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1
    方淮最后同意了顾安北的条件,不是因为免费,也不是因为名气,而是因为他看到了方垣眼里的渴求。

     在画室里的那两个小时除了当事人没有人知道都发生了什么,不过看这架势,方垣很喜欢顾安北。方垣很少对他提出什么请求,这一次却破天荒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告诉他“我喜欢”,方淮自然不会拒绝,左右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方垣高兴,现在目的达到了。

     只是......

     “舍不得?”

     坐在性能良好,空间舒适的路虎车里,车外的景色在一瞬间呼啸而过,音乐放的是舒缓的轻音乐,方淮的心情依旧有些复杂,他抬起头,看着身侧坐的笔直的许清舟,摇了摇头,“没有。”

     许清舟斜倪了一眼,“你的表情可不是这样说的。”

     “你看得出来我什么表情?”

     “我是个演员,分辨情绪是我的专长,何况你也不擅长掩饰情绪。”许清舟说。上一世他见过方淮,只是那时候这个人已经褪去了眼角的青涩,无论是喜怒哀乐都很难看得出来。至于现在...害羞又皮薄,正是调戏的好机会。

     呸!他怎么会用到调戏这个词。

     方淮还没回答,抬眼就看到许清舟的脸色有些泛红,他皱了皱眉,“身体不舒服?”

     顾成海正悠闲的掌控着方向盘,一听到方淮这话,顿时侧了半个身子,从后视镜里瞥了眼许清舟,着急忙慌的说,“不舒服?哪里不舒服,能不能撑得住,待会可是大场面。”

     “我没事。”

     “真没事?”不光是顾成海,方淮也是一副狐疑的神色,刚才出门的时候许清舟的肤色还挺正常,只是现在整个脸颊都透着股不自然的红色,耳朵更是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还是新疆红富士那种。

     “没事,不要岔开话题,你的表情告诉我你很舍不得方垣。”许清舟漠然的抬起了头,避开了方淮的眼神直视。

     被揭穿了心思,方淮也没空思考究竟是谁在岔开话题,他只是怏怏的“嗯”了一声,方垣三岁起就是他带着长大了,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甚至连‘哥哥’都不会说的小豆丁,到现在穿上西装也有些男子汉的模样,几乎每一次进步都是他见证的,骤然间要分开很久,他的确有些难过。

     不过,好在顾安北会在帝都呆个几个月的时间,他也说了,这段时间方垣不用每天都去顾家。至于今天,顾安北下午刚好要去一个交流会,都是业界出名的年轻画家,交流会上也会展示每一位参与者的画作,他说是个学习的好机会,就把方垣直接带上去了。

     “不过,顾先生是个很好的人。”

     方淮说话的时候,膝盖很规矩的并拢着,一只手撑着脑袋,浅浅的笑意在脸上浮现,只是他这些年没怎么保养,又常年在外做兼职风吹雨打的,因此肤色偏黑,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到笑意。

     许清舟眯了眯眼。

     他知道这是方淮发自内心开心的神色,方淮很圆滑,见面从来都是笑着的,可那种整齐的没有一点瑕疵的笑容并不是真正的愉悦。

     现在看到这个笑容...他莫名的有些不爽。

     “你很喜欢顾安北?”

     对于许清舟的问题,方淮似乎有些意料之外,愣怔了片刻,抿了抿嘴,“我喜欢顾先生,是因为他收了弟弟当学生,比起他,我更感谢你们。”

     ‘你们’自然指的是许清舟和顾成海。

     方淮不是个笨蛋,上一次接触顾安北之后他就知道,这个人不是一个会被轻易打动的人。因此在收到许清舟的信息说要再见一次时,他就明白是有人帮忙牵线了。

     至于这个人,只能是许清舟。

     “所以,我真的很感谢。”

     许清舟暗暗地挑了挑眉,清了清嗓子,克制的“唔”了一声,泛着光的眸子不经意间瞥了眼前排的顾成海,随即若无其事的扭过了头。

     “谢我就行了,和他没什么关系。”

     顾成海一脸的得意戛然而止,他翻了个白眼。

     “安北可是我弟弟。”

     “哦,不听话的弟弟。”许清舟嗤笑,他就知道顾成海不靠谱,之前特意去拜访了一下顾家,在给顾家父母献殷勤的同时,装作不经意的提了下‘朋友的弟弟’,一听到也是有自闭症,而且画画极为优秀,顾家父母顿时就来了同情心,当场把顾安北叫了回去。

     知道了方垣的情况,并且看过他让方淮拍下来的作品之后,顾安北才认真的考虑了一下收学生的建议,至于今天不过是走个过场,也是为了更仔细的了解方垣的性格。

     所以,还真没顾成海什么事。

     “你就是个万恶的资本家,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呵呵,方淮你可得离这个人远点,免得被带坏了。”透过后视镜都能看到顾成海阴沉沉的神色。

     “没事,又不是每个人都习惯当驴的。”许清舟冷静的回讽。

     ......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方淮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挪,避开了这一片的硝烟,忍不住的叹了口气。都说许清舟和他的经纪人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高傲,冷漠,可看看现在这两个人跟个小孩子一样,不停地打着嘴仗,一旦某人落了下风,另一个人的表情就得意的像是斗胜了的小公鸡,恨不得把尾巴都翘上天的感觉,分明就是幼儿园的年纪好么!

     说好的高冷呢!

     睥睨天下的傲气呢!

     方淮捂了捂脸,难怪都说明星在镜头前的性格不一定就是真实的性格,这种落差,他算是体会到了。

     虽然毒舌不是强项,不过某人的开车水平还是不错的,在市区拥堵的午间上班高峰期,顾成海也能从gps里找到最合适的一条路,一路畅通无阻,比预计的时间提前了半个多小时。

     “方淮就在这里下吧,让人看到你和我们一起对你不太好。”许清舟停下了嘴炮瞥了眼前面的路口。

     往前大约还有一公里的距离,就是a.m公司,在公司二层的会客厅里,此时正在进行一场新闻发布会。

     关于‘宜云公司’的事情,得到了上层的高度重视,尤其是和广电总局的领导以及公安局探讨了一番之后,都认为应该严肃处理,公安局那边已经打过了招呼,对几个嫌疑人重点盯防,不会走漏一点风声。不过这场新闻发布会,主要还是为了给业界敲个警钟。

     “让他们看看,干出这种事,下场会是什么样?”

     “身败名裂!”——广电总局

     “无止尽的刑期!”——帝都监狱

     “查抄家产!”——纪检委

     事实上,这也是一场杀鸡儆猴的联合行动。娱乐圈名声向来不太好,以前也曝光过‘潜规则’事件,但是受害者惧怕导演或者制片人的封杀,担心毁了自己的前程,因此都不愿意出庭指证,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只是传出去更不好听了,都说‘娱乐圈就是个泥潭’。

     在揭掉了那层光鲜亮丽的遮羞布之后,所有人的面子都不太好看。

     尤其是近年来娱乐圈更是各种事故的重灾区,偷税漏税,洗钱圈钱,各种钻司法空子的事件频有发生,因此对于a.m集团这次能如此配合,各方都表示很满意。

     方淮持着工作证从内场溜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几个在电视上出现过的大佬都坐在席上,最中间坐的就是a.m集团的董事长,韩志成。

     “我们对这次的事情表示很愤怒,对于受害者家属,a.m集团已经代表广电以及公安部门送上了慰问,并且,他们以后会进入a.m公司工作,不会再受到任何的威胁。”

     韩志成侃侃而谈。

     a.m公司的目的也很简单,名声。能让公司在业界力压其他公司的名声,他们不但抢在了最前面对受害者家属表达了自己的心意,赢得了好名声,而且在几个大佬跟前都留了名。

     因为这次事件的发现者也是a.m集团的人。

     叫什么来着?

     韩志成瞥了眼台下,哦,对了,儿子好像和他提起过,叫--方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