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3
    从背影上看是个女人。

     一件简单的t恤衫,一条宽松的运动裤,有些泛着黄,看着极为单薄,尺码也明显不合身。甚至以方淮的身高,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头顶上稀疏的白色,几乎呈平铺状的向发梢两边扩散开来。

     停车场的车不多,因为两侧各有一百个车位,只有韩越喜欢把车停在这个角落里,因此周围几乎是空无一物。

     方淮的脚步声显得格外明显。

     似乎是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那个女人忙不迭的转过了身,有些急切的说,“你终于下班了......”

     只是看到了来人之后,她那有些喑哑的声音却是蓦地卡住了。像是吃了鱼刺一样,如鲠在喉。

     “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有些慌乱,下意识的扶了下耳边乱糟糟的头发,只是似乎是太过干燥,她一弄反而让头发更凌乱了些。抬眼看到方淮愣在了原地,她也来不及收拾,一个转身就想往外跑。

     方淮这才回过了神,眉梢下沉,一个箭步追了上去,在两三米的距离就一把扯住了那人的胳膊,恶狠狠的往回掼了下。

     “你跑什么?林月如,一遇到事情你就只会跑么?”方淮的声音里都晕着怒意,看着被他一把拽了回来而后一个踉跄坐倒在了地上的人,眼神里有过一丝不忍,却在转瞬之间抛在了脑后,不留情面的嘲讽道,“怎么,十年前跑的那一次没让你过上什么好日子?看看你这衣服,看看你的包,当年那个不食五谷的方家阔太太现在过得就是这种生活?”

     方淮是气的狠了,多年的艰苦生活让他为人一向圆滑,可面对眼前的这个人,他却仿佛失了理智一样,恨不得用最恶毒的话来中伤她。

     听到这些话,林月如微不可查的瑟缩了一下,起身往后退了退,右手往上稍移,小心的遮住了包上的翻痕,只是其余大部分的面积还是能清楚地看到那些摩擦以及细小的划痕,明显是用了多年的。

     “小,小淮。”

     她不敢抬起头,只是从余光中瞥着方淮的神色,低低的喊了声。

     方淮呵呵的笑了起来,笑到眼角都有些酸涩,才往前走了两步,站在林月如面前,说,“小淮?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叫我,林月如,从你放弃我们兄弟俩的那一天起,方家就和你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了。”

     他伸出手,强硬的把林月如的下巴抬了起来,眼神里都透着一股冷漠,“不要叫我的名字,我觉得恶心。”

     林月如的身体微微的抖了起来。

     “我...”她似乎想要解释什么。

     方淮却是已经转过了头,松开手,从兜里拿出了车钥匙,“嘀!”的一声,把手里拎着的包丢在了后车座,转身坐在了驾驶座上,利索的扣上了安全带。

     林月如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冲了过来,着急的拍打着车窗,“小淮,你等一下,等一下。”

     方淮没有搭理,转了下方向盘把车往一边开。

     她却顽强的从另一边贴了过来,几乎就在咫尺之间,方淮眼前闪过一个身影,等他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刺--啦”一声,车轮硬生生的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痕迹。

     他抬眼,人已经倒在了地上。

     ......

     方淮心里‘咯噔’一声。

     他恨林月如么?当然恨,如果当年林月如没有抛弃他和方垣,他们也许会过得艰辛,可至少还有亲人陪着。

     方家以前也是做生意的,固定资产至少也有百万,父亲娶了林月如,把她当女儿一样的宠着,什么事都不让她操心,可到头来,害的方家生意失败,父亲去世的人,竟然也是她。

     后来更是抛下他和方垣,迅速的改嫁了一个当地的富豪,从此之后了无音讯,留下他和方垣两个人孤苦伶仃的。方垣生病时,医院要直系亲属签字,他那时年纪不够,到最后只能求了邻居帮忙,去小诊所里看的病,差点就活不下来了。

     所以他永远都不会原谅林月如,哪怕这个人是生了他并且养了他十二年的--母亲。

     不可否认,刚才看到林月如过得并不好,一副老了二十来岁的模样,方淮心里是有些畅快的,至少这证明了离开方家并不是一个多么好的选择。可现在,看着她倒在他面前,生死不知。方淮的确有些慌了。

     他手忙脚乱的解开了安全带,“啪!”的一下打开了车门,三两步跑到了车前,看到林月如正扶着地面一点点的坐了起来,地上也没有血迹,他才松了口气,抬了抬眼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把眼底的泪水憋了回去,而后换了副凶狠的语气。

     “你疯了!真的会死人的知不知道!”

     林月如捂着胸口咳了几声,有些讨好的笑了笑,“没事,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不过,你可不可以告诉我,韩越在哪里?”

     方淮闭了闭眼,沉沉的吸了口气。

     林月如也曾经是个阔太太,那时候的她说话软软的,出门从来不会让人觉得有什么不妥,精致的衣服,价格高昂的化妆品,遇到熟人也是一副得体的仪态,可现在的她,跪坐在地上,就像是地上的蝼蚁一般,把自己的最卑微的一面展现在了方淮的面前。

     方淮有些想哭,他宁愿看到这个曾经他最依赖的女人尊贵的站在他面前,用一贯教训他的语气和他说话,也不愿看到这个人把姿态低到了尘埃里。

     这是他曾经叫了十二年的母亲啊!

     鼻腔里有些发堵,方淮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然后半蹲着问,“你为什么要找韩越?”

     刚才情绪激动,他没有来得及思考,可现在仔细一想,林月如站在韩越的车前,周围没有别的车,她等的人只可能是韩越,可问题是,她为什么会认识韩越?

     “我,我有点事。”

     “他出差了,过几天才回来。”

     事实上韩越还没有去上海,只是去办些私事,不过林月如既然会在这里等人,那就说明她并没有韩越的电话,方淮撒起谎来也没有什么顾忌。

     果然听到这话,林月如的表情顿时变了,有些窘迫又有些苦涩,“你能把他的电话给我么?”

     “不能。”

     瞬息之间,他觉得林月如整个人似乎都佝偻了起来。

     方淮眉眼中有几分质询,他总觉得这件事和他有什么关系,韩越认识他母亲却从来没有给他提过,而林月如明显不是第一次来找韩越了,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你有什么事,等他回来再说。”

     方淮装作要离开的样子,就看到林月如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的站起身向他开了口。

     “小淮,我求你了,告诉我韩越的电话好不好?”她一只手扶着腰,另一只手扯了下方淮的袖子,说话间呼吸有些不匀称,显然是刚才撞得那一下受了点伤。

     “你先告诉我,你找韩越干什么。”

     林月如张了张嘴,却有些说不出话来。

     “你不肯说,那我猜,你和韩越唯一的交集就是我。能让韩越见你的身份只有我的母亲,你调查过我,知道我和他关系很好,知道如果你表明了身份,他就不会拒绝你,所以你穿成这样,是来问他借钱的,对吗?韩越不常开这辆车,可你却知道这是他的,所以你来过很多次了,是不是?”

     ......

     短暂的沉默之后,方淮听到了一声“嗯。”

     这一声就像是一把重锤,狠狠地砸在了方淮的心上。

     他趔趄着往后退了两步,表情里有些难以置信,就算想的再明白,可真正听到林月如承认,还是让他觉得很难过,当初为了钱,为了更好的生活,林月如抛弃了他们,直到现在,她还不肯放过他么?

     韩越是什么性格,方淮很清楚,看在他的面子上,也不会再把钱要回来。可这个人,怎么就,怎么就忍心一次又一次的利用他?

     “小淮,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叔叔他欠了一笔钱,又被人打的住了院,医生说,说不交住院费就要把我们赶出去。我是实在没办法了,小淮,你帮帮我,帮帮我好不好,就这一次,以后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

     “叔叔?”方淮冷笑了一声,“林月如女士,不是你随便在外面找的野男人,都配让我叫一声叔叔。”

     他用手抿了下眼角的湿润,眼神里再没有一丝留恋,冷漠的从兜里掏出了刚才发的两万块,连同整个红封一起丢在了林月如面前,“这些钱给你,你欠韩越的钱我会还,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也希望是你最后一次丢人。”

     黑色的奥迪车缓缓的开了出去,消失在了林月如的视线中,她却像是怔住了一样,突然间伏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小淮,对不起,对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