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拍照(三)
    此时,胖子则是急哧哧地往前赶着,可惜,他实在是对赶上前面两个即使是行动略有不便也撤得飞快地男孩无能为力了。

     只能靠自己,他想着,即使是和他们一起走又怎样呢?他们又不熟,恐怕在自己展现能力之前就被当成了炮灰了。一个人,是最危险的,也是最安全的。本就追不上,他推测他们大概是去超市了,这样想着,反而绕去了另一个地方。

     而此时呆在超市的洛天和“土”则是一个躺在地上,另一个人负责守着仓库的门,免得他们最后求生无门。

     或许是因为这里更是少了人气,这里的地面更显得冰冷刺骨。

     “我们去拿些床被吧。”洛天提议,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会对少年有着非一般的宽容或是关注。明明下定决心是大家要一起活下来,关键时刻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偏向了少年,无论是之前天黑时奔向商场,还是遇到无面模特,他想到的总是少年。

     “土”点头同意,往那边挪了几步。

     现在最好还是先别出去,洛天去角落里翻翻啊看是否有保暖的东西。随手拿了些食品放在一旁,为了那个东西倒是不值得打亮光,洛天抹黑翻着那一箱箱的东西,有刮胡刀、牙刷。。。镜子!

     洛天一个激动,摸出的镜子竟然掉在了地上,四分五裂。门缝外的一缕光透过来射在上面映出一抹刺眼的光。

     “怎么?”

     “是镜子!”洛天尽管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可是其中的惊慌却是明显得不用再分辨。

     “走吗?”洛天还是向少年求取答案,可是已经不用再问了,不用再等了——“它”来了。

     天花板上陷下一个空洞,那个塑料的模特也似乎是被破了几处,扭曲的红唇,歪斜的眉眼却是更显得碍眼,简直是在生产的炉里就烧花了形,该是被扔进垃圾场的。

     她身上的红衣也被划得出现了破碎的部分,此时站在外面的两人才看出这竟是一张外翻的人皮!所谓的毛乎乎,所谓的毛呢,都是未刮干净的肉沫罢了!

     两人没有多言,只是往前跑着,可是身后的女人像是戏耍他们般,一直不紧不慢地赶在他们身后,仿佛要等他们累了,绝望了才将这两只可怜的小羊羔吞食入腹。

     “闭眼!”少年低声说。

     洛天下意识地照做。没有了视觉,短时间内人还是没法适应失明情况下快速移动。于是他停下了。

     这无疑是极信任少年的。

     事实证明他也没错,在他们都闭上眼,静止在原地时。就在距他们不到五十米的地方,面容艳丽的女人看着他们两人,眼里透漏出怨毒和不甘来。

     等了很久,他们从站变成了坐,后来摸索着找地方用变成了躺。

     “看”出了洛天的困惑,少年解释道:“因为那个女人说过了,想要不被‘拍照’,就闭上眼睛。”

     等了半晌,没有下一句话,刚要开口问,少年却仿佛又“看到”了洛天的神态,接着道:“可是我们当时都没有在意她的这句话。一来是身份可疑,二来是行为不明。

     自从你回来后,我们就一直以为‘镜子’才是‘拍照’的关键,可是难道镜子就算是照相了吗?尽管你确实看到了东西,可是却没有保存。

     所以所谓的‘照相机’并不是镜子,而是眼睛。

     你所看到的,就是相当于被拍照的,而根据中年人所述,我们所拍到的‘鬼’就会变为真实!或者它们会因此而杀了我们!

     反而,闭眼才是正确的方法。没有眼,就没有‘照相机’了,就没有‘鬼’了。”

     洛天听后,叹息一声:“那她是真正的人咯,真正活下来的,还将方法告诉我们。”

     少年没有答话。

     洛天迟疑片刻,最后还是道:“我要去告诉他们。”少年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反对,任洛天将他背起来,摇摇晃晃地去找能扩音广播的地方。

     此时女孩真是有些慌不择路了,面对那些自动旋转着镜头对准她的相机,她心里既是惊慌,却又有着。。。火热。

     对于“虐杀”的兴奋感甚至快要压过她的理智,她满面通红,急促地喘息着,扶着相机的柜台,看着那一只只眼睛似的摄像头,想像着自己死亡的快感,简直如吸了毒品般的兴奋。

     远处的那个模特不知何时出现了,正在朝她一步步走来,那胡乱拼装般的五官让她想到自己也会被那样残忍地分尸,又开始兴奋。对于死亡的恐惧几乎被完全压制——她在几分钟前还在想着自己要赶紧逃走,怎么能就这么被杀死?可是她的血液却背叛了她,渴求着这在“死亡食物链”中天然处于顶端的、无敌的“鬼”!

     突然从远处传来一声高亢的“闭眼!”唤回了她的理智,让她猛然闭上了眼。

     一秒,两秒,三秒。。。真的没有了动静。女孩的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有些庆幸,以及。。。遗憾。

     偷偷睁开了一条缝,面前是一个容貌艳丽的女人,正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对她说:“好孩子。”

     第二天天亮了。在商场的大门前,所有人都到齐了,除了那个中年男人,早早死去。

     他们依次沉默着上了汽车,谁能注意到,女孩的背包里放着一只专业的相机。女人在角落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同样无人看见。

     女人微微勾起唇,作为所谓的“女神”,又怎么能不来这里拿那“珍贵”的照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