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4
    云层之上。

     细长的耳塞挤压了大半个耳道,每一点声音都被放的极大,呼吸声似乎笼罩着整个头颅,让人一步一步的陷入更深层次的绝望之中。

     方淮就像个提线木偶一样,无法控制眼前的行动,可场景却在一幕幕的不停地掠过。

     十二岁时。

     他还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方家不至于豪富,可也在当地颇有些名气,家里有两个保姆,专门照顾他们兄弟俩,呼吸声伴着轻快地脚步,他去找弟弟玩,却看到方垣在哭,哭的撕心裂肺,周围皆是翻倒的颜料,洒满了方垣的身体。

     方垣的情况特殊,平日里都会有一个保姆形影不离的跟着,可他没有看到人。

     方淮沉沉的皱着眉,带着些少年的傲气,质问着,却听到了父亲去世的消息。

     “大少爷,以后我不会再来照顾你了。”她们说。

     方淮知道什么是去世,大人们总是用‘去了远方’这样的理由来欺骗年幼的孩子,可他已经十二了,他很清楚的知道去世就是永远的离开,他没有爸爸了。

     一个月后。

     在父亲留下的唯一的家产--巷子胡同里。

     方淮看着母亲把弟弟交给了他,告诉他“小九是你的责任,以后要好好当哥哥”,然后留下了一千块钱,转身上了一个头发有些稀疏的停着将军肚的中年男人的车。车是宝马,暴发户最钟爱的一个汽车牌子。

     方淮不愿意松手,那个男人也只是轻佻的一笑,两个黑衣保镖就冲了过来,硬生生的把他拖到了一边,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回过头就看到方垣一副懵懂的模样,乖巧的握住了他的手。

     胖乎乎的,带着温度的手。

     租住在胡同里的邻居在指指点点,看向他们的眼神有同情,也有怜悯。

     “这个当妈的也太狠心了,孩子才多大点。”

     “谁说不是呢,太可怜了。”

     “那能怎么着呢,听说之前可有钱,这种阔太太啊,离了人民币,一秒钟都活不了。这哥俩又是这么个情况,小的...唉,那人怎么会愿意带着这么两个拖油瓶呢。”

     ......

     那天他们是在胡奶奶家住下的,之后的日子也多亏了胡奶奶的帮助,她退休闲赋在家,看着方淮他们可怜,就经常做了饭给他们也送一份。

     从那天起,方淮就再也不会哭了。

     学着做饭,学着做家务,学着在菜市场上挑挑拣拣,在日落之前买些最便宜的特价菜,一开始也会跌跌撞撞,直到他年纪渐长,才真正开始过得游刃有余,他们不再需要依靠任何人,也可以过得很好。可他不会忘记最艰难的时候,他的母亲,做出的那个选择。

     ‘他真的不会原谅的。’方淮想。

     可他的眼前又出现了林月如凄惨的跌坐在他的那一幕,她用最卑微的姿态请求他的帮助。方淮很难过,在方家一夜之间倾颓时,他的母亲决绝的抛弃了他们,成全了自己,可为什么这一次,她却放下了所有的尊严来维护那个家?

     为什么?

     愤怒交织在血液中,耳边的呼吸声越发的沉重,方淮陷在这个沉沉的梦魇中几乎无法醒过来。

     “先生。”

     “先生。”

     “先生,醒一醒。”

     一个乘务员半跪在方淮跟前,细长的手指小心的取下了耳塞,而后晃了晃方淮的身体。

     “怎么样?”另一个空乘问。

     许钰有些皱眉,轻声回道,“估计是魇着了。”

     飞机上提供了免费的耳塞和眼罩,时常有商务人士趁着飞行平稳的时间补上一觉,这一趟航班虽然只有两个多小时,但是入睡的也不只方淮一个人,他们原本没有在意,只是刚才方淮身边的女士说方淮似乎有些不对劲,看着神色有些苍白,许钰也是担心有什么身体疾病,才会试图叫醒方淮。

     她加大了手里摇晃的力度。

     “先生,醒一醒。”

     轻柔和缓的声音一直在耳边重复呼唤,方淮下意识的想要回答,眼皮却沉重的几乎要睁不开,直到那双带着体温的手,握住了他。

     一阵暖流涌过。

     方淮睁开了眼,他用力的回握了一下那双手,却在抬眼之后看到了许钰。

     “先生,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许钰没有介意方淮的举动,只是轻声的问道。

     方淮这才松开了手,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没事,刚才多谢你了。”

     许钰给他端了杯白水过来。

     水有些凉,也让方淮彻底的冷静了下来,他扭头给了身边那位女士一个歉意的笑容,转而把头上的眼罩取了下来,放回了塑料袋中。

     飞机飞行的很稳定,机舱几乎没有什么颠簸,方淮看了眼舷窗外,几乎能看到大半个机翼,下面是云层,有些黑压压的感觉,天气大约不算好,没有暴风雨但是云层之上也几乎看不到蓝色。

     这样的天气,让人的心里都多了几分压抑。

     方淮的神色慢慢的缓和了下来,脸上的苍白渐渐褪去,恢复了往日的红润。很久没有做噩梦了,林月如刚离开的时候,他整日整日的做噩梦,后来方垣总是生病,他满心牵挂的都是弟弟,就再也没有想过母亲了。

     可今天...

     他叹了口气。如果不是这次意外,他都不知道林月如一直在关注他们。十年了,他们在同一个城市,却从来也没有见过一面。

     奖金发的两万他全都给了出去,也不知道够不够。

     可他没有多的了。银行里的存款是留着救急的,方垣年纪还小,他不能不多考虑几分,其余的,也就只有才发的工资了,只是家里要换个空调,几个灯管该换了,那台老旧的冰箱性能也不行了,这几千块甚至都不够淘汰掉家里的旧物件。

     方淮摸了摸兜里的钱,情绪有些低落。

     林月如过得并不好,老旧的不合身的衣服下面,有些遮不住的淤青,看时间有些是很久之前就有的,也有最近的还没有消散的青紫,半个拳头大小,明显是男人打的。

     她改嫁的人对他不好,而且生意上也遭遇了变故,说到欠钱的时候,林月如有些明显的不自在,或者不是生意失败,而是那个人有赌博的恶习,所以才会变得一贫如洗?

     那么,她没有见到韩越,只拿回去了两万,会不会又被那个混蛋欺负?

     脑海中闪过的这个想法,让方淮怔了下。他怎么会为林月如考虑这么多,他怎么会担心她的处境,他不该像说的那样冷漠,不该肉疼那两万块么,怎么会懊恼自己没有多给些钱。

     “艹!”

     方淮低低的骂了句。

     眼神里有些复杂,他沉默的捂了捂脸,努力的把一切思绪都挥散掉,面前一道阴影随之打了下来,温婉好听的声音在他耳边笑着说。

     “这里有湿巾,擦一下吧,你出了很多汗。”

     方淮抬眼,是刚才那个叫醒他的乘务员,他礼貌的点点头,余光扫过了胸前,看到了铭牌上的名字。

     许钰。

     下了飞机之后,方淮的情绪还有些复杂。许钰要了他的名片,那名片还是在他正式入职之后,韩越给他印的,正面是宝石蓝,公司职务以及联系方式都是标准的楷书,只有名字一栏是锋利大气的瘦金体。

     “方淮,这边。”

     出了机场大厅,一个人笑着冲他晃了晃手,方淮这才收起了多余的思绪,上前打了个招呼。

     a.m集团有不少分公司,在国内很多个城市都有员工,和方淮一批的实习生有不少都按照自己的意愿分到了各地的分部,何亮也是其中之一。

     “我直接送你去酒店,里面有餐厅,你先吃点垫垫,韩部长的飞机过一个多小时就到了,等人齐了,再给你们好好地接个风,难得来一次上海,可得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

     何亮爽朗的笑着。

     方淮也应了下来,他知道何亮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韩越虽然是在总部,可说话很有分量,恐怕待会接待他们的不只是何亮一个人吧。不过他也只是安静的笑笑。

     机场离酒店不算远,没多久就到了目的地。

     “我们只是来出差,没必要住这里吧?”

     方淮看了眼酒店,冲着已经上前想要帮忙泊车的侍应生摆了摆手,转身冲着何亮皱了皱眉。索菲特酒店是全国连锁,标准的五星级酒店,在国内几乎是顶层的那一列。可他们是出公差,一应行程由公司报销,怎么可能有经费住这样的酒店。

     何亮凑到了跟前,小声说,“酒店是韩部长订的,你放心,回头报销的发*票我们会准备好,至于钱嘛,当然不会让韩部长出了。”

     公司出差住宿的标准是三星级,相比较这个酒店来说,差价可不少。

     不过韩越做的决定,方淮也不好多说,他瞥了眼何亮,由着侍应生开了车门,拎着包下了车。

     只是他一个侧身的功夫,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已经和他擦身而过,踩着细长的高跟施施然的进了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