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2
    发布会进行的很顺利。

     在一切事务处理完毕之后,许清舟才上了台,没有对旧东家落井下石,只是表示自己想要更多的往影视方面发展,才会选择离开公司。

     这一举动也赢得了媒体的好感,这年头多少明星艺人和公司撕逼,关系闹得极僵,甚至有的打了好几年的官司,互相扯皮。而许清舟这次因为执意解约也在网络上引起了不小的风波,最近几天更是被黑的体无完肤,他还能这么心平气和的给东家给点颜面,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那么,请问接下来还有什么计划么?”有记者问。

     许清舟人气高,现在还在上升期,多的是人想要了解他以后的动向,看到这个记者率先问了出来,其他人也直直的把镜头朝向了台上的许清舟。

     “我会成立个人工作室,不过合同会签在a.m集团。”

     明星成立个人工作室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近年来尤其流行这种做法,毕竟一个工作室的人都是为自己一个人服务,肯定比在公司里容易管理而且方便。不过他们也大多会选择挂靠在一个大公司名下,这样公司的资源也能有优先选择的机会,公司只要抽取一部分佣金就行。

     因此许清舟的话一出,记者们也都反应了过来,回去之后把发布会内容稍加润色几篇稿子就相继出炉。

     《惊爆!!!宜云公司董事长以及副总涉嫌谋杀,受贿等多项罪名,已被公安机关拘捕》

     《宜云公司已经被查封,旗下艺人纷纷转投新东家》

     《许清舟成立个人工作室,与a.m集团签约》

     各大媒体当天的头版头条都是此次发布会的报道,没去现场的记者肠子都悔青了,这一连串的大新闻可都是大把大把的钞票啊,就这么插着小翅膀飞走了。

     不过肉虽然没吃着,勤劳点还能捞点汤喝。比如追踪一下这次事件的后续报道,就现在这热度,怎么着也能蹭个热搜。

     方淮也趁着这个机会狠狠地涨了一批粉,他在发布会之前,也是许清舟被黑的最惨的时候,放出了部分解约当天的录音以及摄像,当时还被不少人分析说是人工合成的,有人还私信他问他收了多少好处费。结果发布会一开,那些人才发现方淮发布的消息全都是真实的第一手资料,因此都回来关注了他的微博账号。

     短短两天时间,方淮的微博粉丝就达到了七十万之多。

     而且此事过后,广电总局也出条了最新的相关条例,针对娱乐圈的一些黑暗面加强了管理力度,圈子里一时间风声鹤唳,倒是老老实实的消停了一段时间。

     ......

     “给,你的奖金。”

     韩越从办公室出来,直接找到了方淮,递给他了一个红色的纸封。

     一听到‘奖金’二字,正在堆积如山的文件册里埋头苦干的方淮“唰”的一下抬起了头,吓得周围的同事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办公室里一阵转椅摩擦的声音,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方淮讪讪的摸了摸脑袋,直起身子接过了红封,“这是给我的?”

     每次跟到一个新闻,无论大小,都会有提成,不过是分量的区别而已,这个方淮是知道的。只是他上次已经得到了好处,从实习生转成正式员工,这可比红包划算多了。因此方淮也没再肖想其他的奖励,眼下这可真是意外之喜。

     “嗯,上面说还有吴海东那个事的奖励,你这些天表现不错,就给你一起发了。”

     吴海东就是之前找人伪装粉丝伤了顾成海,想要借此挑拨二人关系的那个笨蛋。他和许清舟是同期出道的艺人,只是两个人的发展几乎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许清舟拿到几项新人奖并且在准一线的行列里站稳脚跟的时候,吴海东还是个没什么代表作品的三线小艺人,因此对许清舟起了嫉妒之心,只是经纪人不允许,他才会私下里干出这种事。

     顾成海在圈子里的人脉极广,只是打了个电话,吴海东的经纪人就自动离职并且‘帮忙’推掉了他近期的许多资源,网络上也多了些吴海东的丑闻,比如‘夜店小王子’之类的,之后更是有人扒出吴海东以前干过牛郎,一时间,名声尽臭。

     这些事方淮都是知道详细过程的,因此也第一时间给公司交了一份汇报,并且在他的微博公众号上推波助澜了一下。

     ‘毕竟许清舟是个很好的人,对好人有什么不良企图的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方淮的这个想法深深地满足了许清舟的自尊心,同时也收获了某人的一个白眼。

     顾成海:呵呵,许清舟是好人...天底下的人是都死绝了么。

     不过吴海东只是个三线小艺人,就算上了热搜也没有什么话题度,没过两三天就已经被‘某位明星疑似婚内出轨’的事件压在了尘埃之中,因此方淮看到这个红包的厚度,也有几分惊诧。

     “这么多?”

     “嗯,你这次立功不小,里面也有公司的奖励。”

     执行部独立于公司,直属董事长一人,能同时得到部门和公司的奖励,通常都是大新闻。

     方淮悄无声的掂了掂重量,顿时喜笑颜开。

     韩越一手插在兜里,一手揉了揉方淮的头发,顺便把车钥匙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我下午有点事,可能要晚一班或者两班飞机,你一会忙完工作直接开我的车去机场,到了上海会有人去接你,我们晚上见。”

     方淮含混不清的“唔”了一声,算是回应了。

     随即搓了搓手,一张一张的开始数钱,笑意渐渐地蔓延开来,眼睛笑的几乎眯缝成了一条线。

     ......

     看到韩越一脸无奈的离开了,办公室里的其他几人立刻收起了一本正经的样子,“啪!”的一下合起了文件,悉悉索索的凑到了方淮跟前,“韩副部长的车欸,就这么给你开了???”

     “就是就是。”一个同事啧啧两声,看着车钥匙上的商标,有几分羡慕的说,“奥迪q7,我什么时候才能买一辆啊。”

     “去,就你那收入,能在帝都按揭一套房子都不错了,还想着买车?”

     几个人互相打闹了几下,这才把目光都投向了方淮,一个个都阴测测的,把方淮包围在了中间。

     “唰唰...”

     人民币哗啦哗啦的声音在五秒后戛然而止,方淮后知后觉的看着这几个把他周围光线挡了个严实的同事,不解的问,“怎么了?”

     ......

     问清楚了原因之后,方淮才哭笑不得的挥了挥手,让几个人都稍微站开些,不然他还没有‘老实交代’呢,就被他们身上的香水味和汗味熏了个底朝天了。

     “你们想知道什么,说吧,我知道的尽量回答。”

     “不能尽量,要完全!”几个人异口同声道。

     “行,问吧。”

     部门里唯一的女同事先开了个头,眼睛里都冒着星光的尖声问道,“韩副部长家境是不是特别好,我之前看过他开了辆奥迪a系列,今天又是个q系列,好像有一次还看过他开了辆牧马人来上班,这都是他的车?”

     其他人“嘁”了一声,这位的心思他们还能不了解?

     韩越的前途一片光明,英俊帅气,性格温和,公司里打他主意的没有一百也有五十,其他部门经常有人借着工作之便往执行部跑,一个个都身姿妖娆而且面容妩媚的,要不是部长发了次火,估计还能有更多人前仆后继的来钓金龟婿。

     就凭这位,呵呵,回去照照镜子先。

     不过这话可不能说出口,哪怕长得没有花容月貌,也得内部消化。毕竟a.m公司狼多肉少,而且这年头男女比例失调,找媳妇可不是个容易事。

     方淮倒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他从来没问过韩越家里的情况,他知道的都是韩越主动告诉他的。

     不过那些车的确都是韩越的,这个说了也无妨。回答了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之后,方淮就找了个机会离开了。

     过了半晌,办公室里的人才反应了过来。

     “靠!方淮这个小狐狸,看着说了挺多,可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下次肯定不会放过他!”

     ......

     办公室里的小插曲没有影响到方淮的心情,他拎着个包轻快的下了楼,一路上见人都笑呵呵的。

     只是这种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他才走到停车场,就看到一个人已经等在了车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