可以在画室一动不动的呆两天,不吃不喝,专注于一副画作;也可以为了一个想法,就直接订机票飞往某个国家,去一些犄角旮旯的地方,验证自己的正确性。或许这也是顾安北可以年少成名并且不断前进的原因,他有足够的专注度,为了一件事可以尝试千万次。

     问题就在这,不达目的不罢休。

     劝方淮去小镇上多住几天,可以连续不断的找出几十种理由,然后用那副一本正经的面孔搭配着没有一丝起伏波动的语气,像个唐僧一样,在方淮耳边不停地唠叨着。

     偏偏那些在仓促之间想出来的理由,方淮还真的反驳不了。呵呵,唐僧要是这么聪明的话,取经路上就不会经历那么多的磨难了。

     不过方淮当时是真的理解孙悟空面对紧箍咒时的痛苦了。

     ......

     就连许清舟,在人前人后的差别也不小。所以说,偶像这种生物,真的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不得不答应了顾安北的‘请求’之后,方淮只能先回家一趟,在包里装了两件备用的衣物,以及充电器等必需品,而后才开了导航仪,往节目组在的小镇开去。

     太阳穴上抹了点儿清凉油,味道儿直直的冲着鼻尖去,也让方淮不得不打起精神。

     出了市区之后的速度渐渐地快了起来,柏油路上的限速提示是九十迈,一路上的车也不多,基本上可以放开了速度跑。

     一路上的风景不错,只是方淮也顾不上欣赏,他觉得有些热,车内空调的冷气出了些问题,似乎温度只能停留在二十九度左右,外面儿的太阳刚过了最为炙热的时候,却也依旧用高温炙烤着车厢,这个温度几乎就是在蒸桑拿的模式。

     音响也不听使唤,放入cd之后也只是刺拉作响,音乐断断续续的放着,反倒让心情更郁闷了。

     “难怪都不喜欢开部门的车......”

     方淮后知后觉的知道了原因,却也无可奈何,已经出了市区了,总不能中途折返回去再换一辆吧,好歹车子还能开,也没什么大问题。

     自我安慰了一顿之后,他干脆关了空调,把车子的四个窗户都降了下来,由着风吹进车厢。

     只是这个点儿的风吹着没有半点凉意,还有些热乎乎的,像是坐在暖气前的感觉。

     群里也都在调侃。

     【机动小分队(8人)】

     ——谭晓月:小方淮,车子好用么哈哈哈哈哈!

     ——王大少:友情提醒,别开太快,我上一次开公司的车才开到八十迈就爆胎了。

     ——韩方:啧啧,你们这些人呐就知道幸灾乐祸,不过我说方淮,有头儿的车你不用,干嘛非要用公司的那几辆老爷车啊。

     ......

     看到这些消息,方淮嘴角一抽,无语的叹了口气,到底还是顺从的把车速降了下来。他又不赶时间,开的慢点倒也没关系,可要是车子在这种地方坏了,他可就真悲剧了。

     至于为什么不借韩越的车?

     这个问题问的方淮也怔住了,刚才下意识的拒绝了韩越,是因为许清舟有一次和他提起过,无论他和韩越私底下是什么关系,在公司里只能是纯粹的上下级,部长不会喜欢看到韩越一次次的偏帮他,也不会允许这种挑战权威的事情发生。

     而且韩越已经帮了他太多,他不想无休止的欠下去。

     ——韩越:路上小心,车子坏了给我打电话。

     ——谭晓月:!!!!!!!

     ——谭晓月:头儿你是不是第一次在群里说话!!!

     ——谭晓月:夭寿啦!

     ——王大少:这么激动干嘛,刚才不是才见了一面么...

     ——韩方:老王,这你就不懂了吧,女人的心思海底针,可深得很呢,这就是咱俩单身的原因。

     ——王大少:不好意思,昨天我脱单了。

     ——韩方:......

     方淮没有理会他们的闹腾,只是回了韩越一个好,心里却是打定主意,就算半路上爆胎,他也不会给韩越说一个字的。

     ......

     三个小时后。

     路边传来了一声哀叹:“不会这么倒霉吧!”

     方淮哭丧着脸,无语的解开了安全带,下车看了眼轮胎。

     车子右后侧的轮胎已经是瘪了的状态了,像是被放过了气儿似的,软趴趴的,整个车厢往右边倾斜着。什么叫好的不灵坏的灵,他这回算是明白了,明明都已经听了劝告把车速降到了六十,结果还是摊上了这种倒霉事。

     蹲在路边等了等,十分钟过去了也没有一个人经过,方淮搓了搓脸,无比惆怅。

     这种小车上一般不会备有备用轮胎,而且就算有,他也不会换。两个半小时的距离,他开了大概三个多小时,这地方应该离小镇不远,要不走路过去,然后找人来修?

     再不然就只能在这里死等了。

     看了眼空旷的公路,方淮果断起身锁了车门,拿了手机和钱包就往前走。

     不过没走多远,一辆反方向行驶的车就“唰!”的一下来了个神龙摆尾,刚刚好停在了方淮身边儿。

     “方淮。”

     低沉的嗓音带着些令人愉悦的情绪。

     方淮惊喜的看着许清舟:“你怎么在这里?”

     “刚才工作人员说,前面有一段儿修路,需要走另外一条道,我想你可能会找不到,就过来看看。”许清舟瞥了眼不远处的雪铁龙,“车子出问题了?”

     “嗯。”

     “不是韩越的车?”

     方淮点头,“公司的车,估计是太久没用了,部门里的人说,这辆车的报备记录最近一次已经是上个月了。”说着语气也有些颓唐:“我就说他们怎么都不乐意用,出个任务宁愿坐出租车也不开公司的车。”合着就这破性能,这么平整的路面都能爆胎。而且小组的人还都是马后炮,他去拿车的时候不提醒他,等到都上路了没法回去的时候,才告诉他......

     不知道被方淮的哪句话愉悦到了的许清舟却是勾起了嘴角,笑着说,“呵呵,没事,这里离的不远,待会我让人过来拖到镇上修一下就行,可能是零件老化,换了就好了。”

     说着打开了车门,让方淮坐在了副驾上。

     一路开到了目的地,许清舟才给方淮提了个醒,“我给节目组说你是我的助理,委屈一下你,其他身份不太好进组,这个方便点儿。不过你只要不要说漏嘴就行,其他的什么也不用做。”

     许清舟不喜欢助理,这事方淮是知道的。工作室的人只负责许清舟的工作事宜,至于其他的,顾成海能做的,基本上都一手包办了,至于生活中,多是许清舟自己亲力亲为,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比较好找借口。

     通常明星拍摄真人秀,看着是自己一个人来,但是其实私底下会带不少人来,经纪人自不必说,其他的比如生活助理,工作助理等等,有时候架子比较大的能带个一二十人来,这些人也是由节目组负担开支的。

     遇到许清舟这么个省心的嘉宾,估计节目组也是乐呵着呢,现在只是多了一个助理,他们也不会不给面子。

     到了录制现场,许清舟就把方淮交给了顾成海,然后匆匆的进了一家民居。

     民居是比较古朴的风格,不是现代的混凝土风格,而是用土砖砌的墙,糊了一层泥巴,从外面看颇有些老旧,门口还站着几个摄像人员,紧紧地盯着镜头。

     “遇到什么问题了?”

     听到顾成海说话,方淮侧过了身,“嗯,车子爆胎了。”

     “难怪。”

     “难怪什么?”

     “刚才拍摄的时候,清舟就一直在看表,说按照正常的时速,你早该到了,还担心你是不是迷路了,给导演说了一声,就中断了拍摄,开车去找你了。”顾成海摊了摊手,“手机也没拿,我还怕他要是遇不到你,回头两个人一起失联了怎么办,好在遇到了。”

     方淮皱了皱眉,“不是说前面儿修路,需要绕道么?”

     “呵呵,他是这么给你解释的?”

     “对啊。”

     顾成海指了指来的方向,“你刚才看到修路的地方了?”

     方淮回想了一下,摇摇头:“导航在我车上,我也不知道原先的路是哪一条,不过刚才来的时候的确没有看到有地方在修路。”

     顾成海哼了一声,理所当然的说:“当然看不到了。”他侧着身,指了下离这里不远的位置,努了努嘴,“整个路段上在修路的,只有这里了。”

     大概离了有十来米的距离,因为地下管道的影响,临时挖了个小坑,有几个工作人员正在哼哧哼哧的填坑。方淮抿了抿嘴,头顶三道黑线,这别说绕道了,就算是车子直接从坑上面过,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许清舟为什么要骗他?方淮猛地转过了头,想到了刚才顾成海说的,‘按照正常的时速,你早该到了,他担心你迷路,就中断拍摄亲自去找你了。’

     按照正常的时速——限速九十,路况不错,也没有什么车,一般都会开到至少八十迈,也就是他担心车子出问题才开到了六十,时间上自然是要长了不少,而且出发前他给许清舟发了条信息,结果比正常的时间晚了一个多小时,难怪会以为他迷路了。

     不过许清舟居然为了他中断拍摄?

     录制的时长不会全部播出,后期剪辑之后,中间少了一段拍摄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节目组肯定是不太高兴的,方淮也有些感动,心里暗暗地想,真是个好人呐。

     看到方淮感动的神色,顾成海也不动声色的摸了把胡茬,满意的点点头。

     许清舟光棍了二十五年,好不容易有个可能喜欢的人,哪怕是个男人,他作为好兄弟,也得添砖加瓦的出把力不是,那货不会邀功,他就帮个忙,总得让方淮知道是谁对他好才行。

     ......

     节目录制了大概三个小时之后,导演就喊了声“咔!”,带着小朋友的嘉宾们都从民居里走了出来,笑着和工作人员聊了几句,而后补了下妆,坐在冷气扇前休息。

     之前方淮还以为这种真人秀是随时随地都在镜头前拍摄的,呵呵,到了现场这么一看,才发现真心是他想多了,这就跟拍戏似的,录制几小时就补一下妆,休息一下再继续拍摄。

     而且每次拍摄都会提前对一下剧本,对于后面的发展导演都会有特定的安排。

     不过看了眼许清舟之后,方淮就有些理解了。

     民居里没有空调,古老的建筑结构在这种天气下会变得又闷又热,为了效果也不能用其他的手段乘凉,拍摄这么一会之后,汗水都能让妆花的一塌糊涂。

     许清舟的衣服几乎已经湿透了,衬衣之下的肌肉轮廓若隐若现,站在休息区,总能得到几个工作人员不经意的花痴眼神。

     由着化妆师在脸上涂抹了些什么东西之后,许清舟冲着方淮招了招手:“过来一下。”而后把坐在他大腿上的小家伙抱了下来,笑着说:“不是想要见方淮叔叔么?”

     方淮的眼睛也‘噌’的一下亮了,三两步走上前,看着南南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