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33
    娱乐圈最重要的是时效性,因此任何一家媒体都不会错过这条新闻,纷纷在第一时间发了通稿。

     《许清舟传出绯闻,对象竟是个男人?》

     《人气小天王恋上同性,疑似被公司雪藏》

     ......

     此类消息还算是合乎情理,并未对事情的结果定性盖章,通篇也只是在强调‘绯闻’二字,加上许清舟近一段时间因为《大西洋》的角色签约,为了留出档期并没有接其他的剧本,真人秀节目也还在接洽中,a.m公司也没有对此事进行正面回应,因此被雪藏的说法倒是得到了一众媒体的认可。

     事实上,如果这段恋情成真,许清舟的前途会毁于一旦这是一定的,因此和顾成海关系较好的媒体们,也纷纷打来电话,询问事情真假。

     顾成海自然是不可能承认的,即便许清舟对方淮有那么一点意思,现在也绝对不是个公开性取向的好机会,早前有个明星被爆料喜欢同性,当即就找了个女明星宣布恋情,宁愿流失一部分粉丝,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性向,足以说明国内对于此类情况的管辖有多严苛。

     只是,顾成海尚未出面,《娱乐杂志周刊》已经发布了一则言之凿凿的通稿。

     《许清舟恋情遭到证实,和某男模相爱多年》

     “他妈的,脑子有坑吧!”

     顾成海“啪!”的一下掀翻了桌子,桌面上摆放着的花瓶也在几声脆响之后,摔了个粉碎,溅出了一地水。

     许清舟只是抬了抬眼帘,“这么生气?”

     “废话,能不气么,这帮龟儿子,平时跟老子联系的时候一个个喊哥喊得那么亲热,他妈的一到关键时刻就落井下石是吧。你自己看看,这都写了些什么,某男模?还相爱多年?”

     说到这,顾成海就一肚子气,《娱乐杂志周刊》的负责人梁涛和他关系不错,见面也是有来有往互相招呼的人,结果一不留神这么闷声给了他一棍子,这特么的比许清舟出柜的新闻上了热搜还让人觉得憋屈。

     其实报道中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老生常谈,和其他媒体的报道没有太大的区别,唯一不同的就是这家媒体一口咬定有内线消息,说许清舟的确在和人交往,而且那个人还是个男模,出道不久,没有什么名气。

     “阿玛尼那边怎么说?”

     许清舟一边看着剧本,一边问道。

     这件事只可能是摄影棚的员工泄露出去的,方淮那天出现在摄影棚,他们是没有和阿玛尼提前说好的,所以除了迈克以外,没有人知道方淮的确切身份,《娱乐杂志周刊》又明确的把目标指向了方淮,说其是男模,却没有给出具体的身份证明,那也就只能说明,这件事都是员工自己的猜测。

     顾成海也想到了这一茬,早前就和迈克通过话了,“迈克说让你放心,关于方淮的事情,一个字都不会出现在媒体面前,至于是谁偷拍了照片,他会找到人给我们一个交代的。”

     一般来说,拍摄这种国际知名品牌的代言或者广告,是不允许私自拍照的。

     明星都是比较注重形象的,让外人拍万一角度不对,或者动作不雅观,发出去了都是一个污点。因此即便是在摄影棚里,除了品牌方的摄影师之外,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能拍照的只有经纪人以及助理。其他员工想要拍照宣传,也必须得到本人的许可才行。

     像这次事件,不但偷拍照片,而且进行p图刻意污蔑许清舟,绝对是一件影响品牌形象的事情,因此迈克也很痛快的点头表示绝对会找出那人,并且会证明许清舟的清白。

     毕竟,事情的主要责任在他们。

     主动邀请方淮参与拍摄的是迈克,决定主题的人也是迈克,现在闹出事情的人又是他手下的人,相比较而言,迈克可能比顾成海更愤怒。

     “去,把那天在现场的人,全部都集中到摄影棚。”

     为了明星的*着想,摄影棚是没有安装监控的,因此也只能靠笨办法来排查。

     摄像,化妆,灯光,每个人的位置都是固定的,毕竟机器的位置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从照片拍摄的角度来看,至少化妆区这边儿的人都能排除了,至于其他人,呵呵,一个一个来查就是了。

     对于整个摄影棚的工作人员来说,看到面色冷峻即将发飙的迈克,都不由自主的觉得头皮发麻,有些胆战心惊。

     “我希望你们能坦白交代,如果让我查出来,结果可就不一样了。”

     拖长的尾音蕴着深沉的怒意,落在众人耳中,都是精神一震。

     此时,摄影棚靠后的位置,袁莉却是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

     部门突然召集人到摄影棚集合,他们原也没当回事,只以为是要临时加班,在迈克当摄影总监的几年中,这种临时加班的事情简直是不计其数,因此也没人在意,谁知道到了这里就是噼里啪啦一顿骂,众人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人偷拍了照片,而且不怀好意?

     谁会干这么蠢的事情,有人不屑一顾。能在这里工作的,都不是傻子,明星都是常见的了,也就是许清舟不常出现在公众面前,当时才会觉得新鲜,但是整个过程谁都看的明白,拍摄没有什么问题,一切都是总监的指示。至于照片上的那个场景,还不是许清舟善良,合作的对象身体不适,估计是觉得都是男人也没什么好避讳的,也就顺便帮了一把,谁知道还能闹出这么一出戏。

     媒体可真是无聊。

     这是众人的想法,只是袁莉心里已经忐忑不安的几乎要站立不住了。

     她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她对许清舟没什么兴趣,对公司的制度规定也很清楚,之所以拍了那张照是因为自家堂妹是许清舟的粉丝,发过去之后袁莉还特意叮嘱堂妹不要再往外传,谁知道......

     ......

     《娱乐杂志周刊》新加的特刊在一夜之间卖疯了。

     微博上关于此事也在不断的上热搜,只是除了黑粉之外,多数人其实心底还持有一丝怀疑。

     原因其实很简单,许清舟太干净了。

     出道的这几年,许清舟没有任何的绯闻,不管是拍戏还是偶尔上节目,都和剧组的女明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搞任何暧昧。在事业上也极为踏实,拍戏时不会故意炒作,平时不是在剧组拍戏就是在家里休息,活的跟个老干部一样。

     之前上过一次热搜,还是因为解约事件,后来被证实是公司的问题。除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黑点。

     这样的一个人,你说他出柜?

     反正粉丝们是不信的。

     [许清舟官方后援会v:呵呵,某些媒体真心脸大,一张照片就说是出柜了,那我妈妈要是抱一下我,是不是就是*了?]

     这也代表了大多数粉丝的心思,平时调侃一下也就算了,这种关键时刻必须力挺自家偶像。

     因此许清舟的后援会很给力,自发的组织了粉丝净化首页,发布各种许清舟的音乐或者电视剧单人cut,倒是又给许清舟圈了不少颜粉。

     这件事无论是公司还是许清舟个人,都没有出来辟谣,公司那边是因为得到了顾成海的准信,至于许清舟这里,自然是在等迈克的回复。

     媒体最擅长的就是颠倒黑白,好好地一句话总能给你分析出别的意思,许清舟已经在这些人身上吃过了不少亏了。

     因此,这会儿最沉得住气的人就是他。

     上一世就是因为太过傲气,得罪了一堆媒体,导致最后被人陷害的时候,除了方淮之外,没有一个人愿意出面帮他,这次他可不会这么傻了,《娱乐杂志周刊》拿着一张照片就敢做文章,呵呵,那就等着打脸吧。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许清舟还好心情的安慰方淮,早上看到方淮来送方垣的时候愁眉苦脸的样子,许清舟只以为是方淮害怕自己暴露在人前,就干脆把他请到了家里,想着好好地疏导一下。

     没错,在许清舟的家里。

     顾安北的隔壁。

     方淮瞥了眼房间,也不得不说许清舟的动作实在是快,前天才买下房子,今天已经可以入住了。原先的家具全都丢了出去,整体格局没有大的改变,只是简单的把墙面等地方粉刷了一下,而后换上了昂贵的新品。

     沙发是真皮的,方淮坐上去总有种会反弹的感觉,皮质柔软,却又有韧性。

     其他地方也有了个大变样,简约欧式的风格,黑白色调,看着会有些冰冷,不过好在方位向阳,温和的日光洒进来也让房子里多了几分暖意。

     “我不担心这个。”方淮收回了目光,面色中多了几分沉思,他看着许清舟,说:“你不是gay,我也不是。我们也没有什么不一般的关系,就算让媒体知道了我是谁,也只会更快的还你清白。”

     顿了顿,方淮接着说:“有点理智的人都不会相信这种新闻。不过奇怪的是,那张照片刻意被p成了那样,在论坛发布帖子之后,短短两小时就上了微博热搜,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推动,所以我在想你是不是最近得罪了什么人?”

     许清舟摇摇头,“太多了。”

     “......”

     许清舟瞥了眼方淮,方淮正一本正经的扶额表示无语。

     许清舟有些失笑,方淮明明是个年轻人,却比他这个两世加起来活了几十年的还老成,这样孩子气的举动倒是不多见。

     开始看到方淮的担心还以为是怕曝光,没想到是在替他担心,心口也多了几分暖意。

     不过刚才说‘太多了’也不是在开玩笑。

     圈子里互相坑人的事不在少数,互相竞争一个角色,为了得到角色故意抹黑对手,这都是小手段了。最可怕的是,你压根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人,人家已经记恨上你了。比如同样是演员,有人往正剧方面发展,也有人而立之年了还在不停地演小言剧,这样的两种演员之间自然不会有冲突。可是如果有一样的发展方向,年龄又差不多,互相戏路重叠,那就不一样了。

     争资源,争粉丝,争头条,任何一种情况都有可能让人在背后惦记上你。

     所以许清舟即便是有自己的怀疑对象,也并没有多做什么,有些时候,不做回应才是最好的回应。

     ......

     因为a.m集团的态度不明,所以大部分媒体都只是保持着观望的态度,只有《娱乐杂志周刊》抽了风的作死。

     他们又发布了一篇通稿。

     梁涛最近过得很得意,自从他无意中看到了有人发布的那张摄影棚的照片之后,他就起了心思。《娱乐杂志周刊》这两年销量下滑的厉害,每个月的收入几乎已经和支出持平了,上面发了话,如果到年底还是这样的情况,杂志就要停刊,而他这个负责人也将会直接下台。

     这是梁涛不能接受的结果。

     他成为杂志的负责人已经有六年了,这六年来,为了销量,他干了不少这样的事,一些容易让人误会的资料,断章取义一下就能一个爆点。几次无中生有之后,杂志的销量也在短期内有了个回升,也给了梁涛信心。

     这次也是个意外。

     袁莉把照片发给了堂妹之后,她的堂妹又为了炫耀发到了粉丝群里,就这样流传了出来,梁涛在第一时间看到之后,就联系了一下袁莉的堂妹。不过袁莉也不清楚和许清舟搭档的人的来历,只知道是许清舟带来的人,而且身材很好。

     梁涛左右一琢磨,能和许清舟搭档,又身材好,十有八*九是个模特,再稍加润色一下,一篇报道就出炉了。

     果不其然,这期特刊的销量几乎是杂志社大半年的销量,上头还特意点名表扬了他,表示日后好好做一定会有升职的机会,因此梁涛这几天也是一派春风得意。

     做这一行的就是这样,不可能什么事都拿到实质性的证据,有时候杜撰一点点也无妨,反正明星也没空和他们一家小杂志社计较。这是梁涛一直以来的想法,只是没想到......

     顾成海会较真。

     梁涛认识顾成海是在一次酒会上,顾成海作为许清舟的经纪人,自然是众人捧着的,梁涛也上前奉承了几句,之后也多有联系,只是对于梁涛来说,自己的业绩永远比任何人更重要。

     因此,这次行动也就没有顾忌其他。

     这次社里的员工又交了一份稿子给他,全文都是在杜撰许清舟和男模的爱情故事,凄美婉转,什么因为许清舟的身份,所以恋情不能公布,男模只能当一个地下情人之类的。

     文笔很好,看着很感人,梁涛想着趁热再蹭一波热度,也就没有再多加考虑,直接发到了网上。

     果然没过多久,转发量已经上万。

     他这会正得意呢,办公室的门突然“砰!”的一声被人踹开了。

     梁涛眉头一皱,“干什么!想滚蛋么?”

     “你让谁滚蛋!”

     董事长面色冷漠的走了进来,在梁涛苍白的脸色中,把手里的文件摔在了他的脸上,“看看你干的好事。”

     梁涛瞥了眼,就看到文件上a.m公司以诽谤罪起诉《娱乐杂志周刊》,也不禁面如土色,抖得跟个筛糠一样,“怎么会。”以往都没有人和他们计较,毕竟他们只是一家小杂志社,销量甚至在圈子里排不上名次。

     顾成海,一定是顾成海干的。

     梁涛已经有些癫狂了,怨恨的目光死死地盯着被起诉的文件书,董事长眉心一皱,也只是冷笑了一声,而后干脆的宣布了梁涛的离职。a.m公司已经出面了,也说明了许清舟在a.m公司里的地位,既然不能善了,那就只能找个替罪羊了。

     反正从一开始,就是梁涛抖出来的新闻,让他背锅也没有错。

     ......

     人们还没从《娱乐杂志周刊》的通稿中回过神,阿玛尼就已经迫不及待的站出来“啪啪啪!”的打脸了。

     他们公布了一张照片,就是被p过的那张照片的原图。一看到图,人们就确定了真相。

     许清舟和方淮的动作是真的,只是同时周围也围着至少六七个工作人员,很明显这只是一次工作,一切都是有人别有用心。至于这个人是谁。

     a.m集团公开发表声明:已经就公司艺人许清舟被诽谤一事对《娱乐杂志周刊》提起了公诉,并且表示以后永不会和这家杂志社有任何的合作。

     这个新闻一出,杂志社的人傻眼了。

     之前干这种事一直没什么坏处是因为没人和他们计较,可一旦计较了,他们基本上就没有胜算,毕竟报道的新闻是真是假,他们比谁都清楚。

     更悲惨的是,a.m公司和业界多家媒体都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公开发表了这么一个通告,等于是单方面封杀了《娱乐杂志周刊》,以后谁还敢和他们有合作,都得看看有没有那个能力得罪a.m公司。

     杂志社彻底倒闭了。

     “真解气。”

     方淮乐呵呵的看着新闻,坐在许清舟家里,等方垣出来。

     许清舟眼皮一抬,“你很高兴?”

     “当然了,他们污蔑你,就该遭报应。”

     污蔑么?许清舟垂了垂眼,和男模交往是假,可性取向这件事,还真不一定是不是污蔑。他侧过身,半个身子倚在沙发的靠背上,点了根烟。

     “抽烟不好。”方淮认真的说。

     方淮偶尔也会抽烟,但是只有心里实在不痛快时才会抽一根,可许清舟明显不是。新搬过来的房子,早上才正式入住,茶几上崭新的烟灰缸里已经落满了烟头,房间里始终有股挥之不去的郁气。

     许清舟的动作下意识的顿了顿,而后他抬起了眼,面无表情的看着方淮,“只有我喜欢的人才能管我。”

     语气低沉又有几分郑重。

     方淮“哦”了一声,低下头接着刷微博。

     许清舟眯上了眼,眼底的笑意渐渐地敛了起来。哦?就一个哦?这个小没良心的。

     ......

     不管《娱乐杂志周刊》有多悲剧,此事归根到底还是袁莉的错,因此迈克那边也没有推卸责任,而是主动提出了赔偿。

     袁莉离职是板上钉钉的事了,犯了这种错误,不另外追究责任已经是幸运的了。除此之外,许清舟的代言费增加了一成,并且把代言期限增加了一年,至于方淮,则是另外给了两万块的精神损失费。

     虽然方淮本人并没有觉得自己受到了什么惊吓,不过能有钱拿,他可不会多说什么。

     出柜的风波总算是过去了,不过阿玛尼却是没有错过机会,在这件事热度正高时,高调宣布许清舟成为了品牌在大中华区唯一的代言人,合约期限两年,所有的新品都将在周末在国内的所有专柜店统一上架。

     还有和《时尚》杂志联合推出的特刊,也提前印了出来,在周五发行。

     特刊的封面选择的是方淮和许清舟坐在沙发上的那张照片,至于内页,原本计划还有别的明星的硬照,但是在迈克的一力主导下,《时尚》杂志主编也玩了回大的,干脆把原本计划好的内容往后延了一期,这一期的内容就只有许清舟和方淮的照片。

     而且,一出手就是一万册,这是个极为冒险的举动。现如今的实体书不景气,杂志更是不好卖,不过让主编真正下定了决心的是迈克的一句话。

     “女人们疯狂起来,是很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