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0
    直到方淮站在顾安北的画室之外,脑子里还依旧是一团乱麻。

     ‘你不打算继续哄我了么?’

     抬起头时看到的是一副一本正经的面孔,一如新闻中出现的那样,清冷,孤傲,脖颈高高的上仰,透过车窗外的光线依稀能看到精致的喉咙在微微的滚动,带着一股致命的吸引力。

     方淮有些失神。

     他已经记不清二十分钟前在车上是怎么回复许清舟的了,上楼时甚至走神到被电梯与地砖之间的空隙绊的踉跄了一下,险些出了丑。

     “你吓到他了。”顾成海指了指方淮,无奈的说,“别总是恶作剧。”

     顾成海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场恶作剧,原因很简单,许清舟有前科。他们认识的这几年,许清舟用这幅生人勿近的脸‘犯了不少案’,其中被整的最多的人就是他顾成海。不过许清舟为人向来很有分寸,平时即便是戏弄人也不会过分,只是今天...

     许清舟被方淮掐的那几下,其实力道并不重,至少顾成海没有从许清舟的神色上看到丁点儿的怒意,要知道许清舟是个最讨厌别人对他亲密接触的人,能这样容忍方淮其实也出乎了他的意料。

     方淮回应的那个举动也不难理解,他们开车接上兄弟俩时,方垣穿的像是去参加典礼,方淮则是扣错了一排扣子都没有发现,紧张成这样,会把许清舟当成方垣也很正常。

     况且,方淮有多宠爱方垣这个弟弟他们都很清楚。

     在顾成海私下里调查过之后,也不得不承认,有这么个哥哥,恐怕才是方垣最大的幸运。方家不富裕,唯一的固定收入是巷子胡同里那个小院收取的租金,但是这种小型四合院的租金不算高,要维持学费生活费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大学期间,方淮几乎包揽了年级的特等奖学金,甚至同时兼过四份工,这样的人却活的很枯燥,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对自己极其抠门,至少在他们见得这几次面就可以看得出来。方淮几乎没有像样的衣服,除了几身运动装之外,就是公司的制服。至于运动装,但凡是英文学的有点基础的人都能看得出来,上面的标签‘adidis’只能是地摊上的仿货,甚至连真品的一个袖子都换不来。

     出门只要有时间就会做公交,因为公交比地铁便宜两三块左右,背包是某品牌的赠品,诺大的品牌标签看的让人有些刺眼。

     甚至和他们的交易中,方淮也会在酬劳上据理力争,一分不让。

     就是这么个抠门而且财迷的性格,却把唯一的弟弟宠上了天。

     几乎每个假期,方淮都会带方垣外出旅行,去不同的城市,偶尔也会去泰国,缅甸这些有着低廉物价的国家,让方垣可以见识更多的风景,而国内一些著名大师的画展,只要是方垣喜欢的,都没有错过一场。

     “方淮特别不容易,之前有个大师来办展览,在一个特别偏僻的美术馆,门票还特别贵,方垣想去,他就借了钱买了一张票,让方垣一个人进去了,自己就在门口蹲着。大冬天的,生怕方垣出来找不到人,连个躲风的地方都不敢换,硬生生的熬了一天。”

     “要说多的,你去方淮家里看看就知道了,一室一厅的房子,整整三个书柜,摆的全都是美术类的书。别以为这没什么,那些一整本书连几个字都找不到的书,特么的贼贵,随便一本都得好几十。要是国外出版的,一两百都打不住,方淮愣是给弄了几百本。”

     “还有那个牌子知道不,就是个卖彩铅的,五百种不同的颜色,不能一次性买全,付完钱也得给你分20个月寄回来,价格不低,他弟弟说了句喜欢,方淮就直接订了两套。”

     “方淮这个人呐,真是把他弟弟疼到骨子里了。”

     这些都是方淮的同学、同事告诉他的,其实一开始打听方淮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怕方淮看着单纯,实际上心有城府。许清舟又是个认清了人就认死理的人,顾成海也是怕许清舟吃亏。只是这么一打听之后,连他自己都对方淮起了恻隐之心。

     也正是因此,他才会告诫许清舟不要再玩恶作剧了。

     “知道了。”

     许清舟淡淡的回了声。

     他眼角余光一扫,就看到方淮站在画室后门,直勾勾的盯着那扇贴着壁纸的模糊的玻璃墙面,紧张的一动也不动,时不时的打个呵欠,眼睛里都泛着水光,像极了走失了主人的小奶狗。

     许清舟抑制不住的勾了勾嘴。

     刚才不是个恶作剧,事实上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会下意识的说出那样的话,不像是责骂,倒有些*的意味。

     而且,感觉似乎还不错。

     在这种目光的压迫下,方淮猛地抖了个激灵,太阳穴有些隐隐的疼,手指在上面按压了片刻,只有火热的温度给了他回应。

     “感冒了么?”

     方淮揉着额头暗自嘟哝着,突然,“咔嚓”一声,前门开了。

     “哥哥。”

     方垣穿着那身浅蓝色的小西装乐颠颠的跑了过来,方淮的情绪也紧张了起来。

     顾安北虽然年纪轻,但在国内的知名度甚至超过了不少成名已久的老画家,在方垣表达过自己的喜欢之后,方淮就去了解了一下这个人。这个被称为天才的男人实际上是个很固执的人,很少办展览,不会出席一些公开活动,多数时候那些盯着他的英俊面孔的媒体们压根找不到这个人的踪迹。

     甚至连画风都很诡异,抽象,写实,仿佛任何一种流派都不能束缚住他。

     这也是方淮想让方垣拜师的原因。

     方垣的自闭症近年来好了不少,但也仅限于生活中。一旦开始绘画,方垣似乎就变回了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年,他不会照着别人的要求去画,也没有统一的画风,往往是想到什么画什么,因此也很难给他找到合适的老师。

     至于顾安北...

     方淮抬了抬头,问道,“顾先生觉得...”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顾安北已经微点了点头,看着方垣的眼神有些欣赏,“他很有天赋。”只是眉梢转而下沉了些,“你确定要让我当他的老师么?”

     方淮皱眉,“什么意思?”

     “这次回来,是因为家里想见我,过几个月我就会离开,如果方垣要当我的学生,就要跟着我一起走。”顾安北招了招手,让方垣到了他跟前,说,“我很喜欢这个小家伙,不是因为我哥的面子,哦,他也没有什么面子。”

     顾成海:......

     “我喜欢方垣,是因为他和我很像。”

     顾安北推开了画室的门,带着几个人走了进去,随意的招呼他们坐下之后才说,“很少有人知道,我曾经也有过自闭症,不过是很短暂的一段时间,也是因为这件事,家里才会更宠我,他们觉得对我有所亏欠。也是因为那段时间,让我喜欢上了画画,方垣和我很像,不喜欢约束,不喜欢固定的画风。我可以当他的老师,但是我的条件是,以后方垣会跟着我学习直到他出师为止,这个时间也许会很长。”

     方淮有些纠结,“您的意思是,让小九和您一起走?”

     “嗯。”顾安北点头道,“画画不是一个闭门造车的事情,它需要更多的灵感,以及更多的阅历,我不会在一个地方呆很久,方垣如果要跟着我学习,就必须和我一起。”

     顿了顿,他又说,“至于其他你不用担心,我不缺钱,也不需要你交学费,我收了徒弟就会负责他的全部。”

     方淮的确有些动心,只是想到方垣的性格,他又有些迟疑了。顾安北年纪不大,甚至看上去比他更年轻,这样的一个人,能照顾好方垣么?

     顾安北能够理解方淮的担心,刚才的两个小时也让他觉得方垣会是个不错的徒弟,但方垣毕竟年幼,决定权还是在方淮。

     只是他低下头的一瞬间却和方垣的眸子对了个正着,那双幽黑的眸子里,完整的倒印着他的身影,和他一模一样的纯澈,干净,甚至都浸着些浅淡的笑意,心里的某根弦就像是“噔”的一下,被人扯动了下。

     他看向了方淮,说了决定结果的最后一句话。

     “出去多认识人,是目前治疗自闭症最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