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拍照(一)
    “怎么?”洛天问那个刚刚还正常的中年人。

     中年男人的言语已是毫无逻辑可言:“这里,真的有。。。那我是不是也在。。。”

     “冷静!”洛天一声厉喝。

     中年男人似乎也缓过来了,他们往楼上走去,老规矩,先暂时找到监控室,然后他开始讲述关于“拍照”的事:

     “每个人都有一些梦是作为‘其他人’的时候吧。而我的情况,则是格外的多,多数时候都是只有生活的片段罢了——像是喝杯咖啡,躺在床上发呆。。。之类的。可是,自从一个月前,它开始变成了一个连环梦。

     梦里,我是一个陪领导吃饭时专门管最后摄影的人。因此,数码相机也是时常带着的,而且因为懒惰,很久都不会删照片,直到最后装满上限为止。

     这一次,我陪他们拍了一张照片,因为有女神在,所以私心设为了壁纸,反正同事看见这么多人也不会想到什么。

     每天开机都要看一遍电脑。

     直到,有一次电脑坏了。因为反正这个笔记本是用来娱乐的,所以我也没有什么迫切的需求,一周后才去修好。

     可是,等我打开电脑,照例观摩自己和女神的‘合照’时,却发现了照片里的自己在变浅!安慰自己是采光的原因,可是终究是很介意的,于是之后的每次开机都要截屏保存下来。

     一个月后,即使是不去看自己的截屏,都已经能知道‘自己’确实在变浅了。因为我只剩下了一个淡淡的轮廓!连五官都看不出了!

     看着那一张张貌似和煦的笑脸,我突然觉得一阵冰冷。

     甚至连电脑都不敢碰了,我打开手机看着截屏,所有的‘我’都没了——

     可是那些‘人’却是逐渐变成了一句句双口大张的骷髅!!!!!

     中年男人此时已是半癫狂,半怯懦地靠着身后的墙壁大口呼吸。

     让女孩去安慰了一下中年男人。大概是通过他想起了自己的孩子,中年男人找回了理智——“然后,他把这些照片发给了商场里的一个专业洗照片的店,然后约定要来取,他来了,之后。。。我就不知道了。”

     洛天安慰他几句,和众人分析道:“既然是这样,抛去这位(指了指中年男人)被蒙蔽的可能,那么大概触发鬼的点是‘拍照’和‘洗照片’两件事。当然,此时我们无论是否碰触到这两个禁忌,都是要撞鬼的。”

     分派好两拨人,洛天要带几个人去下面的超市里拿点吃的,不然实在是熬不过去。洛天和少年带着一个长得很漂亮女人离开,剩下的三个人先呆在这里。

     离开前,女人瞥了那个中年男人一眼。

     而此时,在他们离开了一个小时的公园。

     一对男女相携而来,两人此时都是风尘仆仆,狼狈不堪,女孩的脸上满是大大小小的血口子,一只眼珠已经不翼而飞,长发被血糊在脸上。她被男孩搀扶着,尽管男孩的身上的伤还更重些。

     “不是说。。。不是说本市的幸存者都会在市中心公园吗?”女孩有些癫狂地叫着,她求救般取出了那个小巧的收音机,在那个台上,本来和蔼的女声又响了起来。

     女孩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松了一口气,可是男孩更加警惕起来——这里没有一个人,可是收音机还报着在这里集合的信息。

     听了几遍熟悉的女声播报,女孩不耐烦了,她冲着收音机吼道:“我们都来了啊,你在哪呢?”

     收音机里的声音突然停了。

     两人都开始警惕起来,默默地退后,直到里面的声音换成了另一个嘶哑的语调,好像还是之前的女人,不过是——死人版。

     “您好,活人已经离开,你们是被留下的。死人。”

     两人的尖利叫声没有传出多远就变为了破败的嘶叫声,再之后,什么都没有了。

     此时洛天在干什么呢?他们在往包里装着各种东西。本来只是带上今晚够吃的就行,可是想到万一晚上着了凉,他们又本着反正这时也是没有鬼出现的念头,又往床上用品而去,想着随便拿几床毯子就好。

     不知不觉,已经偏离了他们最开始的目的地位置。

     竟到了服装区,洛天抬头看见了面前的镜子。上面映照着那个面色略有些苍白的自己,身后的男士衣服,还有附近的一张大床,和一个就近的塑料模特。

     镜子上的光竟闪得他一个恍惚。

     走开的洛天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似的,脑海里不受控制地一直在反反复复回忆那一幕,直到看见了走近的女人和少年。

     是模特!

     “快跑!”洛天一声大叫,把之前抱在怀里的毯子扔在原地,一手抓着包,一手抓着少年的手,就开始往回跑。

     他想起来了,他想起来了——那个模特,没有脸!

     一路飞奔,来不及有别的想法,一路上掠过的镜子已经给你们身后呆板赶来的无面模特们诚实地反映了出来,甚至连那个和他们一同出来的女人都无法顾及到。直到回到了监控室。

     大概半小时后女人才姗姗来迟。

     面对里面的五人警惕的脸,女人解释道:“我想,是因为你被‘拍照’了。所以才引来了他们,只要避免被‘拍照’——比如,我是闭着眼走出的服装区,就不会被追逐。”

     看似是最正常的解释了。洛天回忆起他在镜子前看到的那道明亮的闪光,还有之后清晰地仿佛是拓在他脑子里的情景。虽然他们还是有些戒备,但是洛天和少年都放进来了,不好不将女人放进来,他们都相互维持着对对方的警惕——鬼有可能是一个,两个,三个,甚至。。。。。。六个。

     几个人都各自趴在自己的一偶,除了从未从自己身边离开的人,他们谁都不相信。

     可是,白天出现的,就一定是人吗?

     在所有人都莫名睡死的时刻,唯独女人冷冷的看着那个一直胆小可怜的女孩,取出了一只相机。

     白光闪过,所有人都被收录其内。