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5
    “插播一条天气预报:北京突降暴雨,现发布暴雨橙色预警,多个航班延误,市民出行请注意安全......”

     方淮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出来时,北京电视台一直在循环播放这条新闻,“下雨了?”

     这几天帝都的天气不太好,连着几天阴天,就连云层上方也是黑压压的乌云,况且空气质量本来就差,又闷热,弄得人心也有些浮躁,这场雨也算是来的及时。

     不过,航班延误了,韩越那边估计是赶不上了。

     正想着,手机响了。

     “嗯,我看到新闻了。”方淮从浴室拿了条干毛巾出来,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回答,“没事,帝都的雨下不长的,明天过来也不耽误事,也不远。”

     韩越似乎是在候机厅里,依稀可以听到广播的提示,周围还有孩子的哭闹声,有些嘈杂,只是听不到说话声。

     “喂?”

     电话里一直没有回应,方淮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皱了皱眉,又喊了两声。

     过了半晌,韩越才重新接了电话,喘着粗气的说,“我在,没事,刚才有些吵,我进卫生间了,我订了明天一早的飞机,你不用担心,客户那边我会说清楚的,等我到了再去见面。”

     “好。”

     “你那边已经安顿好了?”

     说到这个,方淮想起何亮的话,就随口问了句,“怎么订了这家酒店?我刚拿房卡的时候看了眼价目表,按照公司给的经费,何亮那边可是要补一大笔差价。”

     “什么酒店?”

     韩越的语气明显不知情,方淮也有些愣了,把何亮的说辞重复了一遍,“酒店订了三个晚上,钱已经付过了,还说回头会把报销用的发*票单拿过来,不是你的意思?”

     “当然不是,我就算不满意三星级的标准,也不至于让他们贴补差价,可能是我之前沟通的时候语气太严肃了,让他们觉得...算了算了,订都订了,安心住着吧,回头我说一声就行。”

     ......

     把事情说开之后,两人都有些哭笑不得。

     让何亮这个实习生去接机,是因为何亮和方淮多少有点交情,作为同期,有些事总不好驳了面子。就说订酒店这事,如果方淮不问,只怕会真的以为是韩越的决定。而韩越那边,也会觉得是方淮与何亮说好的。

     如此一来,分部不但送了人情,还不着痕迹。

     不过,这么费尽心思,恐怕是有其他的目的。韩越眯了眯眼,看着大力的击打着车窗的雨滴,想到刚才的那通电话,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分部那些人算尽了人心,恐怕唯一算漏的--就是他和方淮之间,不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

     ......

     客房里。

     挂了电话之后,方淮觉得有些疲惫,就在床上躺着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起来之后身上都有些发黏,上海的空气比帝都更湿润些,也更容易出汗,他开了空调,坐在床上醒了会神。

     何亮那边来了电话,说是明天再正式接风。方淮也能理解,毕竟韩越才是他们要讨好的对象,他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员工,这样的做法倒也正常。

     何亮又说晚上可以先带他出去转转,尝一下上海的特色菜,方淮笑着拒绝了。上海的天气也有些阴沉,他又是第一次来这里,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酒店里比较好。

     只是,人倒霉的时候,真的是喝凉水都会塞牙缝。

     因为出了汗,方淮干脆换了身宽松的休闲装,下了四楼。

     酒店的装潢很有腔调,随处可见各式奢华的吊灯,墙面上平铺着的壁画也让人眼前一亮,自成风格又不显得庸俗。内部有各种娱乐项目,也有温泉,泳池等公共设施。

     四楼则是餐厅,里面的餐点都是免费的。当然,如果你要喝82年的拉菲,那就只能另外记账了。

     餐厅是欧式风格,简单的色调,淡蓝色的帷幕都让人有些食欲大增,米白色的桌布上摆着的是各种精致的小点心,另一侧则是尚未启封的红酒以及一些提供给小孩子的鲜榨果汁。至于料理,点单之后会有大厨现做。据说这家酒店请来的都是米其林认证的大厨,各国料理都可以做。

     不过方淮还没来得及找个位置坐下,就看到了一个‘熟人’。

     “方淮?”

     方淮皱了皱眉,就说刚才在酒店门口看着眼熟,没想到还真是,什么叫冤家路窄,他今天算是体会到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林子安一副质疑的语气,瞥了眼方淮的衣服,冷笑道,“你一个月的工资能付得起这里一晚上的房费么?”

     方淮没有搭理,转身想换个位置坐。

     谁知林子安已经不依不饶的挡了过来,“方淮,别丢我的人。就算你爱慕我,我也不会允许你继续干这种事。”

     这种事?方淮眉梢微挑,看着林子安鄙夷的神色,顿时明白了过来,他刚才想着不用见客户,就换了套休闲装。虽然不是地摊货,但一套也就两三百块。林子安的意思就是怀疑他是用什么方法偷偷进了酒店?不,她刚才特意瞧了一眼衣服,是确定了他没有走正门吧。

     呵呵,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傻白甜呐。

     不过,刚才还说了一句什么,他爱慕她?

     脸怎么这么大呢。

     不可否认,林子安是个美女,一米六八的身高,典型的锥子脸,d罩杯,十分符合时下年轻人追捧的潮流,不过方淮之所以会知道这些,是因为林子安大三时就已经在娱乐圈里出道,现在也多少有点小名气。至于她身边坐着的那个男人,没有认错的话,应该是某个影视公司的副总吧,难怪出道之后资源不错,那男的都已经光明正大的把手伸到了林子安的裙子里了好么!

     而且,方淮也从来也没有对她有过好感。

     他们是中学同学,当时都名声在外,方淮是年级里的资优生,林子安则是学校里的交际花,换男朋友跟换衣服一样勤快,两人原本也没有什么交集。只是一次方淮被同学作弄,结果林子安就以为方淮喜欢她,当时还弄得全校皆知,只是他也懒得计较,毕业之后就没了联系。

     现在听到这话,他倒是觉得有些好笑。

     看到方淮在笑,林子安也挑了挑眉梢,面带桃花的捏了捏身边男人的手,说,“方淮,我知道你是来干什么的了,听说你现在自甘堕落的当了个狗仔记者?是来拍我的消息的吧,不过我也告诉过你了,咱俩是没可能的。”

     方淮:......这女人是脑子有坑吧!

     “脑残。”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邻近两桌都听得清楚,林子安的表情顿时变了,“你说什么?”

     方淮也失了耐性,转身就想走。

     “方淮,你给我站住!我告诉你,我只要一句话,你那个记者就干不下去了你信不信,到时候我让你跪着来求我,哦,对了,还有你的那个智障弟弟,现在脑子好了么,需要钱么,来求我啊。”

     方淮脚步一顿,眉心掠过一丝火气。林子安再怎么侮辱他,他都可以不介意,可是他决不允许别人说方垣一句不好,尤其是--智障这种话。

     “怎么不走了,你怕了?”林子安嗤笑道,朝着门口喊了声,“保安,这里有人非法闯入。”

     保安来的很快,也没有要求方淮出示房卡,只是冷静的把两个人隔了开。

     ......

     门口。

     “你还不过去?”顾成海吊儿郎当的挖了挖耳朵。

     许清舟斜倪了一眼,神色寡淡的把手插在了兜里,“看看他怎么做。”

     他们这次是来拍摄代言广告的,行程没有对外公布,因此在这里看到方淮,他才会这么吃惊,不过刚才林子安的那几句话,他有些好奇方淮会是什么反应。

     “我觉得他会忍着。”顾成海说。

     “不,那个女人碰到他的逆鳞了。”

     ......

     林子安还在叫嚣着,言语上也多了几句粗话,方淮握了握拳,从兜里拿出了房卡,给几个保安看了一眼,然后从身边经过的服务生的托盘里拿了杯温热的白开水,笑眯眯的转过身,“啪!”的一下泼在了林子安的脸上。

     “现在能闭嘴了么?”

     餐厅里人不多,但是多数都是知道林子安的,毕竟被幕后金主力捧着,也接了不少广告代言,经常出现在电视上,只是现在被水一泼,就跟个落汤鸡一样,狼狈不堪,空气刘海在不断地往下滴水,妆容也花了大半,眼线的颜色更是弄得脸上多了几道黑印子。

     有好事者已经举起了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噗......”

     顾成海笑的有些岔气,“这招也太狠了。”现如今的娱乐圈,基本上没有几个素颜出门的艺人,连男明星上镜都要化个淡妆,更何况这些本身长得不怎么样的女明星了。之前一个号称是素颜女神的艺人,上了次综艺节目,结果一不留神给扔到了水里,出来之后那模样,啧啧,简直绝了。

     至于林子安这种,别说原本长什么样,就现在这模样,就够吓人的了,没看到她身边那什么赵总已经不动声色的躲到了一边么,而且就算她原本长得不差,可那赵总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只要有一两次想到今天这幅狼狈样,估计也不会再有什么念头了吧。

     顾成海正在笑呵呵的看热闹,许清舟突然轻笑了一声,走进了餐厅。

     “我日,之前上节目让你笑一笑,你死活都不愿意,怎么一看到方淮就笑的这么开心。”顾成海碎碎念了几句,转头看到许清舟压根没搭理他,只能翻了个白眼,快步跟了上去。

     餐厅的人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林子安,突然有个小姑娘看到了门口用清脆的童声喊道,“许清舟哥哥!”

     目光全都聚集了过来。

     能在索菲特酒店入住的人都不会是穷人,当然,方淮这种例外。至少大部分人都是家境优渥或者在政府里职位不低,因此见到许清舟的出现,也只是惊讶了一下,只有几个迷恋帅哥的小朋友跑过来笑着要签名。

     许清舟一一满足了他们的要求,而后起身走到了方淮跟前。

     “许哥!”林子安却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哭丧着脸说,“许哥,快让人把他丢出去!”

     方淮扭头看了眼许清舟,眼神示意:你认识?

     他其实是想说,如果许清舟认识,那他可以态度软和一点,反正他已经出过气了。

     只是许清舟眉梢微挑,冷漠的说了声,“不认识。”

     林子安:......

     顾成海也愣了。

     当然,他们是没有私交,但是刚才见过面,许清舟居然说不认识?

     这次的代言广告是阿玛尼,也是品牌负责人主动找过来的,就是看上了许清舟的人气和身材。身材自不必说,宽肩腰窄,上半身和下半身的比例极好,很多明星个子高,但是身体比例不匀称,就会显得腿短。许清舟完全没有这样的顾虑,随便穿个西裤都能让人觉得“腰以下全是腿”,而且许清舟的上半身很有力量,多年的锻炼之下,肌肉线条练得很流畅,真正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至于人气,自从a.m公司开过发布会澄清了许清舟的解约之后,他的人气就迅速的回升,甚至因为这一番炒作人气更高了,不少的粉丝也彻底的成了死忠粉。而且托方淮的福,a.m公司执行部的十来个公众号都主动给做了宣传,而且个人工作室成立之后,他们团队的能力也比较强,各种代言以及剧本都找上了门。

     阿玛尼就是其中一家,这也是他们慎重考虑之后决定的,许清舟以前几乎没有接过代言,一开始是因为找来的都是些糖果或者家电的代言,虽然覆盖面积广,但是容易拉低档次。之后就是因为懒,许清舟宁愿去多接几个客串的戏,都懒得去拍个广告代言,这次好不容易答应了,顾成海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呢,就闹出了这事。

     林子安可是许清舟的搭档,明天要一起拍广告的。

     顾成海拉了下许清舟的袖子,小声的提醒,“大少爷,广告欸!”

     林子安也回过了神,有些讶异的看着许清舟,“许哥?”说话间眉波流转,眼睛里似乎都带着一丝娇嗔,连顾成海都咽了口气,有些不忍直视的转过了头。

     方淮刚才骂的是真没错,这女人真心脑残,金主还在身边坐着呢,就给别的男人抛媚眼了,而且那个男人还是‘许清舟’...这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

     许清舟抿了抿嘴,在有些暗黄的灯光下,薄唇上仿佛都带着一丝水汽儿,他没有回话,只是转身和餐厅经理指了下方淮,“这是我朋友。”

     “许少放心,就算不是您朋友,我们也不会冒犯的,刚才这位先生已经出示了房卡了,订的是总统套房,没有什么问题,至于这位小姐,冒犯了我们的贵宾,上头说了,日后索菲特集团旗下的任何一家酒店,都不会向她开放了。”餐厅经理笑着说。

     他们也不傻,在方淮和林子安起了冲突之后,前台就把二人的信息报了上来。

     方淮住的是总统套房,而且是索菲特集团的贵宾亲自订的,刚才a.m集团的董事长公子又亲自打了个电话过来让他们关照一下,现在又被许清舟力挺,就算本身身份一般,能有这种人脉,也不是他们会轻易得罪的。

     至于林子安,呵呵,不是他们自大,一个还没红起来的十八线小明星,他们还没看在眼里,就算有个影视公司的副总撑腰又怎么样,那人来了几次酒店,带的都是不同的女明星,估计也就是玩玩而已。

     果然,听到这话,那个赵副总只是脸色阴沉了些,却也没有出言。

     林子安却是整个人表情都变了,有些慌乱的擦了擦脸上的脏东西,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指了指方淮,“你,你怎么能这样。”

     方淮无辜的摊了摊手,关他什么事。

     ......

     林子安最后还是被请了出去,只是方淮也没有心情再留在这里吃饭了,许清舟干脆点了几份餐让侍应生送到了房间里,带着方淮离开了。

     只留下顾成海一个人黑着脸收拾烂摊子。

     林子安虽然不足为虑,但是不能影响了许清舟的名声,而且方淮只是个小记者,上了报道影响也不好,好在餐厅里的人不多,顾成海和经理打了个招呼之后,又和餐厅里的人都拜托了一遍。

     这些人也理解,笑着把照片都删了。

     至于那个赵副总,顾成海只是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就看到他两眼放着光的点了点头,起身出了餐厅。

     “色胚!”顾成海叹了口气,回了房间,却发现许清舟已经把门从里面反锁了。

     方淮听到房卡“嘀!”了一下,笑着问道,“没事么?”

     许清舟阖上了窗帘,开了落地灯,学着方淮的样子脱了鞋把西裤挽了上去,然后光着脚坐在了地上,“没事,他会再去开一间房子的,反正不缺钱。”

     ......

     有钱人的世界方淮表示不懂。

     看到方淮这副呆愣的模样,许清舟笑了笑,把餐盘挪到了方淮跟前,“砰!”的一声开了瓶干红,递了一杯过来。

     “我不会喝酒。”

     “没事,这是红酒。”许清舟蛊惑的说,“喝点心情会好。”

     闻言,方淮也挑了挑眉,“你知道我心情不好?”侮辱了他的,他都报复了回去,而且林子安还被强制驱逐了出去,他应该高兴才对,许清舟怎么会觉得他心情不好。

     “喝了我就告诉你。”

     方淮浅浅的笑了笑,举起高脚杯一饮而尽。

     这回轮到许清舟愣怔了,“这是红酒,哪有一口气喝一杯的。”关键是,这酒的后劲极大,方淮平时不喝酒,这一杯下去...

     只是一小会,方淮的脸色已经红润了起来,耳朵上都染上了红晕,笑嘻嘻的凑到了许清舟跟前,距离近的让许清舟都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估计是酒店里的沐浴露,还带着点淡淡的薄荷味。

     清新极了。

     方淮呵了口气,眼前已经有些发晕,只是还执着的问,“你还没回答我呢。”

     回答什么?

     哦,刚才那个问题。

     许清舟嗓子有些发热,抬手把方淮扶正,然后才说,“你心情不好的时候会习惯性的挑眉,而且左手会一直握着半拳。”方淮估计是知道自己的习惯,所以左手的指甲会比右手更短,也是怕伤着自己。

     不止如此,许清舟还知道,生气的时候,方淮的呼吸会更平缓,这也是一种自我调节的方式,毕竟方淮的性格圆滑,平时就算被人得罪了,也不大会反击,反而会态度温和的回话,刚才如果不是林子安提到了方垣,估计也不会让方淮彻底的爆发。

     “你怎么会这么了解我?”

     方淮迷迷糊糊的问了句,许清舟也蓦地怔了怔,是啊,他怎么会这么了解方淮,了解一个前世今生加起来也只认识了一个多月的人?方淮的一点情绪变化他都能感觉到,甚至他知道方淮的习惯性动作。

     这是--为什么?

     许清舟在自我怀疑时,方淮已经摸到了酒瓶,一杯一杯的倒着酒,时而发笑时而叹气,身体已经有了醉意,可脑子里却一片清醒。他当然心情不好,因为林月如,也因为林子安。

     林月如是他的母亲,生了他并且养了他十二年,就算再怎么恨,也还是不忍心看到她过得这么辛苦,可他能做什么呢,两万块已经是他的极限,他甚至没有多的钱再去接济。

     林子安只是他的同学,可她说的没错,如果不是因为出差,他是住不起这样的酒店的,别说总统套房,就算是隔壁的那个三星级旅馆,他也不舍得住。

     因为没钱,他没法经常带方垣出去旅行,就连难得出国一次,也只能去泰国这种物价比较低的地方。

     因为没钱,他欠了韩越那么多的人情,却连一顿像样的饭都没有请过韩越。

     因为没钱,他怀疑甚至拒绝过许清舟的要求。

     都是因为没钱。

     可是他已经尽力了啊,这么多年过得谨小慎微,连一点多余的情绪都不敢有,照顾方垣,完成学业,课余时间几乎都拿来做兼职,几乎都没有休息过,活的还不够累么。

     方淮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却不自觉的流了出来,他扯了扯许清舟的袖子,递了杯酒过去,“喝酒。”

     许清舟接过去才发现方淮已经悄无声息的喝了大半瓶酒,手里一抖,酒杯已经摔在了地上,“啪嚓”碎成了几十片,酒也顺着方淮的衣服洒了下来。

     许清舟扶了扶额,他只是想让方淮喝点酒放松一下,谁知道方淮真是个一杯倒的酒量,低头看到满地的玻璃碴,方淮一只手已经按在了玻璃上,鲜红的血液瞬间沁入了地毯中,他心下一急,一时间也顾不上其他,拽了下方淮没拽动,干脆一个俯身就把喝的迷迷糊糊的人给抱了起来。

     似乎是怀抱太过温暖,方淮也不挣扎,只是无意识的拽着许清舟的前襟,哭了起来。

     许清舟的身体猛地僵了僵。

     ......

     顾成海找前台又订了一间房间,回来之后正准备敲门鄙视一下许清舟,抬起的手已经叩在了门上,却突然听到了里面的声音。

     方淮压抑的哭声。

     顾成海冷不丁的呛了口气,咳得山崩地裂,几乎要把嗓子都咳出来的架势,好不容易顺过了气之后,就满脸震惊的倒吸了口气。

     许清舟和方淮...

     难怪刚才要锁门呢,不对,这不是重点,顾成海咽了下口水,难怪许清舟从一开始就这么维护方淮,又是送业绩又是帮忙的,而且之前一次恋爱都不谈,二十好几的人了,看到女人从来不斜眼。

     卧槽,合着是喜欢男人啊!

     问题是--这也发展的太快了,才认识多久,就...就上床了?

     顾成海在楼道里不停地走来走去,脑子有些懵逼,‘他现在该干什么,买套套还是去买药?都已经做了,那估计是用不着套了,而且方淮哭成这样,指不定被摧残成什么样子了。’

     “还是去买药吧。”

     ......

     这头许清舟也是焦头烂额,方淮哭的累了就睡着了,只是衣服上都是红酒,右手又被扎了几块细碎的玻璃碴,血是止住了,可他也没有什么工具可以把玻璃碴弄出来。

     “叩叩!”

     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顾成海的声音传了进来。

     “清舟,开门。”

     许清舟看着房间里的一片狼藉,有些发愁的扯了扯领口,过了半天,还是把门开了条缝,皱着眉问,“怎么了?”

     顾成海一副了然的表情递了个医药箱来。

     “我没有经验,不知道该买什么药,就让他们都给装了一份。”顾成海挤了挤眼睛,“那个,别太过火。”

     许清舟没明白意思,不过医药箱他正好需要,就“哦”了一声,拿过了东西,然后“啪!”的一下关上了门。

     “......”顾成海摸了摸鼻子,悻悻然的说,“现在的年轻人呐,真是...唉!”说完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落地灯的光线有些昏黄,许清舟干脆把台灯也搬到了跟前,打开医药箱,里面的确是应有尽有,只是这些活血化瘀和润滑的药剂是干嘛的?他皱了皱眉,把这些东西丢在了一边。

     然后用镊子小心的把方淮手心里的玻璃碴取了出来,只是他也很少干这种事,动作难免粗了些,方淮也疼的冒了一身冷汗。手臂被他摁着,最后整个身体都蜷在了一起。

     “真是自作孽。”

     许清舟捂了捂脸。

     手上的动作却是更轻了些,仔细的检查了没有遗漏的玻璃碴之后,才用酒精棉给伤口简单的消了下毒,然后用绷带缠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他倒是出了一身汗。

     方淮已经睡熟了,除了刚开始哭了一小会之后,就变得很乖巧,他抱在怀里的时候也不闹,也不耍酒疯,只是低低的压抑的哭着,可那种小猫一样的哭声反而让许清舟心里像是有根弦扯着一样的心疼。

     方淮过得不容易,他知道。长时间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也容易让人心里更难受,或许这样发泄一些会好很多,许清舟淡淡的笑了笑,出了门,径直敲了敲对面的门,在顾成海惊讶的目光中,沉声问,“行李箱拿上来了么?”

     他们来的晚,订了房间之后,直接去见了阿玛尼的负责人,因此行李箱还在车里。

     顾成海点头,“刚才下去买药的时候顺手拿上来了。”

     许清舟“哦”了一声,径直走进房间,打开了行李箱,“我带了件小号的衣服,你看到了么?”

     “衣,衣服,你们连衣服都毁了?”顾成海啧啧两声,小号的衣服肯定是给方淮穿的,这得激烈到什么地步,他眼神落在了许清舟的背影上,蓦地看到了一点血迹,“都出血了...”

     许清舟见怪不怪的回了声,“不然刚才为什么要医药箱。”难道不是顾成海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才去买药的么,许清舟没有多想,拿了衣服就往回走。

     顾成海彻底的懵了。

     ‘衣服烂了,还出血了...许清舟你是憋了多久啊!!!’

     许清舟压根没想到顾成海的联想能力这么丰富,他只是冷静的回了房子,然后看着方淮发愁,方淮身上都是酒,一身的味儿,而且又黏在身上,肯定是不能这样直接睡的,可是这样要怎么换?

     他想了想,进浴室拿了条新的毛巾,用温水打湿之后,才小心的脱下了方淮的衣服。

     仔细的用毛巾把方淮的身上都擦了一遍之后,许清舟才吁了口气,他什么时候干过这种服侍人的活儿了,自从进了娱乐圈之后,一直是养尊处优的状态,出门有助理,有顾成海,什么事都会提前打理的妥帖。

     就连家务,都是顾成海来了之后收拾一下,日子过得舒服的连手上都没有一点薄茧。

     许清舟换了个毛巾,给方淮又收拾了一遍之后,才笑着自言自语道。

     “可真是个小祖宗。”

     只是这么一笑,眼神也落在了方淮的身上。

     方淮其实长得很好,一头乌黑的短发,利落的寸头显得人格外的精神,眼睛不大但是平日里看着也有神,浓密的眉毛叛逆的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鼻梁挺直,此时无意识的抿着嘴,更是让人忍不住想要舔上一口。

     大抵是因为平时不注意防晒,方淮的脸上有些偏黑,脖颈以下的身体却是肤色白皙,往下看--许清舟才注意到方淮几乎是赤条条的,不着一物的躺在他面前。

     在灯光的摇曳下,显得极为魅惑。

     精致的喉咙微动,手指接触到的肌肤都透着一股火热,许清舟的面色有些难堪,他居然对方淮起了反应?

     洗了个冷水澡才勉强压住了心底的*,许清舟飞快的给方淮换好了衣服,就坐在沙发上看着方淮沉沉的睡着。方淮睡着的时候很乖,不会乱动,眉梢上也没有了平日里的端正笑意,只是一片柔和。

     可他刚才分明听到了轻轻地呢喃声。

     方淮在叫“妈妈”,一声一声像是刚出生的猫崽儿在叫一样,挠的许清舟心里直痒痒。

     上一世似乎没有听说过方淮的父母,这一世也是方淮和方垣两人生活,可方淮明显有些眷恋的神色,看样子他需要再去调查一下了。

     第二日。

     顾成海来敲门的时候,方淮还没醒,许清舟活动了一下筋骨,在沙发上窝了一晚上,他的个子又高,整个人都躺的很别扭,起来之后只觉得浑身都疼。

     不过顾成海看到他这副哪哪都疼的感觉明显的有一丝鄙夷,这是公然虐狗么?

     “有事?”许清舟转了转脖颈。

     “咔嚓咔嚓”的声音让顾成海抖了个激灵,忙不迭的回答道,“当然有事,你昨天半点颜面都没有给林子安,下午怎么拍广告?”

     阿玛尼让两个人一起拍就是打着炒cp的名义,在见面之前他们也没有提过这事,就是想着见了面之后许清舟就算不满也没有办法说什么,只是现在闹得这么僵,待会怕是不好办。

     “我干什么了?”许清舟神色淡淡的说。赶人出去的是索菲特酒店,又不是他,他明明只是说了句‘不认识’而已。

     顾成海也有些无奈,“可已经答应了下午要拍摄了。”

     “那就推掉这个代言,或者,让他们给我换个搭档,我不可能和林子安一起拍摄。”

     “你告诉他们,有她没我,有我没她,让他们自己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