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换脸
    此时的洛天显然已经无法等到那位自顾不暇的来救他了。

     他挣扎着从地板上爬起来,之前被那个看似柔弱可怜的女孩折磨得实在够呛,他竟还能留有一条命,实在是奇迹。

     那个用一只专业的相机把自己拍了进去,可是这种相机却是用来专业杀人,并不能达到折磨的效果。于是又用选择了手机,把数码相机仍在一边,虽然并不能达到自己希望的“虐杀”效果,但是也暂且可以用来杀人,毕竟手机的电量实在是耗得太快了。

     把自己的手机打开,不仅有拍照,还有美妆,正常的磨皮是变白,这里的磨皮。。。就是磨下一层皮来。洛天感受着满脸火辣辣地疼痛,一层,一层,又一层。。。他感觉有一把锋利的小刀把自己面颊上的肉一片片剔去,把血管挑断,把那些附在骨头上的“顽固”小心地搓下。。。说实话,他是从没想到这种专属于贵妇的待遇他能有幸体验,只不过,是太深了些。。。。。。

     那些去了,又有各种表情,不论是兔子耳朵,还是裂开的大嘴,都用他的肉生生拼出。

     先是头骨被两只缩进脑壳的耳朵顶穿,露出血乎乎的两片半圆;然后是自己的牙床都能被拉扯开,白色的牙齿根部都迸开来,纤细敏感的牙龈神经暴漏出来,接触到空气又是阵阵地抽疼。。。。。。

     看着他不再动弹,至于眼睛,眼皮都没了,他又怎么能闭上,只是被神经空荡荡地吊在空气中罢了。女孩疑心他死了,最后还是认定就算他没死,也是几口气了,毕竟单是两只穿头而过的耳朵够他死的。

     女孩拿着手机凑近。

     女人在她身后眯起了自己的眼睛,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得意味深长。

     洛天下垂的眼珠接收到了女孩染血的靴子,她在凑近,洛天屏住呼吸,压制住自己的痛觉和受伤后的急促呼吸。

     有了之前的中年男人做对比,女孩显然没有多加防备的意识,她凑近了被折磨得没有人形的洛天,以一副和自己得意作品合照的念头,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显然妹子之前在手机里存了不少东西。

     因为手机的反应慢了一拍,而她因为被洛天拽住,略有慌乱,竟让他触到了那个键——换脸。

     “咔嚓”声过后,是该女孩顶着那张人厌鬼嫌的脸了。虽说他暂且只能维和地用着一张美貌女孩的脸,而且因为大小不匹配被拉扯得微微有些变形,肤色不匹配,好歹命保住了。

     接下来的就简单了,轻而易举解决掉了崩溃的女孩,拿着那只还记录着两人照片的手机,他看着实则完全无意追上来的女人飞快地奔了出去。

     女人在他的身后微微发笑,在商场里的拍照只是前言罢了,只有他们的贪婪,才是催生恐怖的真正原因。

     而此时本该及时赶到“英雄救美”的贾胖子,在储物柜里,找到了一条裤子。没办法,外面实在是太脏,只是看到这些,就能想象到这个之前正“正常”营业的歌厅之前有多热闹,现在。。。有多糟污。

     此时,贾胖在柜子里找了半天也没能找到大号的裤子,只勉强找到一条弹性非常好的,甚至弹性好到自己竟能套进去。

     试裤子到最后胖子也没有多余的心情了,勉强翻出一条能穿的就套上了。于是他没能注意到,旁边的柜台上的簿子上并没有记录他拿出裤子的那个橱子——444。

     换了条裤子的胖子就如同RP值终于用完,迎来了他人生中的。。。鬼。

     刚从储物柜处绕出来的胖子就看见了在远远的、远远的舞池那端,一团黑乎乎的影子。

     他瞬间警醒起来,看见了又能怎么样,他还得等它近一点、再近一点,才能判断自己的逃亡方向。

     那只鬼离得愈发地近了。他能看见那张苍白的脸,裂着的巨大嘴巴。。。跑!

     胖子从柜台下钻出去,可惜自己的身体没有“滑动”的功能,勉强略过了面朝下看着他过去的鬼,胖子打了个哆嗦。

     然后以绝对无视的姿态狂奔而去。

     再之后——

     栽了个倒栽葱。

     他看着自己的腿,他刚刚竟有一种肌肉萎缩的感觉,丝毫使不起力来。果然,实际上。。。也是一种萎缩吧,他的腿终于没有了之前肥肥嘟嘟的“富态”,甚至显得苗条、纤细。。。是跳舞的好苗子?!

     WTF!

     这个词竟然能出现在他的身上!

     恍惚间,腿缩得越来越细,显然已经不是一个男人会有的腿的范围了。可是他的上半身还是依旧那样肥胖硕大,没有任何的变化——这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冰激凌。

     可是这只人肉冰激凌并不显得可爱,反而是十分可怖,比小脚女人的比例要不协调百倍不止,毕竟已经脱离了“人”的范畴,这样的身体,完全有可能把自己的腰折断!

     他艰难地转过头去看鬼,它依旧苍白地裂开了自己的血盆大口,可是却静静地等在一旁,竟有几分绅士的味道?

     他的纤纤细腿,纤纤细腰,纤纤地支持着。。。一个鲤鱼大厅弹了起来。

     胖子能感觉到自己的腰裂了,是真的裂了,尽管有那条“紧身裤”勒着,也不能让他忽略腰部移动间的漏风感觉,血水了不可避免地渗了出去。

     鬼惨白着脸从远处飘来。和惨白着脸的他此时倒是更般配。

     “它”伸出了鹰勾似的手,向胖子伸来。本来想要躲开,可是那双让他腰裂的罪魁祸首靠了过去,带动着自己的腰又是咔哧一声。。。

     他们滑进了舞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